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雷声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高耀洁:中共“三反”运动杀人如草芥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习近平与王健林政商互动关系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计划生育
·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王健林的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丁学良: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美反腐调查员索取涉王岐山信息
·艺术家因恶搞习近平被拘捕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一胎老大下狠手踩断二胎胳膊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美助卿里夫金:台湾是重要盟友
·新京报对话王健林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焦点对话:王岐山访美取消,摩根大通调查引联想?
·六四时“杀20万,保20年安定”源于王岐山之口?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王震掌控中共左派 目无邓小平架空李瑞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天津大学生下载习近平纳粹军装照被拘10天留校察看
·习近平的稿费/公孙平
·十三大:姚依林阻击万里田纪云
·朝廷密审周,民间公审习、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作者: 洪哲胜
   
   
   当多数决不宜用为民主决策时,民主协商应派上用场
   


   
   在民主社会,它的民主决策得采用多数决,以体现决策的多数原则。
   但是,多数决并非民主决策的唯一方式。因为,有些议题交由国会单
   独全权决定(尽管国会议员是全国各个选区民主选出的),或者甚至
   交由全民公投决定,有可能造成多数暴力的结果,而严重伤害少数群
   体的人权。
   
   把议题的过关门槛提高──
   
     ◆从相对多数决〔只要是获得相对最多数的同意就过关〕,
     ◆提高到过半数决〔同意票必须多于半数才过关〕,
     ◆甚至进一步采用一般重要议题才采用的75%过关门槛
   
   ──,尽管可以提高体现对于多数原则的要求,但是,仍然无法从而
   取消上述多数暴力的可能结果。
   
   民主政治之所以必须在“多数原则”之外再加上“尊重少数原则”,
   就是要避免多数暴力。所谓的“尊重少数”,一般认为它仅仅意味
   着底下这类的要求:
   
     ◆少数派可以保持他们的少数意见;
     ◆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为其少数意见的通过继续活动;
     ◆多数派不得因为意见的不同迫害少数派。
   
   其实,同样重要地,它还要求:
   
     ◆民主社会有需要清楚地列出一个清单,表明哪些议题、或哪几
      类议题是不容迳付多数决的;
     ◆并且明白陈述它们的决策,需要采用民主协商的方式和少数派
      取得共识,然后根据这个共识决定适当地作出决策。
   
   
   什么样的议题不宜诉诸多数决呢?
   
   
   抽象地说,如果一个议题的通过会让少数人民*** 严重地受害,用多
   数决通过它,仅仅表示这样的议题符合多数人的愿望,但是,这个决
   策却侵害了某个或某些少数人民的人权,让他们承受严重的伤害。
   
   这显然是一种多数暴力,如果一个民主社会让这样的议题得以不受干
   涉、自由地通过多数决过关,这就表明多数人可以凭借其多数侵犯少
   数群体的人权。这显然并非民主政治的优异处,因为,这违背了
   
     “多数决+尊重少数”
   
   的民主原则。
   
   底下的论述根据的乃是这两个联合国的国际人权公约──《公民权利
   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第一
   条第一款的:
   
     “所有人民*** 都有自决权。”
   
   为了尊重少数群体,说得更加清楚一点,为了尊重“所有人民*** 都
   有”的“自决权”,国家就不可以让这样的议题轻松地通过多数决、
   草率地做出决策。国家有需要采取民主协商的形式,说服这个可能会
   受到这个议题伤害的这个人民*** 或这些人民*** ,取得他们所认可
   并同意的条件下,然后在这个共识的基础上形塑议题,或者交由国会
   决定,或者交由全民公投。
   
   
   怎样的人民适用自决权呢?
   人民:                    │
     │                          │
     │ 这里的“人民”是指国际人权公约之“所有人民都有自 │
     │ 决权”当中的“人民”。它指着的是一切构成“利益共 │
     │ 同体”的群体。                  │
     │                          │
     │ “人民”当然包括“少数民族”和“少数族群”这两类 │
     │ 的群体,因为,它们的成员里面都有着民族性质的“经 │
     │ 济、社会、文化、政治方面”的共同利益。当一个议题 │
     │ 触及某个民族或族群的民族性利益时,这个族群(一种 │
     │ 人民)就都有自决权。比如:            │
     │                          │
     │   ☂:藏人作为一个“民族”,在自己的家园选择政 │
     │     治制度、选举自己的政治领袖、规划自己的语 │
     │     言政策、……、乃至决定要不要继续留在这个 │
     │     所谓的“共和国”疆域里面──他们拥有人民 │
     │     自决权〔在此,可称为民族自决权〕。    │
     │   ☂:广东人作为一个“语族”,在自己的家园的公 │
     │     车上要不要用广东话广播“XX站到了,下车 │
     │     的旅客不要忘记别人的〔;-))〕包袱!”  │
     │     ──他们拥有人民自决权。         │
     │                          │
     │ “人民”还包括其它各种形式的生命共同体。举几个实 │
     │ 例:                       │
     │                          │
     │   ☂:厦门人〔这里指的是厦门市的合法住民〕就是 │
     │     一个“人民”,谁不让厦门人自治(比如,不 │
     │     让他们自选厦门市长),谁就剥夺了他们的自 │
     │     决权;
     │   ☂:包含厦门人在内的福建人〔这里指的是福建省 │
     │     的合法住民〕,也是一个“人民”,谁不让福 │
     │     建人自治(比如,不让他们自选福建省长), │
     │     谁就剥夺了他们的自决权;         │
     │   ☂:包含厦门人、福建人在内的中国人〔这里指的 │
     │     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也是一个“人  │
     │     民”,谁不让中国人自治(比如,不让他们自 │
     │     选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谁就剥夺了他们的自 │
     │     决权。
   
   
   
   
   
   
   如果台湾人通过多数决把核子发电厂设在兰屿,
   他们可能制造出怎样的问题呢?
   ─→不尊重兰屿人民!
   
   
   抽象地谈论这个问题相对地比较困难费时、而且枯燥乏味。因此,我
   想用具体的例子来阐述这个问题。
   
   以台湾添建核子发电厂的假设议题为例。台湾本岛的多数住民可能为
   了自身的福祉,而选择把它设立在一个离岛,比如说,兰屿。这是有
   可能。果真如此,如果采用多数决的全民公投,那么这样的议题大底
   是可以过关的。
   
   然而,由于运作核电厂有着严重危险性,连国土广大科技先进的美国
   都不得不停建新厂,甚至把已经投入大量资本构建到一定程度的核电
   厂工程叫停、封闭。在蕞尔小岛的兰屿构建核电厂,显然会带给兰屿
   人民承受重大伤害的危险。台湾本岛和金门、马祖的住民,当然也有
   可能因为离开兰屿并不太远而可能因被污染而受到伤害。但是,和以
   达吾族人为主的兰屿住民所可能承受到伤害──“人身覆灭”──相
   比,那可就是微之又微了。如果兰屿人以外的国民糊里糊涂,或者心
   怀侥幸,他们可以方便地利用公民投票简易地通过多数决、让这个议
   案过关,从而让兰屿住民承受人身覆灭灾难的巨大危险。请问:
   
     ◆这样的多数决民主,对兰屿人民合理吗?
     ◆这样的公投对兰屿人民算是一种尊重吗?
     ◆这样的决策没有侵犯到兰屿住民的人权吗?
   
   答案是一清二楚的。因此,基于“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的观点,这
   样的议题是不可以用多数决民主去做出决定的。这样的议题即使要交
   付国会的多数决,或者全民公投的多数决,政府在让这样的议题成为
   一个正式的议案之前,就有必要事先询问兰屿人民的意见,和兰屿人
   民进行民主协商,看看是否有可能说服兰屿人民,让他们自愿地给出
   一组他们接受这样的议题交付多数决(不管是国会的表决,还是全民
   的公投)的底线。如果可以达致共识,政府再根据这个共识,给这个
   议题作一些修饰,添加一些但书,然后把它或者交由国会进行多数
   决,或者交由全民公投做出决定。
   
   
   怎样修饰公投议题、怎样给出必要的但书呢?
   
   
   这里我还是举例说明吧。比如:
   
     “在满足兰屿人民所同意的底线(比如,给予如此这般的金钱补
     偿;对于愿意迁居本岛或外国的人依照需要给予如此这般的事先
     安排)等等先决条件下,我是/否同意把核子发电厂设置在兰
     屿?”
   
   
   小结
   
   
   从这个议论,我们可以看出几下几点值得关切的事题:
   
   ◆原  则: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
   
   ◆人  民:各种利益共同体,可以是民族性的,
         也可以是非民族性的。
   
   ◆自 决 权:不仅仅是民族或人民的分离权;
         更多的是人民追求自身的福祉所需要用到的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以及经经济、社会、文化权利。
   
   ◆民  主:民主决策并非都是多数决,
         对于某些议题,尊重少数要求民主协商。
   
   ◆协商议题:哪些议题必须通过协商才能决定,
         或者才能把协商的共识以条件或但书的方式列入议题
         再交付议会或公投的的多数决的?
         大家应该思考、商确,并且把它们列入宪法或法律。
   
   本文首发于《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3-12-10
(2013/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