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姜维平文集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姜维平
   
   中国官场腐败现象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较多,其中之一在于“上梁不正下梁歪”,而多年来“刑不上常委”的定论,不仅使下级官员因“保护伞”而肆无忌惮,而且也使众多老百姓对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信心不足,假如习近平这回真的奋力拿下周永康,就破了一个先例:不论官多大,只要有充足的证据,就依法惩处,一视同仁,就会有力地尽显上山打虎的强度,力度和广度,连政治局常委级别的贪官,也不放过,这对同僚与部下各级官员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震慑,从目前迟迟不正式对外公布信息看,似乎是抓了一窝“大老虎”,还有些争议与犹豫,如果属实,中国可能将开辟一个新的时代。


   
   其实,了解薄熙来的仕途轨迹,也就洞悉了中共官场的黑暗和腐败程度,笔者没见过周永康,但作为一名足迹遍及东北的老记,对曾在盘锦工作过“周油子”却有耳闻,周当年任辽河油田党委书记时,就是老百姓议论的贪官,由于辽宁省的盘锦市是辽河油田所在地,有油就有钱,有利就有官商勾结的腐败,一些“劳改”,“劳教”释放人员,成立大大小小的“皮包公司”,与地方官员暗渡陈仓,“骗油”,“偷油”,“倒油”卖钱,成了一道奇特的生意风景线,用火车运油的是一帮,用汽车倒油的是另一帮,还有用飞机,军车运的,等等,总之,围绕着经济利益,形成几个称霸一方,争斗不息的利益集团,但不论哪一帮,都把周永康喂得饱饱的,他之所以能升官发财,与其手里有钱行贿送礼不无关系,因此,照理讲,那时他就应当被抓起来。
   
   但是,贪腐往往伴随着徇私枉法,由于太子党李铁映长期在海城以至辽宁工作,他的根子粗,后台硬,盘锦与海城近邻,周永康便捷地拜倒在他的旗下,逐渐巴结上了江泽民等,不但群众的举报没人理,而且他官升脾气长,还拢络了王立军等一批打手,他贪腐有人护着,谁揭发他就抓谁,所向无敌,一路升到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尽掌公检法司,权倾一时,现在,以所以习近平敢动他手下的马仔以及他本人,就是因为他的“保护伞”成鸟兽散了:江泽民离死亡还有一厘米,李铁映因儿子经商累死而失势,李长春自顾不暇,退了二线,薄王“休假式治疗”了,等等,多年累积的罪恶与政治上的控制力形成强烈的反差,又牵扯进了谋反暗杀的薄熙来“黑社会”案,故此,他遭到彻底的清算,也就瓜熟蒂落了。
   
   如果现在回放一下,前几年薄周在重庆“唱红打黑”的录像,人们会迷惑自己的眼睛,看当时两人肩并肩手挽手的得意神态,不少粉丝坚信下一届政法委的大权,非君莫属了,其实,了解他们的辽宁新闻界人士,对这伙身上充满“匪气”的黑老大们并不看好,除非中国退回“二次文革”,从“匪气”性格特怔分析,他们是一丘之貉,以前,身上有“匪气”的张作霖就来自辽宁海城,而近墨者黑的李铁映,薄熙来,周永康为官一方,受民间地方的“匪气”熏陶,身上都继承了“土匪”的传统,这一点可以从80年代中期的“油耗子”们身上找到影子,只要周永康之流的贪官敢收钱,给他们便利,叫他们发家致富,他们就敢于听从主子的命令,把杀人越货不当回事。
   
   上个世纪90年代,笔者曾报道过香港电影导演钟少雄被绑架案和台湾民进党林滴娟命案,就体会了那一方水土养育的不法之徒身上的“匪气”,而王立军更是典型的一个“匪气”十足的恶警,难怪民间戏称:“过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薄熙来,王立军任职重庆期间,不是“土匪”治市,是什么?笔者之所以早在2011年7月27日就以题为《薄熙来能管住王立军吗》一文,较早地预见了这一“黑帮”与“匪帮”的覆灭,就是因为了解海城,盘锦,大连等地,如同熟悉我的掌纹,毫无疑问,当现代通讯手段十分普及的年代,与历史潮流背道而驰,搞什么“唱红打黑”,“5个重庆”,让这样一群“土匪”去统治一个地区和国家,只能有两种结果:自取灭亡与祸国殃民。
   
   因此,薄王的故事使中南海高层领导似乎清醒了一点,原先的“9常”变“7常”,使权力过分集中的政法委退到次位,从而干预司法的荒唐事就少了一点,不仅如此,迫于反腐倡廉的压力,不得不打“大老虎”,而周永康就撞到了枪口上,无疑地,按照他10多年的罪恶,枪毙他100个来回都是宽容,不用讲他儿子经商办企业巧取豪夺,家产数以亿计,也不论他的杀妻嫌疑和雅号“百鸡王”,单是政法委任期里的“维稳生意”,就十恶不赦,何谓“维稳生意”?说白了就是:为了金钱而故意制造和虚构敌人,一部分人专门徇私枉法,制造冤假错案;一部分人专门抓人截访,打压维权人士,律师,记者而谋利,围绕着监狱,看守所,劳教所等,形成了“花钱捞人”的大生意,养了数以千万计的贪官污吏,这种貌似“维稳”的开支超过军费,周而复始,环环相扣,伤天害理,每一个细节都散发着铜臭,不仅浪费民脂民膏,而且激化社会矛盾,海内外声名狼藉,因此,抓捕周永康,不论出于什么具体原因,都是大快人心之事。
   
   只是这件大事来得猛烈些,痛快些吧,别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但愿他能终结“刑不上常委”的惯例,从此以后,不论谁腐败,都要彻查到底,管他是乡长,市长,省长,还是书记,常委,面对国家法律都一概平等,不过,笔者还是认为,较之上几届中南海领导人,习近平,王歧山“打老虎”的力度和强度确实比较大,由于老百姓对贪官恨之入骨,故“打老虎”的级别越高,人们越是拍手称快,像周永康这样的常委能有今日的危机,不仅他自己想不到,而且老百姓也喜出望外,即然动手打了就要打得彻底点,与他有瓜葛的贪官都要“一窝掀”,比如,他的“保护伞”荫蔽下的李春城等人要查,而且,周永康上面的“保护伞”也要抓,在这一点上,可能习近平和王歧山就得左右权衡,缠绵悱恻了。由此,引至了话题的敏感地代:周永康是行贿上去的,自己也必然索贿敛财,因为他把当官做为生意干的,那么,他的权力是谁给的?他的上级受贿了没有,受了怎么办?他们是谁?
   
   毫无疑问,这是展开反腐“打虎”旗帜的新一届领导人面临的最大挑战,也就是说,权力是上级给的,回报上级的必然是请客送礼,而血肉之躯的官员很容易被拉下水,当权力和诱惑太多太迷人之时,空洞的说教无济于事,官员手里聚敛的财富和美色已经成了一个幽灵,鬼迷心窍般地引导着他们步近悬崖,这是人性的弱点,也是制度的弊端,习近平自己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坦诚地说“要把权力关到笼子里”,周永康如果真的进了“笼子”,的确显示了他反腐的决心和勇气,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阳光法案”到现在也没出台,周永康是退休后才失势的,更没有在一手遮天之时,受过“笼子”的制约,所以,把“官员财产申报”等一系列杜绝贪腐的制度建立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愿“刑不上常委”是一个良好的起点。
   
   2013年12月6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2月9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3/1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