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刘逸明文集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河北邱县龚堡村农民艾广栋因不堪超生罚款重负,于12月4日自杀身亡。事件再次引发海内外舆论对中国计划生育部门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关注。事后,中国官方媒体发文称,征收社会抚养费已经走到改革十字路口。不过,目前中国所有省级计生和财政部门都拒不公开已经征收的巨额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明细。
   
   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已经实施了30多年,在控制人口增长方面,计划生育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其负作用也日益凸显,比如说计生部门的腐败、社会老龄化、超生户不堪重负等等。这其中,计生部门腐败的同时其实也不乏地方政府的腐败,因为计生部门不可能在长期不向地方政府进贡的情况下独“享”腐败。而超生户的不堪重负往往会导致超生户逃避现实或者以极端的方式寻求生存。
   
   河北作为京畿之地,不像贵州、广东等地因为山高皇帝远超生习以为常,在计划生育政策的落实上,河北显然是不折不扣的,这就导致民众与计生部门以及政府的矛盾非常大,经常会发生冲突。当然,不是所有的超生户都有勇气与计生部门和政府在超生问题上对抗,一部分会选择逃避,或者远走高飞,或者是自杀。


   
   一般情况下,生命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最宝贵的,但是,在国家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个人的生命相对于国家和民族命运以及个人气节而言又显得微不足道,所以才会有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以及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壮诗篇世代相传。谁都知道死需要超凡的勇气,但是,少有人知道有时候生同样需要勇气,当然,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要被逼者感觉到生不如死,即使平时再坚强,仍然有自杀的可能。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这种可能,只是因为遭遇的不同、承受力的不同、性格的差异,一般人很难走到这一步。
   
   艾广栋作为农村的一介平民,育有5个子女,其中4个是女儿,1个是儿子。非常明显,艾广栋是有传统思想的,那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当然,农村很少女儿养老,这或许也是他非得生儿子的原因之一。根据现有计划生育政策,艾广栋显然属于超生户,而且超生严重。按照相关规定,他要摆平计生部门,需要交纳天价的罚款,也就是所谓的“社会抚养费”。
   
   一般的农民,仅凭农业收入,想按规定交清“社会抚养费”完全不可能,艾广栋超生了3个孩子,需要交纳的“社会抚养费”对于他来说一定是天文数字,几辈子都凑不齐。计生部门应该也非常清楚指望他交清“社会抚养费”比登天还难,所以,便隔三差五地向他要钱,有时候要两百,有时候要五百,虽然也冠冕堂皇地称其为“社会抚养费”,但从不开收据,可见,艾广栋与计生部门之间有着算不清的“糊涂账”。
   
   计生部门的工作人员就像是喂不饱的狗,向艾广栋收的钱都放入了私人腰包,每到收成的季节,更是不期而至。今年12月3日,包括龚堡村村支书艾连坤在内的5名村干部,以收取社会抚养费为由,强行将艾广栋家的7000多斤玉米拉走,而这些玉米是艾家未来一年的全部收入来源。被切断经济来源的艾广栋于12月4日上午到村支书艾连坤家理论,后来喝农药自杀身亡,留下了5个无依无靠的孩子。
   
   如今,每到年终,各类评选活动就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倘若要评选2013年度中国十大悲剧事件,我想,除了夏俊峰被执行死刑外,还不应该漏掉艾广栋自杀。艾广栋自杀显然是被逼无奈的结果,他没有杨佳的抗争精神,也没有杨支柱超生后的韧性,更没有张艺谋超生的优越条件,所以,他唯有以死来逃避计生部门的“黄世仁”,当然,在孩子均未成年的情况下撒手人寰,还是让一般人难以想象和不敢效仿。
   
   超生户当中,除了有艾广栋这样的自杀者之外,还有希望以卖肾来交纳巨额“社会抚养费”者,据德国之声12月7日报道,中国的一位母亲因为超生被罚款33万元,不交清罚款孩子就上不了户口。为了筹钱,她甚至想到“卖肾”。事实上,在偌大一个中国,这样的悲惨故事绝非个例。而因为超生而被单位开除者则是恒河沙数,就在11月19日,蔡智奇副教授被华南理工大学开除,理由是他生了二胎,而他第一胎生的也是女儿。
   
   计划生育政策的初衷显然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具体政策没有考虑到中国的生育传统,平民超生者十有八九都是头胎生的女儿,事实上,根据人口学家易富贤的统计分析,中国人口的增长最高峰已经过去,而民众的生育观已经有很大的改变,大多数夫妇都不愿意多生孩子,如果只生两个的话,多数还是希望是子女各一,所以完全可以解散计生部门并放开生育。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允许单独夫妇生育两个孩子,这是一项令人欢迎的举措,但是,仅仅如此显然无法解决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所以,当前的计生政策依然让民众不满。毫无疑问,中国的计生部门为了维持计生政策,虚报了很多数字,并夸大了放开生育的负面效应,这就使得高层制定的计生政策与现实并不合拍。据易富贤分析,中国即使从现在开始放开生育,依然无法解决老龄化和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当然,还有男女比例失衡的问题。在未婚男性已经超出未婚女性4000万到6000万的情况下,还对连续生女儿的夫妇进行巨额罚款,实在是说不过去,这说明计生部门和政府是在鼓励男女比例失衡,因为一夫一妻决定很多男性只能单身一辈子,即使计划生育政策完全放开,他们都不会有子女送终。
   
   艾广栋自杀事件再次让“社会抚养费”成为众矢之的,中国官方新华网12月11日刊文称,在全民问责的压力下,今年7月至12月,中国已有24个省份公布了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总额,共计200多亿元人民币,但还没有一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计生或财政部门公开资金的支出明细。安徽、山西、西藏、浙江、山东、甘肃、天津等7省市,迄今都没有就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公布任何信息。由此可见,所谓的“社会抚养费”已经成为了计生部门和地方政府的贪腐费,否则不会不敢公开收支明细。
   
   计划生育可谓中国国家治理制度的“恶性肿瘤”,它剥夺了民众的天赋生育权,侵犯了超生民众的财产权、工作权,甚至剥夺了超生民众的生命,并且让所有生儿育女的民众在为生孩子办证、上户口的过程中耗费了原本不必要的时间、金钱等资源。还有那些中老年失独的夫妇,之前只生了一个孩子,孩子死后,因为无法再生,他们对人生的希望彻底破灭,而独生子女的普遍性格缺陷也大大削弱了中国新生代的竞争力。计划生育的好处很少,坏处却不一而足,这样的政策应该遭到全民的抵制,而执政当局应该正视现实和顺应民心,将这一毒瘤切除,否则,将与前几任一道成为历史的罪人。
   
   2013年12月12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3/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