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徐永海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自我介绍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上诉书
·上诉书(照片)
·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申诉书
·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何为法?何为德?
·新年的祈祷
·我的丈夫徐永海
·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可笑的国家机密
·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二○○四年的历程
·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不得不有的“习惯”
·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徐连胜等
   
   在中国,公民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的根源就是权大于法。2001年3月,北京市国安局、检察院和法院共同制造的《徐伟、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就是一起典型的权大于法的案例。
   
   除了中共的司法系统之外,凡是了解我们的亲人所言所行的人们——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知道我们的亲人无罪。联合国宪章所代表的国际法,也不会认为我们的亲人有罪。然而,即便在三位主要证人全部翻供证明我们的亲人无罪的情况下,我们的亲人仍然被判处八年十年的重刑。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但这在中国、在中共的法庭上,却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1,为了罗织这项罪名,北京市安全局和检察院的办案人员睁着眼睛说瞎话,说我们的亲人是“无业游民”,想通过制造“社会渣滓”的形象来败坏我们的亲人的名誉。而实际上,“新青年学会”发起的五人中,有四个是党员,有公费研究生、三好学生、学生干部、而且在被捕前都有工作。
   
   2,北京市安全局与学校领导、教师一起,胁迫黄海霞(会员)做伪证,让一位年轻女大学生在“做证可以毕业,不做7年以上徒刑”之间作选择。黄海霞在被逼无奈的要挟下,只得用伪证换取毕业证。
   
   安全局把范二军(会员)逼到预审室,尽施威逼利诱的手段,使范在所谓徐、杨、靳、张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材料上按手印,换取自由。
   
   安全局还重金收买大学生李宇宙,以给活动经费的名义,让李宇宙做线人做伪证,李宇宙拿了钱,出卖了我们的亲人并做了伪证。在我们的亲人被判重刑的同时,李为了自保而潜逃到泰国。
   
   然而,在威逼利诱之下做了为证的三位证人,其良知并没有完全泯灭。三人毕业后,都在良知的觉醒中翻了供(包括李宇宙),并痛斥了北京国安局内一小撮败类的卑鄙无耻(其实,即便不翻供,就以前的证词而言,也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所以,开庭当天,几个证人风尘朴朴从天津、上海赶到法庭,要求出庭当面作证:我们的亲人无罪!也要当面揭露北京国安局的威逼诱供的违法行为。但北京国安局内一小撮无耻之徒伙同检察院和法庭,不仅阻止证人到庭,而且在证人已经等候于法庭门外的情况下,在律师和亲属强烈要求证人依法出庭的情况下,作为执法者的中共司法人权却执法犯法和以权代法,将证人挡在了庭外,让证人和家属们一起,在冬日的寒风中,整整在庭外站了一天。
   
   3,所谓犯罪证据的《学会》章程和誓言,也是以言治罪的构陷。这仅仅三百来字,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也休想扒拉出一点点反党、反社会主义、颠覆国家政权的意思或字句。《学会》章程:努力做一个道德高尚,富有责任感,献身精神和追求真理的新青年,这和中国共产党党章有什么区别?把这说成反党证据,究竟谁在反党,难道必须像你们,整天想着低级下流的泡沫政绩,追求升官,抢权,换钱,才算拥护共产党吗?
   
   《学会》章程和誓词有“积极研究社会问题,推动社会进步”的表述,完全是热血青年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使然。这和国家颁布的改革开放政策有什么区别?改革就要不断研究。不研究,难道要瞎改吗?北京国安局这撮人,做梦也想破个大案,立点汗马功劳,想官想疯了,才会把这也臆造为“反社会主义”。
   
   所谓的秘密集会,仅仅是几个青年人,总共才凑了200元钱,连贪官污吏的一小碟菜都买不到,至多买几支羊肉串,几杯散啤,在宿舍内边吃边谈,议论一些学术观点,而且都是在公开场合的聚会讨论。然而,如此公开化的言行,却被北京市国安局内一小撮执法骗子,加上了“秘密”两字,又成了一条罪状。如此构陷,还让不让中国人说话了?在公共场所议论,难道就是扰乱社会秩序罪吗?我们的国家呀,有960万平公里,在哪里说话有罪,在哪里说话没有罪呢??
   
   由此,对我们亲人的审判,真是黔驴技穷!
   
   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人民的一项基本的权利,北京市国安局内这一小撮骗子手,为了邀功请赏,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践踏《宪法》。更有甚者,穷学生总共才凑了200元钱,以这200块钱的资本,能颠覆国家政权吗?这不是把我们的国家污蔑成纸老虎了吗?除非这个国家的政权,真的虚弱之极,在道义上就是纸老虎,所以才要屡屡用专制的牙齿嘶咬良知者。北京市安全局内的这一小撮败类,为了一顶小小的乌纱帽,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逆行历史,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污蔑我们伟大的祖国,强奸生它养它的母亲。
   
   升官――掌权――权换钱,这是当前腐败分子,总结出的一条早富起来的致富公式,在权钱交易的腐败之外,还有为了升官而产生的“政绩腐败”。于是,出现了泡沫经济,豆腐渣工程和泡沫政绩等等,钻进北京市国安局内的一小撮腐败分子,不盖楼,不修堤,但可以织帽子,织几顶“反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的大帽子,冷不防扣在谁头上,就是一款“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后,他们在年度总结报告中,就能写上又破了一个大案、要案,提拔的本钱就有了。
   
   《学会》五个发起人中,四个是党员,至今仍然马克思主义的忠实信徒,拥护党的改革开放,以实际行动参加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的建设,当然不用防备谁来扣帽子,这种对党忠诚,对社会主义道路坚定的青年错了吗?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就是从头到脚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钻进北京市国家局内一小撮腐败分子,在捞取政治资本时,就印证了马克思的话。看他们肮脏到什么程度,在污陷这几个青年时,还在制造极端落伍的雍正时代的文字狱。
   
   找一找《学会》章程和誓言中,有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字眼,包括断章取义也找不到。安全局作为执法机关公然违反《宪法》,罗织文字狱,在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万般无奈,动用违法的威逼诱供,逼迫“学会”的三人出面做伪证,借这三个人的嘴,证那四个人的罪,这才完成了这项司法上的“豆腐渣工程”,实际是政治上的“豆腐渣工程”。光想立功啦、升官啦、发财啦,可笑的是这场“升官梦”还没有尝到甜滋味,三个做了伪证的人又反了供,最后连个伪证都没有了,还要硬着头皮维持原判,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司法穷光蛋和良知叫化子。
   
   这种罗织构陷的手段之拙劣卑鄙,实在是北京市“安家号”的空前绝后的发明,本应该去申请《吉尼斯大全》,居然拿到法庭上叫卖,还真卖了个好价,见怪不怪,恐怕就是雍正皇帝活着,也会哀叹自己的“文字狱”望尘莫及。秦桧还略知羞耻,说了个“莫须有”,而北京市的“安字号”构陷,连秦桧都不如啦,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
   
   在开庭时,被北京市国安局收买的三个证人,都写信给法庭,陈述了当时背景,是被国安局逼出来的,全是伪证。这样一来,公诉人在法庭上出售的那点所谓公诉材料,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标准,便自然而然地成了“公诉垃圾”,除了回收造纸,还能起点什么作用。可法庭不敢出示证人的翻供材料,不敢让证人当庭做证,不敢让家属旁听,在庄严的国徽下,导演了一出“以垃圾为依据、以权力为准绳”的的肮脏剧,让人边看边摇头,越看越想呕,判了这些热血青年的八至十年的刑,历史将会做出结论,他们所以被判刑,不是因为犯了罪,而是因为做的对。
   
   我们的亲人无罪!
   
   我们强烈抗议中共法庭的判决!
   
   我们呼吁社会各界持续关注我们的亲人,直到公正降临的那一天!
   
   徐伟父亲:徐连胜
   杨子立的妻子:路坤
   靳海科的父亲:靳建国
   张宏海的父亲:张瑞庆
   
   2003年11月17日
   
   
   
   
   
   
   
   现联系方法: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博讯博客《徐永海》: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628017661;腾讯微博:http://t.qq.com/xuyonghai1960。
   
   
   
   2013-11-7注,我目前所做的三件事,一推动圣经公开出版,二研究大脑前额叶,三要去申诉,望大家给予支持。
   
   1、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长老,我讲圣经,我推动圣经公开出版,望给予支持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我们学习《圣经》,我们就会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为此多年来,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一直带领家庭教会的众肢体聚会来学习《圣经》。在当今的中国,虽然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还很不完美,但是我们依旧是一直坚持聚会来学习《圣经》。
   
   在当今的中国《圣经》还不能公开出版,《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为了使人们能够更合法地来聚会学习圣经,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们开始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来使《圣经》在中国将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其实《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某些教会也负有责任,为此我们曾致信给美驻华大使。
   
   为了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感动美国驻华大使,使他能来帮助我们转信给美国的那些教会。我们曾多次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有人说,你这样做,会得罪美国人的,如果你将来要去美国时,美国大使馆将不会给你签证。只要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圣经》,我可以永远不去美国,为此我们将继续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直到他们帮助我们转信。
   
   2、我一个精神科医生,一个脑科学工作者,我请求大家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如果人人都具有这样的爱心,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如果没有这样的爱心,即使有了民主、自由、人权,也不会具有美好的社会。我们当今的中国最缺乏的就是爱心,虽然我们中国的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是由于人们没有爱心,而出现了各种社会问题。
   
   1988年后我开始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我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英雄精神;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即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我们将会知道“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