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53)]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53)

深信共產主義必自中國消滅
   
   ——————————————————————————–
   
   內容來源:卷三十九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四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57頁,第158頁,第159頁,第160頁,第161頁,第162頁,第163頁
   
   〔第157頁〕
   
   ——中華民國四十九年六月十七日答
   
   巴西「環球報」記者維也拉問——
   
   記者問: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中之前途如何?
   答:中華民國為首先遭受共產侵略之國家。在其遭受侵略的初期,由於一般國際人士對共產侵略缺乏充分認識,中華民國政府在國際上的處境有一度是相當困難的。現在情形已有相當改善。蘇俄所指使的共產集團的本質、策略與野心,已逐漸為一般自由國家所體認;中華民國政府站在反共產、反侵略的前哨,對內拯救中國大陸同胞,對外捍衛自由世界,其任務與地位,已逐漸為自由世界所瞭解。因此,本人深信,中華民國在自由國際社會中的地位是穩固的,其前途是光明的。
   記者問:閣下是否認為至少在若干時間內,世界戰爭之危機頗為遙遠。
   
   答:蘇俄領導的國際共產集團,以征服世界為其最後目標。目前因自由世界實力強大,共黨武力侵略無獲逞之把握,故不敢貿然發動核子戰爭,而以挑撥、分化、滲透及顛覆等手段,進行其蠶食自由世界之陰謀。自由世界對此如不提高警覺,俄帝集團將可不經過世界戰爭,而達到其征服世界的目標。
   〔第158頁〕
   
   因此,我認為世界戰爭的危機在短時間內縱使不能肯定其必然發生;但自由世界仍應嚴密注意,準備其隨時可能發生。至對於共產集團在武裝攻擊以外所用的侵略手段,更應當時刻提防,並加以積極的抵制。
   記者問:中華民國對民主政治之貢獻如何?
   答:中華民國建國者 孫中山先生倡導國民革命,以建設民主政治為目的。 孫先生為達此一目的,手訂五權憲法,為建設民主政治之藍圖,今日我國憲法及依據憲法所組成之政府,即為孫先生手訂藍圖之實現。
   孫先生認為憲政之基礎,在於地方自治。須有地方自治為基礎,而後民主政治不至成為少數人或一階級之政治。在縣市自治制度下,人民行使其直接民權,然後由縣市產生代表,組成國民大會,選舉總統,由總統組織中央政府。
   在中央政府中,行政院對民選之立法院負其責任,同時,彈劾官吏之權劃歸監察院,以防制立法院之專權。行政與立法兩院之外,司法權為獨立者,不受行政之干涉,考試權亦為獨立行使者,使文官之銓敘與升降,不受長官之任意支配。
   一般民主國家之憲法,大抵受三權分立主義之影響,我中華民國之憲法,則以五權合作為其基礎,此即中華民國民主政治之特徵。
   記者問:閣下對中共之日益擴張作何看法?
   
   〔第159頁〕
   
   答:中共之日益擴張,自其外表觀之,對於自由世界,構成日益重大之威脅;但自其內部之危機觀之,彼對外愈益擴張,則其內在危機亦日益嚴重。
   中共對外之擴張,勢將走向戰爭。而其內在危機,又必釀成普遍爆發之反共革命。
   
   在西方人士中,有一種幻想,以為中共對外並非不可轉向和平,同時其對內亦非不可多給人民以自由,但在事實上,此種幻想迄未能獲得中共實際行動為其證實。中共對外不能停止其擴張,對內亦唯有加重其對人民之壓迫與控制。兩年來,鄉村「人民公社」雖已破產,而彼仍繼續冒險,向城市推行其「公社」運動。此一明顯之趨勢,即足以證明中共對於人民之壓迫與控制,只有日益強化,絕無改良之可能。
   「人民公社」之開始實施,是在中共侵臺戰爭開始之時,在實質上,「公社」運動即是對於戰爭之總動員。一九五八年中共侵臺戰爭之目的,在突破西太平洋反共之鏈島防線,使俄帝勢力向中太平洋前進。換言之,中共之戰爭目的,在於化太平洋為俄帝之內湖,故其侵臺戰爭,雖為我中華民國國軍所擊敗;但其野心企圖並未終止。
   自由世界有遠見之人士,當知中共「人民公社」運動之繼續推行,實即為備戰與作戰之繼續進展。若為解除自由世界所受於中共之威脅,唯有對其內部反共革命運動予以支援。吾人以為自用世界對鐵幕後的反共革命之最大支援,即為對中共之膨脹行動予以迎頭打擊。同時堅持反共政策,使鐵幕後之反共革命群眾獲得精神上之鼓勵。
   
   〔第160頁〕
   
   在此意義上,中立主義與姑息主義,均適足以助長中共之氣焰,及其對外之膨脹,自由世界人士如能看清此點,亦即可以看清我中華民國之反攻復國運動對於世界和平安全之貢獻。
   
   記者問:如聯合國接納中共為一會員國,中華民國之態度如何?
   
   答:中共自始即為蘇俄共黨所孵育,其偽政權為蘇俄侵略者所強加於中國人民者,但迄未為中國人民所接受。匪偽政權以蘇俄之利益為利益,對內厲行高壓統治,摧殘人權,草菅人命,為中國史無前例的暴力統治,對外則從事侵略與顛覆活動,破壞中國愛好和平的傳統。此種與中國傳統精神及文化根本相違的偽政權,乃中國人民之公敵,自然不配代表中國人民參加任何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在內。
   蘇俄共產集團企圖挾帶匪偽入聯合國的嘗試,十多年來悉遭失敗。本人深信,聯合國旨在維繫世界和平與自由,一定可以維持十年來主持正義的光榮紀錄,一定不會縱使中共混入此一世界組織,如雲聯合國接納中共為其會員,則無異雲聯合國全失其存在之理由及價值,而自取滅亡。
   記者問:閣下認為共產主義將自中國消滅否?
   答:吾人深信共產主義必將自中國消滅,因為共產主義之實質,乃是偽裝社會理想之外衣,內含兇殘之暴力,在中國淪入鐵幕之前,其社會理想之偽裝,亦曾迷惑一般無見解、無主張之青年知識份子,與一般無認識、無經驗之工農群眾。但在鐵幕專制統治建立於人民脊骨之上以後,人〔第161頁〕民所受者為共產主義之恐怖屠殺與無情壓搾。人民對共產主義之幻想一旦幻滅,則極權主義暴政所恃以控制人民者,只是暴力;而人民反共革命運動亦即隨之發生、發展。
   中國人民所信守之倫理法則,以仁愛與和平為中心,以家族制度為基礎。中共對人民之壓迫,今已進入其拆散人民家族組織之殘酷暴虐之頂點,吾人深信,「人民公社」運動乃是中共自掘其墳墓,同時亦即為人民反共革命之溫床。共產主義自中國消滅之開端,即在於此。
   記者問:閣下相信中共將變為蘇俄之大敵否?
   答:由於共匪在處理若干內政問題之方法與手段上,與蘇俄有些不同,於是就有若干人士認為匪俄已呈分裂。甚至認為共匪可能成為蘇俄之大敵,這種看法是不正確的。因為共匪是蘇俄的傀儡,雙方具有先天性的主奴關係,尤其近年來,共匪在經濟上與軍事上,都對蘇俄有十足的依存性,所以毛匪澤東高叫「以蘇俄為首的社會主義國家大團結」,這就足以說明。而且在赤化世界的政策上,匪俄是一致的。當茲共產集團與整個自由世界為敵的局勢下,匪俄深知他們合則兩利,分則兩敗;所以本人認為他們是不會自相敵對的。
   實際上,國際共產主義在其赤化全世界之總目標下,或以地域與環境不同之故,匪俄所採方法與手段亦隨之而異,但此種現象絕不包含匪俄敵對意義。且在匪俄方面,此種作法,一面可收分工合作之效,一面又可混淆淺見者之聽聞。
   記者問:中華民國是否有足夠武力以驅逐共產侵略之企圖?對共匪之滲透如何?
   
   〔第162頁〕
   
   答:我國國軍訓練優越,裝備精良,尤其士氣旺盛,且具有雄厚之後備潛力,足以阻遏共匪之任何侵略企圖,民國四十七年秋臺海戰事,我贏得輝煌之勝利,即可作為明證。至於滲透,乃共匪慣用之伎倆,惟由於我政府對抗共產主義長期奮鬥之經驗,及全國軍民對共匪之深刻認識,與堅強之反共意志,其對臺灣地區之滲透陰謀,將不能發生任何作用。
   記者問:中華民國與巴西之貿易,中華民國可以何物售與巴西?可向巴西購何物?
   
   答:我國產品可向貴國銷售者,有樟腦粉、樟腦片、鋁錠、鋁片、工業用鹽、紙及紙漿、綢緞、玻璃、電扇、紅茶及棉織品。我國擬向貴國購買之物品,有棉花及美援款項下各種需在國外購買之物資。
   記者問:閣下對印度之政治情勢如何看法?有共黨對該國滲透之危險否?
   
   答:印度一向在國際上主張以不介入軍事同盟集團為政策,認為只有採取所謂中立主義,始能有助於世界和平。事實上,印度採行的中立主義,正墜入國際共黨分化之陷阱。蓋國際共產黨係以武力征服世界為目的,而以分化自由國家為手段。印度既與共產國家為鄰,自應參加自由集團之集體安全體系,方能遏制國際共產黨之侵略。
   自共匪在西藏之暴行,及共匪以武力威脅印度邊境等事件發生後,印度人民中有識之士,對國際共產黨企圖征服世界之野心,已較有瞭解,民間之反共意識,似有逐漸增強之勢。印度,一如其他東南亞各國,在經濟上仍未完全發展,處處需要外援,蘇俄共產集團針對〔第163頁〕此項弱點,施以所謂經濟援助之誘惑,而國際共黨的所謂經濟援助,實際上就是進行滲透的重要手段,受援國家的當局,如果對這種間接侵略的陰謀沒有警覺,就會發生飲酖止渴的危險。
   
   光復大陸是中國政府
   與全體人民的神聖責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九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四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64頁,第165頁
   
   〔第164頁〕
   
   ——中華民國四十九年六月十九日告美白宮記者團問——
   
   蔣總統宣示:金門、馬祖和它們附近的島嶼,對於臺灣和澎湖的防務,「有絕對的重要性」。
   蔣總統在繼續和艾森豪總統舉行亞洲防務會談前不久的一次記者會中,發表上述談話。當時,蔣夫人坐在他的身旁。 蔣總統是接見隨艾森豪總統來華之記者。 蔣總統預言:由於北平政權對中國大陸上人民施以「不人道的待遇」,大陸上隨時可能發生起義。
   他說:「我們確保這些外島,等於是高懸一盞明燈,給大陸人民以希望。」
   蔣總統並否認艾森豪總統曾請他減少駐在金門和其他外島的軍隊數目。他說:艾氏在昨日和他舉行歷時一小時又四十分鐘的首次會談,討論金門問題時,未曾提到過此事。
   蔣總統說:他瞭解美國協防外圍島嶼的保證,「是應由艾森豪總統去決定」是否應作此協防,據傳艾氏昨天重申美國立場說,如果中共對外島的攻擊似乎為入侵臺灣的前奏,則美國決定協防外島。
   蔣總統有力地重申他所領導的政府返回大陸解放受共黨統治的六億人民的「神聖責任」,但他沒有為此行動定下一個時間表。
   他說:「返回大陸是中華民國政府和全體中國人民的神聖責任。」他又說:「關於時間問題,只有〔第165頁〕上帝能決定為何時,但是上帝幫助那些自助和在正義一方的人。因此,我們必須為這一個終將來到的時間作準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