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徐永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聚会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因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的求助信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
·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北京)
   
    一 孤独的产妇
   
    1981年4月,新春的温暖给我们新建立的小家庭带来了无限的喜悦和希
   望。我腹中的胎儿不停地躁动着,告诉我们那即将出世的他将会给我们的
   生活增添更大的快乐。
    9日清晨,我在母亲家等着杨靖接我去医院做产前检查。我沉浸在幸福
   的遐想中。老母心疼地说:“你看你的脚肿的,7个月肚子可够大的,杨靖
   来告诉他以后天天下班来陪你走走遛遛,你年龄大又生头胎,这可是大事
   。”
    正说着,突然门外走进三个人,自称是公安局的,让我母亲回避。母
   亲走出后,他们对我说:“今天凌晨两点,杨靖被拘留了。”
    “什么?”我惊呆了,心突突地跳,头嗡地大了,趔趄着倚在桌边,
   抬头盯着一个年约四十七八岁却有着一副小白脸的男人,问:“为什么拘
   留杨靖,他出了什么事?”
    “你不用为什么,问题还在调查之中。”
    “既然问题还没调查清楚,怎么就可以拘留人呢?”我愤愤地问。
    小白脸毫不在意,狡猾地咧咧嘴反问道:“你能不知道吗?你说说昨
   天晚上你去哪儿了?看见谁了?杨靖给你什么了?”
    似乎为了提醒我,小白脸又说:“付申奇、何求都已经被拘留了,情
   况我们知道得很清楚。”这无疑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并给我施加压力。
    我禁闭嘴唇,咬牙思忖着,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我心里当然很清
   楚,他指的是什么,对,就是在昨晚,我的确在场,但那不过是朋友间的
   正常交流讨论,如果这也算是违法行为而被拘留,那执法人员的执法依据
   是什么,中国人还有多少交友的自由。
    昨晚的情况是这样的,晚上七点钟,我按约来到民族宫前,杨靖、付
   申奇、何求及一个自称姓苏的中年人已在场,初次见到付、何二人,我很
   高兴,而对姓苏的人明显表示出反感。这人我曾见过两次,五十来岁,黝
   黑体壮,讲话爱夸大其词,前后矛盾,与他的年龄很不相称,我总感到他
   的身份有来头。他自称是东长安街体育场的,认识不久后,杨靖曾去体育
   场打听他,却被告知:并无此人。
    今天他怎么来了?我心中不免犯嘀咕。
    他们一排坐在栅栏下的石阶上,我因身孕太大,就站在一旁。
    4月的北京,依然春寒阵阵,街道上弥漫着尘沙,路上行人稀少,民族
   宫前宽阔的广场空荡荡的。这时,突然出现的两个男女令我起了疑心。
    就在杨靖坐下没几分钟,这一男一女也坐在了紧邻的石阶上,男人倚
   坐在铁栏间的粗墩上,可谓近在咫尺。
    不说他们的一对男女,是因为他们太不象恋人或夫妻了。他们三十几
   岁,正襟危坐,沉默不语,直到我们走,他们都没说过一句话。男人手托
   双腮,毫无表情,女人双臂交叉,眼光不时往这边瞟来瞟去。
    我奇怪,偌大广场,为何偏偏坐在这里?
    杨靖他们始终没有留意身边不正常的情况,兀自热烈交谈着各地民运
   工作的近况。我把自己的观察告诉他们。他们便站起来,边走边谈,我们
   走出十多米时,那对男女也走开了。
    杨靖和我同付申奇、何求分手后,就到西单路口冷饮店用餐,临走时
   杨靖给我一份手稿,这是他们讨论后起草的一份《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信
   》,主要内容是这样的:
    1、现行的各级选举制度不民族,不合理,要求切实实行自下而上的民
   主制度。
    2、言论自由是民族制度的基石,只有真正实现言论自由才可达到如实
   表现各阶层人员意愿。
    杨靖让我连夜复写六份,次日上午交给他。他还安排好,上午他陪我
   去医院做孕期体检,下午他们一起去人大常委会递交请愿信。
    这时,小白脸开始向我要杨靖要我复写的材料。我心里有些暗暗着急
   ,因为装材料的尼龙包里还装有另一份材料,那是刘青的弟弟刘念春让我
   复写的稿件,即刘青在陕西监狱里写的《沮丧的回忆》文章中的第六部分
   ,两份材料在一个包内,我怎么办呢?今天来的几个人显然不知道此事,
   决不能让他们发现,一定要保住这份材料。
    当时我们在屋里谈话,尼龙包在外边,我说:“请你等一下,我找找
   去。”
    我走到外屋,这翻翻,那翻翻,动作很慢,拿起包的时候,一手伸进
   去,捏住了刘青的稿件,向门口快走两步,借着外屋隔扇的遮掩,迅速抽
   出稿件,塞进我弟弟被子下边,我摒住呼吸看看确实放好了,才进屋将材
   料交给公安。
    他们临走前,我说:“以我的了解,我不相信杨靖会犯法,你们在调
   查,我也会去调查,怎么和你们联系?”
    他说让我等通知,还不让我与任何人联系。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1981年4月9日这天,就在这同一时间全国各地民
   刊组织负责人几乎都被抓,北京徐文立、杨靖,上海付申奇,广州何求,
   天津刘士贤,吕洪来,山东孙丰等。
    4月10日下午,小白脸等二人又来我家,对我讲了四点要求:
    1、杨靖被拘之事不要向任何人讲;
    2、你不要有活动;
    3、你也是有问题的,现因你怀孕不能拘留你,等过了哺乳期再说;
    4、那天,我们去你家是带着搜查证的,只是没搜,我们随时还会搜查
   的。
    我气急了,不依不饶地对他嚷道:“你们凭哪条法律说我也有问题,
   用不着照顾,真有问题,你们就把我也拘留起来吧,你说有什么问题?带
   着搜查证却没搜,你们敢吗?回去怎么交代?满口胡言!我有行动自由,
   你们规定不着。”
    气急之下,我觉得肚子里像是搅翻了锅,阵阵坠痛,满身大汗。
    他们走后,我立刻骑上车,直奔朝阳区。我想找朱锐,告诉她此事,
   再让她通知别人。
    谁知我骑到工人体育场也没找到朝阳师范学校在哪里,我实在太疲惫
   了,我只好打道回府。
    第二天一上班,公安局的那个小白脸就来到我单位,问我昨天下午去
   哪了,后我知道自杨靖出事后,公安局一直派人长时期在单位,在街道监
   视我的行踪。
    4月18日,晚上9点半,派出所通知我去一趟。
    小白脸坐在一间屋里,对我讲:“经上级审查批准,杨靖因反革命罪
   被逮捕,你来签字。”
    “他没有犯法行为,我不承认他是反革命。”
    “你敢对他负责吗?”他问。
    “敢!”我斩钉截铁。
    “你签字吧!”他说。
    “事情没弄清,我不签。”
    “如果你不签,明天我们就到你们单位去找你们党支部书记,把这事
   告诉他。”
    “告吧,我不签。我问你,具体的反革命罪行是什么?”
    “以后你会知道的。”
    “可以上诉吗?”
    “可以。”
    “我要见杨靖。”
    “法律规定,审查期间,不能见,什么时候能见,会通知你。”
   
    二 我认识的杨靖
   
    我是在1978年初秋认识杨靖的。
    他文质彬彬的气质,渊博的知识,幽默的谈吐吸引了我。是我初恋的
   朋友,也是我心中的老师。我们经常约会,在西单路口的林因道上,虽没
   有太多的浪漫,但也有很多的浓情蜜意。
    当西单路口公汽车站长长的围墙上有大字报出现时,我们马上就被吸
   引了。人们在这里评论毛泽东的功过,揭露中共的专制统治,呼吁民主,
   很多观点,同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曾是一个一心听党的话,立志作个有为的青年,但那时已对以前的
   政治信仰及观念发生了怀疑,对那永远空洞僵化的宣传口号由衷产生逆反
   心理。在民主墙前看到人们思想空前活跃、讨论、演讲、辩论,人们的思
   想空前活跃。
    12月,魏京生写的《第五个现代化》一文我非常赞同,此文后来广为
   流传,瞬间民主墙成为关心中国命运的热血青年交流聚会的俱乐部。
    11月25日,美国著名专栏作家诺瓦克在墙前说:“明天我去见邓小平
   ,我们要谈很多问题,你们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们问一下。”
    群众立刻提出了很多大家关注的问题。26日晚上,诺瓦克委托另一名
   记者用清晰的汉语传达了邓小平的答复:“民主墙是个好东西。人民有权
   利”、“毛泽东三七开,我只有对半开。”
    人群沸腾了,上千人拥挤在民主墙前,欢呼雀跃,草坪里,树枝上,
   华灯的灯杆上,到处都是欢呼的人。
    然而,事实上,当时人们还没有想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中国人民真
   诚的呼声,要通过外国人的口才能与上面的人沟通?中国人自己为什么没
   有这个权利?
    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四五论坛》、《探索》、《北京之春》、《沃
   土》等民运刊物和组织开始出现了。
    在刘青、杨靖的带领下,我也参加了《四五论坛》。
    《四五论坛》刚成立时有十几人,开会、学习讨论都在徐文立家中,
   老式的居民落狭窄拥挤,出刊物的纸张、油印机等摆满屋子的各个角落。
    我真佩服和感谢徐文立、贺信彤夫妇,年轻的一家三口幸福的小家庭
   被我们当作活动的场所,正常的家生活秩序完全被打破了。家中的食品常
   常被这群年轻人一扫而空,贺信彤大姐不厌其烦地为每一个随时到来的人
   燃炊起灶。他们的献身精神,真使我感动。
    我的工作是负责刻蜡版,《四五论坛》是半月刊,编委们订好出版稿
   件后,我就开始刻写。白天上班,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通常都是通宵干
   ,印刷人员更辛苦,落后的印刷设备,一下一下推。一次要推几百下。手
   磨出了老茧,手腕上长出了腱鞘炎,没人道苦,没人喊累。
    每期《四五论坛》在民主墙前发售总是一抢而光。读者订户遍及全国
   。大家称《四五论坛》是人民的喉舌,说出了人民心底的愿望。
    1979年,当局秘密审判魏京生后,刘青得到朋友送来的庭审录音,认
   为此事应向外界披露。徐文立召开编委会说:杨靖说宁愿《四五论坛》遭
   到查禁,也要公布此事,因为这是民刊存在的意义。我们连夜刻写印刷,
   10月10日在民主墙前,一千多份庭审记录被一抢而光,就在散发期间,公
   安局出动警车,对卖刊物的和买刊物的以及外国记者大打出手,抓走了几
   个人。
    刘青、杨靖、朱锐等人立即去公安局,要求放人,并要承担责任。在
   市公安局,刘青出面声明:魏京生案是文革后第一政治案件,社会各界必
   然关注此案,《四五论坛》作为一家民办刊物,有责任披露此案,被抓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