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共党当政64年,无时无刻不在宣传着中国人民幸福了,甚至派出记者到大街小巷,拦截行人,问他们幸福不?极权的政权似乎特别在意幸福与否的问题。其实,我们应当反问当政者是否幸福?

   频繁地宣传和提醒人民幸福,证明了当政者们实在是不幸福。甚至不幸福得整天提心吊胆,随时准备外逃。对于人民来讲,作为人的权利和自由被扼杀,私有财产不被承认,甚至连人身安全和生命都得不到保障,更提不到做人的尊严了。

   在这种情形下,即便人人都是百万富翁,可以尽情地消费和挥霍,实际上人民也不幸福。失去了精神和心灵的自由追求,失去了自由的意志,失去了独立的人格和思考,哪怕再富有,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更何况大陆上的中国人,至今连温饱都得不到,又何谈幸福?

   2012年,共党统计局调查,贫穷人口每天的生活费用不足3.98元人民币。一年的生活费用是1,196元。当这个调查结果报告给李克强后,李克强说:“若是这样计算,中国的穷人有4千万。”这似乎又是共党的丰功伟绩。16亿人口,4千万穷人,比率不过才2.5%。

   但是,有识之士说,如果按照上个世纪,联合国规定的一美元的贫困标准的话,那么,现在中国大陆的穷人至少有1.5亿人,占人口比率的10%。如果按照本世纪前几年的1.5美元的贫困标准来计算的话,穷人的总数有6亿,占人口比率的40%。

   在本世纪初,共党向联合国报出的最低收入是人均2美元。几年后,又告诉联合国说,中国人的最低人均日收入是5美元。有心人按照这个标准计算,得出中国大陆贫困人口总数是10亿,占人口比率的62.5%。

   穷人的数字如此庞大,可物价却是一路地突飞猛涨。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大陆贫困人口的数字在日日增长之中。共党说话从来不能自圆其说。在2005年,共党就曾报出过,最贫穷的人年均收入是1,190元,最贫穷的人口仅得2,300万。一年后的2006年又说,最贫穷的人口的年均收入已提高到了1,930元,最贫穷的总数已减少到2,000万。

   从2012年统计局的调查上看,七、八年间,贫困人口的收入并没有提高,而且贫困人口的数字不减反增。这就是本人从来不相信共党的话的原因。据说习近平的月工资是1万元,等于年收入12万。相对于年收入1,196元的低收入,其实差距是100倍。

   毛泽东给自己定的月工资是600元,又凭什么胡温习李们把月工资提高到1万元?比毛泽东高出了16倍。如果是因为适合物价的暴涨的话,倒不如不改革了。

   蒋经国当总统的期间,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折腾,而是润物细无声地把人均年收入从482美元,提高到5,829美元。整整提高了12倍。而且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之间的差距仅仅是4.8倍。

   本人仍然清楚地记得,在今年3月份的所谓两会后,共党的喉舌们一会儿报出,全国人年均收入是5,000多美元,一会儿又报出的是7,500美元。比较10亿最低收入人口,一些人或许找到了自我优越的感觉。但是,从同文同种的贫困同胞中,寻求飘飘然的自我满足的人,我们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是人性缺少的表现。

   有独立调查人士发表文章说,中国大陆平均每天有1万人失去自己的家园,原因是各地的共党们在扒房圈地,为的是自己发财和创造GDP。于是每年就制造出几百万的贫困人口和冤民们。估计没有一个失去家园的人会认为自己是幸福的。

   11月25日,河北省的新闻中报导,保定市政府向每家每户收取100块钱的空气污染费。收费的方法是绑在冬季取暖费中一起收。空气污染是共党造成的,可是共党却不去治理污染。人们呼吸着污染的空气,还要交污染费。这就等于是在说,污染是人民造成的。

   向人民征收污染费,其实是对人民的惩罚。每家100块钱收走了,但共党是不会用这笔钱治理污染的。这仅仅是共党们敛财致富的一个手段而已。花钱呼吸污染空气的保定人民,应该不会感到幸福。

   几个月前,四川全省从上到下的各级政府,都成立了做中国梦领导小组。生活在如此现实中的中国人,在梦境中也不太可能梦出幸福的。上海的一位律师,在今年早些时候的维权活动中,打出了一幅横幅,上面写着:“每天有183个人饿死”。

   今年的1月份,共党喉舌央视报道说,全国的共党干部们,每年仅是从餐桌上浪费掉的食物,就足够两亿人口吃一年的。共党宣传强大辉煌,已经好几年了。抢得满盘满钵且又挥霍浪费的是共党,人民仍在受穷,甚至饿死。

   埃及的穆巴拉克家族,有530亿美元。没有人认为埃及强大,埃及人民幸福。同样,利比亚的卡扎菲家族有380亿美元,伊拉克的萨达姆有160亿美元,朝鲜的金家有40亿美元存在瑞士银行。没有人认为这些都是强大的国家,人民的生活是幸福的。

   1989年在罗马利亚被处决的党老板齐奥塞斯库夫妇,也在外国银行存了4亿美元。比较起来,共党们的老大哥,苏共的成员们相对反倒清廉一些。

   毛泽东是魔头,可是它又想当神。神是不要钱的。在全国一片赤贫的情形下,它的四本书和一本语录的稿费,为它搜刮到8,000万块钱。显然,在贪污和抢劫民财上,毛泽东远不如它的徒子徒孙们。

   大陆上的中国人苦,苦就苦在被共党盘剥、抢劫了一辈子。到老来还要延长后领养老金的年龄。社科院的调查显示,今年的养老金的缺口是18.3万亿元。那么明年这个缺口会不会小一些呢?肯定不会。因为共党有贪腐的特色。所以这个缺口只会一年比一年大,直到社保基金完全被共党们掏空为止。

   共党们英明、正确,且又日理万机了64年,却没有给人民设立哪怕只有一项的国家福利。人民自己买的社保,还被共党贪污了。共党的中纪委公布,95%以上的贪官都有二奶奶,那不足5%的贪官估计是酒色过度,都患有阳萎。至于共党体制究竟有多少贪官,中纪委是不敢调查、更不敢说的。一个无官不贪的体制,难道纪委的干部们会是清白的?

   正当本人写着这篇文章的时候,又传来了一个中国人不幸的消息。11月30日,10名湖北省的含冤上访的冤民们,由于绝望,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集体自杀。其中两个人割腕,八个人服毒。一个人送医院抢救,生死不明。

   在中国漫长的皇权专制的年代里,含冤的草民还有告御状的最后的路。可是,到京城的大理寺衙门前,敲响那面惊堂鼓。身为二品的大理寺卿就会立即升堂。都知道清朝政府腐败,在浙江发生的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冤案,就是由大理寺给伸冤昭雪的。最后朝廷下旨,把浙江全省的大小240多位官员全部免职。

   由此看来,共党的极权比皇权专制要恶劣不知多少倍。皇帝要保政权,要皇权永固,共党也要保政权。一会说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一会又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仅仅在这后30多年间,大陆上的冤民人数由不足2万人,迅猛增长到令举世震惊的1.5亿人。

   一国人口的十分之一,成为了告状无门的冤民,最后绝望到了要集体自杀,以表示对共党这个无人性政权的最终的抗议和憎恨。难道国人同胞会因此而感到幸福?自豪?骄傲?难道仍然认为马、列、毛、邓、江、胡、习的共党英明、正确?

   这十位集体自杀的同胞们,死在了距离习李办公室不过一公里远的天安门。习李们不可能不知道,可他们却是什么也没有做。浸淫在共党的这潭罪恶的污泥浊水中的时间太久了,即便是一只刚出生的洁白羔羊,也已经换上了一副蛇蝎的心肠。这一笔笔的血债难道可以不还吗?

   近日,国内有媒体报导说,中纪委监察部发表了对三中全会的解读文章。文章中说,要推行对新提任的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从业、财产、出国等有关事项的公开制度的试点,建立健全对国家工作人员的配偶、子女、和移民国外的管理制度。

   本人对这段话的解读是:老虎、苍蝇不打了,今后只是对新提拔的干部进行监管。由于这些都是小干部,且又入帮时间短。一旦发现问题,可以随时惩处。既可以多少缓和一点民愤,又不牵扯到党内的众多的小帮派团伙的势力和利益。有了这群替罪羊,党内的各帮伙就可以握手言欢,各保自己的利益。

   既要保利益,那就要保党。至于能否达成这个共识,就很难说了。党内谁也不敢说出来的共识是:这个党已经完了,保不住了。所以捞足了的早就跑了。没捞足的在拼命地捞,同时也在做着跑的准备。至于要誓死保党,时刻准备为共产主义牺牲的人,都是神经病患者。由一群神经病患者保着党,继续统治着16亿人民,那么这是个什么样的幸福,也就可想而知了。

   杨佳先生手刃6个警察,又伤了另外的4个;邓玉娇小姐手刃一个赃官,又伤了另外的一个。他们为什么被民间称赞为英雄?乱世、末世,原本就是英雄辈出的时候。共党已经把中国人一步一步地逼到了民不畏死的地步上了,那么,还能有什么阻挡全民大革命、全民大起义的到来呢?

   想想天安门前全民反思觉醒的那一刻,天安门前血迹斑斑的大镇压和大屠杀,天安门前的爆炸,天安门前的集体自杀...... 600年的天安门见证了三次的改朝换代,看到了中国人为争取自由的觉醒,看到了中国人终于以宪政、民主和科学做为国统的奠定,更是见证了中国人十四年抗战打跑了日本人的全过程。

   天安门应该是中国的标志,是民族的象徵。但也经历了这60多年的耻辱,见证了民主共和沦为共党的匪区,见证了狂徒不想做人妄想当神的罪恶。更是600年来第一次看到了要民主、要自由、反贪污的中国人,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地被打死在天安门前的全过程。

   尘霾笼罩的天安门即将看到日出的时刻。中国人不是孬种。民族的精神不死。中国人站起来的那一天就在眼前。主浮沉的永远是人民,而不是政权。

   

    12-04-2013 完稿

(2013/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