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孙丰文集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的反共,还是……敌对势力?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是亲共的还是反共的,是分裂势力还是敌对势力?或是资产阶级自由化,还是人权、宪政向党的猖狂攻击?是西方资产阶级的虚伪民主还是普世价值的煽动鼓噪?


   
   凡是人都有两眼两耳一张嘴,眼能见,耳能闻,嘴能说。这张嘴一不小心把眼之见耳之闻说了出来,你就闯下了大祸:右派分子,反革命煽动,聚众闹事,扰乱社会秩序;分裂势力、敌对势力……反正罪名随时又遍地,伸手可取,想有就有,任着当权者的兴至所止。而且人民法院审起来又总是很堂煌很富丽也很庄严。中国老百姓之倒霉就倒在老天给了人的一张嘴上。如果国人都是哑巴,这要让毛主席和党中央省多少的心血,至少反右是可以免掉的吧,无奈天公按排,人就偏偏要有一张嘴,这就是遭灾倒霉,乃止丢了脑袋的祸源。
   
   人倒霉怨人有眼有耳有嘴,谁让你多说话呢!可这清朗朗的天空,它既无目无耳也无嘴呀,它若着谁了?它怎么碍着共产党了!这天空既不能攻击社会主义,也不能反对党的领导,更不懂什么“正能量负能量”,不知什么西方势力、分裂势力、还是敌对势力,当然就更不可能搞什么资产阶级自由化了……就更不可能去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国特色。可共产党还是有办法唤来沙尘蔽日,搅得伸手难见五指,把睛朗朗的天空阳谋成毒气笼罩,雾霾送病。我们那华厦大中国啊,哪辈子的祖宗拜错了庙门,使国家落在这帮强人盗贼的手里。让我们付出了一茬人又一荐人的代价,至今还在哭天喊地地挣扎。
   
   其实我们说的语言并不能阻止我们不用它,它没边没沿没挡头的,只要你想说就应有尽有。话不会拒绝人去说任何的话。人类把自已定义为“有理性的存在物”,就是说:“理”需在自己的心内先被证明,先获得通过,而后才能与他人去论究。“讲理”虽是人与人之间的事,但“伦理”所肯定的却是人的共同性质,即每一个人之能做为人,是以公理为条件的,自己对自已伦的就是公理。因为人的行为无不经了先予的谋划,设定了目的,及实现的方法,然后才付诸行动。因而“人是有理性的存在物”讲的是自身,而人与人之间的讲理只是自身是理性存在物的表现。所以“遵守公理”说的是自己对自己,即便公共联系中的道德其实也仍是自己对自己,只是是表现在公共领域里罢了。
   
   
   人用什么来谋划呢?答曰:用理。
   
   可见“人是有理性存在物”所肯定的首先是:理性是人的性质,性质是内在的。人是遵照着着理来实现生命的。人与人之间的讲理就是以“自己对自己的讲理”为条件。任何公共的场合,每个人都是主体,即用公理来对侍外在事态与互间交流。所以孔子才把自己对自己的讲公理看为“本”,而把对成功的争取理解为“末”。他认为内圣决定外王。我们的传统文化的最高概括就是内圣。“圣”这个词讲的是最纯粹,什么东西的最纯粹呢?当然是“是什么东西”就是什么东西的最纯粹。内圣讲的是人,当然就是人性的最纯粹。人是被理性所造成,所以其思考、谋划、设计都是理的直接运用。因而是赤裸裸的,是“人之生也直”。在公共的条件下就是以自己对自己那种赤裸裸,那种“人之生也直”来考究公理。只有这样所究的理才可能是最高有效性的。
   
   但共产主义是一种以功利为出发的文化,它求的是胜利或成功,不是普遍有效性的至善。所以它与“我的内修”没有丝毫关系,它完全从如何制服对手,占尽利益为出发。所以它的讲理不是以公理为始发的伦理,而是为战胜对手的强词夺理。如胡锦涛讲的,“朝鲜在发展上比较落后”,此句是基于人的存在离不开一定的物质,所以温饱是人的存在的最起码的条件,这就是根据了公理,是讲理。但他马上转折出“朝鲜在政治上坚持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正确的”,这就离开了公理,因他找不出“坚持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一种“必然”的规律来支持,而是他主观上的要求,就不是讲理,而是夺理。习近平在这方面比胡锦涛要疯狂的多:他说的“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普世价值”,就相当于别人是恶人,在图财害命,那他不就有了做恶人,干图财害命的勾当的理由了吗?他说“不能让他们舒服了”,要向他们“亮剑”等等,都不是讲理,而是仗势欺人。这就是因他们从下了生就被浸泡在以功利为出发的文化的毒酵母里,离开了对别人的制服他们就没形式出别的观念。
   
   那怕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这些人没有一点理由来折磨老百姓,特别江泽民之对法轮功人士施以的暴行,都到了与德国法西斯,日本“731”实验部队同等残忍的地步。但怎么说他折腾的还都是人,是有眼有耳又有口的主体,是能体验并能表达思想的,谁叫你脑子上有张嘴呢?谁叫你批评共产党呢?谁叫你去炼功来呢?你就自认倒霉吧!
   
   
   问题是,那朗朗的晴空无眼无耳更无嘴,它是完全的客体,没有那怕一丝一毫的主体性,既不攻击党和政府,也不会有任何反抗,既不要求宪政,也不向往普世价值。因而它是评价或判断政权功能与性质的最客观最公平的的标准,而且它既不属于西方势力,也不属于虚伪的资产阶级民主,既不是分裂势力,也不是敌对势力,既不是右派也不是左派,它比不结盟的瑞士还不结盟,他是比上帝还要公正一万倍的公正,它是一点偏心都没有的。是人类公认的标准!
   
   就连这受了委屈也不会吭声的晴朗朗的大气都沙尘万里,雾霾了一百多个城市,共产党你要不承认自己是恶霸、流氓、打手、土匪、黑社会,连老天爷都不能答应!中国的沙尘瀑加上雾霾千万里就是共产党党性的最中肯的评价!习近平你睡不着觉时也来啄啄磨,是不是这个理!
   
   
   黄河断流,长江汅染,华北干旱、地壳下沉,吃的用的都有毒,小女孩子来月经,楼倒房塌豆离渣,大桥建着建着就咔嚓,就连空气都弥浸着着牛鬼与蛇神,你岛共产党都脚底流浓,还说伟、光、正,你们怎么好意思开口呢?中国的沙尘瀑、雾霾天就是对共产党领导的最公正的评判!它又不会说话,又不会党结拉帮,也没有私心,它不至于是蛊惑吧?它不至于是培养魅力领袖吧?
   
   沙尘瀑、雾霾天说:共产党是狼,只有狼才能把萄败坏到这个样!
(2013/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