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孙丰文集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属之形而下者谓之器;可“观”呢?“观”是自然形成,“观”就是心之本身,无形无状谓之形而上。让“形而下者谓之器”来充做“无形无状的形而上”的心。这,这算回嘛子的事呢?
   


   
   科学是心外的,可操作的;而“观”却是内在的,只能自然地形成,不能操作。而无论树立还是坚持“科学发展观”都是操作行为。科学与观风马牛不相及,又怎么可乱点它们的鴛鴦谱呢?总书记成了乔太守。难道人能像科学研究那样,想把某种“观”抛弃就能抛弃,想“要”某种“观”就能输入某种“观”吗?这个胡四,放的明明是臭屁一个,还美滋滋的在那里自恋,如同他说俄罗斯“古典名著”是《卓娅和舒拉》,真乃一帮不可救药的榆木疙瘩。反动并不可怕,真正灾难中国的是头目们的愚昧!
   
   
   其实,科学与“观”分属两个世界,“观”不是一种说有就有,说树立就能树立,说坚持就可坚持的东西。“观”是环境中的不自觉的形成,不存在你“要”或“不要”的问题。任何人都没有去“要”观念,也不知它什么时候通过什么途径,脑子里却就有“观”了。谁也不能像脱衣、脱鞋,两口子离婚再婚那样,想脱就脱,想换就换,想离就离,想再婚就在婚。
   
   
   孙丰告诉共产党:“观”是他律事实。人虽有主观能力,但归根结蒂还是他律事实。自律只是他律的一种表现形态罢了。树立或坚持“科学发展观”却是自律行为。而“观”的拥有却是他律造就。二者不搭界呀。
   
   
   不错,人的观念是能发生变换的,但那变换也不是由自主的选择,自觉完成的。那是外界事态的变化对意识发生了剌激作用而造成的。讲一例子,我的母亲也是现时代人(她去年才逝去),他就不认“地球是圆的”,你能给她更换观念吗?因为她一字不识,且也没有人对她传授知识,她就只能自然地应用感官,并只活动在事关生存的限度内,她与大地间的互作用是天天的、时时的,她对大地的切实经验是“平”的,她的感受是真切的,她自身的感受绝不会骗她自身。你就无从改变她的这一观念。
   
   
   早于现代科学的哥白尼、刻卜勒都没树立科学发展观:哥白尼坚持的是毕达哥拉斯的神秘主义,他的观念是“数学的和谐说”和柏拉图的“神秘唯心主义理念”。他是要在自然界寻找数学的和谐关系,关系愈简单,从数学上便愈符合“和谐”,就愈接近自然。今天看来简直有些迷信,可他的成果却引发颠倒式革命。而刻卜勒是编辑占星历书的,从他的观念上说他是不折不扣的占星术的信徒,哪有什么科学观?但两人的成果都是最伟大的科学发现。可见科学发展观根本就不存在,是胡锦涛的自欺。
   
   
   在他们以前,有教养的人认为地是心,这有希帕克和托勒密的均轮、本轮说支持,这学说对天体运行的解释是相当成功的。可平常百姓呢?老百姓有日复一日的对大地的切实经验为支持,所认,人们的观念就只能是“地心说”。哥白尼对天体运行的解释在数学和几何定量关系上获得了天衣无缝的成功,这种解释的成功促成了观念的更换,是对事的新的认知引发新观念对旧观念的替代,即颠倒式革命。这里发生的不是人们“要”更换观念,“要”颠倒式革命。而是自圆其说的新解释规定了人的意识,发生了观念更换。必须清醒的是,“观念的转换”,“颠倒式革命”都是马后炮,不能事前做出更换谋划。但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却是事先的目标,是谋划,是根本不存在的事。这个问题的始作蛹者是邓小平92年南巡,说的“要改变观念嘛”,他把观念的可变性当成人的可操作性来理解了。
   
   观念的拥有赖于形成,但它的根源却是先天的,与生命同步的。观念的根源就是生命的倾向性。生命的倾向性就是先天地倾向于存在,因而表现为趋福避祸。所谓人生观,不是别的,就是对什么是幸福的看法。因人的学养阅历的差别,对什么是福的回答就有了阶段上的差异。所谓“观”仅能限于对人生的态度。到不了社会发展、国家建设上去。虽说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能促成生活质量的提高,能增进人的幸福,但那只是发展与科学技术的功能,纳不进人生境界即“观”中去,二者不可稼接。因为一是可直观、可经验的机械操作,只听凭无情事实的裁断,一是只服从自然力律个人无能为力的他律。
   
   
   因为科学所关是物,必然唯物,而能“观”的是心,“观”就是心。科学是心应用到对象。而“观”是心的自身,树立或坚持都是心对心的操作,心能对外物展开操作,但不能对自已施以刀剪,它老老实实地服从自然之律。它已“是”什么只能“是”下去,在对外物有了新的认知的情况下,会发生吐故纳新,如坚船利炮,纺织机在十九世纪对国人观念的改变。但这些观念是由可直面的经验引起的。一个民族几千年形成的观念不是肤浅的经验所能动摇。如果果真可通过“树立”来输入科学发展观,那么康德岂不是白活了?他教导我们:对于提供给你的知识,先须经了知性的鉴别,搞清这知识是怎么来的,可不可靠。对不知来历的知识,对于弄不清可靠性的知识,就不要使用”。他的墓志铭说的就是别把心中的无形无状的,不可相对观察的心灵事件当成可测度的物理事件来对待。而胡锦涛犯的就是用外在的可测度的物理知识来充当无形无状的人生态度。
   
   至于胡的“科学发展观”正不正当,已由中国自然环境的现状做了裁判,无须我来说。我只是在理论上完成对之的揭露。
(2013/1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