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清平乐•五章]
东方安澜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平乐•五章

                    清平乐•五章

       文/东方安澜

               净菜

   天冷,买菜后摘菜洗菜是个麻烦事。买菜时间长了,慢慢悟出些门槛。怕洗菜手冷,就捡易摘易洗的菜买。韭黄最容易,一般水里过一遍就完事。青菜是当家菜,切掉根,菜叶剥下来大水里洗一下,既容易也还算方便。药芹菠菜最烦难,用指甲掐去根部须里的脏泥,洗的时候要把叶根下面洗净,由外到内扳开来,没有一份用心,恐怕洗不到位。

   十二月里不顾手冷必须洗菜的,一类当家人一类厨娘一类菜贩。当家人自己洗菜,那是自家吃的,和厨娘为了一份生计一样,有点迫不得已;如果是卖的,眼见之处都是马马虎虎了。把卖的菜洗成十二分用心,之前我没碰见过。

   去年入寒,一晚下班迟了,菜场门关了,菜场外的空场上倒有打游击的菜贩。放眼睃巡,一个老太站立一角,老太瘦癯的架子骨花白的头发,在众卖菜的中间,老太并不吆喝,显得傲然孑立。是那种霜亦精神雪亦温的神采。我徒然一怯,莫名有些自卑。底下蓝色的塑料筐里整齐地码放着菠菜和生菜,扳开菜根,里面清清爽爽,菜面上波动着一股惹眼的生鲜气,在寒天薄日里给人予惊喜的心动。老太和菜使我有说不出的亲近。

   可贵的是,老太卓尔不群但和光同尘。近身之处又添一层处世的清贞。我走过去,在问价对答间散发出恰到好处的情意。我感染到一种边缘和异质的力量,一种与俗世抗衡的尊严和美德。这种既亲近又陌生的东西,好像一直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等待我。人是人的尺度,在老太身上,我照见了自己的猥琐。这猥琐像老烟枪身上摆脱不了的烟味,尘世里滚打久了,不知不觉积得又深又厚。

                    无礼

   年初二东家老头蹲在石阶上发牢骚,把揉团的烟壳甩出老远。一问才知道,老头看护孙子料理家里一日三餐,好好坏坏一年,儿子媳妇到年,跟他拍拍屁股。我在弄堂口遇见夫妻仨出门。老头这是在指着他们后背,愤愤地嘟哝。什么寄儿子姨侄子怎么怎么来拜年,啥啥啥孝敬,独独亲儿子铁公鸡一毛不拔。

   礼轻礼重,在老人堆里是为争面子,礼不到说明养有亏欠或敬有差失。其次是老人心里筑起了疙瘩。老头说老板给了他红包五万块,意思是儿子的无礼不在钱,在乎气量之间也。老头抬着头似乎在向天老爷诉说,但我在旁边,声声入耳。

   吴从先《小窗自纪》说的极好,“宇宙虽宽,世途渺于鸟道;征逐日甚,人情浮比渔蛮”。人生天地宽,但人只能捧一只碗吃饭,天下熙来攘往,血亲唯有几人。世间的欲望多了,像吊在嘴边的咸肉,悬在够得着与够不着之间,也像勒在脖子上的绳索,欲望多就紧一紧,欲望少就松一松,这样的活法,命里该多一份辛苦和挣扎。年纪轻,往后的日子长,总想父子之间的亲情也像这日头,日升日落悠远的很,即使有欠缺,也有的是时间弥补;年老了,自己数的清自己的日头了,连平时豁达的人,也会东一想西一猜,变得保守甚至较真,看出去的太阳和年轻人不一样,生理原因也会决定思维意识。

   父子血亲,容易疏忽。忙忙碌碌,忙累了心,忙远了亲。情有迁异,缘由尽时。网上说,“那些你以为一直永远会在一起的人,有一天也会分开的,下辈子不见得会再见面了”。人世的事,触摸一份情意,寸阴有时胜过百年。

                     唱票

   许多年前,百元面钞刚出世,乡下人起了绰号叫“青菜皮”,相对应,五十元称“白菜皮”。那年温堂桥下有人卖鸡蛋,本来买东西,递钱收钱找零,完后走人,像风吹白纸,惊不起任何颜色。有人下班买鸡蛋,一百元买鸡蛋,卖客却当“白菜皮”找零,双方争吵起来,看客群集,最后的结果,是买客愤怒地把一塑料袋鸡蛋全部摔碎在铁栏杆上。以后数年,随着商业环境的活跃,逐渐地,付款时,收银员都有了唱票的习惯。把票面金额报出来,使双方之间再一次确认,这个现象,好像彼此多了一层防备。

   仔细想想,我们日常现象的背后都是人心在起作用。唱票,是买卖双方维权意识的增强,带出一种洒过水的情境,阴润清朗,明明很好,我却不自在,怎么也不是滋味。想想似乎是少了人情味,增加了市侩的色彩,拉开了人心的距离。有那么一时半会,我竟然对买东西产生了敌意。这么些年,人心的迁异,力量作用在不易察觉的日常细微处,叠加起来,就会使人心狼藉。就像一场运动或革命之后的大地,风云激荡过后必然是人心狼藉。

   但凡冲突之后只能委曲隐忍,譬如我在那买蛋的客人转身时,看到了一张涨红了脸的冤枉面孔。我猜想那人会郁闷很久,能心平气和地恢复恐怕大不易,因为我们生活的紧张和压力产生不出心平气和的精神环境。我们自我标榜是文明古国,但有谁知道文明的样式是什么。我想文明中一定能产生心平气和解决冲突的办法,因为历史不经常演绎风动四方的豪迈,更多的是在日常细微处见真情,还更因为人心是万物的尺度。

                   老板娘

   老板娘有十分姿色,岁月剥蚀了她七分,现在还剩六分,多出来的三分属于金不换,美的精灵卸妆之后还能追踪到对她当年的想象。从腮、脸、眼睛、神情上,正好能领略到古书上说的“羲和之景,美人迟暮”的意思。

   老板娘卖冷冻海鲜,我去市场里买菜,时常照面,她总要招呼一声。我不善于日常交往,从不主动搭讪,被她招呼得多了,很不好意思,但年纪大了,脸皮渐厚,会沉住气了,倒也不必绕道躲避。为了还她人情,有时凑过去买个带鱼买个海蜇买个虾仁。一来二去,钱物虽然两讫,人情利息反而利上加利。 “洛阳花好,偏我来迟”,我不追求老板娘,倒是没有这个遗憾。单单为那渐隐的芳华,我还不削于写她。老板娘的好,在于不势利。大凡小买卖的,十有八九势利,生意上门笑脸相迎,生意无望冷脸相向,人心里有光,势利是堵墙,把人心隔得发毛。又大凡小买卖者,不是黄婆卖瓜口腹蜜剑,就是秤头上藏蹊跷,让人防不胜防;又擅长计较一时之得失,把买卖做得无情无义,于人于事,四处都是楚歌。

   老板娘的好在于令我自在,没有做成生意的肉麻,也没有做不成生意的冷淡,一如既往的热情。偶尔在路边遇见,只是点点头,也能感觉出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情意,恰如其分,自然妥帖,让人舒服,外加春风沉醉的喜悦。老板娘的老成和世故,于我有某种启发,生意是谋生的手段,心灵才是生活的本来面目。老板娘自信而随和,把生意做的从容不迫,把自己从金币的叮当声里解放出来,顺便也把自己从流年岁月的算计下解放了出来。

                    别情

   我比较恋旧,这儿一住已有两三年。念旧的收获,在于发现好味道。去夏常常光顾路口一个小食铺。去吃馄饨。人是个奇怪的动物,我素来不喜欢馄饨,有次偶尔路过拐进去,吃了菜干芯馄饨,不想从此胃口大开。我胃口有些古怪,世人都喜欢汤馄饨,说吃着滑爽,我独喜干馄饨。夏天是凉馄饨,冬天是拌馄饨。浇点鲜汤和店家秘制的辣油,口味真是一等一的好。

   小食铺里上灶的,有女儿和老头。女儿上灶,客人再多,她总是胸有成竹,纹丝不乱,进进出出有船过水无痕的纤巧,从不见搞错,似乎了解每一位客人的胃口。老头是替补队员,女儿不在或晚起时,他就手忙脚乱。在忙乱中,你在边上不自觉地替他抓狂。我唯一能替老头分忧的,就是不声不响地溜走。

   俗话说百口难调,女儿有大本事,调理得百口百味,理顺你每一款的味蕾。我胃口比较细,女儿下的馄饨,一只是一只,从没煮烂过。加一勺肉油,刚刚拌得滑溜即可。担心我嘴巴干,还要冲碗蛋衣紫菜汤。这碗馄饨,热心热肺顺意舒畅,百吃不厌。

   因为老面孔,我每天早上往那儿一坐,她端上来的就是你想要的。招呼,应答,端碗,笑语晏晏大方利索,那个气场,能压住你因为等待的焦躁,还能生出等待的心安。这个时候看女人,不单是性别的指称,还能找到精神的对应,她以女性特有的那种辉光,来照射和体察客人的内心,这样就有了明心见性的美感。陈丹青说,“艺术是心领神会”。世有好味,人有别情。人制造食物,人消化食物,互动中体察到心领神会的情意,在艺术情怀的感染中生出醉月乘风的陶醉。

                              中华民国101年2月8日

(2013/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