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天下相率为伪                  ——《公天下》批评

   

     《公天下》真是一本地地道道的伪书。从字面上看,吴稼祥是要论证天下为公或者天下公义的道理。事实上,吴稼祥也确实试图这样做,为现在的皇权张目。一个世道,所行的是王道还是王八蛋道,事实胜于雄辩,《公天下》是站在唐福珍、孙志刚、许志永们对立面的。

     通读全书,吴稼祥拿出来的依旧是儒家那套陈腐到霉烂的破玩意儿。儒家这套经过董仲舒朱熹这群伪人重新加工炮制以后,面目全非,紧箍咒一样加在中国人头上,使中国人直到今天仍然蒙昧不开。董头朱脚,早已成了干尸、腊肉,看到吴稼祥还拿出来当作香饽饽倒腾,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更多的是悲哀,中国人啊中国人,要被这些公猪们愚弄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公天下》有个副题“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硬是要从千年皇权的汗毛孔中挖点民主的影子出来。可挖来挖去只有皇权宗法那一套。弄得最后他自己也不能自圆其说。吃了灯草,只得出虚恭。不得已,《公天下》研究来研究去,创造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词句,什么“孔子疑似二律背反”,“第四条穷途:多中心混压非稳态政治夭折”,“家天下的‘王霸道B版’”,这种既绕口又莫名所以的东西比比皆是。读着就一个感觉,隔靴搔痒!不敢摸老虎屁股。这个老虎屁股就是吴稼祥万分不愿提及的宪政人权自由民主。不敢拥抱普世价值,只能玩隔空打牛的空招。

     千载犹行秦制度,老人家说“我就是秦始皇加马克思”,就说明千载以来一直是一己私利的天下,不管这个一己私利是党天下还是皇天下还是家天下,这是不争的事实。吴稼祥还在贩卖公天下的鸦片,蛊惑人心,往好里说,他是一厢情愿。远古有没有公天下,有没有成过公天下的实例,暂且不论,吴稼祥拿所谓的《尚书》《尧典》来论证商之前所谓的天下一公的事实,殊不知这样的书成书年代尚不可考,参照现在的公猪,焉知远古的史官就能不计个人得失秉笔直书。况且,古文歧义多多,一句话,可以这样解,也可以那样考证,凭什么让公众相信你们这群骨头没有三两重的公猪。

     读书要读透,不知情的朋友看到《公天下》向我推荐,他从字面上理解,以为吴稼祥举的是义旗,实质上,他拿的是板笏,满嘴是“喳喳喳”的奴才声。《公天下》成片累牍,就是匍匐在皇权脚下的所谓诤言。目的只有一个,维护皇权统治,苦口婆心。但是他看不清,用红朝的用词就是,“看不清历史发展的方向”。一个政权,既想拥抱全球化,又想压制独立思想和言论,这中间,是不可能两全的,用吴稼祥自己的话说,要么“土崩”,要么“瓦解”。邓力群说,我梦见这个国家饿殍遍野妓女遍地卖官鬻爵大行其道,连一个差点成为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毛左也这么诅咒,吴稼祥为皇权背书和站台,不是拎不清,就是别有用心了,客气一点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吴稼祥,到今天,你拿来左右开弓的儒家思想应该丢进历史的垃圾堆了。你数数,中国人除了中餐以外,有哪一样引领世界文明前例的发明创造。人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原动力。意识决定思维,没有自由的思想,哪来创造性的思维。我这样说,吴稼祥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但为什么还要满纸胡言呢。古人说,“修辞立其诚”,但是,吃的是狼奶,享受权贵啃下来的肉骨头,焉能有诚。这个诚,是建立在信仰之上的诚,不是做走狗忠实于主人的诚。千万别搞错。诚的根基立偏了,存在决定意识,所以自我感觉良好的公天下,于无知无觉中满眼尽书伪天下。

     现在,我可以说,天下不可能是公的,因为人性是自私自利排他的。什么时候天下可以公,就是权力可以有效制衡的时候。天下不可能是公的,在中国这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更不可能产生公天下的土壤。历史发展到今天,一个不争的事实,凡是能实行有效的中央集权大一统的国家,都是坏的,是培养奴性抑制人性的,由几个奴才统治的国家,公个屁。反之,西方的繁荣和发展,正是罗马帝国崩溃以后才出现的。(有兴趣的朋友网上找一下张晓群的文章)欧洲之所以在大一统崩溃后迅速发展起来,究其原因就是产生了许多独立的政权,国家之间的有效竞争,培养了产生新事物和新思想的土壤。一个例子,中国的印刷术,在大一统的皇权底下印的尽是四书五经,把士子捆绑在科举的道路上;欧洲却用印刷术来传播启蒙思想,宣传信仰和真理,促进科学思想的交流和科技成果的转化。现在还有好多知识人在为大一统骄傲,上次我看王人博《孤独的敏感者》,说民国不好,说现在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我就在问,现在的读书人都是怎么了,读书都读到屁眼里去了。真想伸手过去掴他一个耳刮子。不说民国产生了那么多的大师,就说饿死人,红朝饿死了六千万到八千万人(丁抒《人祸》杨继绳《墓碑》),而整个二次大战,死亡是三千八百万人。

     辩者说儒家思想中庸和平,难道没想过中庸和平和保守落后是同义词,其实质是大一统国家缺乏整体竞争力,没有进步,人人相率为伪、天下相率为伪所说出来的门面话罢了。《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看看,看看,说得多好听。可现实是我们现在多到了21世纪了,还是学不起医不起死不起,满城尽是防盗门,呵呵,儒学“天下为公”的理想,从来都停留在理想上。86年以后,宣传机器开足马力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否定“全盘西化”,可是,日本正是在“明治维新”之后“全盘西化”才迅速崛起与强大;可是,正是资产阶级脱胎出来的新教伦理和西方的清教徒精神,才孕育了美国这样伟大的国家。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关口就是从血缘社会向契约社会转变。引用张晓群的话说“今天的西方社会:工商业的、商品经济的、资本主义的、民主化的、福利化的社会,是如何从欧洲产生的?——它产生自人们永恒的追求物质利益的欲望,产生自人们进行分工合作的意识,产生自人们从事工商业生产的能力,产生自人们组织起来改造坐寇式国家的勇气和能量”。

     吴稼祥的《公天下》贩卖之中夹私货,试图把儒天下与公天下等同起来。即便如此,儒天下也不等同于公天下。我读过李光耀四十年政论选,通篇都是大家长言辞,我看到的是大家族式阿家翁的面孔,只不过这个阿家翁做得比较好罢了。我的衡量,李光耀邓小平哥哥弟弟,李光耀是合适的才能操作了大小适中的盘子。邓小平终究受制于体制,最终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历史罪人。记住,不是天下为公,是天下尽姓私,才使他成为一个大奸和大恶。这是红朝的结构性悲哀,也是儒教跟马克思生出的怪胎。历史发展到现在,儒家的一套不单不再适合中国人,而且更应该及早摒弃。早一日摒弃早一日得福。反而,对契约原则的遵守,对自身欲望的约束,强调个人的价值和人权,对个人思维活动的包容与宽容,等等这些建筑在基督教信仰之上的清教徒精神,特别是法权体系,正是儒家思想中所没有的,促成了西方的崛起和强大。中国人早就应该改弦更张,拥抱民主人权自由宪政。普世价值,是人类共有的文明遗产。

     所以,这个世界不需要公天下,这个世界也没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区别,这些都是垃圾词语。哪里有自由,哪里有人权,哪里可以保障人的尊严,那里就是幸福的天下。前段时间,据北京传来的消息,有人在说,紫禁城后面景山上那颗歪脖子树自从崇祯和黄太监吊死以后,四百年来是越长越茂盛了,估计不久又可以派一次大用场了。

   

                         中华民国102年12月15日

(2013/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