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苏明张健评论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2012年的12月21日,据说是世界的末日,是玛雅人在五千多年前预测出来的。在各国的历史上都有过预言家,一些宗教也发出警告性的预言,相信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一旦做出这种危言耸听的预言,就难免使人无法相信了。相信预言的人并没有触犯法律,宣传预言的人更不是罪犯。

   美国拍出了《二零一二年》的电影,风靡全球,没有人因此而获罪。共党却在中国大陆逮捕了五百多名预言的相信者。如果说共党无法,共党一定不爱听,还要振振有词的给于回驳,再发表一大堆严正的声明。

   可是如果说共党有法,却又拿不出相信预言就是犯罪的条款。没有法律依据也可以抓人,共党说这叫做依法治国。依的又是什么法呢?共党们会理直气壮说,依的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法;是加强党的领导的法;是不退回到僵化的老路的法;是不改旗易帜邪路的法,其实所依的就是共党的家法私刑。

   这种法既不是习惯法,也不是传统法。既不是流氓团伙的帮规,也不是山寨土匪的法。土匪绑票收到了赎金就放人,共党则不然,收到了赎金就撕票。虽说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中国有共党,但是只有在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最恶。

   俄罗斯总统普京是苏共克格勃出身,操纵宪法和大选,把俄罗斯的民主政治拉向了大倒退,与普世价值越走越远。但是他没有忘记他是俄罗斯民族中的一员,在对自己民族同胞们的民生上,他为自己的同胞们制定了七十多项优厚的国家福利。

    12月20日,世界各主要电视台都报道了普京的讲话。在这篇讲话中,普京措词严厉地提出:“今后将严禁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人收养俄罗斯孤儿和儿童。” 显然这将成为一项法律。这句向全世界说出的话,反映出了俄罗斯民族的责任感和民族的自强精神。一个俄罗斯的婴儿、幼儿,无论处于多么糟糕的境地,俄罗斯政府都将责无旁贷地抚养和照顾这些婴儿们。由外国、外族人领养俄罗斯的婴幼儿,是俄罗斯民族和俄罗斯政府的耻辱。

   反观中国大陆,所谓的开放政策,包括号召外国人领养中国人的弃婴。本来是人道主义的关怀,由于共党体制的全面贪腐所致,变质为外国人来领养弃婴的夫妇,要花上几千美元的领养费,把人道关怀变成了婴幼儿的买卖。

   据调查,仅2009年一年,共党在弃婴领养上的收益为七亿人民币。华夏民族的婴幼儿要由外国外族人来领养,这已经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了。共党是不懂得廉耻的,还要以此来收益。共党煽动民族主义狂热,高喊五千年文化,然而在中国过去的历史中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实在是搞不明白,出售婴儿与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或者是与习近平的民族复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是打算因此而反映出强大辉煌,还是为了十年后的小康生活打下经济基础呢?女婴被抛弃,这是违背天伦,愧对列祖列宗的大逆不道,是共党一胎化政策逼出来的。出卖女婴是共党政府的行为。共党为自己做下了民族仇、家族恨,却又到处去逼着民众说幸福。幸与不幸自有公论。当然也有一些刚吃了没几天饱饭便猖狂的人,拳打脚踢的到处去喊叫自豪、骄傲。

   玛雅人聪明,能够计算到五千多年后的2012年12月21日。世界没有毁灭,并不能称其为一个谜。一个尚未揭开的真正的迷,反而是玛雅人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科学的昌明至今不过才三百多年,自豪骄傲的人究竟对这个地球了解多少?

   中国人有三千多年的文字的历史,但是文章的标点符号却是外国人发明的。从那以后,中国的教书先生们就不必去教学生们句读了。乐观的人说,从2012年12月22日开始,人类进入了新纪元,一个万象更新的新时代。在这个除旧迎新、新旧交替之际,对于喜欢到处求福求寿的人来说也是一个祈福的好机会。

   俗话说,“行善积德,才有福报”,就是说,先要付出才有结果。古人说:“有心为善不奖,无心罪恶不罚。” 看来为了行善而行善,是被民族文化和传统所不齿的。对于中国人来说,最大的善行就是推翻共党这个政权,解民於倒悬。当今世界上的大恶,就是共党极权政权和独裁专制的政权。人人去行大善、除大恶、积大德,实现世界大同的福果,应该是新时代的当务之急。

   恰在此时,中国大陆一千多名仁人志士们,发表了一份联合公报,要求共党中央委员们首先申报个人和家族资产。这个要求既正当又正确。可是,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既然高喊反腐,就不要停留在口号上,从最上层做起,然后一步一步地到最低层,最后看看还能有几个是清廉的。再者,共党与国民之间没有沟通的管道。共党说的自下而上的情形从来没有出现过,所以冤民的数量才聚集到了三、四千万之多。既然反腐的号召是来自最高层,那就从最高层的反腐开始。

   翻开共党的历史,共党腐败开始于1927年的湖南痞子运动。共党腐败第一人,就是毛泽东。毛死后官倒贪污开始于共党的高层,继之于腐败,从上到下形成了整个体制的全面腐败。腐败已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但是既然提出了反腐败,那么从最高层开刀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至于可行不可行,那就只好又当别论了。

   近日有报道说,今年的前十一个月,仅北京市一地就有350多个共党赃官卷款外逃,而卷走的赃款数量高达三千亿人民币。以北京市人口两千万计算,人均一万五千块钱被赃官们卷走了,共党贪腐的胃口之大不能不使人们震惊。

   12月18日社科院发表的“中国养老金2012年发展报告”中说,2010年,中国大陆的养老金缺口为679亿元人民币;到了2011年,这个缺口就增加到767个亿。中国大陆现在的六十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16%,以十六亿人口计算,老龄人口占两亿五千万左右。辛苦工作了一辈子的人们,到了老来却领不到养老金。可是三百多赃官却一下子卷走了养老金缺口的四倍的钱,说明了共党的贪腐的欲望已是无人性已极了。

   这两天有消息说,共党正在调查江泽民当政时期的一笔1.2万亿元的款项不知去向。这是一笔占到了GDP5%的巨款,当然是有去向的。早在维基解密披露共党中央和国务院的人在瑞士银行的五千个私人账户之前,就有消息说,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20亿美元的存款,使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大吃一惊。

   但是不到十年的时间,中国人已经变成是见怪不怪了。就连铁道部的一个局长都在外国银行存了20多亿美元,那么部长、总理、总书记们也就可想而知了。温家宝家族资产有27亿美元,有人说这是栽赃,有人说是夸大了。可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置身于腐败的泥潭之中而青云直上,又如何向公众证明他自己是清白的呢?只有自身清白的人,才有权利去反腐败。

   与其追查1.2万亿的去向,不如现在中央委员们自保家产。令人不解的是1.2万亿去向不明。当时的总理是朱镕基,应该清楚,后来接任的温家宝也应该清楚。前后两个总理在交接工作时候,对这1.2万亿的巨款也必须有个交代和说明。如此的一笔巨款去向不明,朱镕基是无法卸任的,温家宝也不敢接这个任。

   一个是轻松的卸任,一个是勇敢的接任,这桌面下的交易又是什么呢?所谓的去向不明的说法,其实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去向是很清楚,都进入了共党干部们的腰包。近日瑞士的德语报纸《每日汇报》上登出了一篇题为“两万七千亿美元的黑钱流出了中国”的文章。

   文章中说,“美国的金融机构“GFI” 调查发现,从2001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约150个开发中国家,非法逃离的黑钱接近6万亿美元。这笔钱分别流入了包括瑞士在内的所谓避税天堂和发达国家。其中以中国大陆27,400亿美元的黑钱居全球之冠。而排名第二的是墨西哥,外逃的黑钱总数是中国大陆的五分之一。”

   专家们警告说,“无论哪个国家都无法承受如此大量的失血,中国大陆的经济是颗已经启动了的定时炸弹。”文章中还提醒发达国家说,“要更专注于打击洗钱和秘密银行账户及逃税。”据估计,“外流的黑钱是通过对外援助的方式流出来的,通常每一美元的对外援助,实际上却有十美元流出了境外。”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了解两个事实:一,是共党们卷逃的钱的数量,到2010年已是27,400亿美元,相当于20万亿人民币。这笔黑钱又相当于2010年,全年国民总产值3.5万亿美元的80%。

   2011年和2012年,共党们又卷走了多少钱,我们现在还无法知道。2001年和2002年,那是江泽民和朱镕基当政;后来的八年是胡锦涛和温家宝当政。这四个人是要对那十年间外逃的27,400亿美元负责任的。

   二,是我们终于可以明白一点,那就是贫穷落后的中国大陆,为什么总是慷慨的对外国投资,对外国援助,还大方的借钱给外国,买外国的股票,原来是可以趁机外逃出十倍的钱。全民创造的财富就这样消失了,而暴富了的共党们正在安然的学习领会十八大精神。

   香港的《争鸣》杂志十二月刊的消息说,共党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国务院召开的各部委负责人学习十八大精神的会议上说,“目前的阻力、困扰大家都看到了,就是来自上面。上面大会小会讲改革,讲思想解放,讲不改革会窒息。一无具体的政策,二无明确的规则,三无清晰的指引,叫金融系统怎么搞?在科学发展时代,什么都以摸着石头过河做政策指导,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周小川在分组会上又发言说,“我要负责任讲出事实:住房早在六年前已经出现了问题,没有人正视,都跟着总调子说假话,编假数字。今天住房的泡沫已经形成了。我的观点是早日曝破比迟曝破要少付出政治、经济、社会代价。如果任由口号式的稳定压倒一切,而掩盖真实情况,历史是不会宽恕的,。最终付出的代价,极可能是国家难以承受的。”

   “对于决策方面的错误及后果不反思、不检查、不公布、不总结,将房市的泡沫,巨额的坏账、呆账,及赴外投资的巨额亏损留给了下一任。地方党政为了虚假的政绩,欠下了巨额的债务,根本难以偿还,却照样带病晋升,进入了最高领导层。”

   这番话是从一个即将失势的共党高官的嘴里说出来的,可相信度应该是很大的。一个即将得势或正在风头上的共党官员,是永远不会说实话的。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社会,是由一伙搞虚假数字和掠夺全民财富的共党们在领导着。

   所以对于什么腾飞、迅猛、盛世、辉煌、老二之类的说法,绝大多数人是抱持着冷漠和根本不相信的态度的。本人就是其中的一个。理由有两点:一,是极权统治下的国民们没有自由。而没有自由的人民是创造不出包括经济在内的科学、艺术和文学的进步和成就的。

   二,是无论人民多么能够吃苦和勤劳,所创造出的有限的财富是经受不住政权的贪腐、挥霍和浪费的。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才造成了近二十多年世界上的共产极权和专制独裁政权纷纷的垮台。这些政权的受益者们,从来不打算放弃既得利益,从来是千方百计的要保卫政权。人民就只能革命、起义去推翻它。统治者们的下场都是很凄惨的,毕竟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