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王藏文集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 民主中国 首发 】 时间: 12/14/2013
   
   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作者: 王藏

   
   [12月10日,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在北京通州的一间小房里,举行了“与王炳章同囚”和“纪念第六十五个世界人权日”行为活动。他的目的是声援释放王炳章,纪念世界人权日,呼吁更多人关注王炳章和其他陷狱政治犯的处境。他在小屋正墙壁挂上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下方一张白纸黑字写着:“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六十五周年!庆祝第六十五个世界人权日!谨此向全世界的人权民主圣战的前辈们、兄弟姐妹们致以最亲切的问候和最崇高的敬礼!强烈抗议中共匪帮践踏人权!强烈要求共匪停止践踏人权!强烈要求共匪谢罪道歉赔偿!静坐!绝食!和平请愿!从第六十五个世界人权日开始,逢双日昼夜进行!要人权!要民主!不要法西斯一党独裁暴政!”]
   
   2013年12月10日,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在北京通州的一间小房里,举行了“与王炳章同囚”和“纪念第六十五个世界人权日”行为活动。他目的在声援释放王炳章,纪念世界人权日,呼吁更多人关注王炳章及更多陷狱政治犯的处境。
   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他在小屋正墙壁挂上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下方一张白纸黑字写着:“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六十五周年!庆祝第六十五个世界人权日!谨此向全世界的人权民主圣战的前辈们、兄弟姐妹们致以最亲切的问候和最崇高的敬礼!强烈抗议中共匪帮践踏人权!强烈要求共匪停止践踏人权!强烈要求共匪谢罪道歉赔偿!静坐!绝食!和平请愿!从第六十五个世界人权日开始,逢双日昼夜进行!要人权!要民主!不要法西斯一党独裁暴政!”
   
   
   门口铁窗上,挂着横幅:“决心与共匪牢狱中的人权民主战士同囚!矢志把中共匪帮的牢底坐穿!要人权!要民主!不要法西斯一党独裁暴政!”
   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两面墙壁上挂着曾写的《新兴中会》战歌,其中一面墙上为四幅书法手写,端庄精致地装裱过。内容为:
   
   
   
   “新 張文和紀念興中會建會壹百壹拾周年緬懷革命先輩繼承先輩遺志擁護三民主義效忠中華民國呼籲同胞聯絡同志精誠團結共建偉業
   
   
   
   “興 獨裁暴政逆潮流踐踏人權霸九州中華民族蒙恥辱罄竹難書血淚仇不信青春喚不回不容青史盡成灰革命自有後來人竭誠奉獻為人民
   
   
   
   “中 中華英烈陸皓東民國國父孫中山吾儕後人學先輩齊心再建興中會青天白日舉義旗馳騁疆場戰國賊三民主義萬萬歲中華民國萬萬歲
   
   
   
   “會 三民主義是真理人民有權擁護它人民有權建政黨人民有權治國家自由平等大民主仁慈博愛大團結民富國強大中華屹立東方安天下”
   
   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从铁窗看进去,张文和先生正襟危坐,心胸坦然。旁边木桌上,中间矗立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两边分别为:新兴中会图标;铁窗民运《中国人权卫士奖》奖牌(任畹町签名颁发)。
   
   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张文和先生今年59岁,北京通州人,回族,50岁前信仰伊斯兰教,51岁以后皈依基督教。1979年1月在北京参加了任畹町等人发起建立的中国人权同盟。在此时期,参加了西单民主墙活动。他在来京访民中进行调查和串联,计划成立“在京上访人员联合行动委员会”,并寻访串联革命同志,计划建立“兴中会”。
   
   
   
   1979年3月底,张文和先生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反革命罪”逮捕,关进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遭受警察各种酷刑。19个月后,被押送进延庆监狱中的精神病医院长达8个月,被强迫吃大量药片,直至1981年6月被释放。因母亲在文革遭受迫害病情加重,便留在老父母边尽孝。娶妻生子,务工经商,惨淡经营,心中一直保留着革命火种。2001年家母去世后积极参加维权。
   
   
   
   2004年,在香港支持并参加香港同胞的“七一大游行”,高举中华民国国旗,拜访“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老先生,并通过他们印制《张文和五十岁致辞》、《张文和五十岁宣言》、《新兴中会战歌》传单。
   
   
   
   2005年,国民党江丙坤副主席访问大陆去北京香山碧云寺拜谒孙中山衣冠冢之际,欲前往迎候联络在衣冠冢门前被便衣抓进派出所,警察去家中恐吓其妻。随后国民党连战主席、亲民党宋楚瑜主席先后访问大陆期间,受到通州区公安局监控和软禁。
   
   
   
   2006年2月,参加高智晟发起的维权抗暴接力绝食活动,去看望支援时在高律师家门外被便衣警察扣留,被关押招待所和乡村旅馆2个多月。2006年10月10日,写出《敬致黄花岗杂志社、中国国民党(重建)暨三民主义同志的公开信》。
   
   
   
   2007年1月,参与开办中国人权论坛网站,陆续发表文章抗议暴政,维护人权,争取民主,号召革命,抵制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
   
   
   
   2007年7月7日,和北京一些人权民主人士去胡佳家看望胡佳、曾金燕和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及女儿,支援陈光诚和袁伟静。随后被扣留8个小时。
   
   
   
   2007年9月12日,邀请北京一些民主维权人士到通州聚餐,为任畹町大哥和大嫂饯行,在车站迎接时,被便衣警察抓进警车关派出所,被辱骂。
   
   
   
   2007年10月1日,开始在家中绝食,为抗议中共匪帮迫害,抗议独裁暴政践踏人权。10月2日,被警察关进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被绑床上强制随时灌药、电疗,被强制吃了大量药片,关押长达15个月。
   
   
   
   2008年12月25日被释放后被警察警告“你再敢进行活动,就把你再抓起来,再也不放你出去!”
   
   
   
   2009年8月下旬,摆脱亲属的“监护”和“管制”,开始看望和联络民主维权人士。2009年9月3日,胡佳在狱中服刑时,去看望他的妻子和女儿,表达支援。在胡佳家楼下被便衣警察阻拦,回家后被警察抓进通州区精神病院,长达32个月,期间被强迫吃大量的药片,于2012年5月10日被释放。
   
   
   
   被释放后,他写了文章披露通州区精神病院的人权迫害:有的护士经常打骂病人,随便打伤病人,有的护士指使病人摔打病人。有的病人被打伤,有的被摔打致残,有的被打死。护士向上报告说是病人自己摔伤,病人自己摔倒致残,病人自己因病死亡。有的护士折磨病人,虐待病人,体罚病人,有的护士扣留病人饭食拿回家喂狗,每星期至少10公斤。这些护士恶行无人查处,逍遥法外。在这家医院里,有些病人受到伤害,没有能力对人诉说或不敢对人诉说,非常悲惨,非常可怜。
   
   
   
   张文和先生曾经为高智晟律师呼吁道:强烈抗议北京国保向高智晟大律师施暴!呼吁号召同志们、同胞们支援声援高智晟大律师!强烈要求中共匪帮释放全部的政治犯、宗教自由人士、法轮功修炼者。谨此呼吁同志们、同胞们关注、支援、积极参加我们的“接力静坐和平请愿活动”。谨此致谢。希望与人权论坛的同志们共同发起。请你们与我联络,发表意见。
   
   
   
   任畹町先生2008年在一篇题为《思念民主墙老民运张文和,请公安将他接回家》的文章中说:“我们共同参与的中国人权论坛,2007中国人权宣言由于诉之对话,同时不失严肃批评,再一次见证了人权民主运动对中国社会进步的推动,成功地影响了07年人代会政协会的民生经济主题,发表后,安全部门简报及多种渠道上报……给中共上层一个有力的推动,中共深感奥运前落后于中国民主派的危机,促使长年搁置、争议的物权法议案、劳工法议案、反垄断法议案突破了中共内部势力的阻挠于当年同时颁布,还出台了城乡无业人员及农民老少人员的大病保险规定……读了张文和的东西,我们只能说,完全符合奥运期间和奥运后的民情局势,绝非张文和的个体感觉。”
   
   
   
   张文和先生在《敬致黄花岗杂志社、中国国民党(重建)暨三民主义同志的公开信》有这样的话:“中华民国建国以后,讨袁、北伐、平叛、剿匪,将士英勇,精忠报国,人民伟大,竭诚奉献。抗日血战,全民动员,艰苦卓绝,功勋盖世,驱除日寇,收复失地。然而,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在中华民国饱经战乱元气大伤尚未恢复百业待兴宪政肇始之际,中共毛贼匪帮在苏共匪帮的支援下,为了颠覆中华民国,建立一个“苏联式”的国家,大打内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无数的生命和财富毁于战火。为了保卫中华民国,抗击中共毛贼匪帮的疯狂进攻,数百万国军将士血洒疆场,数十万民国烈士为国捐躯。壮志未酬,死不瞑目。中华民国退守台湾,励精图治,在两位蒋总统的英明领导下,台湾列岛曾经成为‘反共复国’、‘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伟大基地。宪政更始,政党轮替,李陈悖逆,连宋不遂。中华民国,好事多磨,拨乱反正,锦绣前程。
   
   
   
   “中共毛贼匪帮霸占大陆以后,建立了斯大林、秦始皇杂交而生动独裁暴政统治。中共毛贼匪帮发动的土改、镇反、反右、文革等等一系列的‘阶级斗争’,极其严重地摧毁优秀的传统文化,使中国的道德文明坠入尘埃;极其严重地践踏人民的尊严和人权,使数亿人民受到迫害、遭到‘共产’,使数千万人死于暴政。无数的财富毁于‘赤祸’,数亿人民长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共毛贼匪帮觊觎天下,叫嚣‘世界革命’多次出兵,好用巨资,支援其他国家的匪帮和独裁暴政政权。万恶的中共毛贼匪帮是极其严重危害中华民族和世界人民的千古罪人,遗臭万年。
   
   
   
   “文革以后,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几代二号国贼顽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顽固坚持独裁暴政,因此,中华民族继续蒙受奇耻大辱,中国人民继续遭受重重苦难,中共匪帮至今未能停止作恶、改邪归正。在中共匪帮的逻辑里,人民是他们的奴隶,‘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人民不能享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不能享有集会、结社的权利;谁反他们,谁就是他们的‘专政对象’。大批的人权民主人士、宗教自由人士、数十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捕入狱,遭受长期监禁和劳役,遭受虐待、毒打、酷刑,甚至遭到杀害,或被当作‘精神病’、‘试验品’而遭受‘强制治疗’;‘六四血案’、‘法轮功血案’震惊世界;人心不古,道德败坏,物欲横流,贼匪猖狂,贫富悬殊,生态恶化——这就是中共匪帮统治下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无数的事实证明,中共匪帮是人类社会的最大最凶残的邪恶势力,他们的存在是人类社会的最大不幸最大耻辱。中共匪帮‘挂羊头、卖狗肉’,挂着‘人民共和’的招牌,干着独裁暴政的罪恶勾当,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通过实行独裁暴政的罪恶同志,永久地保住中共匪帮官僚集团的特权,永久地压榨人民、鱼肉人民,永远地逃脱人民的清算和正义的惩罚。中共匪帮官僚集团横征暴敛、巧取豪夺、大发横财,大批的中共官员贪污受贿、花天酒地、奢侈浪费。国家的财富是有限的,中共匪帮官僚集团捞的越多、挥霍的越多、毁坏的越多,人民大众能够得到的财富就会越少。大陆的草根阶层艰难困苦、惨淡拮据,中共匪帮官僚集团难脱其罪。国贼暴政,民怨沸腾。人民的不满越来越大,人民的反抗越来越多,人民革命的星星之火已经遍布大陆,不久必燃起燎原烈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