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王藏文集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http://upload.peacehall.com/blog/temp3/201312090904371.jpg
   
   感受到高原小王子与生俱来的生理气质和生命追求!祝日趋张开精神双翼,升腾于凌空俯瞰!来自云南的王藏,他的出现是个意外,也是个必然。我与秋潇雨兰两个人同时流着眼泪读完他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青年诗人王藏的诗是“诗化政论”、也是真血性的“尖端”诗歌,有火影跳动、有血浆迸裂,晶莹如冰、纯净如雪。其中深藏与人迥然相异的佛性的大悲悯。这样的文字有别且高于精神幼儿园“蒙童”的“艺术”叽喳和“专业”水平。朴素无华却感人至深,其诗风让人从某种角度上联想起古人白居易的平易。其现实关注与内涵决定其“现代性”,在当代诗歌艺术领域,以其丰实的内容和特殊表现形式,在百花园中一枝独秀。相信这只是王藏诗思的一个层面、一个阶段,他还会在精神上发展并进一步深化的……当代中国有两个有担当的诗人,一个是力虹、一个是王藏。王藏的血肉、包括精神生命的生存备受煎熬,让我联想起自己处境堪忧的年青岁月,“诗与诗人”都不见 容于非“真性情”的群体和社会环境。而力虹英年早逝,他也是被专制体制的“无形坦克”辗死的!
   
   ——黄翔(先驱诗人,文学家,思想家)

   
   组诗集中了你近些年来对中国现实苦难锲而不舍的持续观察;集中了你对档国体治的彻底洞察对其专制病害的锐利思考;集中了你对无数中国思想精英献身于祭坛的巨大悲恸和愤怒!我不能不注意到,你的诗歌写作话语与中国严酷的当下现实全然融为一体,同时我感到前些年由诗人杨春光开拓,诗人徐乡愁、典裘沽酒等人展开的后政治与诗性正治诗性写作路向与诸般诗性批判手法,而今已经为你的诗性表现运用得纯熟自如,且更具咄咄逼人的批判锋芒与挑战性!组诗牢牢捉住“坦克”这个暴虐意象,不断展开其作恶多端的史实与现实,人、事、物、景十分广阔又始终集中在一个焦点上,认准不放!全诗展开了极大的形象幅度,思想力度与情感浓度,同时又始终以高度的象征态象紧紧捉住“坦克”这一罪魁祸首!总之,这组诗集中体现了你至今为止作为一个中国诗人独一无二的抗争人生与诗性艺术道路,真有如上世纪文革初年黄翔写出空谷足音的《野兽》与杨春光于上世纪8-90年代的反叛“尸泻”一样,分明显示又一个孤绝的斗士诗人已经崛起,并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毫无疑问,你的诗歌写作的血性,来自黄翔、杨春光等反叛诗人的精神骨血,而因你对中国大地现实苦难的深沉体认与悲恸关注,加上佛弟子大乘菩萨一般的悲悯情怀,所以更显得难能可贵——这正是你区别于黄、杨二位诗人的精神个性;同时,你有幸应世于这个民族不幸诗家幸的“河蟹盛世”,网络世界向你展开的无限视野,随处有你便捷取用的思想艺术资源,这真是造就一代大诗人的广阔沃野。我期待读到你更多的力作与佳作。
   
   ——张嘉谚(学者,诗评家,文艺理论家)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从王藏兄弟这组倾注其汹涌激情,满腔悲愤和无限深情的诗艺创作中,我看到一代诗人艺术大师正在诞生。这组诗值得每位中国人精读反思。
   
   ——郭国汀(人权律师,作家,思想家)
   
   《口占寄小王子》
   
   艰难前路荆棘多,高唱自由独立歌。
   男儿到死心如铁,九泉做鬼舞婆娑。
   
   ——黄河清(学者,作家,编辑)
   
   讀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楊佳》口占
   
   詩行合一,知行一體。
   放眼當世,王藏是矣。
   混混守門,嗤之以鼻。
   緹騎逮去,抗議絕食。
   坐談論文,楊佳是詩。
   不要逼我,保留良知,
   除惡揚善,天地正義。
   堂堂凜凜,大哉王子!
   
   黃河清
   《读王藏》
   
   年迈悲悯爱讲多,神州最缺阳刚歌。
   我随王藏齐起舞,铜琵铁板唱大河!
   
   ——黄河清(九曲澄)
   
   讀王藏詩口占致王藏
   
   古往今來詩人王,誰人堪媲貴州藏。
   豈因文字傳千古,更有風骨呈陽剛。
   
   ——黄河清(九曲澄)
   
   《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组诗感赋一律》
   
   王藏吟哦气若虹,缪斯呐喊唱大风。
   纸糊坦克噬人虎,铁铸诗篇警世钟。
   莫道书生不挽箭,应知战士总开弓。
   振聋发聩文章力,大地苍穹响正隆。
   
   ——黄河清(九曲澄)
   
   今天一早起来,我第一时间就一口气读完了青年诗人王藏的气势恢弘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这哪里是诗呀,这分明是血、是泪,是不屈的意志,是高贵的人格,是民族的脊梁,是中国的希望!如果你懂诗歌,你的心会与他一起跳动,如果你不懂诗,你也会被他的精神所激励。同样是人,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差异,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却永远活在世人的人心中;同样是活,有些人活得轰轰烈烈,活得丰富多彩,活得自由自在,有些人活得窝窝囊嚢,活得索然无味,活得战战兢兢。读罢这首组诗,我越发觉得自己认对了王藏这个兄弟,他不是我的同胞兄弟,却胜似我的同胞兄弟。他这里所写的,就是我现在所想的。一个人活着,能找到一个人如此贴近自己的心,感觉自己的心在与他的心一起跳动,这是人生中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呀,尤其是下面我加黑部分,简直就是我想说的原话。我相信我们这里很多人也会有我一样的感受。我要谢谢王藏,替我自己,也替那些跟我一样感受的人。强烈建议各位一定百忙中抽空读读这一组诗。
   
   ——唐柏桥(民主人士,作家)
   
   几天来,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严正学(画家,人权艺术家,原北京圆明园画家村村长)
   
   大作捧读,深感震撼。作品锋利、新颖,是灵的坦露,心的独唱。你的焦忧与疼痛和我呼吸相通。深望你能继北岛之后,为吾土吾民开拓一片诗歌新天地!握手!
   
   ——沈泽宜(反右幸存者,诗人学者,教授)
   
   非常好。很喜欢。汉语诗歌很久没有崭新的声音了,你的声音算!
   
   ——沈浩波(诗人,磨铁图书总裁)
   
   王藏天生是诗人,写出了无愧于这个时代的震撼之音!
   
   ——武文建(画家)
   
   这些诗不错,垃圾派是有好诗的。有力量。
   
   ——于坚(诗人,作家)
   
   他虽然年青,可他的诗文足以印证他的慈悲情怀,他关注人世间苍生疾苦的悲悯之心使得他无法对底层老百姓的苦难置若罔闻。他的诗行里注释了太多的血和泪,他的德行和良知迫使他用犀利的笔锋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长诗…… 从这些诗句里我读出了正义的力量,也更加坚定了我追求人权、自由、民主的理念和决心。他用“无数被计划生育掐断喉咙的婴孩连妈妈都不得叫一声”等排比语句把现实社会的苦难列举得是淋漓尽致……其实王藏的诗作许多都是悲怆之作,一个这么年青的男儿,如果不是用心去历练生活,他对现实社会的丑陋和不公是无法领悟得如此的透彻,他用独特的洞察力及良知,写下了让人读后会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诗句。
   
   ——吴玉琴(民主维权人士,诗人)
   
   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少年苦研知自习,长成必定寻真理。
   思想深邃行大义,宏念高论非小器。
   天生英才本有用,地出莠草锄不惜。
   白发老翁赞文采,云游世界看好戏!
   
   ——廖双元(民主维权人士,诗人)
   良知是最美的诗歌!
   
   ——隋牧青(人权律师)
   
   只有对现实有知觉的诗人才能写出好诗!
   
   ——超级低俗屠夫(原名吴淦,维权人士,社会活动家)
   
   回归诗歌灵魂的诗
   
   ——胡杰(独立制片人,导演)
   
   这个时代,不需要诗人有才华,只需要诗人有良心和勇气兮!因为只需要记录,就能呈现这个时代的荒谬和黑暗!
   
   ——典裘沽酒(先锋诗人,词人)
   
   中国需要王藏这样的诗人!
   
   ——赵思运(诗人,文艺理论家)
   
   公民诗人,戳破裤裆的利剑!
   
   ——王鹏(艺术家)
   
   诗人用这些质朴的句子在为我们的社会画像,多少邪恶,多少罪行,多少眼泪,多少悲伤在其间。我们需要看到正义的力量,能量迸发,需要强大的自卫力量的生长,需要强力抑制罪恶,而不是在苦难面前哭泣。正直的人们团结起来,去追求正当的目标。
   
   ——川歌(诗人,作家)
   
   忍不住落泪!
   
   ——西域武僧(维权人士)
   
   对生命的人道主义关注,是人性诗学的根基。人性的诗歌,能够揭示出在专制社会下对于人性的束缚与扭曲。面对着非人道的野蛮现实,诗人以正义之火对抗奴役的现实。这样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在小王子先生的笔下,有一种声震寰宇的义愤之情。他面对着诗坛主流的集体失语、面对着诗人群体的诗歌精神与人道精神的衰落,以自己独立的反省,鞭挞这丑恶的现实。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聪明人面对着黑暗、不幸与不平,只知道扭过头去,歌颂那一片歌舞升平。在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苦难与罪恶一次次地被人遗忘、被人恶意地遮蔽。在小王子先生笔端,满是面对现实的悲愤与忧思。正义在现实世界里成为了被人嘲弄的词句,就在举世狂欢,群魔乱舞的世界里,小王子先生在醒眼中寻求诗歌的正义。
   
   死亡并非仅仅是一种生理状态,在更多的时候,它是一种心理情态,虽生犹死……在这样一种忧痛的景况下,生者与死者的唯一区别就是眼泪。一旦泪水流干,生者便只剩下一副躯壳。“孩子,你的泪珠还有多少\剩余的可想着留给自己\把它吞咽下去,成就一副长大的模样——\ \人的模样。”这是是小王子先生对于生命意识的觉醒与召唤。在生者所珍重的无数理念中,从人格、尊严、权利、价值、独立与人性中,最重要的是对于活生生的生命的肯定与礼赞。在这样一个惨痛的现实面前,无论是浪漫情怀还是英雄主义,都抵不上这肯定了生命的泪水。在专制权力话语扭曲生命的现实面前,小王子先生的诗作反射出强烈的人道色彩。他直抵生命底层的故园,在天际乌云压过的时候,直视着黑煤窑的死亡。人生永久的焦虑是死亡与命运。无尽的黑暗会削弱人那来自内心的力量。在晦涩的文本与繁复的形式中寻找庇护所,诗人情感的表达会滞迟而混乱。在现实的压力前,诗人本真的声音更显得珍贵。在这片黑暗面前,人们止步不前,失去了信心。而在沉默的人群中,小王子先生却在召唤着阳光,“\阳光呵,阳光呵\你何时能清晰照着葵花大胆开放\你何时成为自己的主人\挑战腐烂\ \阳光呵,你何时再把握雷电的回响\彻底粉碎血腥的广场,战场\ \你看到了吗,真的清晰看到了吗\一个又一个无辜的孩子\倒在你高傲的背影里\还来不及呼喊一声\救命”。这对阳光的渴求,是小王子先生在诉说他对于生命最深切的体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