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最后的大疯狂]
苏明张健评论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大疯狂

整个人类的历史,就是追求自由的历史,这是人类的自然属性所致。也就是说,作为任何一位个体的人,在追求自由精神、自主意识和创造幸福生活上,是不能被否认的、被打压和被限制的。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够彻底否定人类社会的发展是有所谓的必然规律的谬论,于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也就不能成其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了。因为人,必须享有做人的权利,所以国家的政治制度就必须是宪政民主的政治运作。

   

   连续十多年的所谓强大、盛世、辉煌的强力宣传,对本人是丝毫不起作用的。一党专政、以党代国、以党代法、以党代民的政治制度,就是个极权的政治。这种制度下的人民,其实是精神和意志的受虐者、政治囚犯、被剥夺压榨的奴隶、以及极权体制为了生存的受害人和牺牲品。当人的自然属性被摧残到了这个地步上的时候,却非要说国家强盛、经济腾飞、人民幸福的话,是连鬼都不相信的。奴隶从来不幸福;一个一无所有的自由人,却是可以创造幸福生活的。

   

   其实这些都是简单的道理,共党们也未必一点都不知道。但是为了兽性贪婪的物欲,就一定要把说实话的人划归到国际国内的反华敌对势力上去,可笑之处就在这里。敢于说实话的人,反对和敌视的是共党的极权政治。共党们却躲到了中华的背后,以“华”代“共”,用“华”去做挡箭牌。在强大的虎皮的掩盖下,不过就是个鼠胆而已。

   

   美国的国务卿克林顿女士在2011年就说过,“二十年后,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因为它的富人和官员都在向外转移资产。”就是在共党开十八大前和十八大召开期间,有报道说,仅北京一地,就有340多名赃官外逃,共卷走人民币近三千亿。今年的一月份,共党的中国银行又说,仅2012年的11和12两个月,又有236亿美元的资金外逃掉了。

   

   一间国际的金融机构的调查报告指出,仅2011年一年,从中国大陆外逃的资金是六千多亿美元,这笔钱折合人民币是四万亿,相当于当年GDP的20%。作为自由人的创造力那是无限的,可是奴隶的创造力则是极其有限的。有限的财富,被共党们无限的贪欲卷逃走了,那么中国人等来的,不是贫困又是什么呢?

   

   携款外逃的无非是两种人:一是共党的赃官们,二是富人们。共党们知道自己作恶太多,被清算那是迟早的事情,外逃是唯一能够得到苟延残喘的机会。而富人们也不傻,都知道自己的财富是来路不正,富得没道理,见不得阳光。再加上共党从来反对私有制。既然人权可以随意的被虐待,那么私人财产也就更无保障了。尤其民间日益高涨的仇富心理,处于这个夹层中的富人们就更是急于逃离中国了,以求自保。

   

   三十多年前,中国大陆是个既贫穷又落后的国家,所幸的是还没有人把全民的资产转移到外国去。三十多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或许取得了有限的成就,但是转移全民资产却从细无声变成疾风暴雨一般。中国大陆还有什么呢?如此猖獗的抢劫卷逃,千疮百孔的经济还能支持多久?

   

   共党央行发出了2012年中国大陆印刷出了12.26万亿的新钞票,投放市场,占世界新增货币总量的46.7%。世界把中国大陆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印钞机。美国新增货款4.76万亿,占全球新增货币总量的18.1%;欧元区新增了3.34万亿,占了12.7%;日本新增了1.48万亿,占了5.6%。中国大陆的钞票增发量,远远超过了希腊、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等等这些个重债国。

   

   现在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了两个数字:一是中国大陆的国债总数,截止到2012年底是90多万亿;二是中国大陆印刷钞票的总量,截止到2012年底是106.68万亿。这两个数字就足以说明,这后三十年共党们贪腐的疯狂了。国际透明组织发表的《2012清廉印象指数》的报告中,中国大陆是被排在了第80位上,比2011年的第75位又下降了五位。

   

   习近平在1月22日说:“反腐败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这番话是挺好听的。但是大同小异的话胡、温们也喊叫了十年。腐败的恶化,正是发生在胡、温的十年里。已经进入了膏肓的腐败,即使是马克思再生,也是无能为力的了。体制烂透了,制度烂透了,可是习近平还是满怀着“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那就只能是继续腐败下去了,直到被国民们推翻为止。

   

   回想十年前,胡锦涛上台伊始,就提出了向朝鲜和古巴学习,想把中国的社会拉回到毛泽东的僵化的老路上去。折腾了十年,显然是失败了,于是告诫习近平不要倒退到僵化的老路上去,但是也不能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习近平也很听话,十八大以后的所有的讲话中都表明了一点,那就是共党专政的格局绝不能做半点的变动。

   

   在道路、制度、理论都自信的情形之下,习近平也就不能被叫做改革派了。至于习、李两个人还能干些什么的话,其实也确实什么也干不了了。面对着经济的崩溃、枯竭的资源、生态的破坏、污染的空气、水和土壤、庞大的贫穷和失业的人口、腾飞的物价、巨大的冤民团体等等等等,都不是这两个人能应付的了的,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反腐败。可腐败绝对不仅仅是发生在基层或者是中层,腐败的根源是在共党的最高层,也就是习近平所说的老虎们。

   

   共党的内部是团伙林立,关系错综复杂,且又根深蒂固。每一个团伙的头子或后台,都是一只或者是几只老虎。无论哪只老虎,都是这两个人惹不起的。更何况自身也不干净,抓在别人手里的把柄也不会少。习近平上台至今三个月了,所谓的反腐败,也不过是打了几只苍蝇和几只臭虫、蛆虫而已。对于五千个在瑞士银行拥有私人账户的老虎,他是不敢去碰的。那么反腐败,也就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了。

   

   既然党禁不能开放,那么报禁也就是绝对不能开放了。2012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的评比当中,对179个国家进行了评比,中国大陆被排位在第173位上,倒数第六位。中华民国的台湾排在了第47位上,香港排在第58位上,就连缅甸都排在了第151位上。一个国家,人民没有言论的自由,人民又没有知情权,于是这个国家的各个领域的形势,就一定是一派大好,蒸蒸日上,世界领先。

   

   列宁、斯大林就是这么做的,毛、邓、江、胡们也是这么做的,古巴的卡斯特罗兄弟是这么做的,朝鲜的金家爷孙们也是这么做的,习近平同样也要这么做。这种制度下的形势越是被宣传的大好,国家内部的各种矛盾就越是日益的激烈、尖锐,当权者就越是不敢面对事实,酝酿在民间的压抑和反抗的情绪就越是蓄势待发。

   

   这就好比“稳定压倒一切”这句话被喊叫了二十多年。其实就是社会不稳定,所以才要去稳定。可是二十多年的暴力维稳,不但社会没有稳定,反而是更不稳定了,这就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无论怎样去为共党撑腰唱赞歌,都无法把2012年的近二十万起民众抗暴维权的事件,美化成民众载歌载舞,表示对共党的拥护和热爱。

   

   自从进入了本世纪,中国大陆就走向了贫穷。这个结论,就是根据这十多年来,共党们变换着口吻大肆宣传经济成就而得出来的:什么迅猛、腾飞、一枝独秀、举世震惊、盛世强大、辉煌、老三老二的。古人说是:“盛明之下,其实难附”。共党们从来不提的就是国债、地方债务和人均负债率,也不提几乎以年均十万亿的数量在印刷着新钞票,更不提农业的破产、工业的破产、商业的名声狼藉,尤其不能提的是本世纪的头十年,共党赃官们总共卷逃了2.74万亿美元存入了外国的银行。

   

   共党曾经信誓旦旦,要在上个世纪末实现的四个现代化和让人民过上小康的日子的许诺:四个现代化显然就像建设共产天堂一样泡汤了;至于小康的日子,十八大上又作为目标提了出来,还要再过上十年才能过上小康。这就如同朝鲜的金日成,在半个世纪前提出的要让朝鲜人民吃米饭、喝肉汤的日子;而半个世纪以后,同样的目标又被金正日提了出来。至于金正恩能否实现祖父两代人的这个目标,也就不再会有人感兴趣了。

   

   但是在说法上,金家的目标比小康的目标显得更实际一些。吃饭喝汤,与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一样,目标明确。小康是什么呢?小康的标准是什么?什么样的日子才算是小康?是米饭加肉汤、还是土豆烧牛肉?既然国民生产总值用了GDP去代替,那么为什么不去用人均年收入代替含糊不清的小康呢?共党们从来是不惜造假的急功近利,但是却要求老百姓们必须耐心的等待。

   

   一个小康的日子,就让全国百姓们等了十几年。然后就消声灭迹了十多年,又再次的提出来还要人民再等上十年。一个人的一生中,有几个三十多年?在这后三十多年里,人民在盼望着、等待着;可是共党们却不等,他们都捞足了、富翁了、卷逃了。再过三十年,不知又有多少万亿美元的全民资产被共党们卷逃跑了。在继续加大新钞票的印刷量的前提之下,人民的收入或许会增加一倍、五倍、甚至十倍,但物价的增长,恐怕会是几十倍不止。难道这就是小康吗?!

   

   前不久,一群捂毛专家们论证出,或者在2018年,或者是2022年,或者是2026年,中国大陆的经济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足以在这三个时间里超越美国当老大。对于如此振奋的消息,民间的反应却是出奇的冷淡。共党似乎是明白了这种宣传已经不起作用了,于是又指使了一群五毛们大肆吹嘘,共党又发明了什么样的新式武器,而且是每一种武器都足以把美国打得稀里哗啦。

   

   这就令人大惑不解了。既然要赶超美国,那就是因为美国强大,堪为中国的榜样和楷模,那就向他去学习,取他的长补我们的短,逐步的向他看齐。为什么又时时刻刻的总想打人家一顿呢?甚至还要毁灭掉人家。美国没有对不起中国的地方。这种对美国的仇视心理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连共党的亲属们也大多数在美国,赃官们卷逃的钱相当大的部分也是存入了美国的银行。美国人崇尚的是法制、民主、人权、自由的价值观,并且是始终不渝的向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全世界人民推行着这种价值理念,并且支持着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自由的努力。这就与共党的极权统治发生了冲突。所以仇视美国,喊打喊杀的是共党,目的是为了残喘共党政权。

   

   美国帮助过中国,中国人对美国是有好感的。中国人的灾难是从共党1949年进城开始的。这场共祸的灾难一直持续到现在,而且是越来越深重。灾难所能带来的那就是贫穷。通常来讲,贫穷并不会带来灾难,因为贫穷本身不是灾难;再贫穷的人,也可以凭借着自由、自主的想象力和意愿,去创造财富和幸福。

   

   可怕的是由于人祸所造成的灾难,不但造成了贫穷,还造成了国家的动荡乃至暴乱。这种灾难越深重,国家就越贫穷,民怨民愤就越大,驱除人祸的变革就越是临近。天灾是不可抗拒的,但是人祸的灾难,终将是要被人民铲除掉的。每一个人都是生产力,都能创造出财富。自由人所创造出来的财富,除去付出所应尽的义务以外,余下来的是全归于自己去支配;可奴隶们所创造出的财富,全被奴隶主抢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