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雷声
·习近平向五中全会汇报工作
·一浙江老板对比中美制造成本
·谁是汉奸卖国贼?13亿人被骗了!
·蒋最大误判:未在重庆干掉毛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毛贼洞和张国焘之争,情节就如井冈山农民起义领袖王佐、袁文才迎接毛贼洞到来之后,转眼王佐、袁文才就被毛贼洞杀了,再如毛贼洞到了陕北以后,陕北红军创始人刘志丹就被中共中央派去的警卫员击毙了一样。一四方面军会师时,张国焘率领的红四方面军有8万之众,而毛贼洞率领的“中央红军”则只剩下不到一万。张兵强马壮,毛兵少孤单,张毛矛盾就成了必然。
   
   至于具体的矛盾发展过程,各种说法不一。徐向前则从他的视野,披露了一些难得的历史真相。很有价值:
   
   


   
   
   来源: 徐向前對批判張國燾的異見
   
   紅軍長征實為逃跑
   
    徐向前的「肺腑之言」所要糾正的問題有三﹕一是關於「張國燾擅自決
   定紅四軍撤出鄂豫皖」的問題;二是一九三五年左路軍南下時張國燾是否發
   過「武力解決中央」的電報問題;三是關於西路軍過黃河的問題。
   
    紅軍的「長征」,實質為逃跑。中央紅軍被迫撤離蘇區,毛澤東歸罪於
   左傾路線的逃跑主義。毛澤東在遵義會議接掌大權後,仍然「跑」下去,並
   沒有回到中央蘇區,但是轉而歌頌長征是「宣言書」、「宣傳隊」、「播種
   機」。而四方面軍撤離鄂豫皖根據地,則又歸罪於張國燾的「擅自決定」。
   
    徐向前在這裡分析了當時敵強我弱而非撤不可的形勢。他透露說﹕「關
   於這個問題,在延安的時候,陳雲同志,還有康生找我談過。」但是後來帳
   還是全算到張國燾身上。實際上四方面軍撤離鄂豫皖,轉戰豫西、陝南,後
   來進入四川,建立根據地,壯大隊伍,再去川西迎接中央紅軍,雙方在懋功
   會師時,毛澤東率領的中央紅軍已不到一萬人,而張國燾、陳昌浩、徐向前
   的四方面軍則有八萬人。到底誰更像「逃跑」呢?上述數字,正統的黨史當
   然是不願披露的。就是徐向前,也只承認自己有八萬人。「中央紅軍是多少
   ,我不知道。陳昌浩寫標語,說三十萬紅軍大會師。我在旁發冷笑,哪有這
   麼多紅軍?」
   
    正是中央紅軍和四方面軍勢力的懸殊,引發了毛澤東和張國燾的矛盾,
   特別是毛澤東擔心被張國燾吃掉,以致鬥爭成了「你死我活」。張國燾「玩
   」不過毛澤東,成王敗寇,後來的黨史、軍史把這一段歷史的所有罪過都加
   到張國燾身上。客觀地看,張國燾也有不少問題,特別是左傾肅反擴大化,
   但毛澤東把一切功勞歸於自己,一切錯誤推給別人,則是更加卑鄙了。這還
   涉及下面的其他兩個問題。
   
    兩個中央的背後
   
    關於「武力解決中央問題」,也是傳統的說法,這是張國燾搞「兩個中
   央」的「分裂主義」最大罪狀。
   
    徐向前的「肺腑之言」說﹕「一方面軍(按即中央紅軍──筆者)和四
   方面軍會師以後,我們四方面軍文化太低,一方面軍人才多,我們請求中央
   派人來紅四方面軍,中央就派了葉劍英同志來當參謀長,還有陳伯鈞、張宗
   遜、彭紹輝等同志。」可見如果當時四方面軍確實想吃掉中央紅軍,或者搞
   「獨立王國」,又何必有此一舉?
   
    中央紅軍和第四方面軍會師以後,軍隊重新組合,毛澤東、陳昌浩、徐
   向前等是右路軍,張國燾、朱德、劉伯承等是左路軍。
   
    徐向前說﹕「當時他們(一、三軍團)夜裡走了,我們不曉得。早上,
   前面部隊打電話來,說他們走了,還築了工事,放了警戒,打不打?當時接
   電話的是陳昌浩,他手中拿著話筒,面對我說﹕『天下哪有紅軍打紅軍的道
   理?怎麼說也不能打。』」
   
    一、三軍團是毛澤東所屬的中央紅軍的一部份,毛澤東率部夜裡北上逃
   跑,後來卻指責是張國燾南下另立中央。之所以逃跑,根據某些「革命回憶
   錄」所說,是張國燾打電報給陳昌浩、徐向前等原四方面軍領導人,要他們
   武力解決,捉拿毛澤東,但這個電報給葉劍英發現,向毛通風報信,毛才率
   領隊伍北上……文革期間葉劍英出任軍委副主席,抓軍事工作,這一點被作
   為他「無限忠於毛主席」的表現之一。
   
    但是徐向前卻另有說法。徐向前說﹕「我們那時候有保密制度,像這樣
   機密的電報(按指用武力解決捉拿毛澤東的電報──筆者),是指定人譯的
   。發給誰,譯的人就直接拿給這位首長;叫誰譯就是誰譯。這樣的電報不是
   一般人可以看到的,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看的,這是軍隊的保密制度。張國燾
   發的這類電報都是指定人譯的,但誰譯的我不知道。有沒有這電報?誰看過
   ?我也不知道。」顯然,徐向前不相信葉劍英可以看到不是發給他的電報。
   
    後來廖蓋隆向徐向前說,關於張國燾電報的問題,宋侃夫曾經來黨史研
   究室談過,說四方面軍的電報都經過他的手。他說沒有發過要「武力解決」
   字樣的電報,只是有要四方面軍南下的電報。廖蓋隆說,據一九三七年中央
   政治局批判張國燾的會議記錄,毛澤東在發言中談到,葉劍英把電報交給他
   看,電報中有「南下徹底開展黨內鬥爭」的話。
   
    廖蓋隆的結論是﹕張國燾要求四方面軍南下的電報是肯定有的,主要是
   對電報用什麼措詞現在有不同的說法,中央看到張國燾要四方面軍南下的電
   報,感到處境危險,所以立即離開四方面軍北上了。
   
    搞分裂的是毛澤東而非張國燾
   
    就是說,張國燾僅僅是「要」四方面軍南下,毛澤東聞訊就帶領中央紅
   軍北上。也就是說,張國燾的命令還未成為分裂的行動,毛澤東就率先以行
   動來搞分裂,然後再反誣張國燾要「武力解決」。
   
    廖蓋隆還透露,宋侃夫建議他們寫信給葉劍英,請他回憶這段歷史。而
   他們也給葉劍英寫了信。看來葉劍英並無回音,似乎是有難言之隱了,否則
   為何不明確說,給後人留下明確的歷史呢?
   
    第三個問題是紅軍長征到陝北以後的西路軍過黃河的問題。由於西路軍
   後來差不多被國民黨的馬家軍消滅,在中共黨史中也把一切責任推給張國燾
   。
   
    徐向前指出﹕「一九七七年那篇文章說是張國燾擅自命令四方面軍過河
   的,西路軍失敗是執行張國燾路線的結果。這種說法是不對的。」
   
    西路軍打敗仗是毛之過
   
    其實一九七七年的文章是沿用毛澤東的說法。
   
    毛澤東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中說﹕「為敵人嚇倒的極端的例
   子,是退卻主義的『張國燾路線』。紅軍第四方面軍的西路軍在黃河以西的
   失敗,是這個路線的最後破產。」在「註釋」中更明確地說﹕「紅二、四方
   面軍到達甘肅後,張國燾命令紅四方面軍的前鋒部隊二萬餘人,組織西路軍
   ,渡黃河向青海西進。西路軍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在戰爭中受到打擊而基本失
   敗,至一九三七年三月完全失敗。」
   
    徐向前承認是他率領四方面軍過河的,但那是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
   來電決定的,是中央的命令。
   
    徐向前還說﹕「到陝北後,我們同張國燾沒有直接關係了。我們主要是
   與中央軍委聯繫,我們直接隸屬中央軍委領導,是受中央指揮的,受毛主席
   指揮的。」
   
    也就是說,西路軍後來打敗仗,是毛澤東和中央軍委的指揮錯誤。
   
    早幾年,為西路軍平反的工作已在進行。徐向前在回憶錄《歷史的回顧
   》中做這樣的工作(徐向前是西路軍軍政委員會副主席,主席是陳昌浩)。
   李先念(是西路軍的大將)在一些文章中,還有《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
   戰史》等等,也做這個工作,但是比較有系統的平反,是見諸軍內作家黎汝
   清的長篇記實文學《碧血黃沙》(一九九一年七月出版)。
   
    這本書敢於明確指出當時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央軍委遙控指揮的錯誤,例
   如在那些不毛之地的少數民族地區建立根據地的錯誤主張,而且作戰命令朝
   令夕改,使他們無所適從,甚至坐以待斃。書中也指出當時身為西路軍第一
   把手的陳昌浩,因為曾經在長征中緊跟張國燾而受批評,因此患得患失,在
   具體指揮西路軍作戰的過程中,不敢對中央的錯誤決定提出不同的主張,怕
   再犯政治錯誤。在這情況下,西路軍終於走向覆滅。而那些後來因為四散而
   流浪或定居在河西走廊的戰士,在中共建政後,還受到歧視,甚至受到迫害
   。
   
    西路軍覆亡後,張國燾不但失去了自己的政治本錢,而且被毛澤東扣上
   各種大帽子,成了罪魁禍首,以後被迫逃出根據地,投向國民黨。
   
    毛澤東在清除了張國燾這個有軍事實力的政治對手以後,再清除王明一
   伙無軍事實力的政治對手,一統了黨和軍隊。
   
    但是歷史是否到此就清楚了呢?我們不禁要問,英明偉大的毛主席,為
   什麼要將四方面軍調去河西走廊這個兇悍的伊斯蘭騎兵所在的地區?本來是
   打通「國際路線」,後來為何又要他們在當地建立根據地?為什麼作戰上又
   指揮錯誤?他是不是借刀殺人,以清除紅軍中的異己勢力?這些問題,還有
   待黨史工作者進一步努力挖掘和探討。對毛澤東誕生一百週年的盲目歌頌,
   決不會誤導有良知的黨史工作者,只能使他們多問一個「為什麼」。
   
   《爭鳴》月刊 1993年10月號
(2013/1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