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孙丰文集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习近平你可以说“刹住四风、扫荡四风、铲除四风”,也可以说“解决四风”,但你不可以说“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因为这三项只是社会或时代的不良风气,不是主义。你的错误是分不清:主义是一个认识论问题,讲的是认识或解释的有效性。任一主义的提出,都是冲着一些正在被运用于认识的原则,或因它在认识上无效,是错的,或因其效力不足,提出一种新的主张来提代它。所以主义是以有效性为目标而成立起来的。创建一种主义(也就是我们说的主张),至少在创建者心里是认为他采用的这一主张或立场,在解释的有效性上更具概率,更有效,即更趋向普遍,函盖面更大。比如:《人类理解论》做为一种解释人类认识的立场或方法,要比之“天赋观念”或“天赋原则”更正确,也有效的多,从而就被接受。再比如:由人们的日常经验和托勒密的权威建立起的地心说,为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所代替,因为哥白尼主义的解释更简单、更有效、且其计算的更准确。再如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所提出了“价值学说”,是对经济规律的一个更具效力的解释。主义只有在知识领域内才用得着,但风气是一时代一社会的浮踪心理的泛滥,不可混同。
   


   
   “形式”是对着什么为成立的呢?当然所对是内容或性质,只要有了一定的性质或内容,是不可能不同时表现出相应的形式的,形式是实际或存在的样态:山有山的形式,水有水的形式。山的形式必高出地面,并且稳固不动;水的形式必是流动,并必流往低处。所以形式永远构不成为任何主义,它只能是一种虚浮的社会风气。这种风气在人的言论、行为中表现出来,但它只是被动的、被规定而有的后果,并不是根源,不是那规定力量或原因。它的根源在于文化或制度的性质:即它的根子是“共产”不可成为实际的制度,因它要的是同一性、整体性,而人的存在方式是个体独立性,个体独立性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所以共产主义制度要支持或证明自己的存在,就必须撒谎,也就是在形式上做文章,但是第一个谎撒出去,必须用第二第三个谎来圆成,这就是形式之风的成因和助长的根源。
   
   你要你的官吏来消除形式外风,是盲然,形式的根治只有靠内在文化的重建,你来读读中国文化的所有经典,哪篇文章哪首诗,哪阚词不动人心肺?为什么?因它们出自人心人意,不出自空洞意识形态。你一手捍卫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一手要扫荡“形式主义”,这岂不是说一个方的圆或一个圆的方吗?!
   
   
   在概念“主义”里,相当成份的内涵是指向未然的,因它求的是有效性解释,它是被用为解释原则的,那些须其来解释的问题,对于主义来说是待解释,待证明,当然是未然。但形式是已然。形式与主义根本就不搭界。
   
   
   官僚也只是作风而不构成为主义,是没有学养的人当了官摆出的臭架子,以势压人,不可一世,或鸡狗升天,它只是因当了官而不知姓甚名谁的恶劣行为,其危害当然严重又广泛,应予整顿。但它不是用来认识的主义,它也不能用来解释,它是个人修养不到的一种低级表现。
   
   至于享乐它是生命的一种本性,即生命天然倾向于完满,趋利避害。在共产党的官员身上表现为一种无度的追求,是墯落,其实它就是腐朽,即腐靡。享乐也不能当成一种原则来解释或证明知识上的问题,享乐就是腐败。享乐不是主义,而是人性的墯落与道德的沦丧。
   
   这第四项的“奢靡之风”,在语法与修辞上倒都还得当。四个分词组,只一个得当,虽得当却又与第三个即“享乐”相重复,犯逻辑循环的错误。
   
   习近平你别意为这是小事,我告诉你:我们说的所有话,都是知识的成果。而人做为理性动物,就是靠“理解”来实现其生命的,你在“理解”上就不正确,又怎能在事关整个社会生活上的正确呢?老百姓说了错话并不构成危害,因他们的生活只关涉自身,靠直观就够了,其语言上的不准确必为直观所吸收或修正。你老习说的话是指导,是长久并间接有效的,越久,其危害就越显现。
   
   人类知识是靠解证来推进的,知识既有来源,途径又有确实度,还有范围,像你这么任意搭配,其后果是严重的。中国,经了南北朝,五代,元朝、清朝,几十次的,几个世纪的亡国,却完整地保存了汉文化,即使是外部统治者还在统治,他们使用的也完全地是,彻头彻尾,彻里彻表地汉文化的统治,消亡了的倒是他们自身,汉这化的这一稳固性才是我中华经数千年变迁而长青不败的力量,要知道,历史上有多个文明消失了,不见了,就因没有稳固的文化。你们共产党对文化的破坏和动摇已经超越了历史的总和,而今天的你,虽然有积极除弊的决心,但你言谈讲话比以前那些党魁更不贴谱,暖昧含糊牵强附会的用词更为严重,你是在错误地使用理智,使它在学理上超越出应有的限度,知识是有确度有范围又有等级的,你的许多话都动摇了知识的确度,使知识丧失可靠牲,你搞不清人类理性是建立在经验直观和严格的证明上的,理想、信念、信仰全是不可靠的,是永不能证明的,而你不管这些,捞着就说。你别意为立竿见影就是成功,错了:立竿是能见影,但影却不能固干,你现在自意为的成功将是许多缓慢的更沉重的危机的酵菌!
(2013/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