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人类在地球上出现的历史究竟有多长,至今仍然是个有待探讨和研究的课题。但是,在三、四十年前,从非洲发现的两具人类骨骼的化石上得知,人类出现的历史有3,500万年了。

   历史是如此的漫长,可是人类的文明和进步,却只有短短的几千年。究其原因,进步和文明的出现,恰恰就是在人类的私有和私有观念产生的那一刻起而发生的。私有和私有观念的发生,激发了人们的自由精神、自主意识和创造幸福生活的巨大动力。所以我们说,共党喊叫的大公无私,其实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而共党自己又并没有率先为国民们做出大公无私的典范。

   前三十年,共党们个个是多吃多占,贪图小便宜,并且要享受特权;继而发展到这后三十年的公开贪腐和抢劫民财,激发起了民怨民愤。共党却说这是他们在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这就逼迫得中国人不得不去了解和考虑接受普世价值和理念了。

   说实话,民主的政治制度并不好。早在七十年前,英国的丘吉尔对民主的评价,说仅仅是最不坏的制度。本人不学无术,对民主的理解极浮浅。但所崇尚的是,在民主的制度下,是你活,我也活;而绝不是你死我活。

   共党当政不过64年,相对于人类历史来说,仅仅是眨眼的一瞬间而已。所以反思共党64年的一切所作所为,实在不算是个难事。于是也就明白了,在共党这种极权制度下,所表现出来的是:我活,你必须死;我好,你必须不好;你不死,我就不放心。再不然就是:大家都不好,是因为我必须好;大家都死了,是因为我必须活着。

   朝鲜的金正恩枪毙了二号人物张成泽,就是个明显的例子。中国人不难回忆起毛泽东害死了刘少奇和林彪,也是同样的原因。团伙内部尚且如此,那么这种团伙对待国民百姓就更是如此了。

   据说张成泽是亲中共的。他的被枪毙,中共也恐慌了。虽说你死我活的理念是共同的,但金正恩究竟打算干什么,中共也摸不清楚。这种政权内部的黑暗和丑陋是令人无法想象的。狂妄、虚荣、和个人的贪欲,不但是无限的,而且是随意的。所以做出的事,通常是无法理喻的。

   习近平上台,给他老爸办了个100周年,又宣布要给毛泽东办个120周年。近日有消息说,这个120周年取消了。至于为什么,没有解释。给人的印象是,似乎社稷、江山、人民的存在,都是为了当权者一个人的,任由他随便摆布、耍弄和为所欲为。他们喜欢把自己置身在聚光灯下出风头,巴望得到满堂的喝彩。只是由于演艺的拙劣,和长期不知耻地霸占着聚光灯,反而引起观众的反感,甚至扔烂西红柿和臭鸡蛋。

   在不是法治的国度里,当政者抓权、揽权的行为,所反映出来的恰恰是当政者并没有实际上的权力。习近平上了头把交椅,斗败了的胡锦涛可怜地全身而退。于是有人认为习近平一下子就掌握了党、政、军三个大权,实在好生了得,必将扫荡腥膻,救国于累卵,解民于倒悬。

   其实危机也正在这里。三权集一身和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究竟哪个坏,哪个最不坏?古人说,“两害相权,取其轻。”吃够了一个人独揽大权的苦头的中国人,当然知道孰轻孰重了。难道16、7亿的中国人中,仅出了习近平这么一个圣贤?但是即便是圣人,也要“吾日三省吾身”,更是认为“三人行,必有吾师焉。”

   总结习近平一年多的所有的讲话内容,无非依旧是党英明的一言堂的洗脑。权力抓得越多,就越是并不掌握权力;越是日理万机,就越是反应出他一头栽进了庄子所说的“无不为”,其实就是无为的小圈子里。

   至于为什么黄帝、尧舜,能够“垂衣裳而天下治”的道理,共党们是不懂的,或者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即便是极个别的或许听说过,也绝对不敢去垂衣裳。因为身处匪窝中,周遭充斥着众多的要权、要利、不要命的团伙。于是垂衣裳的人也就身家性命不保了。

   官场未必险恶,可共党的官场确实是刀光剑影,杀机四伏乃至血流成河。习近平未必不知道这些。去年,已被内定为接班人的习近平,究竟是什么原因,在十八大前消失了两个星期。究竟又是什么原因,声称不做末代皇帝的他,又英勇地接手了胡温留下的这个烂摊子。而他的保党的英勇,引来的是却是民间的声声的爆炸。

   可是,党内众多的利益团伙们的反应,估计应该比民间的反应更激烈更尖锐。它们为的是争捞最后一桶金,然后外逃。民间的爆炸声反应的是国民们的绝望。习上台一年多了,中国人的人权被虐待得更甚。

   一个又说好话、又干坏事的国家元首,面对中国大陆现状,不但毫无作为,反而号召国民们做梦,把一国之国运和一国民众之民生都寄托在虚无飘渺的梦上。这又和妄想把天堂建设在人间有什么不同呢?

   古人说,“人神殊途”,“人鬼殊途”。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去生活。欧洲人早在五、六百年前就懂得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天堂、世俗不可同日而语的道理。

   习近平在一年多来大谈马列邓江胡们的所谓理论,但绝口不提共产天堂。可是在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深陷金融、经济和社会的三大危机中时,却又发明不出个理论去解释这三大危机是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经之路,更是拿不出个主意去收拾这个每况愈下的危急局面。

   在医学领域,有个睡眠疗法,据说可以治不少种病;但同时又认为,做梦影响睡眠的质量。所以,习近平做梦的号召既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更不是个好兆头。

   去年,美国《纽约时报》的记者,经过调查揭露了温家宝家族贪污了27亿美元。温家宝大怒,又是严正声明,又要和《纽约时报》对簿公堂。一番短暂的表演过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捞足了实惠的温家宝,乐呵呵地去做富豪了。

   但共党的怒气未消。怒的不是温家宝的贪腐,而是针对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共二十多名美国记者们,决定不再给他们留在大陆采访的工作签证了。法治国家是不能容忍这一做法的。于是美国副总统和国务卿,都就此一事发表看法,并且宣布,如果共党坚持这样做,那么美国政府也将以同样的做法,对待在美国的中国大陆记者。

   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上,习近平发下旨意,继续发给这二十多位美国记者的签证。仅从这一件小事上,就使人感到习近平的思维不正常。打老虎是他喊出来的;美国记者帮他发现了老虎,可是他又不打,反而要轰走美国记者。美国政要一说话,他又让美国记者们留下了。这只能叫做无事生非。

   联想到一个月前,习近平无端地在东海划了个防空识别区。第三天和第四天,美国、日本和南韩的战机就从识别区中飞过,共党竟然毫无做为。早知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所以,我们也不能说习近平是只说不做事,他无事生非地莫名其妙的事业也做了两件。但是,也仅此而已。

   12月20日的一则报道说,中国大陆的第二次钱荒又爆发了。连续几天的股市延迟收盘,各银行之间的拆借利率再次攀升。为了应付银行日常业务的现金周转量,这种拆借利率几乎一天一升高。如此看起来,所谓的三十年的发展和改革的成就,实在是很有限的。三十年间,年年国家财政是赤字,支出年年加大。可投资又收不回盈利。只要是搞基础建设,投入的资金就被牢牢地套死。

   十几年来,共党完全依靠着印钞票在维持着运作。一旦感觉到了增发货币质量的后患,竟然能导致全面的崩溃,但已经晚了。停止印刷钞票,政府就无钱运作。少印刷的后果是国有银行都要花高息去借贷。

   经济是个庞然大物。学习它、研究它尚且不及,稍不小心,经济的规律就立时给你一个迎头痛击。共党玩惯了的是流氓政治,毫无原则、立场、人性和公正可言,所以才可以翻手云覆手雨的任意胡为。于是才把政治学的这门社会科学,玩弄成了共党独家特色的流氓极权政治。

   胡锦涛曾喊叫,要一手抓硬实力,一手抓软实力。咋一听上去,输得精光的共党,竟然还有两个实力可以叫板。但是仔细分析一下,共党赖以生存的经济已然破产崩溃了。这个所谓的硬实力,已成为了子虚乌有;那么,软实力想必就是共党贪婪性的价值观了。可惜的是这种无人性的价值观,早已成为了人类的公敌。

   共党花大钱在国际社会办了几百所孔子学院,打算利用孔圣人在国际社会为共党的存在换来合法性。所谓的孔子学院,其实不过是中文的识字班,而教授的是被共党篡改了的简化字。简化字的出现是共党破坏中华文化的罪状之一。在剔除了精神和文化底蕴的识字班里,也就难怪学生们只是会包饺子和扭大秧歌了。所以说,输光了全部家当的共党,捐馆之日既在目前,但正寝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2013年即将成为历史。计算了一下,本人搞评论已有七年之久了。一介草民,舔为如此,不过是为结束一党极权,建立民主中国大陆略尽绵帛之力,其中谬误之处不在少数。深盼各位同仁和先进们不吝珠玉,批评指正,更望来年共同努力。

   推翻共党不是目的。搬开这块绊脚石后,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政治制度,该是我们每一位中国人需要思考的当务之急了。在恭祝各位圣诞快乐和新年愉快的同时,更为我们的祖国祝愿,在新的一年中,涤荡共祸的一切污泥浊水,再建新中国。

   谢谢大家。

   

    2013-12-23 完稿

(2013/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