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匣子说话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南非的犯罪率在曼德拉们掌权之后升高,原因很多,其中经济恶化是最主要因素,当青年人的失业率高达80%,他们没事可做,犯罪就成为常态。任何一个国家有高失业率,就一定会伴随高犯罪率。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曼德拉政府的极度失望,社会普遍感到失落,沮丧悲观、自暴自弃的情绪弥漫整个南非。黑人并没有因为“翻身、当家做主”了,就积极、乐观向上地建设自己的家园。
   
   
   南非知名的政治分析家古梅德(William Gumede)去年对《纽约时报》说,“1994年(曼德拉当选总统时),南非虽然存在巨大的问题,但人们抱有极大的希望。如今,人们感到绝望。人们曾经相信工会和非洲民族议会等能够改变局面,但现在已经失去了信心。他们也不再相信新的民主制度,包括议会、法院能够保护帮助他们。这就是他们诉诸暴力,绕开法律,自行解决的原因。”
   
   南非凶杀率名列全球前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曼德拉当选总统后,立即宣布废除死刑。当时南非的凶杀率已经很高,但曼德拉就是要“政治正确”,比西方左派走得还远、还快,利用其总统权力和个人名望,立即实行了废除死刑的政策。
   
   上述《经济学人》的报道说,“南非自1994年废除死刑后,令人震惊的不只是居高不下的犯罪率,更有犯罪活动中肆意滥用的暴力行为。犯罪团伙可能仅仅只是为了抢夺一部手机就开枪杀人。并非只是占人口总数9%的白人对此抱怨,而是几乎人人自危。”
   
   对南非这种人人自危的情形,几年前去那里采访世界杯足球赛的中国记者也耳闻目睹。《成都商报》记者李晶不久前回忆说,“彼时已经过去快3年,但至今仍心有余悸。我们被南非华人称为‘不要命的国内记者’。”意思是,这样的南非,你们也敢来。当时《南方都市报》记者发回的报道标题是∶“犯罪率最高的国家——南非,永远不要独行”。但即使不独行,当时还是有五名中国记者大白天被抢劫。
   
   面对南非日益猖獗的凶杀犯罪,南非九个主要黑人部族领导人(在全国有相当的影响力)曾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恢复死刑;并要求南非政府就此举行全民公决。
   
   部落首领们所以无法忍受了,是因为南非连续发生轮奸婴幼儿案件(黑人中有个说法,强奸婴儿可以防止艾滋病),三名受害者分别是5个月、8个月和9个月大的婴儿。轮奸婴儿,骇人听闻,畜生都不所为!
   
   九部落首领的呼吁,得到民众强烈共鸣,南非《公民报》民调显示,98.1%的南非人赞成恢复死刑,认为这是遏制南非高犯罪率的有效途径。 但是南非政府不敢这样做,也不举行全民公投。因为废除死刑,是他们的伟大领袖曼德拉决定的,他们不能、更不敢否定曼德拉;曼德拉已成为黑人的“神主牌”,谁也不敢动。
   
   自曼德拉以来的三位南非黑人总统,都是黑人政党“非洲民族议会”主席。谁要想在南非当总统,就得先坐上这个最大黑人党第一把交椅,而要想当上党魁,不高举曼德拉的旗帜,没有曼德拉的背书,根本就没有可能。所以,即使有九部落首领呼吁,全国九成八的民众支持,但还是抵不过一个曼德拉!所以南非要恢复死刑,只有在曼德拉死了之后。
   
   除了凶杀和强奸猖獗,还有更恐怖的——南非是全球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不是之一)!南非超过600万成人(占人口12%)感染了艾滋病,其中二分之一的“性工作者”携带艾滋病毒。
   
   据2005年的统计,南非高达31%的孕妇,20%的成人,23%的军人感染了艾滋病。官方报道说,艾滋病已成为南非人死亡的主要原因,占整个死亡人数的五分之一强。南非人的平均寿命只有52.6岁(2011年统计),比白人统治时代降低了近20岁!
   
   在全球发展经济,生活水平和医疗条件提高的情况下,人均寿命都在提高。据联合国最新报告,全球人口的平均寿命已从1990年的64岁增至70岁(截至2011年),中国和印度都各自增加七岁。但南非不仅没升,反而大降!
   
   我最近在“伊拉克阿富汗启蒙中国”一文中谈到,在塔列班统治时,阿富汗人的平均寿命只有40岁。在美国领军铲除塔列班政权之后,经过仅仅12年的民主和经济发展,阿富汗人平均寿命已超过60岁,提高了20岁!而在曼德拉们连续19年掌权下,南非人的平均寿命,居然能比白人统治时代还降低了近20岁,远不如今天的阿富汗人!
   
   为什麽南非有这麽多的艾滋病患者?当然,每26秒就发生一起强奸也是艾滋传播的途径之一。另外有分析指出,黑人女性由于受文化习俗、教育水平及男女地位等因素的影响,在自己的性伴侣是否使用保险套方面根本没有发言权,再加上南非有的部落允许娶三个甚至五个老婆,一个男人感染了艾滋病毒,受害的就不是一个人,而会是三五个甚至更多(现任南非总统祖马就有四个老婆。祖马曾被指控强奸朋友的已感染艾滋病的女儿,最后他辩解说是双方同意的)。
   
   中国经济学者、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陈志武教授今年三月去南非后写的博客,再次展示南非的艾滋危机∶“这里艾滋病问题很严重,四个成年人中,差不多有一人带艾滋病原。艾滋病对南非的影响很大,由于艾滋死亡,人口按每年千分之三的速度在下降。由于艾滋死亡这麽严重,连中小学老师的补充都很难,中小学老师因艾滋死亡后,不仅学校难以很快补上,而且使活著的老师也难以专心教学,不知自己会活到哪年,何必那麽认真呢?人们的储蓄率也不高,活了今天不知明天如何,何必存那麽多钱呢?”
   
   中国去南非采访的记者都快被吓死了,他们说,跟黑人握手之后,赶紧跑回旅馆,拼命用肥皂洗手,虽然他们也知道,艾滋病是靠血液传染,但还是胆战心惊,心有余悸。
   
   今年三月,南非卫生部长公布了一份更震惊的统计数字,南非在校女生中至少28%患有艾滋病,近三分之一!
   
   对南非猖獗的艾滋病,曼德拉们的政府有相当的责任。南非的女卫生部长姆希曼曾公开宣扬,对艾滋病,吃点大蒜、甜菜根就会好的。这位全国最高医疗主管不是在开玩笑,她是认真的。因为“南非卫生单位专家若公开反对部长的怪异言论,就会遭到惩处”。而且南非卫生部甚至制定政策,鼓励那些不想服用ARVs(治疗艾滋病药物)的病患,多吃大蒜和甜菜根等(说是可增加人体抵抗力)。姆希曼的言行,成为世界笑料,被冠以“大蒜博士”称号。
   
   面对批评,这位卫生部长改口说,南非艾滋病猖獗,是因为没钱买药,钱都用在买潜艇,准备防御美国的进攻了(英国《卫报》引述)。这不更让人笑翻天吗?美国军事进攻南非?去抢艾滋病患者?事实是,美国政府一直向南非提供防治艾滋病援助,布什政府时,就向南非提供了150亿美元的艾滋病基金(911美国遭恐怖袭击,纽约世贸大厦被毁。美国联邦政府给纽约市的救济款才是40亿美元,而南非男子滥交的保险套却是美国人花如此巨额买单)。
   
   南非不仅有这种“医学盲”的卫生部长,南非的总统也好不到哪里去。曼德拉的继任者姆贝基总统不承认艾滋病的存在,他公开说∶“我不认识一个得了艾滋病的人”。现任的南非总统祖马更绝了,他说,“艾滋病没什麽可怕的,洗个热水澡就没事了”。有旅居南非的华裔女作家批评说,“这不仅是个大笑话,还是对非洲原本就不负责任的男权的鼓励。”
   
   有这样不负责任、无知傲慢、草菅人命的卫生部长、总统们,南非的艾滋病能不猖獗吗?
   
   但是由于南非80%是黑人,曼德拉们的“非洲民族议会”又煽动民族主义,导致黑人政党已连续掌权19年(看不到未来有白人总统的可能性)。黑人政府不管做得怎麽烂,黑人们就是把选票投给黑皮肤的。所以曼德拉们的政府就会万万岁。毫无疑问,没有政党轮替,一党独大,就一定会有腐败。
   
   中国社科院亚非所的南非问题专家贺文萍最近评论说∶“南非过去在白人掌权期间,腐败尽管存在,但并不突出,没有对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产生大的副作用。然而,自1994年黑人执政以来,腐败问题日益严重。1999年,透明国际将85个受腐败困扰的国家列入黑名单,南非名列第32位。近年来,南非司法部门登记在案的腐败案件达22 万件,根本无力处理。”
   
   在2012年9月的开普敦大学会议上,南非责任研究所主任保罗哈夫曼估算,自1994年曼德拉执政以来,南非政府每年因腐败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达300亿兰特(南非货币,相当30亿美元),累计已达6750亿兰特(675亿美元)。
   
   《纽约时报》去年报道说,“非洲民族议会”掌权后,承诺给“所有人带来更好的生活”。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非洲民族议会”主要关注的是谋取私利。该报引述说,南非政府花费2700万美元(约合1.7亿人民币)整修祖马总统的乡间私宅,对外宣称说这是出于安全考虑。
   
   曼德拉27年蹲监狱没有任何收入,后来只做了五年总统,但他的信托基金拥有两家公司(和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盛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报导说,曼德拉留下的财富超过一千万英镑(1630万美元)。在他去世之际,还在被他两个女儿告,打到法院,争夺财产。曼德拉的孙子曼拉更是臭名昭著,利用爷爷名头四处谋利。“曼德拉家族成员目前活跃于超过110家企业,曼德拉多年来已为后代子孙成立约27个基金。”曼德拉的这些钱,都是从哪里弄来的呢?
   
   但在南非,这些都会不了了之,因为从上到下,都是黑人掌权。美国《新闻周刊》曾报道,2009年秋,南非警方公布了人员结构调整目标,把黑人雇员的比例由70.7%提高到79%,把白人雇员的比例由15.6%缩减到9.6%。以达到跟南非黑白人口的比例。但“白人在警察中比例大幅削减,并未改善南非警察局缺乏权威的事实。2/3的南非人民认为,一些最腐败的官员都在警界。”
   
   《纽约时报》的报道结论说∶“工人骚乱、社会普遍感到失落、暗淡的经济前景,以及政治体制的惰性,总的来说这些可能是南非新兴的民主体制面临的最严重危机。”
   
   一个国家三分之一的女学生有艾滋病,三分之一的孕妇是艾滋病患者,每26秒就有一起强暴,每四个成年男子里就一个有过强奸行为,甚至不断发生轮奸婴幼儿的暴行,凶杀率居世界前列,人均寿命大幅降低,失业率高攀,经济滞缓,腐败遍地,如此这般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以前从没有过的!
   
   难道这就是被称为“道德圣人”的曼德拉和他的继承人给南非留下的“伟大遗产”和“道德启示”吗?
   
   曼德拉的第三个遗产,“黑白和解”只是表像。
   
   即使有上述的经济呆滞、社会治安恶劣、艾滋病横行这些严重影响人民生活品质的负面遗产,仍有很多不了解实情的人认为,曼德拉推动和实现了南非的“黑白和解”,成就显著。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