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我的寫作「生涯」(下)]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寫作「生涯」(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從大學教育學院轉職到職業訓練局之後,我的報章寫作基本上是完全停頓了。這因為經濟上再也不需要寫稿補充,另方面職業訓練局是一個官僚組織,公開發表文章有點不方便。這個時候,我反倒寫了一本教科書。

   這其實是前一個工作所帶來的未完成的任務。那個時候,香港教育當局新設立了一個科目,叫《政府及公共事務》,並且推行中文教學。但因為缺乏中文教科書,當局為了鼓勵出版社編輯和印行中文教科書,特給予津貼。某出版社申請到了這個計劃,約請我為編者,承諾撰寫費為津貼的三分之一,即三萬元。我於是在離開教育學院轉職職業訓練局第一年期間,編寫了這書及幾冊作業本。我後來知道這書是印出來了,並送給我一套作為存錄,但卻沒有推出市面銷售,因為好像沒有學校開設這科。

   我的寫作「生涯」到此可說告一段落了,亦本來可以說是告終了,因為接著的幾年,我都沒有投稿或被約請寫稿了。以前的一群朋友也都星散,各有發展了。(現今香港政界、教育界的許多「名人」,都是筆者的舊識。) 我原以為寫稿一事,從此「封刀」了,誰想還有下文,而且這個下文還很長。

   事緣我在職業訓練局工作了三、四年之後,又轉工往另一所大學,負責學生事務的工作。但不旋踵便和部門的主管不合,受到迫害,只做了三年便離職。(詳情請見我另一文﹕《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隔了一兩年之後,我便移民檀香山了。移民之後,無所事事。最初的時候,研究當地華人歷史和生活。檀香山是孫中山小時候從鄉下來投靠其兄長孫眉並接受教育的地方,也是梁啟超曾來宣傳君主立憲制並創辦明倫學校的地方,但我不覺得這方面的史跡有何特別豐富之處。我倒反而認識了一個姓楊的革命后代。 他告訴我家裡存有一大批舊信,但他和他家裡的人沒有一個懂中文,不知是關於什麼。他又不知道這會不會是什麼「珍寶」或古董,又或會不會是革命文物,所以不敢隨便示人。我著他如果他相信我的話,他可拿來給我一看。於是他拿了一大捆書信給我,總共有四、五十封之多。拆讀之下,原來這些信件環繞一個主題,或者是環繞他外公家裡的一件大事。他外公當時是檀香山一個富商,鄉下家裡仍有很大族的人。大概當地的大天二以為他家富有,遂擄去了他的一個外孫,連同這個外孫的一個表哥,勒索贖金。這些書信便是關於此事兩地之間的來往信件,從中可以看到整個綁架事件的過程和結果。我據此做了一個英文撮要,並把信件按時間分序,放在一個文件套裡。完事後,換回一句多謝。

   同類的事情還做過一次,也是他人介紹。有一個當地出生的華人退休教師,她父親故去了,但卻留下一些中文小冊子。她知道這是中文詩詞,卻不知內容是什麼。她知道我弄翻譯,請我代為譯出。我發覺這原來是四、五十首舊詩詞,不外是感時、惜別之作。我把這以詩的格式譯出,交回給她時,除了感謝外,還給了我一筆翻譯費。

   在檀香山的十多年中,我的寫作「生涯」著實做到的,是翻譯了三本書,都由內地出版社、用我的真名字出版。這三本書,按時間順序,其一是中共創始人之一張申府的傳記《張申府訪談錄》﹔其二是人類學家馬林諾斯基的經典名著《西太平洋上的航海者(Argonauts of the Western Pacific)》﹔其三是《北京與北京人》,這是當年英國駐華大使館一個醫生的日記。

   這三本書其實是我想當翻譯家的嘗試。事源我在檀香山的第一年研究當地的華人歷史,第二年在一個社會機構當義工,第三年希望有所變化。我想到做翻譯工作。第一,我素來對翻譯有興趣﹔第二,我認為翻譯是一門藝術,不是單純的搬字過紙,而是有變化的創作﹔第三,我希望可以有助擴大國人的思想和眼光。我當時曾有這樣一個朦朧的構思,便是我全職工作,一年可翻譯兩本書,十年是二十本,二十年則是四十本,或許可以成為一個翻譯家。

   可是當我翻譯完第一本書之後,便出現了一個問題﹕出版的問題。原來譯書不難,找出版社才難。我花了三、四個月的時間,也找不到有興趣的出版商。最後還是透過傳記主人翁女兒的奔走,才覓得國內一個很有聲望的出版社願意出版。經此役後,我對翻譯出版的興趣已大打折扣,不打算再往這方面想了。恰在這時,北京大學社會學人類學研究所的某教授(他在夏大當訪問教授時我認識了他) 約我為他們的經典叢書翻譯一部名著。我十分高興,接下了這份工作,日以繼夜辛勤地工作了九個月,完成了這本大書的翻譯,交了稿。可是當這書出版的時候,譯者竟然多了一人,他排名第一,我排第二。他還分了我四成的稿費。以後的交涉,我不說了。難怪耶魯大學校長施密特今年七月批評,:中國的大學是人類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話。

   當上述這個糾紛還未發生、我還在等待書出版的時候,給我出版第一本書,即《張申府訪談錄》,的出版社接觸我,說他們正出版一套老北京叢書,準備分一本給我譯。由於這個出版社給我的印象不錯,我很樂意接受這份差事。(以上幾本書,都是有翻譯費的。但和西方的比較,是極低。打個比喻,以這三本書來說,最高那本所給的稿費,只是夠買一張香港至夏威夷的雙程機票而已。) 我也是在儘快的時間內把這書譯好了。應該指出,我和這出版社的合作是愉快的,他們也相當尊重我。但是,尤其經過第二本書的經驗,我已經意興闌珊了。我想我對國家的「奉獻」也差不多了吧。

   現在,我只在《博訊》開兩個「部落」,一個是搞翻譯的,一個主要是作人生回顧,雖然也評評時事。似乎,我的寫作「生涯」還繼續著。(完)

(2013/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