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语言文字发展史
·热情奔放的满洲鞑子秧歌
·后金国皇宫藏忽必烈画像
·请世界倾听福陵的哭泣~~~!
·古老而独特的满洲族现代婚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大满洲地区满族人过年习俗
·滿洲族文學與滿洲族民族意識
·大清国满洲皇陵建筑邮票
·满洲语日常用语
·谁创制了满洲文?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
·满洲民族特色美食:焖子
·实拍满洲圣山长白山雪狐
·摄影作品欣赏:满洲吉祥
·阿骨打学兵法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二】
·老明信片上的后金国盛京皇宫
·苏军撤出满洲被拆除后的工厂
·Map of Manchuria
·祝博讯网各位编辑们虎年吉祥
·清国世袭铁帽子王承传谱系
·满洲镶蓝旗人鄂尔泰正直且传奇的经历
·川岛芳子确遭枪决替死传闻为假
·满洲族传统民歌:长白山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通古斯民族众生相
·女真移民在河南
·川岛芳子生平
·祝博讯网站虎年吉祥进步
·口号下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美哈佛大学满洲语教授欧立德(Mark Elli ott)
·富育光:传承满族说部是我的使命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三】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四】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满族舞蹈发展史》出版发行
·冬装满洲旗袍图赏
·通古斯满洲语基础词汇
·《红楼梦》满族风俗研究
·完颜阿骨打
·图说满洲三大怪~~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我们的努尔哈赤我们的领路人
·大清国皇家萨满教祭祀中牺牲、祭品和歌舞的供献
·承德举办《承德满族》首发式
·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民俗人物集成
·一名士兵眼中的慈禧
·兼收并蓄的满族传统音乐
·亲历满洲国崩溃
·黑龙江瑷珲地区满族人习俗
·通古斯滿洲仙女神話中所呈現的功能意義
·德國之聲:為拯救滿語而努力著!
·满洲人入关前的策略管理
·描写掠夺满族人土地的小说
·大清国陆军部尚书铁良墨迹
·肅親王滿洲文奏摺原稿
·“亡族奴”们,醒醒吧!!
·满洲族人应该记住的八句话
·旗女旧影
·海东青
·满洲入关征服中国军事思想
·满洲语学习书籍介绍
·《满语文教程》出版发行
·新加坡举办滿族传世文物展览
·台湾2010年滿文學習開課
·海东青
·Eight Banners
·通古斯女真后裔赫哲族鱼皮画
·满族大作家穆儒丐的文学生涯
·黎明前的黑暗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一季】
·沈阳满洲族人掀起学习母语热潮!!
·潰是大一統的宿命
·海东青雕塑作品欣赏
·满洲族人重整世谱誊写式样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金小史
·探秘通古斯满族古部落鹰文化
·86岁满洲族老人传授母语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二季】
·《满蒙文化关系研究》出版发行
·通古斯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臭名昭著的大一统思想创立者
·清国“九门提督”管的是哪九门?
·满洲还愿歌
·通古斯萨满教文学的基本内容
·乌咧咧一大堆
·"中华文明"的笑谈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通古斯满洲族萨满教家庭祭祀
·新疆满族民间艺术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三季】
·《满族社会组织和观念体系研究》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二)
·蒙古族萨满教的六大体系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文库》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本文内容,观点不代表满族人和本博客的观点】
   一

    乾隆二十一年(1755 年) 清朝平定了准噶尔部, 1759 年又彻底平定了南疆大小和卓的叛乱。从康熙朝开始的统一战争,历时数十年,终于完成了统一新疆。为巩固新疆边防,清朝开始向新疆大批调遣兵力。清朝在新疆的驻军政策特别慎重,严格遵循“以旗兵为主,而辅之以绿营。”[1]的原则。旗兵即八旗兵,以满族为主,这是清朝控驭全国的支柱力量。
   
    乾隆二十五年(1759 年) 清军开始在新疆设兵驻守。阿克苏办事大臣阿桂率满洲、索伦骑兵五百人,绿旗兵百人,筑城屯垦,为新疆设兵驻防之始。据阿桂向乾隆报告, 当时伊犁只有满洲、索伦、察哈尔兵八百人。那时乌鲁木齐、巴里坤虽有屯田绿旗兵近万人, 主要任务是生产粮食,为清政府调兵布防准备物质基础。二十七年 (1762 年) 以后军粮问题初步得到解决,乾隆帝开始在新疆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布防。
   
    乾隆二十七年(1762 年)十二月,清政府谕令:“前因准夷未平,凉州、庄浪等处为西陲冲要,故将西安驻防之满洲、蒙古、汉军兵丁,派出数千名,分地驻防。今大功告成,巴里坤以西,皆成内地。凉、庄既非边徼,……现在伊犁建造城堡,设立将军驻防屯田,与其三年一次派兵,更番戍守,何如即以凉、庄兵丁,拿眷迁移,较为省便。至内地之京口、杭州等处,亦不必多驻官兵”。“拣选索伦、察哈尔余丁,派往伊犁”。“凉州、庄浪旧驻满蒙兵三千二百名, 现在无须防守, 应遵旨令其携眷移驻伊犁。”“自明年为始,分为三起,按年起程”。[2]自乾隆二十九年(1764 年)至三十九年(1774 年)先后自凉州、庄浪、西安、 热河五处调取满洲八旗一万一干五百名移驻于伊犁、乌鲁木齐、巴里坤、古城等新疆重镇。 据 《钦定新疆识略》、《三州纪略》所记这一时期自热河、凉州、庄浪调取了4370人驻伊犁惠远城。 乾隆三十五年(1770 年)至三十六年(1771 年)从西安调取了2204人驻伊犁惠宁城。乾隆三十七年(1772 年)从凉州、庄浪调取 3000 人驻乌鲁木齐。 乾隆三十九年 (1774 年)从西安调取 1000 人驻古城。
   
    驻防在整个新疆的满军八旗共有6营组成,其中在伊犁有惠远城满营、 惠宁城满营,另在乌鲁木齐、巴里坤、古城、吐鲁番也设满营。乾隆时全疆的满族八旗军以及家眷总共有近三万人,是军事、行政职能为一体(后来又有了生产职能)的特殊军事集团,这在全国八旗驻防的地区中仅次于北京和东北,满族由此成为在新疆有举足轻重地位的重要民族。新疆地区的满族人口增长较快,到嘉庆末年,仅仅伊犁的惠远和惠宁两城的满营军民合计达到 35940 人,而在全疆,据伊犁将军松筠的调查,新疆满族人口已达 68440 人。满族大批移居新疆,满语也随之在新疆产生了巨大影响。
   
    满族作为统治全中国的民族,满语也顺理成章成为了“国语”。清代提倡 “国语骑射”,八旗中满语满文处于极其崇高的地位。历代统治者一再声明,“八旗满洲须以清语骑射为务。”[3]乾隆十二年(1747 年)正月在给大学士讷亲的上谕中还特别批示:“清语乃我朝之根本。”清朝对新疆地区的满语使用有着比之别处更为严格的规定。清朝在新疆实行军府政治,即由军官兼理民政事务,新疆最高官员为伊犁将军,次为乌鲁木齐都统,以下为参赞大臣与协领、佐领、防御、骁骑校、笔帖式、领催等,都任用满族人,乾隆严令“伊犁大员回事接谈之际,务禁汉语”。[4]目的在于防范汉语在新疆使用的扩大。乾隆二十六年(1761 年),清王朝政府统一制作了阿奇木伯克的官印, 官印上所刻的是当时的维吾尔文、 满文和蒙文, 却特意不加汉字,同时奖励伯克的子弟们学习满语, 以此巩固满语的优势地位,排挤汉语。 乾隆二十八年还专门申饬说:新疆各城驻防“俱系满洲大臣,如果满语不熟,致失满洲体制, 必为回回、哈萨克诸部所笑”。[5]以此要求新疆各地方的满族大臣保持比较高的满语水平。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语言的接触是引起语言演变的外部因素。”[6]“根据社会语言学基本原理,语言是相互接触的,而语言接触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操不同语言的民族之间的相互接触。”[7]为了防止新疆满族的母语水平因语言接触而弱化,清朝采取了许多措施防止满族与汉族接触,保持民族界限。首先建立与其他民族隔绝的满城。自乾隆二十三年至四十八年(1758-1783)在新疆修建了大小城堡近四十座,这一时期因驻满兵而建的大型满城有:伊犁的惠远与惠宁城、 乌鲁木齐的巩宁城、巴里坤的会宁城、古城(今奇台县)的孚远城、吐鲁番的广安城。满城虽是军事城堡,可内部许多设施都是仿照城市格局建设的,自成一体,政治、文化、习俗的封闭性、独立性均很强,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小天地,严禁其他民族进入。所以可以认为“满城的修筑是满洲统治者实行满汉隔离统治的实证。”[8]其次,清朝对八旗旗民严格约束,规定旗民当兵必须做到五不准,即不准经商、务农、习文、从艺、做工。同时,清代新疆满族严格执行“满汉不通婚” 的规定,极力避免因为通婚这样的特殊民族接触导致满语弱化。
   
    清廷对新疆地区通过教育可能对满族产生的汉语渗透也是严格提防的。统一新疆后不久, 朝廷就严令禁止在满族中开设学习汉语文的学校。如有相关奏请,朝廷驳斥也极为严厉,例如嘉庆初年,给事中永祚奏请在伊犁地区设学专门教授汉语文,即遭到嘉庆帝的痛斥:“大学士会同礼部议驳,给事中永祚奏请伊犁地方设学一折,所驳甚是。伊犁地处极边,多系索伦、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等游牧之地。迥非乌鲁木齐建立府、厅、州县,设有学额者可比。 该处毗连外域,自当以娴习武备为重。若令其诵读汉文,势必荒疏艺勇,风气日趋于弱,于边防大有关碍。且屯田民户及流寓商贾来去无常,亦未必尽能读书识字。倘伊犁地方增设学额,则吉林、黑龙江等处烟户繁稠,不更当奏请设学乎?此事如系汉员陈奏,或尚云未能深悉边地情形。永祚系满洲,乃以断不可行之事摭拾陈请,太属不晓事体矣。至该给事中折内称,派官犯生监充当教习及效力赎罪之科甲出身废员充当主试,必系现在伊犁官犯中,有伊亲友在内,故有此沽名巧之奏。”[9]在清廷的教育政策下,新疆满族聚居地区在 1911 年清朝灭亡之前都没有学习汉语文的专门教育机构。但是满族有对于学习汉文化的强烈需求, 清朝对此也采取了变通的手段。
   
    顺治时期,曾经允许满族宗室子弟学习汉语,随即又担心他们学习汉书,忘记满洲旧制,就下令将各种汉族儒家经典翻译成满文,“著永停其习汉字诸书,专习满书。”[10]在新疆也严守这个规定。新疆满族闲暇时阅读的主要文学作品也是用满文译自汉文的古典文学的作品。后金崇德四年(1639年),皇太极命大学士达海将 《三国演义》 翻译成满文,供满族将领、贵族等阅读学习,这项工作持续了很久。据德国学者马丁•吉姆统计,有清一代,至少有 72部汉文小说被译成满文,其中包括 《三国演义》、《水浒传》、《金瓶梅》、《西游记》、《说岳全传》等小说,有的作品还有多个译本。[11]这些汉文古典章回小说都有相应的满文译本,在新疆的满族人无需直接接触、学习汉语文本便可以了解和掌握汉文化了。
   
    由于清朝的格外重视,而且在新疆某些重要战略据点(如伊犁)驻扎的满营军民人口远远多于本地汉族人口,所以新疆的满语一直到同治三年(1864 年)在全新疆地区仍然处于绝对的强势。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二
   
    满族从1644年入主中原到1911年清帝退位的二百多年间,其“国语”——满语在中国的广大地区经历了一个“由以满语为主汉语为辅到以汉语为主满语为辅、直至满语少有人用的不断衰落的发展过程。”[12]新疆的满语也经历了这个过程。
   
    满族和满语在新疆占据优势地位的局面在同治三年 (1864 年) 开始被打破。同治三年(1864年)10月,伊犁回族、维吾尔族武装联合反清,先攻占了宁远城,又攻破了惠宁城, 由满、汉、蒙古族组成的清军两万余人全部战死。同治四年(1865 年)伊犁反清武装全力围攻满族聚居的惠远满城,并集中三万多(一说十余万)兵力牢牢牵制住伊犁河以南的锡伯营精锐兵力阻止其增援惠远满城。同治五年(1866 年)1月底,反清武装炸开城墙,惠远城被攻破并遭到残酷的屠城,伊犁将军明绪自尽, 已被革职的前伊犁将军常清被俘, 困守城内的满族军民惨遭屠杀,死亡近二万人,只有极少数逃出。而新疆其他地方的反清武装也纷纷围攻满城,如索焕章 (回族, 时任乌鲁木齐提督参将)作为内应联合反清的回族武装攻破乌鲁木齐满城巩宁城,也进行了屠城,驻守满城的 1.6万多满族人仅有不到百人逃入南山,其余都遭到了屠杀。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经过同治年间多次战乱打击,新疆满族人口损失十分惨重。1878 年清军消灭阿古柏侵略势力,收复了除伊犁之外的新疆。清军收复新疆时,“哈密以西各满营旗丁无孑遗”,乌鲁木齐 “未见旗丁一人”,古城(今奇台)所余旗丁 “不过十数人”。[13]1882 年经过多次谈判,清朝从沙俄手中交收伊犁, 伊犁将军金顺进驻伊犁, 接着恢复伊犁八旗制度,修复被废的满城。 恢复后的惠远城旧满营仍设 8个旗,但只有区区 652 户、1662 人。直到 1881年,新疆满族兵民总数还不到 4000 人,仅仅只有战前的 5.84%。 由于人口的锐减, 满语在新疆的衰落至此已经无可挽回了。
   
    辛亥暴乱后, 新疆的八旗制度在民国三年(1914 年)被取消,杨增新令裁旗为民,八旗满军一律化兵为民,满营也停发原有粮饷,满族在新疆彻底丧失了特权。新疆的满族人为了生存和生活,有的离开新疆,无法离开的,不得不隐瞒民族成分和民族特点,不敢公开承认自己是满族,也不敢说满语,他们秘密收藏甚至烧毁族谱或家谱,许多人将自己的姓氏改为与当地汉族人相同的姓氏。在日常生活中,事事处处与汉人一致,就连过节也仿照汉族的做法。在民族成分上,从填写表册到对外联系,接待非满族亲友,都称自己是汉族人。同时还禁止子女对其他孩子说自己是满族,以免被人欺辱。[14]据 1939年伊犁区行政长公署统计, 伊犁地区满族人口仅余 870 人。 而据 1947 年新疆警备区司令部统计,迪化区 (乌鲁木齐) 满族人口仅有 31 人。人口的非正常剧烈减少对已然十分衰弱的满语更是雪上加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