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孙宝强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谁是真正的黄世仁?
·強烈抗議中共暴行,請求世權組織介入調查處理
·你 來 了!---獻給郭飛雄和所有的政治犯
·一百和一百万
·中共的后文革时代 作者孙宝强
·一百和一百万 作者孙宝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西藏素有"世界屋脊"和"地球第三极"之称,它对中华大地、对亚洲都有无比重要的意义。那里有流经中国、东南亚和南亚多个国家的江河的河源,是东南亚和南亚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生态源。西藏也是长江、黄河、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的发源地,被称为亚洲的水塔。由于西藏高原的存在,才使得潮湿的空气可以入侵中国内陆这么深,为中华民族创造了很好的生存环境。

   

   

   中共占领西藏后,它在奴役和迫害西藏人民的同时,对西藏资源进行抢劫式的挖掘和毁灭性的开发。半个世纪过去了,“世界屋脊”和“地球第三极”的西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蹂躏,美丽的香格里拉成为永远的梦幻。

   

   一, 穷凶极恶挖掘资源,破坏高原生态

   西藏的冬虫夏草,雪莲花,藏红花等生物资源闻名世界。中共为了GDP的飙升,为了换取外汇,穷凶极恶地进行挖掘。每到春天,中共控制的学校停止上课,组织学生一窝蜂地去挖掘资源。几千年来,西藏高原的草地质量保养的很好,草长得紧密且根系发达,老鼠无法打洞当然也无法迅速繁殖。但在短短的半个世纪里,由于过度地挖掘发菜和冬虫夏草,西藏高原的地表遭到极大的破坏,草的根系被摧毁,地表被裸露,老鼠在地表上挖洞扎寨繁殖惊人。老鼠成灾,水土流失,草原退化,荒漠化蔓延,盐渍化日甚,湿地消失,冰川后退。

   中共还把优质的草地改造成农田,进一步造成水土流失,地表恶化。资料显示,近一百年全球年升温0.74摄氏度,而中国年升温高达1.1摄氏度。而西藏在中共占领的六十年间,平均气温升高了1.42摄氏度,是全球年升温的二倍!西藏高原气温升高,致使潮湿的气候难以频繁入侵内陆,对中国气候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最近,中国水资源最为丰富的西南地区如云南、贵州等地,降雨量持续减少,频繁地不断地出现百年大旱,这和西藏高原地表的破坏有这密不可分的关系。千言万语一句话,中共是制造气候劫难,制造百年大旱的魁首。

   

   二,毁灭性开发矿产资源,造成水资源的污染

   

   据藏人披露,中国黄金集团下属的华泰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的矿厂,建在甲玛乡的田地上。粗大的上水管与排水管皆从选矿厂延伸到拉萨河,也就是说,上水管抽取拉萨河水,排水管则把选矿厂的污水排入拉萨河,且已持续多年,极大地污染了拉萨的水源。《中外对话》曾在2011年的《西藏面临大规模矿产开采威胁》文章中写到,2010年进行对甲玛矿地下水质的研究发现,拉萨“河谷上部/中部地区地表水及河床重金属浓度的升高对当地环境……以及下游居民用水带来了相对严重的风险。气候变暖以及愈加频繁的开采行为所带来的环境改变有可能会增加这些重金属的迁徙。”

   中共不但污染城市水源,还把污染殃及到草原。从雪山上流经甲玛乡的河水叫甲玛雄曲,是当地农牧民唯一的用水河和家畜的饮用水。自从中共在甲码乡开采露天矿以及露天放置矿渣后,甲玛雄曲河水不但散发异味还翻滚泡沫,成了一条货真价实的毒河水。藏人喝了生病生癌,家畜喝了一命呜呼。村长把水送到拉萨市防疫站化验,结果被测出“主要有三种毒:铅过量,铜过量,还含有金。”‘含有金’这句话,意味着氰化物已经超标。千言万语一句话,中共是制造水污染的魁首,是杀人不见血的侩子手。

   

   三,水力大开发引起的毁灭性破坏

   

   2010年11月12日,西藏藏木水电站实现对雅鲁藏布江的截流。这个消息引起国际媒体的极大关注。藏木水电站是西藏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也是在雅鲁藏布江上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从此,九百六十万的土地上再也不存在一条没有被大坝阻断的大河流,自然河流在中国成为绝版绝唱。

   

   如今,控制在屠夫李鹏家族手里的华能、华电、大唐和国电公司,已完成对西藏水和电的瓜分。中共已制定了详细的水电开发规划,计划在西藏的雅鲁藏布江及其支流河段多雄藏布、夏布曲、拉萨河、尼洋河和帕隆等地建设大型水电站,总装机容量1.4亿千瓦,年发电量7250亿千瓦时,其发电量相当于九个三峡大坝。另外还计划在墨脱南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规模为三峡大坝的两倍。三峡大坝这个举世闻名的“癌症体”和“定时炸弹”,将在“世界屋脊”和“地球第三极”上上演。这是西藏的悲剧,这是中华的悲剧,这也是地球村的悲剧。

   

   鉴于中共“竭泽而渔”的反生态,反环保,反自然的行径,各国专家纷纷上书反对在在脆弱的西藏高原建造水电站,但中共的电力开发权掌握在李鹏的儿子灰孙子手里,丧心病狂的中共,绝不考虑‘拦河筑坝’给山河带来的危害,给世界带来的劫难。穷凶极恶的中共,绝不放弃嘴里的这块肥肉。穷兵黩武的‘大开发’,将开创开世纪性的大劫难。灾难,再一次降临到雪域高原。

   

   中共一贯的政策是“既做婊子又立牌坊”。“一手软一手硬”玩的炉火纯青;“边暴力边谎言”玩的得心应手。为了掩饰强盗行径屠夫暴行,中共罗织御用文人写歌谱曲,又罗织御用歌手粉墨登场。用谀言艳词来冲淡中共制造的血腥,用赞美颂词来掩饰中共的反人类暴行。

   

   闻名遐迩的《天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台的。“天路”的歌词是:“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像一片祥云飞过蓝天,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黄昏我站在高高的山岗,看那铁路修到我家乡。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为雪域高原送来安康。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各族儿女欢聚一堂。”

   注意,中共修造铁路不是为藏人送去安康,而是把赃物运回北京。庞大的输血管日夜兼程,源源不断地把西藏的物质资源运出去,为独裁输血,为专制充电,为维稳加能,为太子党牟利。一句话,为独裁暴政添砖加瓦。

   

   真实的歌词应该是: “清晨我站在枯黄的牧场,看到雪莲花不再绽放,一片乌云遮住太阳,百花凋零天昏地暗。晚上我站在浑浊的河边,听到雪水不再歌唱,一片乌云遮住月亮,百鸟封口风沙肆虐。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仰望着达兰萨拉的方向。尊敬的达赖何时回家,何时回到亲爱的故乡。西藏自治才是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香格里拉。青稞酒,酥油茶献给尊者,尊者把吉祥带进西藏。”

   中共为了掩盖真相,封锁真相,还搞了一首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西藏高原》。此歌风靡大江南北,流毒四溅,堪比当年的《东方红》。谀言艳词蒙蔽了无数个不明真相的汉人,为美化中共统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真实的《青藏高原》歌词应该是:“是谁带来雪域的灾难,是谁蹂躏千年的高原。难道说还有更恶的豺狼,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人神共怨。哦!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在流泪。呀拉索!这就是青藏高原。是谁日夜祈祷尊者,是谁仰望心中的偶像!难道还有别的赞美歌,这是藏民永远不会改变的信仰。

   

   哦!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在思念。呀啦索!这就是西藏高原。”

   

   藏人和汉人团结起来,对万恶之源的中共说:“NO”!

(2013/1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