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52)]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52)

金門保衛戰的勝利
   
   ——————————————————————————–
   
   內容來源:卷三十九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四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122頁,第123頁,第124頁,第125頁,第126頁,第127頁,第128頁,第129頁,第130頁,第131頁,第132頁
   
   〔第122頁〕
   
   ——中華民國四十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招待中外記者答問——
   
   蔣總統於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時三十分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招待會,計到中外記者八十餘人, 總統首先對各記者不辭跋涉,不避危險來臺採訪金、馬戰況表示讚許,並致慰問,旋即有美聯社記者卡利等相繼提出問題, 總統當即一一分別加以答覆。茲綜合報導招待會問答實況如下:
   記者問:共黨為什麼要在此時加強其對沿岸島嶼的壓力, 閣下覺得他們的主要目的,是外交的還是地理的,是政治的還是軍事的呢?
   
   答:共黨對金門、馬祖諸島,武裝挑釁以製造戰爭,這不是孤立的事件,赫魯雪夫一方面以間接侵略的方式開闢中東戰場,另一方面,在八月初的「北平會議」中,他交給共匪朱毛的任務,就是開闢遠東戰場。北平「人民日報」反覆申明「中東與遠東是一個共同鬥爭的方向,因為我們這裏的鬥爭,同他們那裏的鬥爭,是反對同一敵人的同一鬥爭,這個敵人就是美國帝國主義者」。這句話表明了共匪與俄帝是在一個目標之下分擔東西兩面作戰的任務。
   共匪在遠東開闢戰場,選擇我們金、馬諸島為其攻擊的起點,他這次砲攻金門的目的,完全是在佔領臺灣,迫使美國退出臺灣海峽,放棄西太平洋防務,使西太平洋成為共產帝國的內〔第123頁〕湖。他共匪的一切政治的軍事行動,乃至其莫斯科為了助長共匪侵略戰爭,所採取的外交的與政治的行動,都是要達成他們這一目的。
   
   因之,在目前這一階段,我們不能遽然斷定,共匪對金門諸島的軍事行動,只是單純地理的或外交的,藉以達到其與美國談判,打進聯合國的政治目的;我們必須警覺,共黨的政治戰乃是戰爭的另一方式,藉以分化反侵略陣線的團結,鬆懈反共陣營的鬥志,以便利其武力進攻,達成其軍事侵略的最後目的。
   
   記者問:什麼樣的行動才是中華民國政府所認為在對抗目前中共壓力方面最適切的行動?目前所採取的防阻政策是不是最好的政策?抑或一個更積極的政策將更為有效呢?
   答:今日金門戰爭,乃是很單純的屏障臺灣海峽的保衛戰,我們中華民國政府堅守金門及其他島嶼,不僅為保持臺灣澎湖基地的安全,並且為鞏固西太平洋鏈島防線,如果三年以前,依照西方國家若干人士的意見,要我們撤退金、馬防線,那今日戰火就要直迫在臺澎進行了。
   對於金門群島的防衛戰,中美雙方的目的是一致的。在戰術上,我們須要採取更積極的行動,對匪軍的攻勢予以有效的報復和制壓;在戰略上,此時除非共匪擴大戰爭,我們當堅持這一阻止共匪武裝侵略的目的。
   金門國軍,一個多月以來,對共匪瘋狂的砲火,沉?抵抗,艱苦應戰,已使共匪不敢東進臺灣海峽一步,此雖不能說我們已有制勝的絕大力量,但是事實上已制壓共匪擴張的野心,限〔第124頁〕制其侵略戰火,戳破其恐嚇,脅制其無饜的勒索伎倆,此亦可以說中華民國已發揮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精神,同時這一條約之重要性,亦就在過去一個月來完全顯示出來了。假使沒有這個條約,假使中美兩國沒有實施這個條約的決心與行動,則共匪侵略的戰火,豈止在臺海沿岸,即整個西太平洋的形勢,亦決不能像今日這樣保持穩定了。我們更可以說,中美兩國依據其共同防禦條約所確立的政策及其合作的精神和堅定的態度,已在東南亞對共產集團侵略的阻止,發生了決定性的功效。我認為今日東南亞的金門,等於歐洲的西柏林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馬爾他,乃是正義與強權,自由與暴力相持的一個反共最前線的據點,所以我們決心迎接共匪的挑釁,積極應戰。
   至於說一旦我們面臨到生死存亡關頭,是否尚將顧到美國的態度問題,我可以告訴大家,我深信美國盟友基於其道義、責任、與其自身安全的種種因素,必不會於我陷於生死存亡之際,而忽然中道背棄,我想各位亦必同具此感。再說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存亡絕續之交,恐已不可能以盟邦態度之故,而尚容其徘徊卻顧。自然我們在反共抗俄戰爭中,必力求多助,然亦有其始終獨立作戰之準備。
   記者問:如果美國和中共華沙談判中,議成了一種不能使中華民國滿意的妥協,貴國政府將採取何種政策?在這個談判中,閣下認為可能獲得任何切實可行,且能為三方面都願意接受的結果嗎?
   答:現在華沙進行的會談,只是美國與共匪兩方面的行為,而說不上是三方面的關係,而且在根本〔第125頁〕上是我們不贊成的。不過美國與共匪的談判有助於阻止共匪黷武的侵略戰爭,我也不加以反對;但是,如果共匪不停止其射擊,不放棄其武裝侵略,一切就無從談起,則所謂各方面都願接受的結果,更是不可想像。
   金、馬諸島並不構成所謂和平的障礙,九年以來,只有共匪從大陸沿海基地及其附近的島嶼,來擾亂臺灣海峽的和平,自民國四十三年九月三日至今年八月二十三日止,共匪首先對我金門諸島砲擊的紀錄,共有五零四次,每次都是由他挑釁,而我守軍只是還擊,予以制壓,這些事實,很明顯的證明那擾亂臺海和平的,乃是大陸海岸及沿海島嶼上共匪的基地,而不是我們的金、馬。
   今年八月二十三日以來,共匪對金門群島濫施砲擊,不分民房、學校、醫院、一律肆行摧毀,我中華民國國軍仍然只是發砲還擊,無論是陸海空那一方面的活動,都是竭力忍痛自制,迄未採取進一步報復行動,這一個多月戰事的實際經過,已可說明誰是挑釁者,誰是擾亂和平的禍首。但是共匪如其長此砲擊諸島,並且企圖重加封鎖,以斷絕我十三萬軍民的生命,我們在最後的生死存亡關頭,自必行使我們的自衛權,對大陸匪軍基地實施報復行動,這無論就保持我國家主權,保衛臺海的安全,以及挽救軍民自己的生命來說,我們是責無旁貸的。不過我們不到最後關頭,仍不願出此一著。
   金門戰事在何種情勢之下,才是我們的生死關頭,當以各種條件來判斷,今天不能預為確〔第126頁〕定。如果到了這個時機,需要我們採取緊急行動,我相信盟邦必須繼續以條約的精神,支持我們遏阻共匪侵略之目的,必不至中途後退。而我們在緊急狀態中,亦不容為了考慮盟邦態度如何,而瞻顧徘徊。
   我們要以事實宣示,這次金門的保衛戰,乃是為了維護國家的領土主權,為了保障太平洋的集體安全,為了聯合國憲章的精神,而抵抗國際共產主義征服世界,奴役人類的野心侵略之義戰。我們相信:這一義戰必可使自由世界瞭解我們所持的立場,不為國際共產黨及其同路人顛倒黑白、淆亂是非的宣傳戰所矇蔽。
   所以,中共匪徒如不立即放棄其對臺海地區的黷武侵略,和停止其對金門群島的射擊,則華沙談判即無各方都可接受的結果之可言。
   記者問:如華沙談判決裂, 閣下將如何處理中共對金馬擴張戰爭之企圖? 閣下是否認為目前金門防務上迫切需要中共停止射擊?並且是否認為中華民國方面,非對大陸共匪基地採取報復行動,即不能解決此次金馬戰爭?
   答:余對所謂華沙談判,從不寄以任何希望,這次戰爭,起自共匪的武裝挑釁,至今一月有餘,我們仍然處於被動防禦的地位,我們自亦不堅持反對「停止射擊」,但今日金門戰局關於「停止射擊」的問題,對於我們實已無此需求的必要,而且目前砲擊的無用,根本上亦無封鎖的可能。大家應知共匪在華沙堅持其反對「停火」的主張,而實際上迫切要求停火以達到其作戰所不〔第127頁〕能達到的目的,乃祇是在共匪一方。
   自八月二十三日起,共匪對金門大規模瘋狂的砲擊,原是為了他在金門登陸作戰,當時匪並預定將無須五天,至多十天,即可以攻下金門,故此匪的所謂「福建前線指揮部」,在八月二十七日曾經發出其狂妄的招降文字,宣佈他「登陸金門,迫在眉睫」了,但是後來是怎樣的呢?共匪的海軍自認其為封鎖金門海面最有效的魚雷艇與砲艇,幾乎是全軍覆滅,而他的空軍更是屢戰屢敗,且亦不敢回手,他的陸軍所謂「登陸金門,迫在眉睫」的壯語,到今天還未見其敢來一試,試問共匪這樣單用砲擊能夠奪取金門嗎?能夠長期封鎖金門嗎?他的砲戰能夠支持多少時間呢?試問他究有多少砲彈存數可以打多少時間?他如長此遲疑不決,畏縮不前,再不敢在金門實施登陸作戰,那他還有甚麼攻佔金門的時機呢?這樣他此次砲擊金門的動作,等於無的放矢,事實上是已經完全宣告失敗了。
   一個多月來,客觀的情勢,使我們發現共匪的戰力,特別是他的海空軍,乃脆弱至不可想像的程度,他如還有三分把握的戰力,我相信他早已對我金門冒險登陸,以求一逞了,但今日共匪軍事所表現的事實,確已毫無把握,所以他決不敢再進一步擴大戰爭,他只有重新玩弄其十五年來恐嚇、敲詐的故技,企圖利用國際姑息主義與邪惡的會議,來束縛我們的雙手,忍受他恣意的打擊。
   因此共匪於九月初乃迅速將他的戰鬥,從軍事戰場轉移到政治戰場,他妄想利用政治作戰〔第128頁〕,來達到他武力戰鬥所不能達到的目的,他對金門的砲擊,乃至其所謂「全面反美」,「全民皆兵」的總動員,都不過是助長他政治勒索的聲勢。應知到了今日,他把擴大戰爭的口號喊叫得愈為迫切,適足表示他欲罷不能,欲戰不得,而其外強中乾的心境更是暴露無遺了。我以為對付共匪的虛聲恫嚇,只有堅定固有立場,始終不為所撼,那他敲詐勒索的慣技,就要黔驢技窮了。這樣我們只要看他第二步行動如何了。我可以說,金門戰爭,我們已開始由被動轉為主動。
   
   否則,如你要求他停火,他就用「反對停火」來敲詐,你怕他擴大戰爭,他就用擴大戰爭來勒索,畏戰與姑息,就是鼓勵他擴大戰爭。
   記者問:中華民國對於臺灣海峽問題提出聯合國所持的態度與立場如何?
   答:我們中華民國是聯合國的基本會員。我們中華民國憲法以明文規定「擁護聯合國憲章」,世界各國甚少此例。依照憲章的精神,聯合國乃是保障世界和平安全與維護正義人道的國際組織。在世界上任何地區遭遇侵略的危險,聯合國都有權加以討論,但是我政府對於臺灣海峽問題之提出聯合國,並不堅持反對,但其提出之時機及方式,則須加研究。
   這次金門戰事,是由共匪挑釁而起,共匪的武裝侵略更是由於蘇俄的指使。同時蘇俄屢次以核子戰爭的威脅,來助長共匪武裝侵略和政治勒索的氣燄。我們中華民國將於適當時機,提出聯合國,加以譴責和制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