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45)]
拈花时评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45)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
   
   中國反共與世界安危

   
   中國反共與世界安危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233頁,第234頁,第235頁,第236頁
   
   〔第233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於
   
   北平對紐約前鋒論壇報記者談話——
   
   紐約前鋒論壇報記者史迪祿,於二十九日在北平晉謁 蔣總統,提出有關時局之問題,總統就三個問題表示意見。
   記者問:國軍目前暫時失利其基本原因如何?
   答:政府歷來軍事之方針,無論抗戰剿匪,皆以保持國家領土主權及保護人民生命財產為惟一目的,故一城一地均不輕於放棄。中國抗戰八年,以收復東北為職志,抗戰結束以後,國軍冒險犯難接收東北,其重要地區尤不能輕於棄守,而中國軍隊之傳統思想與責任觀念,皆以與土地共存亡為軍人唯一之職務,而以離城棄守為軍人之恥辱。因此,三年以來國軍處處設防,備多力分,形成處處薄弱之虞。共匪乘此弱點,乃以「大吃小」之戰法,集中其全力攻我薄弱之一點,於是屢被其各個擊破,此所以逐漸造成今日嚴重之局勢。
   政府為人民之政府,兵員之徵集,糧秣之籌畫,均須顧及人民之利益,恪遵國家之法令。而共匪對人民毫無所愛惜,分區濫發偽幣,隨時沒收人民之財產,徵集壯丁,搜括糧食,極盡其殘忍之手段。最近一年來,共匪更假借「土地改革」之名,作竭澤而漁之搾取,故匪力量一時有〔第234頁〕大量之擴張,而匪軍撤退時之焦土政策,進攻時之「人海戰術」,更非國軍所願為。因此國軍在集中力量作主力戰鬥之時必操勝算,但在一時一地則往往陷於劣勢,遭受挫折。此乃國軍暫時失敗之基本原則。故今日政府剿匪戰略戰術,勢不能不有所改變,軍事、政治、教育亦應有徹底之改革,吾人必須統籌全局以爭取最後成功,不復爭一時一地之得失。
   余更須指出今日與政府作戰之共匪,為倚恃共產國際支持之中日韓共黨聯合之軍事行動,吾人應特別警覺其嚴重性。中國本為積弱之國家,然吾人從不畏強權與暴力,吾人對日本軍閥之侵略已與之作八年之抗戰,而對於擁有武裝暴力之共匪且已作二十五年之鬥爭。自民國十三年以來,國民革命在北伐剿匪及抗戰每一長期戰役中,曾經過多次挫折,遭受重大之失敗,而最後率皆獲光榮之勝利。吾人在此二十五年間屢遭今日更為嚴重之局勢而無一次不終於克服。吾人基於痛苦之經驗,持有堅定之信心,只須以百折不迴之精神,作再接再勵之奮鬥,深信戡亂建國亦能在此次失敗之後,達到最後成功之境域。所望我全國軍民徹底認識共匪之猖獗,國家之危機,一致奮起,共赴國難,盡其救國自救之責任。吾人所恃者為民族精神與三民主義,決非任何陰謀暴行所能毀滅,吾人決不輕視今日匪勢之嚴重,但共匪對人民慘酷搾取所造成之每一攻勢,皆使其人力物力趨於枯竭,重蹈江西時代之覆轍,最後必將歸於消滅。倘如政府更能早得友邦道義及物資的援助,受國際正義之支持,最後成功必能獲致,可以斷言。
   記者問:政府是否以全力保持瀋陽?
   
   〔第235頁〕
   
   答:東北問題為國際問題中最重要者之一,其對國際形勢實有重大之影響,尤以與太平洋有密切關係之各國為然。而三年以來,此一艱巨之共同責任皆由我中國單獨擔負,而中國經三年艱苦奮鬥,至今實盡其最大之努力,而猶不能達成其任務,至深遺憾。遠在十七年之前,九一八事變發生,余曾對世界各友邦及國際聯盟發出警告,認為世界戰禍從此發生,但此一警告固不為各國所重視,但歷史事實證明東北問題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序幕。今日曆史正在重演,倘如國際正義不能伸張,民主國家持隔岸觀火不關痛癢之態度,必將重蹈過去之覆轍。萬一不幸共匪控制中國,另一世界大戰固必發生,即共匪控制東北三省,世界戰禍亦將從此開始。其尤為顯明者;無完整之東北,即無獨立之韓國,亦無和平之東亞。余敢斷言太平洋險惡風雲,又將以東北為起點。
   記者問:中國在世界反共鬥爭中之重要性,中國在另一世界大戰之地位,及若果不幸共黨控制中國對世界局勢將發生何種影響?
   答:中國正在努力剿共,以消弭足以威脅世界和平之勢力因素,以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之發生,因之餘不擬對中國在未來世界戰爭中持有如何地位表示意見。但在世界二十一億人口之中,亞洲人口佔百分之五十以上,而中國人口在亞洲十一億人口之中又佔三分之一強。亞洲在世界中之地位及中國在亞洲之地位,其重要性不待多言而可知。
   余欲在此指出者:第一、亞洲各民族無論政治組織、經濟生活、社會基礎或文化水準,皆不及〔第236頁〕歐西各國之進步,在普遍貧窮飢餓之中,共產主義之宣傳及組織活動更易於收效。第二、共產國際實行世界革命之傳統策略及其當前擴張之方向,皆以亞洲為主要目標,而亞洲之前途又以中國為決定點,共產黨之信條,欲控制世界必先控制亞洲,欲控制亞洲又必先控制中國。餘可斷言中國如為共黨所控制,第三次世界大戰必由此發生,使人類重罹悲慘之災禍,若中國政府果能消滅今日之共匪,則下一次大戰存在亞洲之因素將因而消除,而世界第三次大戰爆發之可能性亦可因而減少。中國共產黨擁有武裝部隊,其橫暴奸詐非任何民主國家之共產主義者所可比擬,然而中國政府從不因本身所遭遇之艱難及所受之損害而放棄其對世界友邦所負之責任,無論國際環境有何種變遷,中國始終如一,恪守國際信義,並克盡其道義責任,在過去反侵略戰爭中如此,在今日反共鬥爭亦復如此。余深信世界反共鬥爭必須保持整個之陣線,西歐與東亞原無輕重之分。然而西歐各國有進步之工業及較高之文化水準,民族主義及民主政治更有一百五十年以上之歷史,深植其根柢於人民生活與思想之中,彼等對於共產之抵抗所倚賴於美國物資及道義之援助,還不如亞洲各民族之迫切。美國人民及其政治家如真為人類謀幸福,當從世界上最大之區域與數量最多而生活最為痛苦之人民?手,提高其生活與文化水準,助成其獨立自由,而今日欲使世界人類得免於第三次世界大戰之災禍,尤須拯救亞洲,而拯救亞洲之努力,又應以中國為中心,此實為人類歷史上空前之偉大事業,余願美國人民及其政治家引為己任。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
   
   亞洲如淪入鐵幕將引起另一次世界大戰
   中、菲實為忠實盟友
   發揚革命策源地之光榮歷史
   抵大韓民國訪問發表談話
   反共戰鬥與重慶
   中國人民將永為獨立自由而戰
   中國實業計畫實為中國經濟設施之藍本
   
   亞洲如淪入鐵幕將引起另一次世界大戰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237頁,第238頁,第239頁,第240頁,第241頁
   
   〔第237頁〕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七月四日於臺北接見美國國際新聞社遠東總經理韓德曼及美國斯克利浦斯霍華德系報遠東特派員駐華外籍記者聯誼會會長范華智二氏並答覆彼等提出之問題——
   
   記者問:最近各國對中國局勢之趨向,日見關切,同時有許多人竟認中國之局勢已無法挽救,因此中共之征服中國乃至征服全亞洲,似為必然之事,美國援華是否已為時太晚,外援是否會太晚乎?
   
   答:目前為共黨所盤踞,淪入於鐵幕內之中國土地與人民,尚較民國二十七年對日作戰一年以後所淪陷之地區與人民為少,謂中國局勢已無法挽救之錯誤觀念,實乃共黨企圖散佈失敗主義之宣傳所造成者。一切為人類自由與民族獨立之奮鬥,終久必獲勝利,此乃余確定不移之信念。故余對於一切為挽救中國現勢之努力,無論為吾人自己的努力,或友邦的努力,決無為期太晚之意念。惟中國反共戰爭,倘不能獲得及時之支援,則民主國家將來須付之代價恐將不止百倍。我人倘不能在中國防止共產主義,則共產主義必將蔓延及於整個亞洲,如亞洲為共產主義所控制,則另一次世界大戰,更無法避免。故無論就其代價及民主國家對世界愛好自由各民族之責任而言,余必須指出:倘再坐失時機,而不設法防止共產主義在中國之蔓延,實屬危險之至。
   
   〔第238頁〕
   
   記者問:中共是否已經獲得在彼等軍事佔領區內中國人民之集體擁護,或彼等是否將能獲得此種擁護,閣下是否相信,國民政府仍受中共治下人民之擁護,或現在政府區人民之擁護,倘人民並不擁戴共黨,則政府挫折之主要原因何在。
   答:中共佔領區之人民,純係屈服於中共之暴力及其恐怖之統治。人民非但不擁戴共黨,並且痛恨共黨,日深一日。共黨已公開承認,在其控制之地區內農民暴動,已一再發生,余深信在中共軍事佔領區內之人民,正切望國民政府,恢復政權,事實上甚多教授、青年學生、農工均不顧共區監視之嚴密與旅行之艱險,其自共區逃至政府區者,亦一日增一日,此即明證,故除極少數投機政客而外,無人再願在共黨統治下生活者。至於國民政府最近挫折的原因,除軍事以外,最重要之因素約有兩種:第一、蘇聯不遵守一九四五年中蘇條約的義務,該約的訂立,係以雅爾達協定為基礎,在中國已是一種甚大的犧牲,蘇聯復不遵守該約所規定的義務,遂使中國無法收回東北。又使中共於最短期內,在東北擁有極大的武力。第二、原因是經濟的。中國抗戰八年,已遭受種種痛苦與貧乏,再繼之以中共全國性之叛亂與破壞,遂致人民、公教人員、軍隊官兵,均被迫而長期的生活於飢餓線之下。政治上若干弊端,亦起因於此。
   記者問:中共力量如不受節制,再加以蘇聯援助,共產黨勢力是否將蔓延全部亞洲,此種蔓延運動,是否為蘇聯在其將來統制全世界計劃中,先得統制遠東計劃之成功?
   答:當然。注意此問題之人士,請讀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十二日國際共產黨第六屆世界大會所通過之〔第239頁〕「殖民地及半殖民地革命運動之理論」,此係共產革命在全部亞洲活動之藍本,現已步步實現。列寧曾說:「征服歐洲之路線要先出自亞洲」,國際共產黨創造人之政策,現正由其黨徒在忠實的執行之中。
   記者問:若干外交人士,以為中共領袖毛澤東或將獨立而反抗莫斯科之命令,如南斯拉夫國之狄托。閣下同意此種看法否?假使能有此種反抗,對於中國前途果有大改變否?美國及西方民主各國,能否仍與中國保持友好及合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