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吳昊逝世]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吳昊逝世

   報上傳來吳昊逝世的消息。他是我青年期的朋友,我習慣叫他的本名吳振邦。他逝世前最後的一份工作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電影系系主任,終年66歲。
   
   吳昊對電影有興趣,想不到這個興趣他維繫一生,並且作出了他應有的貢獻。和他相比,我的問題是沒有一個可以終生追求、可以作為事業的興趣,因此勞碌一生,一事無成。
   
   關於吳昊,我和他之間有一小事,堪可一記。


   
   1970年我大學畢業,畢業後教了兩年小學,貪其半天工作,有較多時間做自己有興趣的事,但卻收入較低。1972年結婚,經濟開始負擔較重,遂轉教中學,多了二百元的收入。這中學是銅鑼灣加路連山道的孔聖堂中學。這是一所中文中學,(那時香港中學仍分中文中學和英文中學) 我負責中五和中六的英文科。
   
   可是開了課兩星期之後,「麻煩」來了。這「麻煩」是我的「麻煩」,與該學校無關。事緣我的一位在英文中學教書的朋友,突然往英國繼續學業,他騰出的位置要找人填補。校長著他介紹,他想到了我。他把我帶到學校見校長,校長感到滿意,同意我接他的教職。(說起來有趣。這個校長我一共見了三次,一次是在學校見工,一次是在醫院探病,最後一次是在殯儀館給他送喪。)
   
   這令我十分矛盾,因為對不起孔聖堂中學。學期剛開課,中途辭職,學校很難找人替補。而且這校招聘我的何主任,對我很器重,知道我有家庭負擔,答應我在他夜校給我一個兼職,這樣我又多了二百餘元的收入。但是,另一方面,我朋友那所學校是英文中學,而且性質屬私立受助。我轉過去立即人工多了三百元,而且前途發展較佳。(孔聖堂是私立中學。學校給多少便是多少。私立受助學校則政府補加一半的人工。即假設學校給人工一千,政府會補加五百元,實質人工因此是一千五百元。)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不願放棄。因此,我懷著歉意向何主任辭職並解釋情況。他也是知情達理的人,說他知道很難留我,也不應留我。他接著問我是否可給他介紹一個人,以代替我的位置。於是我想到吳昊,因為我知道他剛畢業,尚未找到工作。吳表示有興趣,於是我帶他到孔聖堂見何主任,再由何主任向校長推薦。這事便決定下來了。
   
   我以為事情便這樣解決了。可是不多久,我又收到何主任的電話。他說吳昊不做了,因為和學校不合。我問什麼不合,他說學校認為吳昊的頭髮太長,他又不肯剪短,離開了。究竟是吳昊主動離開還是被動離開,我也無心深究。何主任打電話來的意思是,問我有沒有時間,例如在星期六,回孔聖堂兼職。剛巧我在那所學校(叫崇真英文書院)教中五和中六年級,堂數較少,一周有兩個下午空出,於是把這連同星期六都給了孔聖堂了。
   
   之後,我一直都沒有和吳昊聯絡。我可以肯定,吳昊當時雖然頭髮長,但絕對不是輕浮之徒。我後來在報章上知道他一直在電影、戲劇方面發展,自強不息,很為他高興。雖然他不算高壽,但也可說不枉此生了。
   
   振邦,安息吧!
   
   (原發表日期:2013/12/16)

此文于2016年06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