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孙宝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2013年11月22日,中石化在山东青岛的输油管线发生大爆炸,官方称此事故造成55人遇难。‘55’这个数字,这只是官方统计的数字。据死难者家属透露,死亡人数早已达到三位数。

   

   数字,数字,天朝的数字和天朝的方码字一样,成了任人阉割的太监,成了维稳的对象,成了防扩散材料,成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天朝的数字和方码字的存在的意义,就是不断地佐证和提升‘伟光正’的平方数和立方数。最近,‘伟光正’正组织御用班子,为有‘特色’的数字和方码字,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文化遗产’。

   

   爆炸案发生后,《青岛日报》欲说还休,欲言又止,羞答答琵琶半遮面,低调报导犹如一棵含羞草。

   

   爆炸后,‘伟光正’疏散不力抢救不利,连最起码的‘善后’都没做好。就在死者死不瞑目,家属痛不欲生,就在伤者哀嚎呻吟,家属伤心欲绝之际,《青岛早报》这个通房丫鬟,突然又变成外交部发言人,一扫羞涩铿锵发声,一扫低沉亢奋发音。24号,《青岛日报》竟登出《官兵做饭 百姓喊香》、《住安置点 如家温暖》、《最佳医护 最好救治》等新闻,又上演了一幕‘爆炸当焰火,灾情当政绩,丧事当喜事’的腥臭闹剧。11月26日,《青岛日报》又在头版头条刊文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走访受难群众安置点的新闻--‘伟光正’微服下江南,老百姓争相口碑传,市民们语不成声数度哽咽,王振华更是语无伦次激动万分:“不是党和政府,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老百姓非常感激党和政府的关怀。”此情此景,大有“天災難避死何訴,主席喚,總理呼,黨疼國愛,聲聲入廢墟。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世界级丑剧的再版。

   

   就在死者死不瞑目,家属痛不欲生,就在伤者哀嚎呻吟,家属伤心欲绝之际,《青岛早报》刊发这样卑鄙无耻的文章,这是对死者的蔑视,这是对伤者的嘲笑,这是对良知的挑衅,这是对平安的诅咒。《青岛日报》这样的媒体,戏子不如--戏子还有生旦净丑,还有说噱逗唱;《青岛日报》这样的媒体,婊子不如--婊子出卖的仅仅是身子,而它出卖的却是鲜活的灵魂。《青岛日报》这条政府豢养的狗,在巨大的灾难前,除了向主子献媚淫笑摇尾乞怜外,焉有一丝一毫的人味?

   

   就在《青岛日报》吠吠扬扬之际,传来了脱维亚总理瓦尔蒂斯·托姆布洛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与其内阁宣布辞职的新闻。由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一栋建筑物发生倒塌而导致54人身亡。脱维亚总理瓦尔蒂斯·托姆布洛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与其内阁宣布对里加的建筑物倒塌事件承担“政治责任”。

   

   一白一黑,一碳一冰,一清一浊,一正一邪,就在众人惊诧于同一件事故引发截然不同的结果时,更让人惊诧的事发生了。青岛市委书记,这个除了在镁光灯下作秀而不作为的狗官,终于出来部署工作了。他工作之首就是组织一批五毛,手起刀落地删除网上对他不利的帖子;然后再组织一批五毛,为他歌功颂德涂脂抹粉。爆炸后,狗官不是向受难者道歉,谢罪,下跪,辞职,相反却发出猖狂的叫嚣:“对谣言惑众不法分子要落地查人”!

   

   果然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只是分贝再大,吼声再大,也就是‘伟光正’的一杂耍。一个甲子的杂耍,越耍越不灵,越耍越失败,越耍越臭气熏天。现在已经达到‘杂耍过街世界喊打’的地步。

   

   从编造老百姓的‘感激涕零’到图穷匕首见的‘落地查人’,再次说明‘伟光正’的一息尚存困兽犹斗。它再气壮如牛也是气息奄奄;它再凶狠蛮横也是回光返照。从编造‘感激涕零’到发出‘落地查人’的叫嚣,证实了‘伟光正’的黔驴技穷!

   

   继青岛大爆炸后,温州,西安,天津等地相继发生爆炸。现在,伟光正不要说贴上‘多难兴邦’的镀银标签,就是贴上‘幸福之邦’的镀金标签,恐怕也挽救不了它濒临灭亡的命运。

(2013/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