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悠悠南山下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真相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作者:黎堅成 ( Lê Kiên Thành )

   
   2013年4月7日
   


   
   ( 越南網 )編者按:值前總書記黎筍誕生106週年(1907年4月7日)紀念, 我們與黎堅成先生又談起老話題但仍然是具有學術和時事的價值:已故總書記黎筍和一些中國的記憶。

   
   
   通過在報刊上歷次談及其父親,也正如我們所記載以下的談話,已故總書記黎筍的次子黎堅成先生讓今天的讀者認識多一點關於我國民族的歷史中在一個充斥考驗和激烈的階段( 1958年至1986年 )裡越南共產黨最高領導人所展示的本領。

   
   
   
   ......1957年, 我父親正擔任南圻區委書記,獲胡伯伯召回北方。其時, 他選擇了一條令人滿意的行程,那是取道經金邊、香港至廣州後抵達嘉林( 即河內嘉林機場。譯者註 ),途上他獲得了中國友人們熱情的幫助。
   
   我的母親、各位姐姐和我都曾經有機會在中國學習。尤其是我母親在其日記中曾記載了她在中國邊學習邊養兒育女的一段人生階段,留下了深刻的記憶。其中,她也曾寫下已故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對我們的關心。
   
   在中國的領導層內,我父親也有幾位十分親切的朋友如周恩來、葉劍英。 當周恩來在病榻上時, 我父親前往中國訪問並進入醫院探望周恩來,他說道:“ 希望您盡快病愈 !” ;周恩來說:“ 他們不讓我活下去。” ( 意指四人幫 ) 周恩來本是個十分謹慎和識分寸的人。 不是深交的朋友,他不可對我父親說如此的話。
   
   但是, 在重要的時刻,我父親仍然對周恩來表示自已的獨立民族最堅定的意志。
   
   我父親曾講述, 一次, 一位同志對他說:“ 中國曾建議提供我們幾百輛車,幫助運輸( 物資 )從北進南去,條件是駕駛必須是他們的人。” 我父親說:“ 我不接受任何的一輛車。” 之後,又有同志問道:“ 黎筍兄, 為什麼我們不接受幾輛車使朋友歡心呢 ? ” , 他說:“ 我們任何時候都不能夠讓任何人認為有機會來掠奪這個國家,即使是‘唇齒相依’的兄弟。”
   
   民族的獨立和國家的主權是不移不易的原則。 在我們還需要依靠中國很多的時候, 例如十分急需的糧食和武器,但當他們邀請尼克松訪問中國談判和拿越南戰爭來討價還價他們的利益之時, 《 人民報 》( 越共黨機關報。譯者註 )所發表的文章中有一句是這樣寫:“ 我們生活在一個不是大國可以隨意召風喚雨或者主宰小國命運的時代。”那就是我們的本領,那就是我們的意志。
   
   在我們與美國打仗的時期, 中國也是十分困難。 他們的人民也遭受飢餓。 但他們曾援助越南很多東西,包括金錢。 越南曾為此而感激。 可是,不是為了那些東西而可以忘記國家領土的完整, 什麼叫做原則就必須堅持保守。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越共總書記黎筍接見於1972年5月入伍,剛從河內綜合大學畢業的大學生。資料圖片
   
   
   
   1972年是越南國家統一進程中充斥考驗的一年。在我父親的日記本裡所寫的幾行字足以使我難忘,以及讓我重述我父親所講述那些歲月的故事。在此其中,一個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本領也同時體現了一個民族的本領......。 那些都足以使我認識到在那年裡所經歷的擔憂和痛苦,也充斥曲折和考驗,我父親表現了強烈的民族獨立、自由的堅定意志。
   
   在尼克松與中國領導人交談之前,周恩來總理來到越南,在( 河內 )嘉林( 意指在機場。譯者注 )與我父親會晤。 周恩來總理對我父親說, 中國和尼克松將討論關於越南問題。
   
   我父親講述, 那時他怒火即起說:“ 越南是越南人的國家,任何人都不可以代替我們決定這個民族的命運。 如果美國想談關於越南的,就請他們來越南跟我們討論,為何在中國和與您們討論呢 ? 您也知道,1954年, 當感受到越南已被迫簽署日內瓦協議,我在北方返回南方的途上一直都流著眼淚,因為我十分清晰的知道,以後我們的同胞將繼續需要流血再多幾十年? 然後您們已所見到,在根據協議所定下的`將重建和平`的兩年後,我們同胞的鮮血一直流到現在......” 。
   
   我父親說,那時,周恩來總理曾表示抱歉。
   
   在會見尼克松之後,周恩來總理有來到越南,告知情況將會如此、如此。 聽後,我父親說:“ 我只知道一點,在尼克松與您們會晤後,美國將加十倍的力量攻打我們......”。
   
   這個推測十分準確。隨後, 美國也曾對在北方各大城市和村莊遍地轟炸......。
   
   我父親不能阻止這個行為,但他已經表現了自己的本領:“ 即使長山山脈烈火熊熊,我們也要取得獨立和自由。” ( 越戰期間,美軍曾對長山山脈的胡志明小道猛烈轟炸。這裡意喻戰爭將激烈升級。譯者註 )
   
   如果對外部的勢力恐懼和對自己也恐懼的話,那麼敵人還未來到就要輸了。 1975年4月30日所發生的事已經體現了越南領導人的本領,其中包括我父親。
   
   
   回顧1979年那場邊界戰爭, 也曾經有一些人責問: 是因為黎筍把與中國的關係搞得緊張,是因為黎筍主張攻打柬埔寨。 那時,我也已長大成人,是一名士兵, 我見證了一切。我明白, 在那個時刻, 越南領導層,而我父親是最高領導人,也是採取了一條別無可選之路。
   
   對於柬埔寨, 越南已經為人類挽救了一個脫離種族滅絕的民族,儘管我們的身上還充斥著兩場戰爭後的累累傷痕。那也是為了挽救自己。 如果不那樣做, 可以肯定隨後越南也需要遭受一場來自兩頭邊界的戰爭。
    
   關於1979年的戰爭, 那不是我們選擇的。 而實際上,如果不發生中國突然對邊境六個省份攻擊的戰事的話,後來可能也有人說: 中國意圖攻打越南是由我父親自已擬做的想法。
   
   那時, 很多人難以想到中國會攻打越南。 請允許我摘錄原是越南駐北京大使館第一秘書,也是在那個年代做研究的楊名易( Dương Danh Dy )先生最近所撰寫文章的幾段文字,從中讀者可以認識到: 他們所進行的那場戰爭是為了什麼?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1979年,越南軍人在涼山反擊中國侵略軍。資料圖片
   
   
   “...... 1979年1月底,鄧小平訪美,獲卡特總統以最高禮儀的形式歡迎他,兩國決定設立外交關係,而中國那時還知道有其他的什麼朋友了嗎? 在回國途上鄧小平路經日本。 面對這樣的形勢,我們一些做研究的兄弟也較早的判斷出:這對唇齒相依、親切的兄弟國家非打一場仗不可了! 
   
   理智告訴我們如此, 甚至它還告訴我們: 中國曾對印度挑起那場邊界的戰爭,以及尤其是對蘇聯的邊界戰爭。這兩次均為他們突然先出手。
   
   但是,在感情方面上, ( 現在回想起來包括還有點天真和太輕信他人的了 )我們仍然希望,即使是一絲的希望: 越中關係曾是那般的緊密和深重, 他們不會在一朝一夕間就變臉。 
   
   在上述的背景下, 由鄧小平主張,中國當局發動了1979年2月17日浴血的邊界戰爭。總體的說,對於我們是不感到驚訝,但在具體的時間上,和尤其是中國動用軍隊的規模上,我們實在沒有預料到......” 。 
   
   當然,我父親也不是對此感到奇怪的人,因為他和黨也曾預料到和有所準備。
   
   當愛國心深入至血肉裡, 即使在任何的環境下, 人們也有正確的警覺,作出準確的反應,以這種或那種的形式來保衛祖國。
   
   由此,最近我聽到例如兒童書籍中印上了中國國旗和Big-C超級市場售賣越南葡萄卻貼上中國國旗的事件便感到痛心。 並非是現在的中國人太聰明,而是現在的越南人太主觀了。 這些事,實際上也只是一些有關人士處事馬虎的態度。 但由此可看到: 他們的身上不存有足夠的愛國心,所以犯下了不應犯的錯。 一個有深厚愛國感情的人,愛國是不為謀利的, 不管國家發生了任何的事情,那就應該馬上作出反應。
   
   
   1979年2月17日後我也曾經去過友誼關。那時, 在中國那邊,有展示一些關於兩國關係的文物,有全體幾代越南領導人的所有圖片,除了我父親。然而,在我的心坎裡, 黎筍總書記是一個堅決保衛這裡每一寸土地到最後一刻的人。
   
   
   
   
   嶺南遺民譯

   
   2013年12月16日
   
   
   資料來源: 《越南網-越南週》http://tuanvietnam.vietnamnet.vn/2013-04-08-cha-toi-le-duan-va-ky-niem-voi-trung-quoc
   
   
   

此文于2013年12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