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蛇年不是好年头]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蛇年不是好年头

习近平最近提出要废除劳动教养的制度,被一些人称赞为是共党司法体制的重大改革,本人却不这么认为。劳动教养与劳动改造都属于法外之法,是不必经过司法的法官判决,而是由执法的警察们去判决。在一国的政体中,立法、行政和司法这三个权力是相互独立、相互监督的。唯有在共党的体制下,共党独揽了全部的权力。所以共党的警察们的职责也就不仅仅是执法,连带着司法。于是中国大陆的社会,也就无法无天了。

   

   在正常的国家里,执法的警察可以起诉任何他们认为是违法了法律的人,但却无权判定被起诉人的罪行和刑期。至于被起诉人是否有罪,那是要由法官去判断的。唯有在共党极权体制里,立法、司法和执法的人都必须要为共党尽忠效力。于是,为国立法,为正义司法,为社会执法的人,就都成为了共党豢养的鹰犬,控制着全体的国民们。所以这种体制下的国家就是警察国家的说法,就是因此而来的。被起诉的人在刑法条款以外,被判劳教、劳改。

   

   且无论劳改或劳教,都是把劳动作为一种惩罚,这是对人类劳动的歪曲和污蔑。劳动是人创造生活的本能,劳动是光荣的,游手好闲的懒汉们是被人看不起的。是人创造了各种各样的工作,所以工作的性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无论是劳心或者是劳力,只要勤劳,就能过上体面的日子。

   

   古人从来没有把劳动看做是惩罚,更是把务农看作是国之根本。唯有农村出身的共党们篡政之后,把农民们看作是二等公民,把各种各样的工作,划分出高低贵贱。唯有当政者们是高贵的,养尊处优、整人、贪腐,但却从来不务正业。对于不符合它们意愿的民众,动辄下放劳动,发配农村或者是监督劳动,美其名曰:劳动改造。再不然就是拘禁起来,强制劳动,把这叫做是劳动教养。

   

   现在习近平要废除这个制度,废除这个违背天理人情的制度,只能说是解除了国民们身上的一道枷锁,但是距离法制或者是共党依法治国,仍然有十万八千里之遥。更何况从来共党是说归说,做归做,说一套做一套。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已经成为了中国人对共党的共识。但是,仍然有些人希望习近平能够说到就做到。

   

   而本人是不抱任何希望的。习近平上台三个月了。在他一系列的讲话中,始终表示出一党专政是绝对不能动摇的原则。他又要求军队、警察们必须服从共党的指示、指挥,其实就是服从习近平的指挥,应该效忠的也是习近平。中国大陆的纳税人们所供养的军队和警察,却不是效忠于国家和人民,反而成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死对头。这既不是什么改革、也提不到开明。

   

   军队警察不能国家化,共党不能开放党禁和报禁,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都属于是对这个残破的体制的小修小补。或许有人喜欢把这称作是政治体制的改革,但却改变不了共党极权的性质。有识之士们所要求的,则是彻底的变革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国家和人民绝对不能让共党这种团伙都给代表掉了,必须要出现一个全民普选出来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国民的尊严、权力和自由才会得到保障。

   

   习近平反腐败,看起来也是风声大雨点小。这也难怪,整个体制烂透了。所谓的老虎、苍蝇一起打,其实那些老虎们的屁股是摸不得的。但是既然上了台,总要做做样子,于是他要他的女儿停止在美国的学业,回到中国大陆去继续就学。此一举动究竟是真是假尚不清楚,但是已被五毛、帮闲们炒作的沸沸扬扬了。

   

   自古至今,立志求学的人,都不惜离家百里千里地去访求明师,以求学问的大进,立身成仁。唯有共党一直是卖国投靠苏联,向苏联派去了大量的留学生。在那之前和之后,一大群从欧美国家毕业出来准备报效祖国的人才,就成了共党眼里的另类。不是右派、就是反革命,再不然就是特务嫌疑分子。

   

   和苏联闹翻以后,看起来是向朝鲜派出了大量的留学生,这也是从七名政治局常委中有两个人是毕业于金日成大学推测出来的。二十多年前,是曾经留苏的人出来当了中国大陆的政,现在是曾经留学朝鲜的人出来当了中国大陆的政。

   

   极权国家当然就要向极权国家互派留学生。于是经过了相互洗脑后的留学生们回国以后,所效忠的就是本国的极权政权,绝对不是报效国家和人民。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推动国家于社会的进步和科技创造、以及经济发展的。所以才要提出改革开放这个口号,目的是要引进欧美国家先进的技术和经济的管理经验,于是才有官方派出了赴欧美国家的留学生们,以及一大批自费赴欧美国家的留学生们。

   

   欧美国家之所以强大、先进、文明,就是因为他们的教育着重在人文主义的科学基础上,注重的是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思考、自由精神和自由创造,于是培养出了大批的杰出的科学家,这是极权国家想要但却永远得不到的。一个事实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三十年来,凡是在西方国家学有所成的中国人,基本上都留在了西方的国家里,亲身体验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政治制度的人,当然就不难做出自己终身的选择。

   

   习近平要坚持的是共党专政,他女儿学习的是人本和做人的价值,理应学成回国,在中国大陆推行普世的价值理念,促成民主法治。既然要被召回,接受共党的洗脑,那又何必当初去美国留学呢?如此看来,其实是习近平反腐败无力,于是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出此下策,以博得个以身作则的榜样的目的。

   

   如果这是在五、六十年代的话,或许还有些影响力。但是在今天共党既丧失了全部的合法性,又丧失了全部的公信力,统治能力低下、微弱,民愤日益激昂的情况下,终断女儿在美国的学业,只能被当作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愚蠢的笑话。这既与加强共党的领导无关,又与苟延共党政权无益,更是起不到对共党腐败体制和贪官们的榜样作用。

   

   对于任何一个社会和民间的组织来说,他们的领路人不仅具有良知的义务,同时也是社会道德的楷模。一个政治组织或者是一个政党的领头人或党魁,就更应该具备政治领袖的风范,集思广益、认清大局、顺应民意,富民强国。仅仅是坐上了大位,却无治国的方略,这种皇帝不是傀儡就是昏君。

   

   共党无道却又期盼着盛世,借用了龙虎之年,期盼着龙腾虎跃的盛世;借用牛年,期盼着股市是牛气冲天。可怕的是经济崩溃,但经济崩溃还是崩溃了。盛世的泡沫破裂了,股市崩盘了。债台高筑,也只有靠印刷新钞票才勉强维持着。

   

   2月4日立春;2月10日大年初一。无论从哪个日子计算,都已经是进入了蛇年了。虽然把蛇年说成是金蛇狂舞,其实不如说是群魔乱舞。大年的初二,朝鲜金正恩政权就宣布要进行第三次核试验。一个人世间的魔鬼政权要搞大规模的杀伤武器,目的当然是对着人类的和平和文明进步而来的。

   

   说句实话,蛇的形象并不好,给人的印象就是偷偷摸摸、阴险毒辣、致死人命。在古书中,记载着上古年代,两个走路的人见面,第一句的问候话就是,“没有遇到蛇吗?”当对方回答说没有的时候,两个人都会哈哈大笑,庆幸旅途的平安。因此一句流传了久远的告诫人们的话,至今仍是人们的座右铭。这句话就是,“见蛇不打,三分罪。”

   

   当一个人阴毒损坏,一贯害人,也被人们以毒如蛇蝎、狠如狼去形容这个人。在佛家、天主教、基督教等等的教义当中,也都把蛇比作是邪恶的化身。试想当群蛇乱舞的时候,即便都是黄金的蛇,也只能说明世道不太平,贪婪奸诈之徒,正在疯狂的迫害着人类社会的秩序,败坏着人类的道德和良知的底线,毁灭着人类天生就具有的价值。

   

   我们告别了上个世纪不过才十多年,但是回想上个世纪的混乱,我们不得不承认那是个人类灾难、人权灾难深重的世纪。野心的法西斯主义者们发动了两次的世界大战;当正义战胜了非正义的时候,邪恶的共产主义者们窃取了胜利的果实,实行了比法西斯主义更邪恶的共产极权主义统治。

   

   三次的饿死千万、百万民众的大饥荒都发生在共产国家;以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名义,对国民们的肃反、清洗,超过了亿万生命的含冤逝去,也是发生在共产国家。值得注意的是,法西斯主义者们彻底垮台了,两次世界大战发起国的人民是痛定思痛,不但走上了法治民主之路,而且还成为了反对共产极权的坚定力量。

   

   四十多年后,东方的反人性的共产阵营就垮台了,原共产极权国家也跨入了法治民主的世界阵营,使得世界上60%以上的国家成为了民主自由的国家。残存的中国大陆上的共党,勾结流氓政权的独裁者们、专制者们,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制造地区性、或者角落里的战争和人权的灾难。

   

   即便就是非民主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也看清了共党的蛇蝎之心和不良的企图,纷纷采取了抵制和疏远的做法,甚至拒绝共党的投资合作,从而加入了民主国家的经贸组织。共党当政六十多年,可是在这个有着一百九十多个国家的世界里,却没有一个朋友;在残存的几个共党政权里,也找不到一个支持者,这一点从共党在国内的处境也可以证实。

   

   同是六十多年,共党对中国大陆的各个社会阶层、各个民族、各个行业的团体、各个民间的组织、各个信仰的团体,除去整肃、镇压,就是监禁、屠杀。朋友是没有的,除去用钱收买几个犬儒、五毛、帮闲、篾片以外,面对的就是日益激昂尖锐的民愤。当有人敢于向公众宣称自己是政府的公务员的时候,就立即遭到了几百几千民众的围攻和咒骂,也就说明了共党实在是连一个支持者都没有的。这种政权的合法性在哪里?存在的价值又在哪里呢?

   

   朝鲜实验核武器,国际社会有证据显示,中国大陆和伊朗是技术和物质的支持者。但是金家的祖孙三代,却从来没有把共党当过朋友。在向世界耍流氓的同时,也向共党耍流氓。那是因为六十多年来,共党始终在国际社会上耍流氓。就以钓鱼岛为例,1945年日本战败,中华民国政府收回了所有日本占领的主权。1952年是周恩来双手把钓鱼岛主权让给了日本。给了出去的东西又想要回来,出尔反尔,这不是耍流氓又是什么呢?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南海。共党出卖了40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和领海,中国人知道,唯有五毛、帮闲们不知道;中国人已经国已不国了,中国人痛心,五毛们却起哄。共党们似乎是得到了支持,一再派出海监船去钓鱼岛海域附近宣誓那七平方公里的小岛是属于中国的。五毛们不过是奉命起哄,至于是否有民族感那就又当别论了。

   

   世界的经济在衰退中,又恰值中国的蛇年,共党利用钓鱼岛在转移民众对经济崩溃的注意力。而金正恩是有了核武器的本钱,会在地区和世界上发动新的一轮的耍流氓的行动。伊朗政权也不甘示弱,宁可遭受更严厉的制裁也要搞核武器。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是仍在负隅顽抗。如此的群蛇乱舞,显然不是世界和平的吉兆。所幸的是,人类社会走到了今天,普世的价值深入人心,这几条蛇不过是流氓小丑。

   

   小到做为一个家庭,大到作为一个国家,并不需要什么强大或者什么辉煌,所求的不过就是政通人和、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就是一个家庭或者是一个国家的硬实力。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忠厚传家,诗书继世也就是软实力。对国家来说,那就是保障人权和自由,实行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