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阿钟文集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阳光在午后移到桌上(詩歌)
·婴儿在海水中(詩歌)
·宁静的手指(詩歌)
·词的对岸(詩歌)
·水中的楼群被阳光淹没(詩歌)
·文化馆的阳台上(詩歌)
·芬芳的毒素(詩歌)
·在嘴里点火(詩歌)
·那次黑夜被我滚动(詩歌)
·激情像玻璃一样被打碎(詩歌)
·往事的花瓣落到地上(詩歌)
·生活的暗礁又一次触怒我(詩歌)
·这黑夜语言的闪光(詩歌)
·水中波动的栏杆像一条鱼(詩歌)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关于诗歌的几个问题:
·关于海子之死以及人人争说海子想到几句话(隨筆)
人物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诗歌老战士孟浪
·天才俞心焦
·马骅,怎么可能?
·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上帝召回去了——悼陈蔚
散文隨筆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谁是鱼?谁是水?》
·什么叫内化?
·正能量
·关于赤化教育和左倾犯禁的思维片段
·八十年代 星期文学茶座 八面来风
·“廣場上我聽見人民在哭泣……”
·散漫的記憶與思緒
·我這十年的主導性記憶(隨筆)
·读庞德的《地铁车站》
·鹌鹑……鹌鹑……
·从前有一个偶像
·写作也是悟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羡慕
·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散文)
·又临六四(散文)
·祝贺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周末断想(隨筆)
小說
·六十九弄:樹幹(小說)
·六十九弄:戇大貼反動標語(小說)
·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六十九弄:大姑娘(小說)
·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六十九弄:泔脚钵斗洪大皮(小說)
·六十九弄:小裁缝(小說)
·六十九弄: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大流氓(小說)
·六十九弄:初解男女事(小說)
·并非常人的异思(短篇小说)
·水月镜花
·木的上午
《拷問灵魂》序跋和附录
·王一梁:黑夜中的吟唱
·京不特:“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代跋)
·京不特:阿钟的诗是恶之花
·肖开愚:诗艺的另一种奥秘(原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2005年,雞足山放光寺的馬哲。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2005年,雞足山放光寺馬哲與阿鐘的合影。
   
   
   2005年,我在雞足山上見到的馬哲,已經全然不是當年那個馬哲了。此時的馬哲已經變得寧靜、平和,而那個激情的、狂躁的詩人與革命者,如今已是一個潛心靜修的淨土行人。
   
   1986年秋冬季來到上海的馬哲是一個革命詩人,在他的身上洋溢著的激情與衝動,也助燃了我們的青春之火。那天郁郁帶他來到我的辦公室。黃昏時分,辦公室裡的同事已下班,於是我們就在辦公室裡置酒痛飲,直至杯盤狼藉,最後拼桌而睡。這就是青春詩意蓬勃的激情!第二天,馬哲繼續去同濟大學燃放他的革命豪情,直至一路向北,直至電視上微笑著面對鏡頭並在逮捕證上從容簽下他的名字。
   第一次看見一個朋友的名字出現在《人民日報》頭版上,當天同一版面還刊登著李先念會見外國政要的大幅照片。馬哲(薛德雲)“冒充学生混入北京市高等院校进行煽动破坏活动”而被逮捕的消息成為當天最重要的國內新聞。
   1987年,馬哲以“扰乱社会秩序”被判刑三年,到1989年12月29日刑满出狱,继续“行为主义诗歌”的流浪生活。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這是馬哲被捕之前,我收到的一張明信片,同時收到的還有他寄的報紙《中國詩歌天體星團》。他在明信片上這樣寫道:
    “認識你我很高興。在你身上我看到那種健康的人類激情的閃光,我想起那暢飲的夜晚,大家縱談藝術人生,總是為那樣的暢談而激動。”
   “我會更加頑強地去完成我應該做的事業。……”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1986年11月14日馬哲所寄明信片背面。
   
    “太陽與你同在!”
   只有當年的馬哲才會使用這樣的語言。
   在這張明信片的落款上還留下了這樣的字句:“北京 中國政法大學哲學教研室 査海生轉”。於是,時間之網中也留下了另一個悲情詩人的名字:海子—査海生。
   
   1997年,馬哲與熊晉仁結伴再度來上海,與我們一起討論他那宏大的文化構想。
   1998年﹐馬哲在貴州因“文化復興運動”被拘留﹐但逾期羁押两年多,到2000年3月1日由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據說這次馬哲之所以被重判,是因為他“咆哮公堂”,激怒了法官。後來,在一些法律界權威人士的干預下,對馬哲的案件進行了重審,馬哲才得以在坐牢三年半之後,於2001年7月提前獲得釋放。
   當時国际笔会对馬哲案极为关注,美国、加拿大、加纳、挪威笔会授予他荣誉会员称号,美国笔会于当年四月颁发2000年度“笔会暨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给他与科索沃女诗人弗洛拉•布罗维娜(Flora Brovina)共享。
   馬哲出獄後,於2005年皈依佛門,成為佛門大德慈法法師的弟子。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1997年馬哲、熊晉仁和阿鐘在上海。據我所知,此後馬哲再沒有踏足上海。
(2014/0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