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姜维平文集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姜维平
   近日,令人鼓舞的消息不断地从薄王“黑打”的重灾区重庆传来,多次濒临破产,倒闭或充公的李俊民企俊峰集团迎来变革时代的新机遇:副市长陈和平亲自批示,就童家桥燃气站占地问题,组织市政府及企业方面人员,开会征求意见和协调,并限期解决民企的困难,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这是一个喻意深刻的重要信号:虽然,李俊及李修武等“黑老大”还未获得平反,但“薄王”强加给这家蒙冤民企的“黑帽子”已经被摘下来,孙政才似乎要把俊峰做为一个样板,来安抚重庆民企,并向海内外证实《公报》和《决议》中有关发展民企条款的权威性,这也显示了习近平平反重庆冤假错案的决心。
   2013年12月18日,俊峰集团的总经理罗浩接到通知,市政府要召集会议,专门解决童家桥燃气站与该公司土地争议问题,他感到意外惊喜,此前,这家公司曾多次呈送有关信件,就企业困境和燃气站违约问题向市政府投诉,9月3日,他们曾召开过一次会议,但效果并不理想,这是第二次协调,新上任的副市长陈和平做了明确的批示,18日下午,在重庆市人民政府2202会议室,重庆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董建国亲自主持,召集市国土房管局,市规划局,沙坪坝区政府的领导,听取市燃气集团副总经理付秀平,和俊峰总经理罗浩的意见,与会人员坦诚地讨论了董家桥燃气站的问题。
   原来,李俊的民企是在几年前从成都军区购买的一块土地,命名为“香格里拉”小区而开建,按照合同规定,原先位于地块范围内的童家桥燃气站理应搬迁,但地方国企燃气集团没有履约,政府因李俊戴上“黑帽子”而未与协调,致使该高档小区商品房品质下降,毫无疑问,谁也不愿意花钱购买位于燃气站附近的房子,故俊峰与燃气公司争议不断,“香格里拉”也没有按期交房,业主意见非常大,纠纷不断升级,影响了社会稳定。假如此事由薄王处理,把李俊的民企充公就完事,反正燃气和俊峰都是“国企”,事情好商量,但“薄王事变”过后,重新按《经济合同法》办事,重庆官员就处于两难之间。


   一方面,燃气公司强调搬迁太难,一方面俊峰强调应当依法办事,如果按照《经济合同法》,俊峰置业有权通过法律途径要回其土地,但这个事情又很特殊,因为童家桥配气站是为十多万人提供生产、生活用气的,涉及二十万人的公共利益问题,即便双方对簿公堂,法院判燃气输了,执行起来也很困难。从物权法层面上讲,即使是涉及公共利益,也不能侵犯别人的土地所有权,更不能由俊峰独自承担二十万人公共利益的责任,所以,此事高度敏感,市政府很重视。
   
   笔者并不关心燃气站和俊峰交涉的细节,只是据此思考一个重要问题:张德江和孙政才任职前的重庆官员薄熙来,已堕落成贪污受贿的犯罪分子,他徇私枉法,滥用权力留下的历史难题怎么办,这对中共是一大挑战,即,敢不敢正视“黑打”冤案的问题,能不能强力纠偏,进而显示中共还有自我更新的能力?这直接关系中国的未来,从这次协调会透露的一些信息看,重庆官方似乎通过经济问题先解决,政治和法律后解决的办法,小心翼翼地拨乱反正,李俊的民企可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典型。
   
   首先,可以肯定,假如是在薄熙来当权的时代,民企的这一投诉,不仅会无人理睬,而且会被当成罪状而把“黑老大”等员工抓捕下狱,即便是在薄王刚倒台后的一段时间里,李俊企业的投诉依然是敏感问题,无人表态而无限期拖延,但这次相反,俊峰得到了其它民企一样的待遇,也就是说,新的地方领导人没有公开平反“黑打”冤案,但已经不再视俊峰为“黑社会”,这一点非常重要,它表明对重庆的“唱红打黑”要重新评价,对640个“黑社会”要一一清理,对累积的冤案要有选择性地纠偏,而海内外知名的民企俊峰将可能成为楷模。
   
   我说它是“有选择地纠偏”,是因为笔者认为,总题上看,重庆640个“黑社会”是薄王为达到不可告人的政变目的而精心包装的,它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亵渎和丑化,中国再黑暗也不可能在一个拥有2100万人口的城市里,有这么多的“黑社会”,如果真的如此之黑,“唱红”就没有空间,但是,凡事都不要绝对化,640个所谓的“黑社会”里,不能说所有人员都是冤案的,都没有问题,而很可能一部分人员是孤立的一般性的刑事犯罪或民事纠纷,根本不够“黑社会”,这方面德高望重的赵长青是法律权威,我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官员们面对政治和法律问题一再回避,而却对经济问题感兴趣?
   
   消息人士表示,陈和平做为一个副市长,敢于批示和集会协调,证明在一个集体领导的政治环境里,他不代表个人意见,想必重庆新的领导人已经不再把李俊视为敌人,但又不能立即督促法院启动司法程序,还李修武等民企老板以清白,这表明周永康,薄熙来留下的盘踞在公检法系统的死党还在拼命抵制中央的决策,成了中共恢复造血更新功能的“肠梗阻”,这种情况全国不少,这也许正是雄心勃勃的习近平要成立“国安委”,并狠打“周老虎”的真实意图,他似乎要从体制上,人事上甩开“周薄余党”而迎来相对的司法独立。
   
   据知情者说,主持会议的市政府副秘书长没有回避尖锐的问题:李俊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公司遇到重大问题做出决策,听谁指挥?罗皓回答说:李俊在什么地方,我们职业经理人不清楚,现在这个公司的股份是李俊三个女儿的,我们是受股东聘请担任职业经理人,因此,重大问题由股东大会说了算,我们只是执行者。显然,市领导和职业经理人都明白:被王立军追捕的李俊还在流亡中,当时如果落在薄熙来手里,就是第二个陈明亮,而他现在如果回去,就成了烫手的山芋,吃不下,丢不掉,但是,正如副秘书长董建国讲的那样,这届政府要为前任买单。
   
   是的,薄熙来贪赃枉法,罪恶滔天,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曾是重庆地方的领导人,“山芋”再烫手,也得手捧着吃,孙政才必须拨开冤狱的迷雾展望未来,也许,政治司法问题,用经济的方法绕着解决,似乎不必冒太大的风险,但毕竟不是长远之计,也许官方的无限期拖延会使640个“黑社会”里的一部分人心灰意冷,甚至把打碎的牙咽进肚子,但一个社会的活力来自民众心情的舒畅,如果不把真相告诉重庆人民,而是自作聪明地把薄熙来与他枉法追诉的累积案件切割,那么,谁也无法保证“唱红打黑”的年代不再回来。所以,与其要李俊在海外流亡,而成为批评人士的话柄,不如痛下决心启动再审程序,还他及众多民企老板一个迟来的公正。
   
   2013年12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万维读者网12月23日首发。
(2013/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