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邓、江、胡的不同行为,却是同一个呼唤----]
孙丰文集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人类的历史永远是从特殊向普遍的过渡
·吃人的是罪恶的政治,并非政治都吃人
·需要民主与法治的不是“中国梦”,而是中国,
·改革,革什么?就是革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信念?
·改革就是革掉共产党!
·共产主义也是一个理,这个理天然反改革!
·答王淮伟《如果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这样的国还是不爱的好!
·潘汉年爱国爱出24年大牢
·这国该不该受?请去查中共早期文件、史料----看
·也谈真、善、忍
·怎么打虎也救不了党,因为党的不合理法才是危机的正根!
·“宇宙真理”所说就是真理都是普世的!
·其实普世性就是合法性!且绝对合法性!
·是国家在地球上,不是地球依附在国家!
·人能说话,故可有敌对势力;可环境大气无言呀
·周永康行为又一次证明:互作用是一切政党的生命之源
·薄熙来,周永康都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呀!
·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与信念即基督教的来世天堂说
·谁来对周、薄进入最高层负责?
·共产党何曾有过让人兴风作浪的雅量?
·周永康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党政军中培养“魅力领袖”?
·老虎吃了、伤了的的人呢?昭雪冤案更紧迫!
·原来“分配不公”是西方敌对势力捣的乱!
·“分配不公”造成了人民拥护、社会融洽、国家安全!超牛!
·三个“总”都讲亡党亡国,但心理状态各异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党若亡了,习近平还能不再是习近平了吗?
·“以法治贪”治不了贪!因为“法”并不=自身合法
·人立的法并不是第一原则,未必合法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革命合法性即抢劫合法性!
·“杀张成泽乃朝鲜内政”,实是恶狼惜恶狼!
·不包含平反冤、假、错案的打虎不具有人民性!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这个句子通不通?
·“三代表、科学观、中国梦”就是四凤!
·改造大学新闻,是对人类伦理根系的摧残!
·改造大学新闻系,是对人类伦理根脉的摧残!(2)
·邓、江、胡的不同行为,却是同一个呼唤----
·邓、江、胡间的斗争就是对多党制的呼唤!
·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不了改革!
·章立凡把话说倒了,应为“共产主义是毛泽东的负责产”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1)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周、薄也喊“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基础”
·是共产主义犯法还是“异见人士”犯法?
·“革命”与“正能量”都是本己性自涵
·雾霾攻陷中国,证明“科学发展观”就是“形式主义”!
·“科学发展观”是最典型的煞有介事!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不做李自成”不过就是张决心书
·做了李自成又有何妨?只要人人过得好。
·共党当世英雄者,就应沦自已为李自成!
·这份文件是“历史顺势还是逆势”下的?
·既是官场丑闻,为什么还要对“敌对势力”亮剑?
·政治局会议承认自已是恶覇坏蛋
·胡德平注意:理论只有有效性,没有先进性。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
·吴稼祥“习李一年远超胡温十年”之说不怎么严谨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江、胡的不同行为,却是同一个呼唤----

   由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周永康等等的不同行为,所提出的却是同一个指向----只有对立、只有并列竞争才有是政党,才能造成公平和正义
   
   
   “跤”只能是摔的,“掌声”是鼓出来的,“夫妇”必是成双的,而“政党”必须是相对的。在逻辑学上,“跤、掌声、夫妇、政党”等等,都是天然的互为关系,是单因子所不能构成的。
   


   唯独这共产党,它既把自己命名为政党,(命名就是自己对自已性质的承认),即承认自己是----相互性事实。可它在事实上却是唯一的,并且强调它的唯一性,绝不允许相对(即互间性)力量的出现。它就犯了把自己说成方的又是圆的这么一个不能调解的错误。
   
   
   从而使“共产”与“党”构成为理性的无解矛盾。
   
   
   因为世间的任何事物,其存在方式都是独立的,无论把多少独立个体“共而为一”,它就成了唯一的,其分子的独立性立马丧失。但做为帮、派、集团的“党”字,它表达的却是互相作用,因互相作用是政党成其为政党所不可或缺的条件,要互相作用就至少要成对成双---只一个人怎么能摔跤?只一只手又怎么鼓掌?只一个人又怎么成夫妇?单一的组织又与什么相互作用去?
   
   可见,“党”做为思维的反映形式只有互相才能成立。所以你一旦把自己命名为党,它就必发生政党功能。如果这功能不能公开地,合法地发生,必然要暗地地,非法地发生。因为人的能力“理性”是不可能有一刻休息的,始终处在应用中。既叫做“党”,理性就是以党的性质形成功能:若找不到合法的对等物,就只能到国民中去找。反正人类生存是不可能不涉及内容,遭遇一个适合做为政党功能的内容不是难事,这就是镇反,反右、大跃进、三面红旗、社会主义教育、文革……等等,之所以发生的必然性机理。
   
   
   党要做为党存在下去,必须对着互作用对象,可事实上又没有,怎么办呢?在功能机理的的支配下,只有去强行没定----任凭自由意志去制造假设敌。一本正经地,严肃地对着假设敌来体现政党所不能逃避的功能。
   
   
   像高岗、姚漱石;彭德怀;彭、罗、陆、杨;刘、邓、陶;陈、林;……四人帮、华、叶;……这些冲突一点也不比党与党之间的冲突温和,一点也不比敌我矛盾轻松,反而更为尖锐,也更为残酷。其实共产党内的这些冲突的实质就是人类理性的整体性、同一性和不可分割性与存在方式上的个别性、独立性,差异性的最为正常的表现。只是因没有得到合法的、公开的表达方式和管道,它才不能不以暗箭和阴谋的方式表达出来。就因它不能通过公开的、合法的党与党之间的公平竟争,心理上才不能不产生出一鼓作气,拔草除根,不可诂名学覇王的狠劲,从而才残忍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随着上世纪的西学东渐,使马克思主义也做为西学的一支东渐进中国,这对于刚刚走出洞穴(柏拉图的《理想国》说的洞穴人)的国人,都是新鲜事,当然引发兴趣,但从兴趣到完整的认识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但被兴趣所鼓动却总是立竿见影。五四运动包含的一个重要教训就是情绪一激动从而喊出了砸烂孔家店,砸的是中国文化。对此却是六、七十年之后才从反省里得出。
   
   而共产主义的输入,还只是处在兴趣阶段,其中有相当多的分子所抱的观念还是远古的,帝制的,离近代政治还很差很远。毛泽东是最主要的一位。他的观念还是“打天下坐天下”,可他的才能又是卓越的。他的觉悟尚未提高到用和平的、合法的竞争来替代“打天下”的阶段。毛泽东是能思想的,但他的思想里看不到近代的痕迹,即由伽里略开创实验科学,笛卡尔开创的理性主义并没对毛泽东发生影响,他的著作与言论没有近代思想家的影响,他对政治的观念连近代的都算不上,他却活动在现代。笛卡尔开始,洛克、斯宾诺莎、莱布居茨、休漠、康德、黑格尔、孟德斯鳩、卢梭、狄德罗……等等,他都无涉猎,时代进入了理性主义,在他意识里根本没有踪影,他的个人理性就无从被洗礼。他的观念主要来于《水浒》、《三国演义》与《资治通鉴》。他老人家捭阖纵横、戎马倥偬了一辈子,可到死也没有对现代政治发生觉悟解,甚至不知什么是政党。他是用梁山泊寨主的心态来处理国事,用曹孟德旳智慧来光任领袖。他不熟悉其实现代政治就是用合法的对抗与竞争来替代“打天下”。使矛盾不至于积累到饱和的程度,也使社会智慧得到最大可能的发挥。他的政治观还是静态的,上下宝塔式的,治与被治的关系。而实际的现代政治已经是横向的、并列的、动态对等关系了。他也不熟悉政党先天的就是用为对峙,以作用与反作用为成立。事实上社会始终处在理性的整体性与存在方式的差异性的对立里,只有政党的对立与竞争才能适合并表达这一动态的对立与统一。
   
   
   实际上的毛泽东在占有中国后的全部努力,都是用一个封闭系统中的水浒寨主思维来处理开放系统中的两党问题。他对高岗那些私下的谈话可证:从那时起中共已是实际上有毛党和少壮的刘党,明明已是两个政党了,只有合法的、平等的对抗与竞争,才能在理性证明的限度内,有条理地释放矛盾,并使矛盾转化为社会智慧的建设性集结。当然中共的其他领袖们也设能达到这一觉悟,他们都不是被近代的民主思想所完成洗礼的人。
   
   
   因为已是实际上的两个政党,却共处在一个封闭的一统中,无论有意无意,矛盾在客观上是无从避免的。而人类知识首先起于经验,毛泽东内心当然是先看到并激怒他的是遭受冷落,看到党的干部们对刘少竒意见的重视,看到刘党的壮大。他说的“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恰恰就是他的视野所及,如果他有现代政治的洗礼和训练,那他就会把“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上升为两个合法的实际政党,矛盾得到了有序的合理的阐发,不就万事大吉了吗?遗憾的是他没有这种洗礼,就只能借名:如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等等,实际上共产党党内的斗争就是政党必须是互间的相对等的最生动、最有力的证明。
   
   可是这是直到今天他们也没有认识到的。造成了共产党内的互相残杀的不是毛泽东的自我崇拜,不是他的个人独裁,而是政党的不可剥夺的本性决定的----政党必须是以相对并列为成立条件支配的后果,说领袖的个性、错误等等只是外在的表现,而非本质。
   
   
   由此,我完成了把共产党建政之后的党内斗争、清洗,解释为是两个实际政党间的最正当的关系,却因用了封闭的一统性来处理两个党间的吴系所导致的残酷画面。如果有两个和平竞争的政党,他们能达到如此残酷的程度吗?实际发生支配作用的是党必须是相对的,是互为关系,因这个本性没有释放渠道,才表现为一个封闭系统内的派别斗争,前者是本质,后者只是表现。
   
   
   老诧共产党自身还是敌对势力的“敌对”,都还没越出现象进入到本质。(上篇)
(2013/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