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苏明张健评论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大陆是个贪腐大国;是个资金外逃最多的大国;是国债最多、货币最不值钱、通胀率最高的大国;更是个假、冒、伪、劣、毒货品充斥和豆腐渣工程遍地的大国;还是一个最无诚信、最不守承诺、最不讲道德的共党极权统治下的大国。令人无法相信的是,这样的一个乱象横生的国家,居然崛起了,既盛世又辉煌。举世是在观察着,但是并不是震惊,而是怀疑这个崛起是从何谈起的。

   

   共党篡政当政后,却不安心于此,把国家折腾的乌烟瘴气,整死了亿万条无辜的生命,又把国家经济搞破产了。共党说这就是革命,号召全世界都来革命,同时还输出共党的这种革命,于是引起了周边国家的暴力、动乱、死人如麻。出口革命显然是失败了,还引起了一些国家人民的排华情绪和警惕。

   

   孔夫子说,“三十而立”。共党的前三十年,不但没有立德、立言、立行的立起来,反而还打出了改革的旗号以自救。这后三十多年不敢出口革命了,代之以出口假、冒、伪、劣、毒产品。普世共识这一个价值理念,共党却反其道,到处出口宣扬极权统治的合法性。

   

   既然要争取合法性,就要拿出极权政权的政绩。共党实在是乏善可陈,于是只好是造假谎报。但是造假谎报,骗骗在信息严密封锁下的中国人或许还可以骗得一时,可是想要骗世界就难上加难了。既然崛起、盛世、辉煌说出去了,那就是定了调了。共党永远伟大,不能改口,可是认同这个说法的人又实在是寥寥无几。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说法,显然已经过时了。现时的中国人为了点蝇头小利和窝角之名,而自愿出卖灵魂人格的人并不少。于是就勇敢的抬起了崛起的轿子,吹响了盛世辉煌的喇叭。帮闲这个行当似乎是出现在宋代,篾片这个行当是出现在明清的时期。

   

   共党时期或许是由于崛起的需要,使得宋明清时期的帮闲篾片习性的崛起,从而衍生出了五毛这个行当。反正都是为了吃饭,倒也不必多加评论。然而究竟是否崛起了?才是问题的关键。党说崛起了,中国人民不相信是完全情有可原的。因为党内高层们也不相信,而且还揭穿了崛起的谎言。

   

   2012年12月31日,广州日报的记者采访了被共党称为是诗人外交家的李肇星。当记者提到中国大陆是老二,已经崛起了的时候。李肇星是否认崛起的说法,并且给出了三组数字去说明。第一组数字是人均GDP。在2011年中国大陆在世界上的排名是第94位,而2010年在世界上排名是第110位。

   

   第二组数字是人均的寿命。中国大陆人均寿命是74.8岁,世界上最高的人均寿命是88.5岁,日本是82岁,中国大陆的人口寿命在世界上排名是第83位上。第三组数字是说大学的入学率。中国大陆的大学入学率为26.2%,这个比率在世界排名是第40多位上。

   

   李肇星是根据共党报出的数据得出的这三组数字。不可否认的是,其中的水分相当大。值得参考的是,即便是注了水的数字,在世界排名榜中也还是排名很低的。但是在汽车燃油价格的负担上,中国大陆的排名却是很高,排在了全球第四位上。可是,由于燃油价格不断的上涨而形成的负担,却是崛起的负面的数字。

   

   另一组使崛起、辉煌的狂热者们失望的数字是新钞票的发行量。2000年新钞票发行量占当年GDP的135%。到了2007年,这个比率就上升到了173%;到了2012年底,新钞票的发行量是一百万亿元。这个数字,使中国大陆排名世界第一。印刷的新钞票越多,钱就越不值钱,由此而引发了通胀率和物价飞涨就是其结果。

   

   仍以燃油的价格来做说明。2009年的时候,石油每桶的国际价格是140多美元;中国大陆的93号燃油,售价为每升五块六毛钱,。到了2012年,国际石油降到了每桶80多美元的时候,中国大陆93号燃油的价格反而上涨到了每升七块六毛钱。物价是一味的直线的上涨,而不回落,显然这就不是崛起和辉煌的象征。

   

   早在1988年,全国人大就提出了官员财产公式---------立法的动议。到了199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将财产收入申报法,正式列入了五年立法的规划。然而至今十八年过去了,共党干部们的家产仍然是党国的最高机密。

   

   但是,为了响应党中央反腐败的大号召,共党最高法院和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办理行贿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规定了从2013年的1月1日起实行,凡是行贿一万元以上的就要追究刑事责任了。干部们受贿那是政府的腐败,老百姓们不得不行贿那是迫不得已。受贿的人没事,行贿的人反而有罪。这种颠倒是非、毫无道理可言的法律,恐怕是在未开化的生番部落里都不曾实行过的。

   

   新年伊始,《北京日报》上发表了喉舌们的文章。其中一篇文章中说,“现在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世界公民,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凡事崇洋媚外,动辄是挟洋自重,甚至是卖身求荣,干一些数典忘祖寡言嫌耻的勾当。”

   

   从这篇文章的内容上去看,习近平虽说是个新的党老板,但是共党的习性依旧。喉舌机构和喉舌们的手法、口吻显然是几十年不变的陈旧老套。对中国人仍然是恶狠狠的辱骂,不顾死活的往里整和凶残的屠杀和镇压。什么是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就是人的价值,是每一个人生而具有的价值,不存在迷恋与否。是个人在他的一生中就会体现出他的价值。

   

   写这篇文章的喉舌们显然是不懂这一点的。另外无论是世界公民还是中国公民,都是社会人。人们不能忘记的是,自己首先是个自然人。每一个自然人,天生就具有他的自然的属性,那就是自由的精神、自主的意识、和创造幸福生活的动力和能力。当他成为了社会人以后,他的辛勤付出和创造,不仅仅使国家和人民受益,更是为了世界和人类在做贡献。

   

   这就是人的价值,是人类的价值,所以称为是普世的价值。这一点,这些喉舌们显然是更不懂。既然不懂却又有胆去辱骂人的价值,因此而招来的网上的一片狂批乱骂之声,也只能是咎由自取了。网民们的狂批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矛头指向的是共党这个政权。公务员们的素质如此低下,所反映出的就是这个政权、这个体制的整体素质的低下。

   

   六十多年的种种事实,清楚地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那就是共党极权制度只能造成政治暴乱、动乱、经济崩溃和成堆的社会问题。纵观世界发达国家,又清楚地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那就是民主的制度可以使政治清明、经济发达和社会祥和,一切共党制度造成的和解决不了的问题,民主的制度都可以解决掉。

   

   共党中央的秘密会议上已经承认了,2012年全年,中国大陆爆发了二十万起民间抗暴维权的事件,并且还承认这种事件的爆发率将每年以20%的比例在增长中。2012年的12月,美国发表了一份题为世界趋势2030的报告,其中提到随着人均GDP的增长,中国五年后或将迎来民主化临界点。消息是喜人的,但不具备令人信服的说服力。没有一个理论证实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增长了以后,国民们就自然而然的摆脱掉了极权、专制、独裁的统治,而进入了民主的政体。

   

   有文章介绍说,这个观点与较早前的一份学术研究报告的观点是相吻合的,这份学术研究报告的题目是“为何中国会民主化”?作者是共党体制内的一位副教授和澳门大学的一位助理教授合作的。

   

   两位作者研究出的结果是:当一国的人均GDP达到了1.2万,或者是1.7万美元的时候,才会导致该国进入民主。这个结论的证据是以八十年代末,四个进入民主化国家的例子,:当时韩国的GDP是12,221美元,台湾是14,584美元,苏联是16,976美元,匈牙利是11,257美元。于是这四个国家就都民主化了。

   

   然后以这一点来推算,中国大陆的民主应当是在2017年或2020年之间。因为两位作者又推算出2017年中国大陆的人均GDP会是1.2万美元,到了2020年的人均GDP会是1.7万美元。根据前面四个国家的例子,当然中国大陆也就民主了。如果到时候还不能民主的话,那就是中产阶层没有尽到推动民主的作用。至于中国大陆为什么会在2017和2020年人均GDP会达到1.2万和1.7万美元呢?

   

   两位作者是根据2010年中国大陆人均GDP是7,553美元,和2011年的8,387美元,从而推算出了2012年,那就应该是9,146美元;2013年那就是9,983美元;2014年就是10,953美元;2015年是12,008美元;2016年就会是11,213美元;到了2017年那就是14,566美元。再后他们就没有再计算下去了。因为2017年的人均GDP已经是民主化的临界点了,民主化就随时都可能出现了。

   

   我们且不去说人均GDP与民主化这个说法是否能成立,我们仅从人均GDP的数字上看,,就不难发现,两位作者报出的2010年和2011年的人均GDP的数字显然是来自于共党官方的。全世界都知道,2010年中国大陆的GDP是3.5万亿美元。以中国大陆的真实人口数字十六亿计算,人均GDP是2,200美元。

   

   即便是按照共党报出的十三亿人口去计算,人均GDP也不过是2,700美元,与7,553美元相差三倍之多。到了2011年,共党报出的GDP是40多万亿人民币,折合美元是7万亿。这就是说,2011年比2010年的产值是整整多出了一倍!可是即便如此,以十六亿人口计算,人均GDP是4,400美元;以十三亿人口计算,人均GDP是5,400美元,与作者所说的8,387美元又相差了一倍。

   

   根据学术论文的标准,无论结论是多么的辉煌和鼓舞人心,只要引用的实例是数字,也就是论证和论据不实或有误差的话,那么结论也就自然不能成立的。其中更经不住推敲的是,2017年的人均GDP,将会是14,566美元。也就是说,到那一年的总产值是23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将会是138万亿。这个数字是远远地超过了美国,中国大陆将成了世界的老大。

   

   然而,中国人想要过上小康的日子的话,却还要再等到2022年。一国的民众要民主,那是因为人的自然属性受到了公权力的压制、虐待和无视,并不是因为人均GDP没有达到1.2万或者1.7万美元的原因。

   

   极权专制的政体从来是限制人的自由、自主和创造的能力的,也就是限制和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于是才造成了贫困落后,乃至礼崩乐坏经济崩溃。这种制度下所报出的经济增长,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更遑论什么世界的老二老三了。以中国大陆周边的国家为例,印度早在六十五年前就实行了民主,可是至今人均收入不过7、800美元,那么人均GDP也就可想而知了。

   

   估计最穷的国家应该是尼泊尔,人均收入不过400美元,然而尼泊尔人生活的幸福度,在世界的排名中是远远的高于中国人的。仍然以游牧为主的蒙古,二十多年进入了民主的行列。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国,至今人均GDP都不足一万美元,但他们早就进入民主化了。民主,不是什么人来为民做主,也不是某个团伙来替人民做主,而是人民自己当家做主。

   

   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中,暴动、起义、政变、革命,至今仍然频繁的发生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争取自由、权利和公正,为的是一个宽松的生活环境,在争取中学习、探索。直到了近代,人们终于发现了宪政民主这个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这是在几千年的艰苦卓绝的奋斗中,得出来的经验和结果。这不是上天的赐予,而是人的自然属性所致。人们需要什么,那是要通过努力和牺牲才能得到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