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天很晚了,甚至可以看到星星在眨眼,老伴收了活爬上阁楼。她盛了半碗饭,滴了几点酱油开始吃饭。桌上有一只碗,碗里有十几颗黄豆。老伴用锅盖遮上去,想了想,又放进碗橱,关上橱门。这个家,奉行的是靠山吃山:卖菜时,以下脚菜皮为菜;卖酱油时,以缸底酱油为菜。

    吃完饭,老伴就着寄生窗纳鞋底。'吱啊啊'的声音很单调,但是她的心一点也不单调。线儿长针儿密,带着希望纳鞋底。眼光沿着针线走,与其说是悲啊不如说是喜。一针针,一线线,绣出一片新天地。新天地里,有一个爱着的男人,有一个追求的希望,足也!

    “今天我卖了四大缸。”老陈兴冲冲推开门。

    “吃饭吧。”老伴打开碗橱。

    “黄豆免了,有酱油泡饭足也。”“黄豆有营养,酱油没营养。”老伴坚持着。

    “酱油也是黄豆的后代,后代前代都有营养。”

    “你一定要吃。”老伴把黄豆伴进饭里。“咦!你的新棉袄呢?”

    “我送人了。”“送给李哥?”“送给乞丐--他又老又残。”

    “棉袄用了六两棉花七尺布,里子和领子还是娘家陪嫁的布。”老伴很生气。

    “你就当棉袄还穿在我身上嘛。”

    “明天下雪怎么办?要不,把我的小花袄穿里边……你怎么了?”老伴回过头,老陈倚在椅子上已经睡着了。

    '劈啪啪'的鞭炮响了,如柳枝爆芽,喜鹊报春。'吱',红红的高升点着,老陈一扬手臂,一声巨响,留下一地火树银花。

    “一个……二个……八个。还放?”老伴又递上一个高升。

    “放!抗战八年,我要放80个高升。”“一个高升要二个铜板呐。”“打败鬼子,这是最大的喜事。”“放吧!你高兴放多少就放多少。”“赶快买酒,今天要一醉方休。把李哥叫来,把山东妹子叫来,把邻居叫来,人越多越好,酒越多越好。”老陈手舞足蹈一派癫狂。

    “乒乓!乒乓!”一个接一个高升,震的云彩都颤抖了。

    太阳依恋着晚霞,暮色不由分说地涌上来,仁智里开始热闹了。引浆的引着炉子,走卒的买回蔬菜,当妈的抱着孩子,当二奶的完成了最后的摩登。烟飘了,勺响了,连猫狗也跟着叫起来。引浆的抱怨卖浆的艰难,走卒的感叹物价的膨胀,女人啧言世风日下,二奶唏嘘男人的花花肚肠。

    老伴踩着风火轮心如止水:板车和她不搭界,炉子和她不搭界,锅瓢和她不搭界,孩子和她不搭界。鸡飞狗跳也好,飞流短长也罢,这一切离她很远很远。

    “陈伯母还不收摊?”戴着金丝镜的王老师,夹着公文包走进弄堂。“学校已经放学。世面不稳,学生也读不进书。”

    “收摊喽!”小脚女一拐一拐地走来。“王老师,这仗要打到什么时候?”

    “乍暖还寒最难将息。”王老师沉重地说。“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我问你打仗,你扯什么眉头粉头的?”小脚女不耐烦地嚷着。“现在究竟谁和谁在打?”“共产党和国民党呗。”“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呢?”

    “千秋功罪,让老百姓来评说吧。”王老师一推眼镜。“这是我的法国老师说的。”

    “好好的法国不住,跑回来干吗?”小脚女抢白着。

    “老婆病了,我能不回来吗?”王老师蹙着眉。“糟糠之妻不可弃啊。”

    “酸是酸,总算是好货。”小脚女推着缝纫机就走。老伴的缝纫机,平时就寄放在前客堂。

    “王师母这二天好点吗?”老伴夹着二块招牌,跟在缝纫机后面。

    “有了起色。”“又要上课,又要照料病人,苦了你了。”

    “古人曰:富贵不能淫。再说我还没富贵呢。”王老师一推眼镜。

    “就是富贵也不许干坏事,不然砸碎你小腿。哈哈!”小脚女爽朗地笑着,三人走进13号后门。突然,一阵尖亢的哭,铺天盖地而来。

    “七嫂在哭。”老伴看着楼上。

    “整天吃香喝辣,嚎啥啊?”小脚女一撇嘴。

    “现在不是七嫂了。”二流子楼上冲下来。“她现在是七寡妇,她男人死了。”

    “胡说什么?”老伴摇着头。

    “黑心黑肺黑肚肠,囤布囤药囤粮食,可惜被金黄的炮弹击中。哈哈!”二流子狂笑着。

    “又一个家庭破碎了,孤儿寡母可怜啊。”王老师神色黯然。“打日本,这是全民抗战。可是内战,却是中国人和中国人的自相残杀。”

    “我们快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小脚女一拐一拐上了楼。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王老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桌上放着一排排饺子,如美女撅起的鼓唇,如汉子饱满的肌腱。炉火通红,窜着火苗,沸腾的水,顶着锅盖上下起舞。

    自从小脚女嫁给大脚丫后,仁智里就香飘四季。男人在码头上出大力,她在家里整面食。醋辣蒜姜轮番上阵,饺子馄饨每天变化。有钱时,楼上楼下清一色炸酱面;无钱时,碎苞米熬一大锅稀粥。一无所有不假,了无牵挂是真。穷是穷,穷夫妻是一对神仙伴侣。

    “干哥怎么还不回来?”小脚女用勺子敲着碗。

    “不到天黑,他不会回来。”老伴就着炉子纳鞋底。

    “你们二个过的是啥日子?不点灯,不炒菜,摸黑吃饭;不抽烟,不喝酒,光喝生水。”

    “横批是'如此生活'。”王老师摇头晃脑。“这是你们真实生活的写照。”

    “失礼了!”老陈笑吟吟走进来。

    “鄙人的肚皮,已经贴成一张皮了。”王老师一推眼镜。小脚女赶紧把饺子朝锅里推。“好香啊!”老陈嗅着鼻子。“这碗给王师母,这碗给七嫂,这碗端给老哥。”小脚女一边盛水饺一边嘱咐。

    “这水饺真好吃啊!”老陈大口吃着。

    “老妹问你一句话。你不吃不喝不置房子不留种,究竟为啥?”小脚女锅盖一扔双手叉腰。

    “等仗打完再说吧。”

    “房子可以等,肚子不能等。过了播种期,想播也播不上。看!我们的种已经在这了。”小脚女自豪地拍着肚子。“可你的种呢?”

    “快了!”老陈朝老伴一挤眼。

    “谢谢你们的饺子。”七嫂一身素服站在门外。“我不进来,裁缝钱给陈师母。”

    “楼上楼下要啥钱?”老陈把钱推过去。

    “不行!做孝衣的钱一定要给。”七嫂坚持着。

    “我来做裁判。”王老师站起来。“迪格钞票么哈呼。”

    “合伙?这是裁缝钱为什么要合伙?”七嫂急了。

    “我说的哈呼是英文单词,也就是1/2的意思。”

    “假文酸醋。”小脚女夺过钱抽出二张,剩下的钱推给七嫂。“你真要还,等你儿子长大后还吧。”

    “你们全是好人啊。”七嫂感动地说。

    天上的飞机一天比一天多,隆隆的炮声一天比一天近,小道消息一天比一天密集。“这仗究竟要打到啥时?”小脚女把炉子拎到门口。

    “有事可以坐下来协商,中国人打中国人算什么本事?”王老师痛心疾首。

    “不得了了!苏州河里飘着许多尸体,有个大肚子女人也氽在水上,二个奶子涨成一对猪奶子。”二流子大笑着。

    “不要脸的东西!”小脚女骂着。

    “自己搂着男人快活,就不许我想女人?”

    “二流子,国难当头休得胡言乱语。”王老师很生气。

    “听说五角场死的人更多,尸体都发臭了。”老陈一脸忧心忡忡。“苏州河旁的邮政大楼成了碉堡群,子弹嗖嗖大炮况况。”

    “子弹杀的是中国人,大炮轰的也是中国人。”王老师皱着眉。“国家和国家都能谈判,中国人为什么一定要置中国人于死地?”

    “打的猛打的好,打的天翻地覆更加妙。”二流子开心地说。

    “打日本人是天理,中国人打中国人算啥本事?”山东汉愤怒地说。

    “好日子就要来到了。”二流子兴奋中带着神秘,神秘中带着激动。“共产党分田分地分银子分娘子,这娘子可是个好东西。”

    “花痴!”小脚女骂着。“男人想女人,天经地义。”二流子理直气壮地说。

    “男人要靠劳动娶女人。女人不是牲口,怎么有分配一说?”王老师气愤地说。

    “反正我就等着分女人。”二流子吹着口哨抖着腿。“共产党马上要来了。”

    “共产党来了也没你好日子过--昨天你把你妈打得好一塌糊涂,儿子打妈灭绝人性。”

    “谁让她不给我钱?”二流子说。“你聋了还是瞎了?你残了还是废了?你十个手指烂了吗?”小脚女愤怒地说。

    “我不残不废,不聋不瞎--我就等共产党给我分钱分粮分房分娘子。”二流子兴奋地舔着嘴唇。“不信走着瞧。”

    “真有这事?”七嫂惊讶地问。

    “没这好事,老百姓凭什么跟着共产党打老蒋?”二流子更得意了。

    “我的钱我的地凭什么让你们分?天下哪有这等荒唐事?”老陈大笑。

    “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二流子胸有成竹。“不信问山东汉。”

    “怎么说?”众人异口同声地问。

    “……共产党打到山东,父亲来信说家里分到一亩地,十吊钱。”

    “这么说是真的?”众人大惊。

    “打土豪分田地,分了田地分娘子,分了娘子睡娘子。”二流子的眼,无所顾忌地停在七嫂胸脯上。

    “真不要脸。”

    “脸是什么?不就一张皮。”二流子一翻白眼。

    “古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王老师恳切地说。

    “咚咚锵!打土豪分田地,分浮产分娘子。咚咚锵!分了娘子进洞房,进了洞房抱上床,脱光衣裳我就上……”二流子正唱着,头上飞来一发炮弹。他一个倒吃屎朝门里扑去。众人急忙涌进了13号后门。

    老陈关上门,掏出一条金项链。昏暗的屋子顿时亮堂。“盛世置地,乱世置黄金。这个局势吃不准啊。”

    “我们走还是留?”老伴急切地问。

    “山东汉让我去台湾,他说老家的地主都毙了。可李弟不让我走。”

    “只有李哥,哪来李弟?”“李弟是李哥的表弟,就是厂里的搬运工。”

    “他不是好鸟。不但好吃懒做,一双眼睛整天贼溜溜转。“老伴摇着头。”他的话不能听。

    “走也难来留也难-这厂子是我多年的心血。你明天跟我去厂子,能整理的先整理,能打包的先打包,我们要一颗红心,二种准备。”

    “陈老伯在家吗?”接着一个人影闪进来。

    “……原来是李弟。快坐,不然和天花板碰头了。”老陈话没说完,李弟捂住头叫起来。

    “对不起啊!”

    “你只是对不起自己。咋住这样的狗窝?”李弟环视四周。

    “你咋这样说话?我们是人不是狗。”老伴生气地转过身。

    “我这人就是嘴臭。来!我们喝一盅。”李弟从怀里掏出一瓶酒,又掏出几包卤菜。

    “我不会喝酒。”老陈冷淡地说。

    “你是说,你这辈子没喝过酒?”

    “只有唯一的一次:庆祝抗战胜利。”

    “那次值的庆祝,今天不值得庆祝?告诉你,你快成为社会栋梁民族精英了。”

    “封这么多头衔给我?”老陈笑了。

    “不是我封的,是共产党封的。”

    “我连共产党长的怎么样都不知道,他咋就封我?”

    “国民党已经崩溃,共产党马上进城。”李弟一擂桌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