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徐永海
10月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以保释金为名的罚款(不开收据)一览表
·证明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10月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侯杰
   
   《北京之春》09年2月号(总第189期)
   
   引子
   
   
    北京六里桥一栋老旧的楼房里,一个陈设简单的房间内,一个老人斜倚在床上,身体佝
   偻,体态蹒跚。他今年整整90岁了,但炯炯的眸子告诉人们,他的思维依然清晰,深邃的眼
   窝凝望着前方,似乎在回望他90年的人生。
   
    那90年中,前一半的记忆是美好的,而后一半却充满了痛苦、屈辱和凄凉,尤其难忘的
   是那段囚徒经历,他被骗进劳改农场,未经审判关押了整整19年。
   
    他叫华再臣,一个曾经的国军中尉。
   
   
   一、诱捕
   
   
    1948年,在国民革命军青年远征军整编207师师部搜索营第一连从军的29岁的华再臣中
   尉回家探亲,就在探亲假期满,返回部队的路上,关外战事又起,在缅甸战场上全歼日军、
   为二战胜利做出卓越贡献的中国远征军将士卷入了维护国家政权的战火。部队已经开拔,华
   再臣返回部队的计划落空了,祇好又返回家中。
   
    他没想到,他的人生就此出现转折。
   
    1949年3月,北平以和平的方式移交中共军队,此后,在全国一场针对国军军人和政府
   人员的屠杀开始了,万幸的是他这个国军中尉居然躲过了1950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此后,华再臣就靠在北京电业局做临时工来维持家人的生活。
   
    1957年是个难忘的年份,那一年春夏之交,好多人由于一个“阳谋”而遭难。
   
    曾经的国军中尉、此时的电业局临时工华再臣再次幸运地躲过那个“阳谋”带来的灾难。
   但是,躲了初一,终究没能躲过十五,那年的10月30日的夜晚让华再臣终生难忘,因为就在
   那个夜晚,他的人生彻底转了一个弯,由此开始他的人生苦旅。
   
    那天,华再臣下班回家,刚刚进屋,派出所警察就跟了进来,满脸堆笑地对他说给他找
   了一个“很好的”、“长期的”工作。
   
    华再臣一听很高兴,忙问什么工作,警察一脸神秘,对他说:“想知道吗,马上就走。”
   
    华再臣连口水都没喝就跟着派出所警察出了门。门外有辆车,华再臣跟他上了车,车子
   启动,一直开到一座大楼停下,华再臣惊奇地看见大门的牌子上写着“北京市第一监狱”,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个大楼的模样,就被警察推着走了进去。
   
    华再臣疑惑地走进一个办公室,一个威严的警察坐在办公桌后,“你就是华再臣?”得
   到明确答复后,警察拿起一张纸,对他说:华再臣,因为你当过国民党兵,所以决定对你劳
   动教养。说着,不容华再臣分辨,进来两个人就把他架出去,来到一个小铁门前,“咣当”
   一声响,铁门打开,华再臣被推进去,再“咣当”一声响,门关上了。
   
    诱捕?此时华再臣才明白过来,但是罪名呢?
   
    小屋里面挤满了人,每个人脸上都写满疑惑和惶恐。当夜无话。
   
    第二天一天,小屋不断有人被关进来,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此时,华再臣才知道,
   在北京城里开始了一个清理城市闲散人员的运动,凡是没有正式工作的人都在清理之列,清
   理的办法就是抓起来,但是,送到哪里去呢?被抓的人都不知道。
   
    夜幕再次降临,门外一阵嘈杂,门开了,一群挎着枪的警察出现在门外,喝令屋里的人
   排成一路纵队,向大门外走去。
   
    门外早已停了一辆汽车,这群蓬头垢面的人被押上一辆带帆布帐篷的卡车,车子一声吼
   叫,扬长而去。凭直觉,他知道车子在向郊外开去。
   
    那时的北京郊外没有柏油路,大卡车一路颠簸,摇摇晃晃,车里的人骨头都要散了架。
   大约7、8个小时过去,车子终于停下了。
   
    华再臣等人跳下车,眼前的景色让他们惊呆了,天幕上,满天繁星,放眼四顾,夜幕下,
   一片芦苇和荒草。尤其是他们闻到空气中有种腥气咸涩的味道。
   
    这是什么地方?每个人的心底里都发出这样的疑问。
   
   
   二、“很好的”工作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地方叫茶淀,地处天津宁河县境内,是北京市公安局设立的劳改农
   场,它的正式名字叫“清河农场”,但人们习惯管它叫作“茶淀农场”。他被告知从今天起,
   他将在这里度过劳动教养的生涯,从此不得离开农场半步。
   
    警察命令他们立即开始工作,华再臣终于明白,这就是派出所警察给他找的“很好的工
   作”,“很好的工作”就是在荒原野地上挖沟。
   
    铁锹飞舞,泥土飞扬,沟壑两侧泥土越堆越高,一条长长的土沟出现了。警察让他们在
   沟底铺上稻草,告诉他们,这就是他们的宿舍了。上无片瓦,周围无墻,他们祇好露天而眠。
    10月底的天气,北方已经是初冬,夜间气温零度以下。华再臣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始
   了自己第一天的囚徒生活。
   
    那一年华再臣38岁。
   
    此时华再臣心中忐忑的是,他将被关押多久?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但他绝没有想到,
   这种囚徒生活一过就是整整的19年!
   
    茶淀农场由东而西连绵数十里,南北宽约0余里,是北京市公安局在北京市境外最大的
   劳改场所。象这样设立在北京之外的劳改农场,还有黑龙江兴凯湖农场和吉林白城子农场。
   
    茶淀农场紧邻渤海湾,一条潮白河由南至北从茶淀穿过,潮白河以东,茶淀车站以西是
   1950年以来在此关押的犯人开辟出来的场址,按照编号依次为101、102、103、104、105,
   潮白河以西则是一片荒芜人烟的荒草甸。华再臣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潮白河以西,开辟农场的
   新场址。
   
    我不知道华再臣有否看过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纪录片,我不知道华再臣有否看过索尔仁尼
   琴的《古拉格群岛》,华再臣的茶淀生涯同这二者相比,有什么不同和区别,祇有他自最清
   楚。
   
    华再臣的第一个工作是盖房子,华再臣没什么手艺,祇好给人家当小工。
   
    渤海湾的冬季,海风呼啸而来,寒风刺骨,可这些住在壕沟里的人连取暖设备都没有。
   他们祇有以人体的本能抵抗渤海湾呼啸的海风。
   
    到了夏天,日子同样不好过,荒原野外,蚊虫叮咬,难以入睡。如果碰上阴雨连天,那
   日子就更艰难了。
   
    如果说大自然的煎熬还能抵抗的话,让他觉得难以忍受的是人格的侮辱和自尊的丧失,
   那就是监工警察的毫无来由的无情毒打和取笑,这使华再臣和一起劳改的犯人们深感身体和
   心灵严重摧残。
   
    但是,他们不会知道,劳累和寒冷并不算什么,仅仅一年多后,一场空前的人间灾难向
   他们袭来,茶淀农场出现了一个人间鬼域之地,那个鬼域之地,至今依然令人闻而却步。
   
   
   三、恐怖的“586”
   
   
    潮白河以西的几个分场由于是1958年开始修建,所以就都以58命名,紧挨潮白河西岸的
   第一个分场就叫“581”,由此向西的第二个分场叫做“582”,再向西的第三个分场叫
   “583”,第四个分场叫“584”,最后一个点就是“585”,“585”再往西去没有农场了,
   那里是一片荒地,它有个令茶淀人毛骨悚然的名字——“586”。
   
    586是一片荒地,就是茶淀农场的坟地,是整个清河农场掩埋死人的地方。它的恐怖历
   史起自华再臣来到茶淀后的两年后,即1959年。
   
    那一年,为时3年的大饥荒来了!
   
    从1959年底,茶淀农场开始吃不上饭,一方面是疾病,一方面是饥饿,如同两个恶魔向
   这些无罪的囚徒们袭来。
   
    每个犯人都开始浮肿,从1960年开始,农场开始大批死人,每天都有人被拉走,送往的
   地点就是586.有时候,10个、8个的死人摞在一起,就在夜间用小驴车拉到586野地里一扔了
   之,甚至尚有微弱之气的也被扔到野地里,为的是给活着的人留口饭吃。
   
    那段时间,劳改农场的人们不敢靠近586,因为曝尸荒野的饿殍野鬼,个个面肿、体肿,
   犹如舞台上的驴头马面,完全不似人的模样。而且,开始有闹鬼的传说在茶淀流传。586成
   了鬼域的代名词。白天甚至都无人敢靠近。
   
    直到多年之后的今天,586已经成为茶淀农场的坟场墓地,那里有坟头,有墓碑,不再
   有曝尸荒野的饿殍死鬼,但是,人们依然能感觉到586的阴森,据说,即使夏日炎炎的白天
   靠近那里,都能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气。
   
    饥荒来临的时候,华再臣在潮白河工地做河工。过度的劳累和饥饿,极度的营养缺乏,
   使得华再臣也浮肿了,身体虚弱得走路都吃力了。
   
    有一天,看守通知他有家属从北京来看他了,他蹒跚着走出去,到了接待室一看,人呢?
   妻子是个瘦子,可接待室里却祇有一个胖胖的女人坐在那里,而那个胖女人呢,对他也是左
   端详,右端详,忽然,他们明白了,俩人抱在了一起。
   
    那哪是胖啊?那是浮肿啊!
   
    因饥饿而浮肿的妻子担心在劳改的他,也怕自己熬不过这个饥饿的时代,要来看他最后
   一眼。
   
    妻子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那段日子,他多少次想到了死,想用死来摆脱这些痛苦,但
   当想到家里上有体弱多病的老母亲,下有未成年的儿女,他就不敢死了,他告诉自己一定要
   活下来,总有一天,老天爷会开恩把我放出去的。
   
    兴许真的是老天开恩,农场安排华再臣去干喂猪喂兔了,这给了华再臣一线生机。每天
   吃不饱,他就偷吃猪饲料和喂兔子的蔬菜,饱倒是饱了,营养还是不够,但总算不空着肚子
   了,在586的死尸不断增加的那段时间里,是猪和兔子的饲料帮助他熬过饥饿的时代,勉强
   活了过来。
   
   
   四、家人
   
   
    劳累饥饿还有时常的殴打侮辱,这些每天都煎熬着华再臣的身体,但是,还有一种痛煎
   熬的是他的心灵。这就是对家人的思念。
   
    华再臣被诱捕时,家里有4个孩子和一个老母亲。刚刚到茶淀,他每日每时都思念他们,
   惦念他们怎么样了?他不知道自己要被关押多久?没人告诉他。
   
    熬过了让3000万人丧失生命的大饥荒,每个劳改犯人人都感到庆幸,华再臣也为家人的
   有危无险庆幸,祇要家人平安就是吃苦也心安。
   
    但是,他不会想到,劫难并没有结束,躲过了饥饿灾难的时代,一个精神炼狱的时代就
   要来了。
   
    就在忍过饥饿的1962年之后,仅仅过了4年,精神的炼狱来了,这就是毛泽东发动的无
   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华家祖上经商,在北京崇文门外一带有几间宽敞的铺面房,这也成为华家赖以生存的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