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周恩來鄧小平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4-13)]
悠悠南山下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來鄧小平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4-13)


   按語:

   
   原文取自中越領袖一次交談錄音所記錄的文本,從中我們可看到和比較在兩國關係多方面上各人的觀點和態度。
   

   雙方交談時間為1966年4月13日, 也是中蘇兩個共產黨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意見分歧爭論升至最巔峰之時。越南那時需要在這兩大社會主義國家之間執行平衡之政策。
   
   從交談中,我們可以看到越方領導人吞聲忍氣的態度 --- 依賴中國的援助,難道不要吞聲忍氣嗎? 但在“ 天朝 ”面前,越南仍然堅持其民族獨立原則性的立場。
   
   請特別留意鄧小平多次提及並含強調又語帶施恩兼威脅之意的態度: “ 毛主席對我們說,可能我們對越南同志太熱情了,”“ 由此讓越南同志誤會了。”的說話。此外,中共曾要求在越南設立軍事基地的企圖(“ 在東北建設軍事據地和建設鐵路的一樣,是我們提出的方案。”
   
   由於譯自英文,我們在中文詞彙和文句上難以完全模仿共產國家的官樣文章,只可盡力而為,貌似共產黨領袖的“ 說話 ”。
   
   
   
周恩來鄧小平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4-13)

   周恩來陪黎筍(右二)在延安訪問. 來源 : 網絡圖片
   
   
   
   
   鄧小平: 你們也已經講出了事實,也提及了公平。 那麼你們仍然害怕什麼呢? 為什麼你們又怕令到蘇聯不愉快,而中國又怎樣? 我想直接的對你們說出目前我所感受的說話:你們越南同志對我們的援助方式有不同的想法,但你們沒有對我們說。
   
   我想起毛主席批評我們,參加毛澤東同志和黎筍同志在北戴河( 注2 )談話的我國政府的同志: 對越南的要求“ 太熱情 ”了。現在我們認識到毛主席高瞻遠矚的眼光。
   
   
   黎筍: 現在, 你們又再次提起了它,我們已經清楚了嘛。 那時我們不明白毛主席所說的是什麼,因為翻譯太差。
   
   
   鄧小平: 我們所理解的是毛主席批評我們,那是指周恩來同志、我和其他人。 當然,不是說毛主席不全力幫助越南。 你們也十分清楚了吧,我們只可以在所及之力內滿足你們的要求。
   
   現在,好像毛澤東同志在這個問題上就有高瞻遠矚的眼光。 最近幾年來, 我們在應對各社會主義國家的關係中也有了經驗。 實際上我們過分的熱情使越南同志產生了懷疑? 現在我們有十三萬名戰士在你們的國家。在東北地區( 越南東北地區即廣寧省。譯者註 )建設軍事據地和建設鐵路的一樣,是我們提出的方案。此外,我們也派遣幾萬名戰士部署在邊界地區。
   
   我們曾經討論在任何的時候戰爭爆發,我們軍隊( 指中越軍隊。譯者註 )需要共同戰鬥的可能性。你們是否懷疑我們過分熱情的態度嗎? 是中國人想監控越南的嗎? 我們坦率的對你們說我們沒有那個意向。 在這裡,我們不需要任何的外交談判。如果由此讓越南同志誤會了,錯誤地令你們懷疑,那就是說毛主席真夠高瞻遠矚的了。
   
   再說, 現在許多人損害了中國的聲譽:赫鲁雪夫 (*) 是修正主義者,和中國是冒險的教條主義者。
   
   因此,我們希望在這個問題上, 如果你們有任何的問題, 請直接說出來讓我們知道。 我們的態度從以前至今仍然是:你們在前線,我們在後方。 我們在能力所及的條件下滿足你們的要求。 但我們不要過分熱情。
   
   東北方向的各海島建設已經完成( 在此鄧小平沒說明是什麼建設。軍港建設?基地建設?不詳。譯者註 )。 雙方也討論了由我們軍隊戰士所執行在沿海岸的各項建設。 最近文進勇( 注3 )同志提議在東北的海島建設完成後,我們軍隊的戰士們將協助你們在平原中心地區建設各個砲兵據點。我們也未回复。 現在我提出一個問題讓你們考慮: 你們需要我們軍隊的戰士做那些事情嗎?
   
   
   周恩來: ( 建議 )在靠近蘇聯導彈陣地附近設立45個砲兵據點。
   
   
   鄧小平: 我們曾派遣十萬名戰士前往越南,不知道這對兩黨和兩國的關係可否是好的呢。 個人來說,我認為應該讓我們的那些戰士一旦完成了工作就返回家。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沒懷著任何壞的意念,但所得出的結果就不是我們( 兩國 )所意料的。
   
   在此不久前, 曾發生一件事而我認為不是偶然的事: 在前往鴻基( Hòn Gai。廣寧省著名煤炭區。譯者註 )運取煤炭的途上,一艘中國船不獲進港停泊。 它在海上停留了四天。 也從海上要求進港也被拒。 這艘船是根據商貿協定行事,不是一艘軍艇。
   
   
   黎筍:我們對此不知道。
   
   
   鄧小平: 我們外交部已經對你們發出一份備忘錄,但越南政府還未回复。 在過去的十年裡,這樣的事從未發生過。
   
   
   周恩來 :就是中國船隻要求進入越南港口躲避美國飛機,要求提供淡水和打電話也被拒。 我們一名負責對外貿易的幹部後來曾多次對港口負責人爭論,後來那艘船才可以進港。錦普( Cẩm Phả。廣寧省的一個港口,在鴻基附近。譯者註 )港的負責人甚至說:這是關乎我們主權的問題,你們只可以在允許的情況下才可以進港。 其時, 我們說,如果越南的船隻和飛機被美機追擊,都可以在任何的時候進入中國的港口和機場。
   
   
   鄧小平: 現在我想談及兩黨兩國關係的另外一個問題。 十萬名中國戰士目前在你們國家的土地上,可能有一兩個人做錯了事。 對於你們,也可能有一些人想利用這樣的事來搞分裂兩國兩黨的關係。
   
   現在我們應該坦率地談及這些問題,因為這不單是黑點,還可以危害到我們的關係。這不只是關聯到我們評估關於蘇聯援助( 指蘇聯援越。譯者註 )的問題。 你們對中國的援助存有疑慮是因為我們另有企圖的嗎? 我們希望越南同志直接的對我們說是否希望我們的幫忙。問題就容易解決了。我們將馬上撤軍。我們在中國有許多事需要去做。而且在邊界地區駐守的軍隊將獲令返回內地。( 注4 )
   
   
   黎筍: 我想表達一些意見。 困難的是我們對問題持不同的看法和評定。 根據我黨的經驗,需要一定的時間,使不同的意見在最後的一刻才可以達成共識。
   
   我們不公開說及我們之間不同的意見。 我們相信蘇聯對越南的援助是真誠的,所以我們不提出是否蘇聯將出賣越南,同時我們也不對蘇聯說指控中國在運輸蘇聯援越物資的問題。 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我們說出來了,問題就變得更加複雜了。那是我們所處在的環境。
   
   問題的關鍵是如何評價蘇聯。中國同志說蘇聯正在出賣越南, 但我們不認為是這樣。 一切的問題都來自對事情的評估。 關於中國援助越南的問題, 我們都十分清楚明白和我們對此毫無任何的顧慮。 現在已經有十多萬中國戰士在越南, 但我們認為任何時候一旦發生重大的事, 可能需要多於五十萬人。 這是來自兄弟國家的援助。
   
   我們認為是兄弟的社會主義國家,你們可以做得到的事,你們可以對我們提供這樣的幫助。我曾經和赫鲁雪夫有一次類似這樣的爭論。赫鲁雪夫說越南人支持中國擁有原子彈,使中國可以攻擊蘇聯。 我說, 那不是事實。 中國將永遠不會進攻蘇聯。
   
   今天, 我說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對另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評估需要以國際主義為基礎,特別是越南和中國的關係。 在我們的抗法戰爭中,( 如果 )中國的革命不成功,那麼越南的革命也難以成功。我們需要來自全體社會主義國家的援助。 但我們肯定的相信中國的援助是最直接和廣泛的。
   
   正如中國同志所說, 每個國家應該自我保衛,但他們也應該依靠國際的援助。由此, 我們從未想過中國同志的熱誠在任何的情形下會造成危害。 相反, 中國同志更熱情,對我們就更有利。 中國熱情的援助可以使我們挽救了二、三百萬人的生命。這是十分重要的問題。 我們對中國同志的熱情評價很高。 一個像越南那樣小的國家十分需要國際的幫助。這樣的幫助節省了我們許多的鮮血。
   
   越中之間的關係將不只存在在抗美戰爭裡,還繼續存留在長久的未來裡。 就算是中國對我們不提供很多的援助, 我們仍然希望和中國保持緊密的關係,因為這是保障我們國家生存的問題。
   
   對於蘇聯, 我們仍然與它維持良好的關係。 但我們也批評蘇聯,即使他們不接受我們的批評。
   
   在我們兩黨的關係中, 我們認為最好我們能夠達成共識, 和我們所顧慮的是如果不能達成共識。 我們關注不只是中國同志的幫助,還關心一個更加重要的問題,那是兩國關係的問題。 我們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常常考慮如何提高和增加兩黨兩國之間友好的關係。
   
   關於中國船隻進入越南港口所遇到困難的問題, 我不知道這事情。 我們對十三萬名中國戰士在越南都不擔心,難道我們又擔心一條船嗎? 如果那是港口負責人的錯, 那也可能是一個人的事,他只代表故意煽動和消極的因素。 或者這個人可能被其他人利用而已。 那是一個人的錯。 我們對中國的評價和看法從未改變。
   
   我們認為,我們對中國同志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需要負上一種道德義務。 我們繼續進行抗美鬥爭到最後的勝利。
   
   我們仍然維持國際無產階級的精神。 為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利益和國際精神, 我們從不計較如果在越南南方發展社會主義的過程需要延長三十或四十年的時間。
   
   我想補充個人的意見。 現在, 世界上出現一個相當強烈的改革風潮, 不只是在西歐,還有在東歐和蘇聯。 很多國家採用了兩條道路: 改革主義或者法西斯主義。後者是資本主義統治的國家。因此,我認為應該由一些革命國家如中國站出來反對那些改革的國家,指控它們, 同時也需要與它們合作, 使他們走上革命的道路。
   
   他們一方面是改革家,他們又是反革命,由此,為什麼我們需要批評他們。 但另一方面, 他們反對帝國主義,那是我們需要和他們合作的原因。 在中國的革命歷史中,中國同志曾經這樣做。 毛澤東同志曾經和蔣介石組成抗日統一陣線。
   
   因此, 我對中國的個人意見是,在保持原有的革命口號時,需要和改革的國家合作,協助他們實現革命。 那是我們的認為,也是我們的政策。 那不一定是對的,但它是我們對革命的真誠和承諾的一部分。當然,這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 正如中國同志所說的, 就是在一個黨內也存在三種成分:右、中、左。所以,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情況就更加複雜了。
   
   不同的評價就帶來了困難, 需要時間來解決。 需要有更多的聯繫,使我們在認識中達成共識。
   
   我們所關注的不是中國極力對越南控制的問題。 如果中國不是社會主義的國家,那麼我們就真正的擔憂了。 ( 我們相信 )中國同志以國際無產階級的精神來支持我們。
   
   
   鄧小平: 關於“ 熱情 ”的問題, 請多多注意毛主席所提及的兩國之間實際的關係和各方面不簡單的問題。同志們之間的關係也不簡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