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悠悠南山下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十四、成都會晤 --- 我們的成功或失敗 ?
·十五、誰應是難以釋懷之人 ?
·十六、成都之債
·十七、仍爭論的國際形勢與外交政策之問題
·十八、第七屆黨大會以及與中國正常化所要付出的代價
·十九、第二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廿、旅程結束但歷史仍未打開新篇章
·廿一、我國安全與發展的挑戰 ( 附錄 )
·1975年至1991年大事記
·目錄
2、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續)
3、美中關係
·視頻:尼克松在中國-1972年
4、蘇、中、越共黨關係
·胡志明致史太林的兩封信
【 越戰反美陣營共黨領袖談話記錄 】
(按年月日先後次序排行)
·1、周恩來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3月1日)
·2、劉少奇與黎筍的談話(1965年4月8日)
·3、毛澤东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5月16日)
·4、周、鄧、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年4月13日)
·5、周恩來對胡志明的談話(1968年2月7日)
·6、周恩來康生與范文同的談話(1968年4月29日)
·7、陳毅與黎德壽的交談(1968年10月17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作者:仲達 ( Trọng Đạt )

   
   2013年11月21日
   

   
   本文為紀念甘迺迪總統1963年11月22日於達拉斯遇害五十週年而作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之所以我稱它為問題是因事情還未完全發生,它並非是個計劃、主張或擬定的,而只是一份由總統的軍事顧問馬斯威-泰勒( Maxwell Taylor,1901年至1987年。生於美國中部的密蘇里[ Missouri ] 州以及1922年畢業於西點軍校,係二十世紀美國著名的將領和外交家。譯者注 ) 將軍提議的記錄文件。 在這份記錄中,泰勒建議派遣作戰軍隊協助南越,但1961年11月上旬被國防部長羅拔-麥納馬拉 ( Robert Mcnamara ) 和甘迺迪總統拒絕。
   
   1961年, 我在西貢外語學校就讀英文。一日, 名喚菲律普( Philippe )的美國教師讓全班學生討論越南形勢,一來可了解時事,又可練習下英語。 教師先生說美國的報刊都以大字為題目登載關於越南形勢的文章;據他所說,美國意欲為南越提供武器,但亦顧慮擁有六億人的北方中共。
   
   
   
   事情和問題

   
   
   這個問題曾是麥納馬拉和各位美國歷史學者提及,在細節上皆有別但大體上如那位老師所說的均同。首先我引用麥納馬拉的敘述,之後將提供各歷史學者的意見。
   
   據麥納馬拉所述, 艾森豪威爾總統( Eisenhower; 任期1953年1月至1961年1月 。譯者註 )認為若印度支那跌入共產黨的手裡,那將對美國形成威脅,但美國人不想派兵進駐( 注1 )。 艾森豪威爾在1954年說,若失去了印度支那,東南亞也將如多米諾骨牌那般的失去;美國曾與東南亞條約組織( 注2 )達成協議,保護印度支那和從1955年至1961年期間已為越南共和國注入了七十億美圓的軍事和經濟援助。
   
   
   1956年,還是參議員的甘迺迪曾說,越南是自由世界的地盤,我們不能放棄越南。 1961年,麥納馬拉任國防部長時,蘇聯加強與古巴的關係,在柏林挑釁西方,美國那時才顧慮到越南的問題。 艾森豪威爾總統關注寮國, 認為它是東南亞的重點地位;失去了寮國,泰國、柬埔寨和南越亦遭到威脅。他主張即使要捲入戰爭也必須保護寮國。1961年8月,寮國的形勢轉壞。 國務卿甸-路斯卡( Dean Rusk )在白宮的一次會議上進言:繼續在東南亞條約組織的框架下先外交談判,後才動用軍事行動來保護印度支那。 計劃將需要三萬名士兵作戰,由條約簽署國出兵包括英、法和美等國提供,但英法表示不會派兵。 1961年秋, 北越增派游擊兵侵入南方, 甘迺迪派遣馬斯威-泰勒、華特-路斯托 ( Walt Rostow , 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 )前往越南評估形勢。
   
   兩人返美後便提交報告,說需要增加援助,多派遣顧問和軍事裝備,甚至還說派遣作戰部隊, 從顧問的階段轉為參戰的階段。
   
   1961年11月8日,麥納馬拉將泰勒- 路斯托的報告呈交予總統並進言說應該以此為目標。 幾日後,麥納馬拉覺得太快支持泰-路的報告,他便改變立場。 11月11日,麥納馬拉與路斯卡討論,然後以兩人共同的名義撰寫一份報告呈交總統,提出放棄派兵抵越。麥納馬拉認為,若越南共和國軍能夠有效的作戰, 那就不需要美軍。 若他們戰鬥力弱的話,美軍也難以協助完成任務,因為民眾對他們失去信心。在一次會議上,甘迺迪手拿兩份報告,清晰的說,不想無條件的派兵進駐越南和營救將要崩潰的南越。他坦言決意拒絕派兵的建議。( 注3 )
   
   
   幾日後,1961年11月15日,在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次會議上,美國總統重申對派兵抵越的疑慮。他擔心在地球的那一邊同時在兩個戰場作戰的情況,而越南與朝鮮的情況卻截然不同。在朝鮮半島,顯然的是一場共軍南下的侵略,但在越南,此況並不明顯。由此,在一萬公里遙遠的地方,協助20萬的政府軍抵抗一萬游擊隊的戰鬥至今已消耗了上億的美金但仍然未有結果,那是一種嚴重的負擔。 甘迺迪不相信美國將得到東南亞條約組織( SEATO )支持,顯然,美國總統不願意這樣做。會議沒達成共識。
   
   之後,麥納馬拉將總統的決定轉達予五角大樓和在越南戰場上的各級指揮,包括亨利-菲特 ( Harry D. Felt [ 1902年6月21日至1992年2月25日 ] 。四星海軍上將。越戰時期任美國太平洋戰區總司令 1958年至1964年。譯者註 ) 和 麥加爾 ( Lionel C. McGarr [ 1904年3月5日至1988年11月3日 ]。美軍三星上將。越戰時任美國援越軍事顧問團 [ Military Assistance Advisory Group -- Vietnam ] 最後一位司令。譯者註 ) 。一個月後,麥納馬拉在夏威夷舉行首次會議,向美軍將領們通告:將不派遣美軍作戰部隊往越南。
   
   可是,由於基本的問題因素還未解釋清楚,所以在美國政府內部的人仍然對這個問題爭議,直至兩年後甘迺迪死亡之時。 1962年1月13日,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 Joint Chiefs of Staff )發予麥納馬拉一電函轉交總統, 函中說,派遣美軍作戰部隊往越南將可防止越南共和國免於崩潰並敦促總統執行此舉措。各參謀長堅信此行動符合美國曾提出協助南越免於跌入共產黨手裡的目標。麥氏認為他們之錯是最終的決定大家還未有達成共識。
   
   1月27日,麥納馬拉仍然把電函呈交予總統,並加上批語:“ 在現今南越的訓練進程還未有結果之前,我仍然未能與各參謀長對其觀點達成共識。”
   
   除了國防部長麥納馬拉的敘述之外,各歷史學者也曾談及此事如下:
   
   據史丹利-卡努( Stanley Karnow )( 注4 )所述, 1961年5月, 甘迺迪總統派遣副總統約翰森抵越。 他說吳廷琰總統是亞洲的邱吉爾;返美後,他告訴美國人若果失去越南, 東南亞也隨即消失。美國人將要在舊金山的海邊戰鬥。
   
   在越南之時,他曾提及為協助越南,派遣美軍的問題,但吳廷琰極之擔心因此而失去主權;涉及主權的問題,拖延了一年長直至1961年10月甘迺迪派遣泰勒去越南時才再次談及。
   
   聽從約翰森的勸諭,吳廷琰致函甘迺迪,要求增加美軍人數從十萬升至十七萬,同時也需要派遣多名顧問、武器設備和財務援助等。
   
   泰勒和路斯托授命前往西貢評估形勢, 甘迺迪清晰的表示他樂意協助南越,但要泰勒提示越南人和西貢政府需要負起保衛其國家的責任。 總言之, 美國總統不願派兵前往越南,也不願看到失去南越。
   
   泰勒於1961年10月中旬抵西貢, 在他抵步之前, 越共對多叻( Đắk Lắk )、福成( Phước Thành; 越南共和國時期從1959年-1965年設立在西貢之東南方向的一個省。1965年後取消。譯者註 )( 注5 ) 猛烈進攻,造成共和國軍的損失重大。吳廷琰總統宣布國家進入危急狀態。他對諾庭大使說有如象徵性的體現,歡迎美國作戰部隊來到並要求美國和越南共和國雙方簽署軍事協定。
   
   在華盛頓,美國總參謀部提議出兵,並獲得國防部長助理威廉-賓地( William Bundy )的支持,他贊成發動更猛烈的進攻,對越南共和國政府就將更有利。 甘迺迪為了設法減退這種壓力,卻想出一計,在《 紐約時報 》登載一段小新聞: “ 五角大樓的領袖不想派遣作戰部隊前往東南亞 ”。 這段新聞令吳廷琰默然無聲。
   
   在越南兩週後,泰勒與其專員撰寫報告,重提多米諾理論, 並警告說若失去越南,也將失去東南亞;並建議需要增加顧問,為越南共和國恢復力量,援助三隊直升飛機飛行團。 泰勒建議派遣八千名作戰部隊,改裝扮為九龍江( 即湄江。湄江流至越南南方區域則分為九條支流流進大海,故稱為九龍江。譯者註 )平原的救災運輸兵。 在華盛頓,麥納馬拉和總參謀部拒絕泰勒的建議,認為派遣八千名士兵往越南並不改變雙方的對比力量,而可能陷入更大的失敗中。 他們建議派遣六個師,大約20萬人。 這建議令甘迺迪覺得難以處理, 他擔心國會將對五角大樓由此而產生惡感,他不願意派遣這般多的軍人。甘迺迪勸諭麥納馬拉和路斯卡籌備另一份報告,內容寫得看來“ 輕鬆些 ”:對吳廷琰提供援助,但暫時擱置派兵之事。 他擔心戰爭可能升級,就如飲酒的一樣,一杯飲後又想再來。 事實上,干涉越南之事愈增加,派遣的顧問就愈多, 對南越的經濟援助一直在保密,因為它違反了日內瓦協議, 而且也為了掩蓋事實不使美國人知道。
   
   
   歷史學家百納德-納蒂( Bernard Nalty )( 注6 )曾述,1961年5月,約翰森副總統訪越,提出派遣軍隊參戰或簽署雙方軍事合作協議,但吳廷琰總統皆拒絕這兩個建議, 他想保住國家的主權。 軍事形勢日漸惡化, 四個月後, 1961年9月18日, 越共攻擊福成,殺害省長和其他75名軍人,此訊息令吳廷琰驚慌起來,馬上建議美方簽署軍事協議。吳廷琰向美國總統通報南越軍事形勢下滑,因為人們恐怕美國放棄南越猶如寮國的一樣。 從1961年5月中旬起,十四國在日內瓦開會,討論寮國的中立化問題。
   
   10月11日, 甘迺迪派遣軍事顧問馬斯威-泰勒和助理華特-路斯托博士抵越南評估形勢。 返美後,兩人報告說南越的安全問題嚴重,但可有解決的方法,若果美國迅速為南越人提高精神。 他們對總統進言說,應該增加援助和派兵參戰。
   
   甘迺迪和各位顧問初始便研究得出的決定是象徵性的派遣一些軍隊參戰,但對目前形勢而言,他們認為須要取得勝利,基本上應該由越南人去做,美國只提供援助和訓練。
   
   
   瑪麗蓮-楊 ( Marilyn Young ) 在其 « 越南戰爭:1945年至1990年 » ( Vietnam War 1945–1990) 書中談及這個問題時所指出的如下( 注7 ): 艾森豪威爾給甘迺迪留下的是一個被游擊隊包圍的南越和左傾的寮國。 艾氏離開白宮時,勸諭甘迺迪派兵佔領寮國,防止被共產黨先下手為強,但美軍總參謀部認為此計劃行不通。 他們評估至少需要60萬士兵,否則使中共以藉口派兵入寮或導致一場核戰; 1961年4月豬灣事件失敗的教訓令甘迺迪擔憂再度在寮國遭到失敗。 美國人不信任寮國人,認為他們難以協助美國抵抗共產黨力量。 從1961年5月中旬起,十四國在日內瓦討論寮國中立化的問題。甘迺迪總統認為保護越南好過寮國; 總統的顧問們卻認為南越是一個有組織性和軍隊的國家,他們的戰鬥能力對美國有利。 國家安全顧問麥佐治-賓地( McGeorge Bundy )對外交部報告說,若需要行動,總統把越南放在第一優先的位置。
   
   1961年5月,約翰森副總統授命為鼓勵吳廷琰抵達西貢。他讚揚吳是亞洲的邱吉爾。 約翰森將甘迺迪之信函交予吳廷琰,表示美國對越南共和國的支持,協助南越抗衡共產黨。 返美後,他說美國需要保護越南或者接受失敗,然後退返三藩市的海邊作防守。 約翰森敦促甘迺迪說:“ 為了保證獲得國會的支持,保證戰爭長久持續, 損失大也須要協助吳廷琰戰勝共產黨; 我們需要減少吳廷琰對美軍在越南參戰的擔憂;吳廷琰不想美軍參戰,除非敵方作公開的侵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