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姜维平文集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称,近日黄奇帆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处视察,并通过死党故意散布有关他进入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写作组的事,好像他受到了重用,已从薄王丑闻中切割脱身,但熟悉官场暗斗的他心知肚明,随着周永康下场临近与政变计划曝光,伴着江泽民的苟延残喘,他离秦城监狱越来越近了,11月30日上午,一纸任命使名不见经传的刘伟,忽然被破格重用,与张国清对应,形成对薄熙来余党的犄角之势,黄奇帆该明白了,他终于要快完了。
   在我看来,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或许有很好的想法,但并不能事必躬亲,又不能像薄熙来那样强势用人,他已感受到自己的想法无法落实,主要阻力来自于薄王的余党,故对重庆的人事大布局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作为薄王事件发生地的重庆,已是经历过多次人事“大洗牌”,但依然难以推动冤假错案的平反,所以,近日再度重拳出击,有多人职务大调整,不仅市委常委重新恢复13人的规模,而且,原重庆市财政局局长刘伟被任命为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同时任命的还有7个市级部门一把手。这一动作在全国仅见,他集中体现了孙政才的急切心情。
   官媒报道说,11月30日上午,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任命原重庆市财政局局长刘伟为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刘伟是开创重庆直辖以来,唯一的一直在财政系统工作,升任副市长的官员。这位人选,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他以前很低调,外界对其所知甚少,连重庆本地人也不太了解他,显然,他在薄熙来当政的那几年里,没有受到重用,大概喜欢拍马屁的薄熙来,没正眼看过他,这一点反衬出刘伟正直而无官欲,熟悉他的人说,他从未想过如此高位,但他却非常了解重庆,尤其是该市的财政状况,据说,他生于1961年,从1978年开始便进入重庆市财政局工作,曾任重庆市财政局局长助理、副局长、党组副书记,2008年1月至今任重庆市财政局局长、党委书记。刘伟任重庆市财政局副局长、局长期间,正是重庆财政收入飞速增长的几年。从2006年到2011年,重庆市财政收入增幅连续6年超过30%,2012年则增长了14.5%。也就是说,他跨越了汪洋与薄熙来两个时代,是重庆的“坐地户”。

   但是,为什么不用别人,非选此人呢,笔者推断分析,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中共深知,共产党在重庆的统治,不论换谁都无所谓,关键是要把老百姓的民生搞好,而薄熙来挥霍嚣张了五年,“唱红打黑”,超前支出,把国库掏空了,必须找一个懂财政,知财政,救财政的官员,那么,这就非君莫属了;第二,他是汪洋提拔的干部,受到过改革派的重用,又确实有点能力,薄熙来不太喜欢他,但他巧于应付,又与黄奇帆较熟,就这么留下来了,比较能被中共两派所接受;第三,由于黄奇帆涉案太深,尤其是他曾亲自带人去成都围困美领馆,与叛逃的王立军抱头痛哭,他们都是薄熙来权力绳索上的一串“蚂蚱”,故在海内外名声太臭,而且近日又继续胡说八道,贬低和挑战李克强,所以,上级也急于用他取代和覆盖黄奇帆。
   基于这样几点,中组部与孙政才都把刘伟当成一匹黑马,忽然叫他杀出,令外界一片惊叹。老奸巨猾的“不倒翁”,重庆市长黄奇帆别有一番应变的工夫,他一方面非常警觉和忌恨,一方面带着笑容,顺竿往下溜,他知道,按照他的贪腐枉法罪行,判个死缓都是轻的,如能像徐鸣那样“软着陆”就烧高香了,而新上任的年轻人更是得罪不起,他假惺惺地评价刘伟说,重庆注重将财政资金投放到具有“四两”拨“千斤”效用的领域,发挥杠杆撬动作用,更好地促进了重庆经济的发展,在财政支出上做到了节约、廉洁,而且每一项支出明明白白,结构合理,官场内也认为刘伟“有才”,“民意好”,因此能在副市长选拔中高票当选。
   可是,谁都知道,人大的选票是干什么的,如果重庆还姓“薄”,还是谷开来掌后宫,还是王立军到处咬人,还是黄市长站在直升机旁边做“白日梦”,他是绝对不会推荐刘伟的,虽然他是财政局领导,也是跋涉的“驴”,听薄督“喝”的,否则,为什么“打黑”抢夺“黑社会”的几千亿,只有一点点进了国库,大部分不知去向呢?面对薄熙来,黄市长像摇尾乞怜的“哈巴狗”;面对张德江,黄是流下鳄鱼眼泪的阴谋家;面对孙政才,黄是阿谀奉承的阴阳脸,否则,他不会提倡法官看美国电影,学习美国破产的城市底特律,也不会鼓吹“六年半买房”,更不会大言不惭说重庆“卖地储备”全国第一。
   官媒报道说,重庆一次性新任命7个市级部门的一把手,也属近年罕见。其中,封毅被任命为重庆市财政局局长,此前,封毅曾任重庆市财政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今年4月刚在重庆市人民政府第七次常务会议上被任命为市地税局局长。徐强为重庆市外经委主任。至此,今年以来,重庆市发改委、财政局、经信委、外经委、国资委等政府主要经济部门一把手均有调整。此外,汪俊为重庆市文化委员会主任;屈谦为重庆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袁天长为重庆市审计局局长;蒋又一为重庆市移民局局长。因工作需要,沐华平任重庆渝北区委书记,王毅任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卢建辉任重庆大渡口区委书记,王显刚任重庆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兼市委巡视办副主任。
   对此,笔者认为,孙政才是胡温派系的官员,当年在吉林时,有了工人闹事的麻烦,曾有温家宝亲自出马去协调,而如今进入习李时代,他的后台时过境迁,不得不小心翼翼,党内两派决战重庆,把学者出身的他安排这一位置,使他面临空前的考验,他有点力不从心,首先,对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如何看待,政治局的意见不统一,他不好平衡;第二,江系的人马黄奇帆还在,京城还有政界的大佬支持他,否则,黄不敢叫《中国改革报》的记者由报道李俊,而转向吹捧他,并称他被任命赴渝“是上海对重庆最大的贡献”,由于黄市长多年来培植的党羽遍布各个领域,尤其是几大国企融资平台的头头,都是黄的心腹,而他又与官员的贪腐枉法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人形成针插不进的地方势力,杯葛孙政才;第三,孙政才是学者出身,搞点农业研究还不错,像重庆这么复杂的直辖市,并经历了急风暴雨,要他来善后,好像有点吃力,所以,黄奇帆才成了一支独秀的“不倒翁”。偏偏新上任的中南海主要高官,每当看到黄的大脸都唤起薄王乱法的记忆,心里不痛快,上火着急,因此,孙政才为了证明自己能做点事,不得不大面积地进行人事“换血”。
   其实,最重要的任命发生在早些时候,11月21日,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吴政隆不再兼任万州区委书记,空缺由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徐海荣接替,江北区委书记燕平升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自2012年6月以来,重庆市委13名常委中,陆续新进7人。除市长黄奇帆和军方的重庆警备区政委梁冬春外,而其余留任常委的职务也已全部调整更换。显然,跟随薄熙来去云南视察的梁冬春是胡的嫡系,笔者早在当时就一眼看出,并有旧作为证,他至今犹在,很好说明了黄奇帆的孤立,但不了解重庆,两眼一抹黑的孙政才,不得不留用他,这也是权宜之计,不过,最好的“围剿”黄的办法是使用好燕平,那就是:通过媒体尽快地把真相告诉重庆人民,即,薄王在那里到底做了一些什么,比如,抓捕判刑和处决的人有几个是真的“贪官”和“黑社会”?王立军为何在文强临死前要单独见他?检察院的幺玲与薄熙来是什么关系?“319枪击案”真的破了吗?樊奇航为何死不暝目?彭治民是怎样得罪湖北省领导的?王紫绮真的是老鸨吗?他妹夫常亮为什么要在机场举牌子投案?陈明亮究竟是因为什么死的?等等。
   显然,至今重庆还有一些老百姓怀念贪官薄熙来,这是多年與论欺骗造成的,为什么他骗不了我?因为在大连,我是知道内情的记者;为什么他要把我关进监狱,是因为他怕我揭他的短。之所以重庆的相当多的人留恋薄王,是因为以前很多人不作为,薄熙来敢干,更会包装和虚构自己的形象,虽然,他判刑入狱了,但官媒封网和说谎成了改不了的恶习,老百姓还是不知道真相,当然,有些关于薄王的谎言已经被揭穿,使人们感到非常震惊;但大部分有关“黑社会”的宣传,还冷藏在“5个重庆”的时代,所以,事实与媒体的反差,过去与现实的碰撞,使人们晕头转向。由于黄奇帆的力阻,燕平似乎没有进入角色,比如,有关其它媒体对李俊等人的报道,重庆地方媒体根本不转载,好像它沉浸在薄王的噩梦里不能自拔。
   所以,眼下当务之急,必须立即把黄奇帆免职,或调离,或抓捕,因为他已经成了阻碍重庆发展的一只“拦路虎”,回顾今年重庆官方记录显示:4月,原常务副市长马正其不再担任重庆市委常委;人大主任张轩不再担任重庆市委副书记、常委;十八届中央委员张国清“空降”重庆,履职市委副书记。5月,重庆市委常委翁杰明被任命为常务副市长。7月,从2012年3月“空降”重庆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徐松南调任重庆市纪委书记,曾庆红从江西“空降”重庆,担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原副市长凌月明任重庆市委常委,两江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总之,自2012年3月以来,重庆市政府“一正八副”的领导班子中,除市长黄奇帆和民盟中央常委、重庆市委主委,副市长吴刚外,已调整更换了7名副市长。他们分别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翁杰明;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何挺;2012年8月升任副市长的张鸣、陈和平;2013年1月重庆两会上晋升的刘强、谭家玲及新晋副市长刘伟。
   如果说,以前不动黄市长是出于稳定大局的考虑,那么,现在已经万事齐备了,为什么还不动他呢?难道真的重庆财政,亏空了5000亿,已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离开他就开不了锅,吃不上饭了吗?或者是他的后台太硬,只有等江泽民死了,上级才敢换掉他?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他直接而积极地参与了薄王的贪腐枉法,单因“成都围馆抓王事件”,就足以治罪,任何中共高官都不敢再重用他,而18届3中全会上给他一点无足轻重的任务,大概是遮人耳目吧,如同薄熙来倒台前许多人前去重庆捧他,“两会”周永康还去重庆团鼓劲一样,越是危急之时,他越是面对光环而迷失,不知死期临头。是的,黄奇“帆”在官海里终将沉没,可能要与薄熙来做邻居了。
   2013年12月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2月4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