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姜维平
   近日,令人鼓舞的消息不断地从薄王“黑打”的重灾区重庆传来,多次濒临破产,倒闭或充公的李俊民企俊峰集团迎来变革时代的新机遇:副市长陈和平亲自批示,就童家桥燃气站占地问题,组织市政府及企业方面人员,开会征求意见和协调,并限期解决民企的困难,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这是一个喻意深刻的重要信号:虽然,李俊及李修武等“黑老大”还未获得平反,但“薄王”强加给这家蒙冤民企的“黑帽子”已经被摘下来,孙政才似乎要把俊峰做为一个样板,来安抚重庆民企,并向海内外证实《公报》和《决议》中有关发展民企条款的权威性,这也显示了习近平平反重庆冤假错案的决心。
   2013年12月18日,俊峰集团的总经理罗浩接到通知,市政府要召集会议,专门解决童家桥燃气站与该公司土地争议问题,他感到意外惊喜,此前,这家公司曾多次呈送有关信件,就企业困境和燃气站违约问题向市政府投诉,9月3日,他们曾召开过一次会议,但效果并不理想,这是第二次协调,新上任的副市长陈和平做了明确的批示,18日下午,在重庆市人民政府2202会议室,重庆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董建国亲自主持,召集市国土房管局,市规划局,沙坪坝区政府的领导,听取市燃气集团副总经理付秀平,和俊峰总经理罗浩的意见,与会人员坦诚地讨论了董家桥燃气站的问题。
   原来,李俊的民企是在几年前从成都军区购买的一块土地,命名为“香格里拉”小区而开建,按照合同规定,原先位于地块范围内的童家桥燃气站理应搬迁,但地方国企燃气集团没有履约,政府因李俊戴上“黑帽子”而未与协调,致使该高档小区商品房品质下降,毫无疑问,谁也不愿意花钱购买位于燃气站附近的房子,故俊峰与燃气公司争议不断,“香格里拉”也没有按期交房,业主意见非常大,纠纷不断升级,影响了社会稳定。假如此事由薄王处理,把李俊的民企充公就完事,反正燃气和俊峰都是“国企”,事情好商量,但“薄王事变”过后,重新按《经济合同法》办事,重庆官员就处于两难之间。


   一方面,燃气公司强调搬迁太难,一方面俊峰强调应当依法办事,如果按照《经济合同法》,俊峰置业有权通过法律途径要回其土地,但这个事情又很特殊,因为童家桥配气站是为十多万人提供生产、生活用气的,涉及二十万人的公共利益问题,即便双方对簿公堂,法院判燃气输了,执行起来也很困难。从物权法层面上讲,即使是涉及公共利益,也不能侵犯别人的土地所有权,更不能由俊峰独自承担二十万人公共利益的责任,所以,此事高度敏感,市政府很重视。
   
   笔者并不关心燃气站和俊峰交涉的细节,只是据此思考一个重要问题:张德江和孙政才任职前的重庆官员薄熙来,已堕落成贪污受贿的犯罪分子,他徇私枉法,滥用权力留下的历史难题怎么办,这对中共是一大挑战,即,敢不敢正视“黑打”冤案的问题,能不能强力纠偏,进而显示中共还有自我更新的能力?这直接关系中国的未来,从这次协调会透露的一些信息看,重庆官方似乎通过经济问题先解决,政治和法律后解决的办法,小心翼翼地拨乱反正,李俊的民企可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典型。
   
   首先,可以肯定,假如是在薄熙来当权的时代,民企的这一投诉,不仅会无人理睬,而且会被当成罪状而把“黑老大”等员工抓捕下狱,即便是在薄王刚倒台后的一段时间里,李俊企业的投诉依然是敏感问题,无人表态而无限期拖延,但这次相反,俊峰得到了其它民企一样的待遇,也就是说,新的地方领导人没有公开平反“黑打”冤案,但已经不再视俊峰为“黑社会”,这一点非常重要,它表明对重庆的“唱红打黑”要重新评价,对640个“黑社会”要一一清理,对累积的冤案要有选择性地纠偏,而海内外知名的民企俊峰将可能成为楷模。
   
   我说它是“有选择地纠偏”,是因为笔者认为,总题上看,重庆640个“黑社会”是薄王为达到不可告人的政变目的而精心包装的,它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亵渎和丑化,中国再黑暗也不可能在一个拥有2100万人口的城市里,有这么多的“黑社会”,如果真的如此之黑,“唱红”就没有空间,但是,凡事都不要绝对化,640个所谓的“黑社会”里,不能说所有人员都是冤案的,都没有问题,而很可能一部分人员是孤立的一般性的刑事犯罪或民事纠纷,根本不够“黑社会”,这方面德高望重的赵长青是法律权威,我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官员们面对政治和法律问题一再回避,而却对经济问题感兴趣?
   
   消息人士表示,陈和平做为一个副市长,敢于批示和集会协调,证明在一个集体领导的政治环境里,他不代表个人意见,想必重庆新的领导人已经不再把李俊视为敌人,但又不能立即督促法院启动司法程序,还李修武等民企老板以清白,这表明周永康,薄熙来留下的盘踞在公检法系统的死党还在拼命抵制中央的决策,成了中共恢复造血更新功能的“肠梗阻”,这种情况全国不少,这也许正是雄心勃勃的习近平要成立“国安委”,并狠打“周老虎”的真实意图,他似乎要从体制上,人事上甩开“周薄余党”而迎来相对的司法独立。
   
   据知情者说,主持会议的市政府副秘书长没有回避尖锐的问题:李俊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公司遇到重大问题做出决策,听谁指挥?罗皓回答说:李俊在什么地方,我们职业经理人不清楚,现在这个公司的股份是李俊三个女儿的,我们是受股东聘请担任职业经理人,因此,重大问题由股东大会说了算,我们只是执行者。显然,市领导和职业经理人都明白:被王立军追捕的李俊还在流亡中,当时如果落在薄熙来手里,就是第二个陈明亮,而他现在如果回去,就成了烫手的山芋,吃不下,丢不掉,但是,正如副秘书长董建国讲的那样,这届政府要为前任买单。
   
   是的,薄熙来贪赃枉法,罪恶滔天,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曾是重庆地方的领导人,“山芋”再烫手,也得手捧着吃,孙政才必须拨开冤狱的迷雾展望未来,也许,政治司法问题,用经济的方法绕着解决,似乎不必冒太大的风险,但毕竟不是长远之计,也许官方的无限期拖延会使640个“黑社会”里的一部分人心灰意冷,甚至把打碎的牙咽进肚子,但一个社会的活力来自民众心情的舒畅,如果不把真相告诉重庆人民,而是自作聪明地把薄熙来与他枉法追诉的累积案件切割,那么,谁也无法保证“唱红打黑”的年代不再回来。所以,与其要李俊在海外流亡,而成为批评人士的话柄,不如痛下决心启动再审程序,还他及众多民企老板一个迟来的公正。
   
   2013年12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万维读者网12月23日首发。
(2013/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