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42)]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42)

中華民國二十九年
   
   ——————————————————————————–
   
   日本已外強中乾

   希望中、法兩國確保和好
   
   日本已外強中乾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30頁,第131頁,第132頁,第133頁,第134頁
   
   〔第130頁〕
   
   ——中華民國二十九年一月二十日
   
   與法國駐華大使戈思默談話——
   
   時間:二十九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時
   地點:重慶曾家巖德安裡官邸
   委座:前聞大使偶沾寒疾,現已痊癒否?
   大使:微恙告痊,謝謝!前次謁見 委員長談及貴我兩國間許多小誤會,當曾電達敝國政府,現奉敝內閣總理覆 委員長一函,囑為面呈,函中對此已有解釋,並謂貴我兩國邦交正睦,敝國對貴國之政策亦無變更。
   委座:接到大函,請先轉致謝意!關於滇越鐵路,大使近得何項電報否?
   大使:今晨獲河內方面來電,對滇越鐵路炸壞部份已動工修理,沿路承貴國政府派人幫助修築,敝國政府甚為感謝!回憶去年六月謁 委員長,曾以外交上理由陳明該路有遭受日本威脅與轟炸之危險,現在,不幸已成事實,且近來日本對此在外交上迭予敝國以壓迫,但敝國對貴國之政策迄無變更,亦望貴國政府努力防範,使日本施於敝國之外交壓迫方能減少。至請貴國政府盡力設法保護此路,此非僅為保護敝國之資產,實為保護貴我兩國共有之利益,因此路乃兩國國際〔第131頁〕交通之孔道也!
   委座:此次敵機轟炸滇越鐵路,敝國政府自當負責,以後對於該路,敝國必用一切可能有效之方法,盡力保護。
   大使:盛意至謝!
   委座:此次日政府參謀部派高級參謀到安南,請求勿允敝國假道安南通運軍火貨物,貴國安南政府當即予以拒絕,敝國對此甚為感激!
   大使:乘此次滇越路之被轟炸,本人已據此理由向敝國政府提議請於鐵路之外,另築一公路,以備鐵路運輸發生障礙時,仍有公路可資交通,當立蒙批准,並撥安南政府一萬八千萬佛郎為修築經費,由河內至老街一段,且已動工,希望貴國政府對於昆明至老街一段,亦能提前修築!
   委座:在敝國境內之一段,余已派某赴昆明專責進行修築事宜。貴大使近來尚接到有關日本方面之情報否?
   大使:據敝國駐東京大使電告,近來日本政府與汪精衛之談判甚為緊張!
   委座:貴國政府對此事作何看法?
   大使:該電稱汪精衛與日政府談判之最困難者,為一軍隊問題,日本政府要求汪承諾日軍在中國採合作之方式,但汪已拒絕,故此項談判,恐終至破裂!
   委座:現在日本對天津法租界有何行動否?
   
   〔第132頁〕
   
   大使:日本對天津法租界尚無何行動,敝國亦不感如何困難,所感困難者為上海之租界,即難予應付日軍與偽組織之紛擾也。至天津方面,日本之所以對法租界採取溫和有禮之態度者,即彼以為既與天津英租界以封鎖壓迫,只待英國對日讓步,敝國亦必隨?作相當之讓步也!總之,敝國目前在遠東最感困難者,即為所受日本外交上之壓迫,此乃有關中法之邦交,故今天特為陳述,希望貴我兩國邦交因此更能日趨親密,此不僅由兩國對於滇越鐵路之合作以促成,並且可設法從其他事件上以促成此種關係,因為日本對於敝國,並非軍事上之壓力,而為外交上之壓力。
   委座:大使所謂日本對貴國施行外交上之壓力,究何所指?
   
   大使:此種外交上壓力之表現,於日本外務省與敝國駐日大使之談話可以見之,此次談話,外務省負責人慎重表示謂在中日戰爭中,法國如任令中國利用滇越路運輸軍火,則與法國之中立實相違背。但於中日戰爭,敝國實與貴國同情,政府方面且有一堅決之意志以維持敝國對中國不變之政策,惟敝國採取此項態度,對日外交,實感覺許多困難,此點亦不能不說明。請予保守秘密!
   委座:大使之意,甚謝!余意日本現已外強中乾,其對貴國與安南之威脅,僅此一藉口而已,然此實無足過慮,只須貴我兩國對於滇越鐵路修復迅速,保護周密,使其轟炸破壞之技無所施,則日本雖欲意存威脅,亦無可奈何!余今日並可以一言以告貴大使,即日本對貴國儘此可能之外交〔第133頁〕威脅,亦不久即可消釋矣。
   大使:委員長之意見實與敝國政府與鄙人之意見,不謀而合!茲奉敝國內閣總理之命有一重要問題就商於 委座!即自貴國抗戰兩年半以來,敝國已予貴國以相當之幫助,現敝國軍需工業對於鎢礦之需要甚切,而貴國產量甚豐,故亟盼貴國有一更親密之表示,能以一部份之鎢礦,供給敝國。
   委座:此事可以考慮,余已令經濟部切實籌辦,但現在敝國已定運售於第三國之貨,請勿截留。
   
   大使:余已電安南方面迅將截留之貨放行,至以後商購事,敝國已派專員杜蘭格士東來,現已抵河內,今明即可飛渝,請 委員長允可其與貴國經濟部接洽,如承貴國允售一部份之鎢礦,則敝國政府,實甚感謝!
   委座:此事容易辦到,因敝國有三省皆產鎢,且儲量甚富,但余有一要求即敝國所定汽油汽車經過安南時,應請盡量予以便利,儘速運到,敝國有此運輸工具與器材,則交通便捷,貴國所需之鎢,亦易於運出。
   大使:對委員長之盛意,甚為感激!余即當以之電告敝國政府,至貴國貨物——如汽車汽油之類之通過安南者,要求盡量給予便利一節,敝國政府當竭力照辦。又德國貨物一萬八千噸,經由安南運入中國者,前以安南政府奉行封鎖之規定,未予放行,現正與貴國外交部長換文,敝國願取消此項封鎖規定,並將已扣留之貨即予放行。
   
   〔第134頁〕
   
   委座:此事承貴大使之鼎力贊助,甚謝!
   大使:貴我兩國之邦交,從未如今日之親善者,此後凡事貴國政府必能得敝國政府之同情,敝國政府亦必能得貴國之同情,可為恭賀也!
   委座:貴我兩國邦交之敦睦,不僅現在如此,將來必更能密切合作,貴大使對此盡力已多,今後繼續努力,必可達到兩國進一步合作之目的!
   大使:對此,余當竭盡棉薄!
   委座:貴國內閣總理之函,先為謝謝,以後當函復!
   
   希望中、法兩國確保和好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35頁,第136頁,第137頁,第138頁,第139頁
   
   〔第135頁〕
   
   ——中華民國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
   
   一日對法大使戈思默談話——
   
   時間: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午後五時
   地點:重慶德安裡官邸
   (寒暄詞略)
   大使:今日晉謁 委座,奉敝國政府訓令有數事請商:
   第一、滇越鐵路問題,根據中法滇越鐵路協定於某種情況之下,中國政府有管理該路之權,但以無礙兩國之合作為條件。現此路由中國管理後,兩國對於該路合作之辦法,業經路局局長與中國交通部商洽妥當,但法國政府希望中國政府對於兩國原訂有關該路之協定章程,仍確認其存在。
   第二、滇越鐵路,在中國政府管理之下,法國政府特聲明保留其損失賠償之權。
   第三、最重要者,為中國軍邊區司令就職佈告,明言取銷滇越路之治外法權,以後該路區域法國人民,須受中國法律之統治,此恐係出於貴國方面之誤會,請 委座以公平之眼光,與本中法兩國友好之精神,早予解決,尤其對於滇越路之破壞,固出於軍事上之理由,但亦有不〔第136頁〕應破壞而已破壞者,或未臨緊急必要之時期,即過早予以破壞者,此點亦請 委座注意。(附書面說帖)
   委座:大使所述各點,余即交外交、交通兩部主管人員研究辦理。
   大使:貴國政府此次對於滇越鐵路之處置,用意余甚明瞭,惟就敝國政府立場言之,該路為敝國在遠東唯一重要權益所在,而非敝國國民私人利益可比也。
   
   委座:中國政府對於此路處置,自當慎重考慮為之,貴國可放心。
   大使:關於邊境兩國軍隊衝突事件,已照會貴國政府,據貴國外交部答覆,謂此事純係謠言,但安南政府之報告,邊境法越軍確有因衝突而致死傷者,余今日無特別要求,但希望 貴國方面予以嚴重之注意,兩國應本友好合作之精神,交換情報,避免衝突,敝國已令安南政府,嚴格約束邊境軍隊,避免發生衝突事件。請 委座命令中國軍隊;亦照此意辦理。
   委座:交換情報,避免衝突,中國政府亦甚願意,中國軍隊絕對不致進入越境,只要越南政府不接受日本之脅迫指使,侵犯中國,中國政府甚願協助法越政府商處邊境事件。
   大使:為避免日本之藉口挑撥,貴我兩國軍隊,更應密切合作。
   
   委座:中國甚願如此,關於合作辦法,請越南政府擬一具體計畫,雙方商量辦理。
   
   大使:如承 委座接受此議,余即囑敝國武官進行此事。總期兩國邊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委座:余確信並確切擔保,如法越軍隊不侵犯中國國境,中國軍隊決不致進入越南境界,大使所述兩〔第137頁〕國邊境已發生之衝突,必係法越軍隊侵入中國境界所生之結果,此種事實,務請予以確認,並確信余之擔保,決無稍誤。
   大使:委座所言,余確信不疑,余即電呈敝國政府請嚴令約束邊境軍隊。
   再關於滇越邊境封鎖事,不僅阻斷敝國人民之往來,使彼等今後出入滇越須繞道香港或緬甸,感受至大之困難,而且在目前封鎖情況之下,貴我兩國交通無異完全斷絕,此事敝國政府認為確甚嚴重,曾向貴國政府交涉,請求予以邊境交通之便利,已遭拒絕,於貴國此次封鎖邊境,原則上固甚諒解,但於敝國官民有出入邊境之必要時,仍請特予便利。
   委座:中國政府封鎖滇越邊境,乃軍事上之必要,如法越政府與我國關於滇越邊境軍事上之密切合作,能獲解決,則此事亦可連帶解決矣。
   大使:委座所言「軍事合作」,余意認為即係指兩國交換情報防止刺探軍情等而言。
   
   委座:余所謂「軍事合作」,即指兩國在邊境上關於軍事之種種諒解而言,不僅軍事,即其他一切事件,如法越政府能有誠意願與中國和好,中國政府未有不願予以善意者慮者。
   大使:法越政府此次確有誠意與貴國政府妥議邊境事件。
   委座:大使雖雲其確有誠意,無如越南政府事實上現正受日本之壓迫,不能實行其誠意。
   大使:越南政府對貴國甚有好感,對於邊境事件之交涉,亦確具誠意,但因受日本之壓迫,處境甚為困難,此點惟請諒解。前此日本千方百計欲搶奪貴國所存海防之物資,越南政府始終拒絕,而〔第138頁〕允由貴國商人標價出售,收回資本,得免損失,此固我方交涉之勝利,亦越南政府對貴國友好之表示也。
   委座:對於中國所存越南海防等地之物資,不能因法越與日本最近所生之變動而遭受任何損失,此乃法越政府應負之責任,今天且不必詳談,僅就大使所述各節,余願本私人之感情,與中法兩國之關係,交主管部研究辦理。今後只要越南政府確具誠意,能與中國和好,中國方面,毫無問題,此意請大使通知越南政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