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王藏文集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5日 转载)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近年个人微博微信语录选
   
   王藏
   
    @
   
    89后,血火镇压与宣传震慑借以经济口腹膨胀之名更加得势渗透,比起文革看似"隐晦",实则一般疯狂。不断喂饱了知识人,惨了底层屁民。毛极权压制欲望,邓氏极权善于利用欲望,营造改革假象,涂抹各种酱坛子和陷阱,骨子里依然履带恶性。摇头丸的舞台,红歌与伪流行伪时尚并舞,种族屠杀、文化灭绝与伪民歌伪保护共跳,如孔子学院的画皮,如宋祖英和周杰伦的千里之外。当下,真言论必要唱衰改革腔调,必辅佐底层抗争之势,导向不合作或革命。但知识界被文革和64压榨,持续经济精神围剿之后,长年只得夹缝里小牢骚,不为民间站台,大量呈现为常为官方解忧之态。知识分子独立性或曰主体性所具有的批判性天命本末倒置,跟着中央话筒及文痞的屁股走,回溯或再次降格为纳谏、乞求之途,跟风附势之相,还美其名曰"异议"。有种就应秉持类似正学先生灭十族又何妨或竹林风骨,他玩他的,我玩我的,自个儿设置议题,自家人营造梁山,而不是沦落为丧家犬,靠猜测或嗅觉把玩主子风向标。
   
    @
   
    一个人被强奸了,还要往自己身上找问题、缘由(例如:都怪自己命运不好,或许命中注定;我穿得太性感了吧,不检点;或是走路太卖弄;要不是自己体内有毒招惹负能量了;我不该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我娇小无力,人性之弱谁都有;遗传基因害的,我老爹老妈祖祖辈辈是罪魁祸首……)——不是当场抗争正当防卫,及追究匪徒法律责任及纵容匪徒的司法及体制之恶,甚至受难中还为匪徒想台阶下----这就是当下一些书斋学人正散布的"学问",也是同患恋父情结人质情结的一些受害人对尊严麻木对是非混淆后的卑态。
   
    @
   
    2013年12月10日,北京的宪政学者、律师、媒体人、维权人士、宗教人士组成送法上门团到苏州范木根的家。@陈永苗、@九仙望云、刘四新、戈平、欧阳劲、辛巴等多人将“维权抗暴英雄”的锦旗送给范木根的儿子。这维权事件具有重要意义:1、知识人为民间抗拆良民站台,从法理和人情肯定抗暴,有解救和鼓舞之功;2、把握得好维权切入点,有很好公共事件辐射效应,对下一步废除血拆有推动;3、以事件导向对政法委的抗击,即是抗击维稳体系,以个案维权走出"个案维权"小圈子局限;4、维权即抗暴,抗暴即维权,不是以往很多人事将维权和抗暴刻意切割;5、这真具有政治反对党精神。
   
    @
   
    政治还与你无关吗?其实,我们的衣食住行用呼吸等一切都受着现实政治影响,而极权政治则让我们人生所有方面受害受毒受难受苦。举个简单、敏感例子:不说强拆到你头、毒食品到你肚、司法无用等话题了,说感情:现在全国普遍的大小官员仗着权势总爱疯狂不受监督和处罚地淫人妻女,极权政治毁灭人的爱情观伦理观,你以为生活勉强能继续,哪天你发现自己老婆(老公)眼神不对或已经捉奸成功,而你又位卑权小,你怎么办?怪自己不争气?或是当初不争人权,弄得交配专属权也没了?
   
    @
   
    中国广场大妈——这个随处可见的群体,是极权机器苦心经营的宣传牌坊之一。你看,再毒的雾霾,再恶劣的人权环境,她们身上总能挥舞岀"精气神"!阴暗天地,僵尸出没----这是我每次路过曾血洗过的大小广场看着她们闪入脑海的情景。恶心?呕吐?不,我感到恐惧,恐惧一种麻木的极致,自己在她们面前感到自身的苍白无力!
   
    @
   
    嘿嘿,在中国型知道分子看来,推到列宁像群体事件是多么暴力、激进,连戴着的近视眼镜或老花镜也颤巍巍起来。
   
    @
   
    中国崩溃论、素质论、暴民论——持此三论的大V很多是无德无学知识人,他们附庸极权不断杂耍理论阴谋:首先制造强加民众更多恐惧,其次妄想扭人心向背于人心向内,再者意淫可将民间积累多年能量消解斩断运动之可能可行,回到书斋后宫之怨旧途。思想葫芦卖此药,司马昭之心。
   
    @
   
    网络微博微信上有很多关注现实政治民生并表达看法的帖子及行动参与改变的人事,我们总看见一些自认为"活得不错"的人对其指指点点,光对其观点指点就OK了,但这类人总爱以精神分析师、心理治疗师的面目出没,认为有思想的人要么是"人生不如意"、"不求进取"、"反社会人格"等等大堆说辞——维稳水军自然不值提,可这些误解者一些还是"实在人"——这一点也不新鲜,太正常不过了。可我们还是要耐着性子向周围人重申一些简单常识:人是有思想的,吃饱喝足仅是动物的最低诉求,这仅属猪权,不是人权。要是说句真实的、敞亮的话的勇气和自由都没有,这不是活得很没劲吗?一些人其实生活也不赖,但人家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活得多自在多有品质。再说人生无常谁能保证自己可以真的活到老活得有尊严呢?很简单,有话就说不爽就抗议,这在民主社会才真是生活,当然我们自己也可迈出这么一小步,点滴参与改变生活。不说宏大的,争取为儿女活在一个正常、不受毒害、公平正义的环境,这该是为人父母该思考的吧?
   
    @
   
    一直强忍泪听完夏俊峰爱妻讲述,最后还是忍不住……拜求大家继续关注声援正当防卫的夏俊峰,关注声援 @沈阳张晶 和爱画画的孩子!判处夏俊峰死刑,就是判处我们死刑,判处民意死刑!夏俊峰无罪!即便非要强加“有罪”,也罪不至死! 《小贩夏俊峰》 http://url.cn/8vgcF8 (分享自 @土豆网热点)
   
    @
   
    夏俊峰之子强强和上访家长之女@占海特 及太多蒙冤受辱家庭的儿女面临着同样的处境,有着类似的命运,都很善良懂事,且在某一方面非常有才华。强强画画得棒,海特文章写得棒,而他们却承受着官富二代难以体会的苦涩艰辛。我们为其声援,也是在挽救我们自己,挽救社会良知,化解民与民冲突,对抗强权,共享希望。
   
    @
   
    在营救夏俊峰的坚韧血泪历程中,@沈阳张晶向我们诠释了“爱情”、“夫妻”和“家庭”的真义。在横流物欲和感情快餐的年代,这位底层小贩的妻子,以纯净如雪的善良、赤诚如火的温柔、坚硬如铁的信念,在群氓横行酷冷胜冰的大地之上,不断刻骨书写着一曲愈发凝重的情爱史诗。
   
    @
   
    [左些,更左些]1、不更左不足以使更多人从梦中惊醒;2、不更左不足以使更多人丧失意淫的热情;3、不更左不足以使墙脚的反对派"沆瀣一气";4、不更左不足以使马勒戈壁上的草泥马更加强壮……欢迎以"不更左不足以使"连句。
   
    @
   
    宋庄的一些"独立气息"正急剧收缩,下一个"圆明园"在不断加剧的左势下即将成就。疯狂些,更疯狂些。
   
    @
   
    一个月来,与工作室房东交涉多次无果,房东因无法抗拒有关方面多次各种逼迫,先断我网,后断我电——之前被从宋庄北寺驱逐到小堡北街——这次,终于,我被驱逐出宋庄了。今天,街头,我陪伴散乱的家具,一手送福给我宋庄的师友们,一手送个中指给有关方面/有些人。
   
    @
   
    在风雨飘摇的岁月中,刘毅的灵魂一直在故土流亡。他画自焚藏人的作品沉重如碑,燃烧起绛红色的火焰,冷峻而滚烫的笔触艰难雕刻着一个民族的苦难史诗。群魔乱舞、艺术精神沦落的当下,我庆幸从刘毅身上,感受到一种高贵的气韵,一种神圣的美,和慈悲的力量。
   
    @
   
    冤死去的已经冤死去,狗活着的还要狗活下去!?避重就轻,妖娆婉转,精打细算,不伦不类,语焉不详,消防解暑——很恶心类似天怒人怨事件后类似蚣蜘伪类急不可耐摇尾乞怜貌似客观公允的风凉话,看似关注问题,实则回避问题,转移问题重点,妄图引导或掩盖舆论谴责声讨。人妖与红匪一般,呸!
   
    @
   
    爱国贼的本质是卖国贼,披着爱国遮羞布,干着卖国下作事——提线木偶(或行尸走肉)与提线者(或赶尸者)沆瀣一气,放辟邪侈——终究脱离不了毛和红卫兵这套,无论思、想、话语还是行为方式。这套恶作剧一日不休,国仍被以爱的名义被劫持被卖毁,民仍继续民不聊生,民族复兴的起点绝无。
   
    @
   
    【小提醒】微博上大多数人都在呼唤法治,这表明公民力量的不断强大。有一些人习惯将“法治”写成“法制”,这是不妥的,估计作者呼唤的也是“法治”,却笔误为“法制”。虽一字,差别却很大。极权专制社会也有法制,但绝无法治,只有宪政民主社会才有法治。
    @
   
    今天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谈夏俊峰之子强强被质疑"代笔"、"抄袭"之事。我的主要表述:1、强强几张画作仅是借鉴构图,顶多算模仿,与抄袭和侵权毫不相干,这种情况古今中外皆常见,很正常艺事,且我们从他的画作看到的他个人的情感,对与爸爸相见的渴望,那是属于他个人的东西,属于艺术再创作。水军对艺术太无知。2、水军受命项庄舞剑,历来都在干转移视线、搅乱是非轻重、消解公共事件正效应之事,企图把夏案的不公正判决、对夏非法杀害、城管等维稳机器的暴虐等残酷现实而引发的群起抗议及意义引入娱乐化私人化无聊无耻化的舆论场,这是司空见惯的邪恶。3、我参加过强强两次在北京的签售会,各界人士都有参加且人数众多,很多人买画册不仅是出于对夏案的关注,对张晶坚韧努力的尊重,对他们一家的同情,还出于对强强绘画才华、水准的肯定,对他长年艰难、刻苦追寻艺术的支持。4、张晶以她的善良对化解与城管家属的仇怨作出了极大努力,强强画册签售的部分收入是拿来捐助城管家属的,而这些,都没有换来施暴者家属的恻隐之心,加上各界的声援都没能阻止屠刀的落下,目前,人死了还要被猛踩,这是雪上加霜——水军可以说对夏俊峰家达到了别有用心、无良透顶的目的,而对于心里有秤的公众,夏的枉死及他妻儿的再度受创,会更加深刻对某种真相的认知,更加清晰我们所处的现实,真正抵达绝望,从而有希望起来。
   
    @
   
    好的摄影作品不是装饰性的,甚至不是审美的。面对真相和苦难,以及人性于其中的光亮,只需要作者真诚的记录,这甚至与艺术无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