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刘逸明文集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经济学家仲大军到底有没有性骚扰李洋?
·女教师与男学生发生性关系,为何不定强奸罪?
·“21岁男子遭54岁官员猥亵后自杀”,可信度有多高?
·男子在宾馆光着身子被女服务员闯入,为何非要拨打“12315”?
·父亲给女儿分房子,儿子反对到底有无道理?
·《嫖娼简史》惹祸?低俗大号“咪蒙”该永久封杀!
·西安婚闹事件,如何处理猥亵伴娘者最为合适?
·顺丰机场建成将如何冲击湖北的地区版图?
·乱发奖金成“贪官”,这名官员到底冤不冤?
·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杀死女商户,凶手曾经的城管身份暴露了一个秘密!
·陕西神木宣传标语惊现“长沙”,岂能撤除完事?
·张学友演唱会损坏草坪,别让“封杀令”成了“马后炮”
·这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被暴打,为何一片叫好声?
·男子用无人机直播女子裸居,被拘留十天冤不冤?
·两教师被12岁女孩诬陷“强奸”,最可怕的是什么?
·武汉女子吃火锅吃出创可贴!恶心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河北邱县龚堡村农民艾广栋因不堪超生罚款重负,于12月4日自杀身亡。事件再次引发海内外舆论对中国计划生育部门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关注。事后,中国官方媒体发文称,征收社会抚养费已经走到改革十字路口。不过,目前中国所有省级计生和财政部门都拒不公开已经征收的巨额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明细。
   
   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已经实施了30多年,在控制人口增长方面,计划生育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其负作用也日益凸显,比如说计生部门的腐败、社会老龄化、超生户不堪重负等等。这其中,计生部门腐败的同时其实也不乏地方政府的腐败,因为计生部门不可能在长期不向地方政府进贡的情况下独“享”腐败。而超生户的不堪重负往往会导致超生户逃避现实或者以极端的方式寻求生存。
   
   河北作为京畿之地,不像贵州、广东等地因为山高皇帝远超生习以为常,在计划生育政策的落实上,河北显然是不折不扣的,这就导致民众与计生部门以及政府的矛盾非常大,经常会发生冲突。当然,不是所有的超生户都有勇气与计生部门和政府在超生问题上对抗,一部分会选择逃避,或者远走高飞,或者是自杀。


   
   一般情况下,生命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最宝贵的,但是,在国家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个人的生命相对于国家和民族命运以及个人气节而言又显得微不足道,所以才会有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以及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壮诗篇世代相传。谁都知道死需要超凡的勇气,但是,少有人知道有时候生同样需要勇气,当然,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要被逼者感觉到生不如死,即使平时再坚强,仍然有自杀的可能。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这种可能,只是因为遭遇的不同、承受力的不同、性格的差异,一般人很难走到这一步。
   
   艾广栋作为农村的一介平民,育有5个子女,其中4个是女儿,1个是儿子。非常明显,艾广栋是有传统思想的,那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当然,农村很少女儿养老,这或许也是他非得生儿子的原因之一。根据现有计划生育政策,艾广栋显然属于超生户,而且超生严重。按照相关规定,他要摆平计生部门,需要交纳天价的罚款,也就是所谓的“社会抚养费”。
   
   一般的农民,仅凭农业收入,想按规定交清“社会抚养费”完全不可能,艾广栋超生了3个孩子,需要交纳的“社会抚养费”对于他来说一定是天文数字,几辈子都凑不齐。计生部门应该也非常清楚指望他交清“社会抚养费”比登天还难,所以,便隔三差五地向他要钱,有时候要两百,有时候要五百,虽然也冠冕堂皇地称其为“社会抚养费”,但从不开收据,可见,艾广栋与计生部门之间有着算不清的“糊涂账”。
   
   计生部门的工作人员就像是喂不饱的狗,向艾广栋收的钱都放入了私人腰包,每到收成的季节,更是不期而至。今年12月3日,包括龚堡村村支书艾连坤在内的5名村干部,以收取社会抚养费为由,强行将艾广栋家的7000多斤玉米拉走,而这些玉米是艾家未来一年的全部收入来源。被切断经济来源的艾广栋于12月4日上午到村支书艾连坤家理论,后来喝农药自杀身亡,留下了5个无依无靠的孩子。
   
   如今,每到年终,各类评选活动就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倘若要评选2013年度中国十大悲剧事件,我想,除了夏俊峰被执行死刑外,还不应该漏掉艾广栋自杀。艾广栋自杀显然是被逼无奈的结果,他没有杨佳的抗争精神,也没有杨支柱超生后的韧性,更没有张艺谋超生的优越条件,所以,他唯有以死来逃避计生部门的“黄世仁”,当然,在孩子均未成年的情况下撒手人寰,还是让一般人难以想象和不敢效仿。
   
   超生户当中,除了有艾广栋这样的自杀者之外,还有希望以卖肾来交纳巨额“社会抚养费”者,据德国之声12月7日报道,中国的一位母亲因为超生被罚款33万元,不交清罚款孩子就上不了户口。为了筹钱,她甚至想到“卖肾”。事实上,在偌大一个中国,这样的悲惨故事绝非个例。而因为超生而被单位开除者则是恒河沙数,就在11月19日,蔡智奇副教授被华南理工大学开除,理由是他生了二胎,而他第一胎生的也是女儿。
   
   计划生育政策的初衷显然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具体政策没有考虑到中国的生育传统,平民超生者十有八九都是头胎生的女儿,事实上,根据人口学家易富贤的统计分析,中国人口的增长最高峰已经过去,而民众的生育观已经有很大的改变,大多数夫妇都不愿意多生孩子,如果只生两个的话,多数还是希望是子女各一,所以完全可以解散计生部门并放开生育。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允许单独夫妇生育两个孩子,这是一项令人欢迎的举措,但是,仅仅如此显然无法解决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所以,当前的计生政策依然让民众不满。毫无疑问,中国的计生部门为了维持计生政策,虚报了很多数字,并夸大了放开生育的负面效应,这就使得高层制定的计生政策与现实并不合拍。据易富贤分析,中国即使从现在开始放开生育,依然无法解决老龄化和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当然,还有男女比例失衡的问题。在未婚男性已经超出未婚女性4000万到6000万的情况下,还对连续生女儿的夫妇进行巨额罚款,实在是说不过去,这说明计生部门和政府是在鼓励男女比例失衡,因为一夫一妻决定很多男性只能单身一辈子,即使计划生育政策完全放开,他们都不会有子女送终。
   
   艾广栋自杀事件再次让“社会抚养费”成为众矢之的,中国官方新华网12月11日刊文称,在全民问责的压力下,今年7月至12月,中国已有24个省份公布了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总额,共计200多亿元人民币,但还没有一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计生或财政部门公开资金的支出明细。安徽、山西、西藏、浙江、山东、甘肃、天津等7省市,迄今都没有就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公布任何信息。由此可见,所谓的“社会抚养费”已经成为了计生部门和地方政府的贪腐费,否则不会不敢公开收支明细。
   
   计划生育可谓中国国家治理制度的“恶性肿瘤”,它剥夺了民众的天赋生育权,侵犯了超生民众的财产权、工作权,甚至剥夺了超生民众的生命,并且让所有生儿育女的民众在为生孩子办证、上户口的过程中耗费了原本不必要的时间、金钱等资源。还有那些中老年失独的夫妇,之前只生了一个孩子,孩子死后,因为无法再生,他们对人生的希望彻底破灭,而独生子女的普遍性格缺陷也大大削弱了中国新生代的竞争力。计划生育的好处很少,坏处却不一而足,这样的政策应该遭到全民的抵制,而执政当局应该正视现实和顺应民心,将这一毒瘤切除,否则,将与前几任一道成为历史的罪人。
   
   2013年12月12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3/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