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40)]
拈花时评
·绿帽子软件可能会对网络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打击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八)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一)
·何清涟:中国大陆已进入社会反抗高峰期
·妥协?心虚?还是局面失控?文摘并评论:石首事件平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二)
·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三)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四)
·颠覆国家暴政是天赋公民的权力,文摘并评论: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想一举消灭国产PC?文摘并评论:狠批谷歌证明“绿坝”有用?厂商预装5270万套
·毛主席语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六)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七)
·不寒而栗!文摘并评论:网友爆料-上海13层楼倒塌的内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九)
·中共特务组织大观,文摘并评论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一)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白马”困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三)
·文摘并评论:惊爆内幕-中国“毒香烟”几亿人受害,高级领导都抽特供烟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四)
·文摘并评论:近万维吾尔人抗议韶关事件 中共军队开枪镇压
·文摘并评论:内部消息首次曝光 中共战略绝密 / 国安
·也谈中共的所谓“民族政策”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感于维族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六)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九)
·文摘并评论:中国网民突破三亿 新一轮网络博弈将开始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落成仅七年的津晋高速道桥坍塌致六死亡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
·何清涟: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40)

為日軍在盧溝橋尋釁與英大使許閣森談話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74頁,第75頁,第76頁,第77頁,第78頁
   
   〔第74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於南京——
   
   時間——二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五時
   地點——中央軍校 院長官邸
   許大使:前次 貴院長提示各點,業經詳電敝國政府,現已接到覆電,謹將大意轉告 貴院長,該電稱:敝國外相艾登於接得鄙人前電之後,即接見 貴國現在倫敦之孔副院長,告以自盧溝橋事件發生以來,英國政府所已盡力於中日和平解決爭端之調解工作,在本月二十三日美國國務卿赫爾曾接見駐美中日兩國大使,告以美國對於遠東時局密切注意,甚願中日兩國,竭力維持和平,免除戰爭。同日敝國外相艾登亦以同樣願望面告日本駐英大使吉田茂,謂英政府對遠東和平,極為關切,並請日使轉告日政府,為維持日本在華北利益計,亦應竭力抑制一時激烈之情緒,於盧溝橋事件,務求和平解決,須知中國此次雖然抵抗,但並未放棄和平之願望,惟中國所要求之和平,亦有一限度,日本應予注意者也。最後艾登並以彼在下院答議員問之語,——華北目前局勢,若賡續不變,則英政府即認為不宜與日本進行雙方合作之談話,——嚴正的面告吉田矣!敝國政府對於此次華北事件,在目前所能盡力者即止於此!
   
   〔第75頁〕
   
   院 長:貴大使昨今兩日以來,獲得何項新消息否?
   許大使:未曾接獲何項新消息,惟覺貴國與日本之間近來局勢似有進步。
   院 長:貴大使近日曾獲由東京傳來之何項電報否?
   許大使:亦未曾獲得由東京傳來之電報,惟曾接獲兩項報告,皆足證明貴國與日本兩方之情勢,確有好轉希望!
   院 長:此次事件表面上雖已和緩,但日方從本月二十二日起秘密運送軍隊軍火來華甚急,請貴大使及東京貴國大使,特別注意!
   許大使:本人現在尚未查明日方最近果已輸送若幹部隊來華,承 貴院長提示,當予注意。
   院 長:據報日本最新式之軍械軍火,及各新式部隊,多已由日本國內及朝鮮等處秘密運抵釜山、大連,一部份且已運抵天津豐臺,大批飛機,業已集中瀋陽!
   
   許大使:余亦據報日軍兩師團擬運抵大沽,但現尚未到達。
   院 長:日方如此繼續增軍,其意必圖再施攻擊,仍盼貴大使即通知貴國政府,設法防止,以便促進和平。
   許大使:余甚願將 貴院長所告各項消息,轉達敝國政府,惟據余所知與 貴院長所示者略有不同,余總覺日來各方消息較為和緩。
   院 長:余所得確報,自本月二十一日以後即從二十二日起日軍仍繼續由釜山大連向敝國方面輸送,且〔第76頁〕極秘密,一似二十一日以前日方之態度舉措,不過為表面之威嚇,而二十二日以來之不斷增軍,確有再圖大舉之野心,此點敝國政府已予以嚴切之注意,但亦極值得貴國之注意也。
   許大使:若據報紙記載觀察,華北局勢似尚甚嚴重,但北平方面情形頗為安靜。
   院 長:此次日方因在北平豐臺一帶,事先未有確實準備,故盧溝橋事件發生,彼方每次均受損失,每次損失之後,即向敝國講和,迨援軍開到,又復失信進攻,故現在雖暫告一段落,其心未甘,必乘機再起事端,現在平津之所以表現和緩者,因宋哲元將軍已下令解嚴故也。
   許大使:貴院長所觀察者甚為精到!惟關於雙方軍隊調動,吾人曾獲兩方之不同宣傳,實則貴國軍隊北調者甚少,而日軍來華者亦尚未到達。
   院 長:據余觀察日本在不久之將來,對於華北方面,必將發動一更重大之事件!
   許大使:但據余之觀察,至少在現在尚不敢作如此斷定。 貴院長可否將宋哲元將軍與日本此次所簽訂之和約見告?
   院 長:可以相告!
   許大使:聞日方尚有請求貴國取締排日教育一項, 貴院長意見如何?
   院 長:此項要求,日方雖欲提出,亦不能在北平天津一帶實行,蓋北方教育界勢力極大,彼輩激於義憤,雖迫之以槍砲所不屈也!
   英參贊:日本所要求之「取締排日」,究竟「排日」兩字之定義如何?
   
   〔第77頁〕
   
   院 長:此項名詞之定義,恐只日本人始能知道!
   許大使:「排日」之定義,雖極難確定,但日本可將一切具體要求廣義的包括進去。如此次撤退第三十七師之要求等是。
   院 長:余意亦覺日本為侵略華北計,必以此方式為藉口,請貴大使特別留心,余並可預斷日本在最近一二週內,必有一極強硬苛刻之要求,以最後通牒之方式,向敝國中央政府或宋哲元將軍提出,此件如果不出所料,竟然提出,則敝國必不能接受,必至釀成戰爭,故特預告貴大使請轉告貴國政府,約同美國一致設法,事先預為防止!
   許大使:貴院長此種預斷,有無何項消息作為根據?
   院 長:余此項預斷,係根據一確切之消息得來,日本必將於兩週內向敝國提出一強硬苛刻之通牒!
   許大使:此項牒文是否即係 貴院長前次所告本人者,為日本強迫貴國聯合對付蘇俄乎?
   院 長:恐即係逼我以此要求,且必出以最後通牒之方式,故甚盼在日本尚未提出以前,貴國與美國能聯合一致,設法防止!
   許大使:余聞 貴院長此項預告,實甚擔憂!當以此意即速轉達敝國政府,及早注意!
   院 長:日本對敝國所施之侵略行為,世界皆知!此次宋哲元將軍所簽訂之三條件為敝國對日之最後讓步,敝國最低限度之立場,已於本院長十九日所發表之談話中詳明宣示。經此退讓之後,如日本再在華北或敝國其他領土以內掀起事變,則其居心侵略,違背信義,不僅敝國所不能忍受,〔第78頁〕即世界任何主持公道維護正義之國家,亦不能坐視!
   許大使:貴國孔祥熙副院長在德國時,德國亦曾表示已勸告日本,希望維持東亞和平,由此可知德與日雖訂防共協定,但其對貴國之態度尚屬不惡!
   院 長:貴國關懷遠東和平,盛意極為感謝。
   
   與德大使陶德曼談話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79頁,第80頁,第81頁,第82頁
   
   〔第79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於南京——
   
   時間——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時
   地點——中央軍校 院長官邸
   陶德曼:上次晉謁,貴國秩序安好,此次奉訪,適值華北多事,對 貴院長之沉?應付,極表同情!
   院 長:貴大使此番從北戴河來,抑從北平來?
   陶德曼:當盧溝橋事件發生時,余適在北平,旋因須南下,恐北平交通發生阻礙,故遷居北戴河,此次即從北戴河來。
   院 長:現在天氣甚熱,勞駕南下,甚感!
   陶德曼:此次事件發生理應來京。
   院 長:貴大使對敝國與日本這次事件,作何觀察?
   陶德曼:余昨過天津時,知日本軍態度和緩,迄抵南京,又有廊坊衝突發生,恐日本當局,意在佔領北平。昨日報載日本已向宋哲元將軍提出最後通牒,要求撤退駐平軍隊,雖路透社消息係指撤退第三十七師駐北平及其附近之部隊而言,但同盟社所傳者,所謂撤退軍隊,係將貴國在北平及〔第80頁〕其附近之全部軍隊包括在內。
   院 長:據余所知者兩軍現尚在相持中,此刻尚未接到北平他項電報。貴國政府關於此事對貴大使有何指示否?
   陶德曼:余最近接得敝國政府電報,敝國外交部長曾晤見程大使,談及此次事件,極為關懷!敝國在貴國,現雖無其他政治關係,但為維持兩國商業利益計,極希望貴國與日本能和平解決。昨日與王部長晤談時,余曾表示敝國政府甚願協同第三國對日本為友誼之勸告,或出而調解,但日本已申明不願意第三國干涉,故敝國雖欲調解,恐亦不能收效。
   院 長:貴國駐日大使近曾有何消息致貴大使否?
   陶德曼:曾接東京方面敝國大使電報,據稱日本政府對於此次盧溝橋事件,初亦不甚清楚,仍是少數軍人欲藉此生事,迨事變發生以後,到現在日本政府已全為軍人所控制矣。
   院 長:日本政府最近對貴國曾否提起日德防共協定?
   陶德曼:關於此項協定,日本尚未提起隻字。余並願坦白忠實奉告 貴院長,自從此項協定簽訂以來,敝國與日本從未根據此約有何作為,即協定中規定兩國應合組之共同委員會,迄今亦未成立,故敝國與日本雖訂有防共協定,然兩國外交僅限於普通關係一如往時。
   院 長:如果敝國與日本此次事件不幸而引起遠東戰爭,英國蘇俄或不幸而捲入漩渦,以致演成世界大戰,貴國是否根據日德防共協定亦起而參加?
   
   〔第81頁〕
   
   陶德曼:如 貴院長所說之情況,與日德協定並無關係,蓋此項協定之目的在防止共產黨之活動,其中實無軍事條款。
   院 長:果如貴大使所言,則余即知貴國政府之明確態度矣。殊覺欣慰!
   陶德曼:貴國孔部長在柏林時,曾見敝國元首希特勒先生,其談話內容不久即可接到,余曾於其未晤見前,電告敝國政府,請將日德防共協定對孔部長詳為說明,以免發生誤會。不知 貴院長已接得孔部長報告否?
   又如貴國與日本因此次事件而發生戰爭,蘇俄最後是否參加?
   院 長:此事我雖不能預斷,但此次華北事件不僅是中日問題,而為整個遠東的問題。
   陶德曼:對於 貴院長日前所發表之演詞,充分表現大國風度,實甚欽佩!盼望由此次演詞之感動,或可使雙方終歸和平解決!
   院 長:余可明告貴大使,截至目前為止,敝國與蘇俄尚無何項關係,惟此事如引起遠東戰爭,蘇俄態度如何?頗值注意,而戰爭之責任全在日本,蓋敝國實無引起戰爭之意也。
   陶德曼:但日本方面曾通知東京敝國大使,謂貴國有許多事情使日本發生反感,此次事件如引起戰爭,責任全在貴國!雖然,余甚知此說乃日本片面之言傳也!
   院 長:對於此次事件,雖雲日本已表示不願第三國干涉,但現在與日本有條約關係者僅貴國,貴國與日所訂防共協定,目的在對付蘇俄,今日本必欲擴大華北事件,轉而對付敝國,貴團政府即應〔第82頁〕乘此機會對日本進友誼之忠告,勸日本不可越出協定範圍,使其態度趨於和緩。
   陶德曼:敝國政府始終不願日本在華北有何冒險行動!但日本方面則以此事為局部問題,敝國雖欲調解,恐亦無效!且日德防共協定目的在對第三國際,而非僅對蘇俄,故雖本此協定向日勸告,亦恐效力甚小!但無論如何, 貴院長之意見,謹當報告敝國政府。
   院 長:此次事件決非局部問題,決不能如日軍侵佔東四省一樣,任日本以局部問題來欺騙世界,如日本不顧信義,繼續其武力侵略,敝國決定正式與日斷絕外交關係,以全國力量與之宣戰,希望貴國政府注意!
   貴國顧問現在敝國服務,情形甚好,亦甚努力,對貴大使特表謝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