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郑恩宠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侮辱胡佳或许是“自己人”?
·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上海王宗南被查直逼江泽民牵出韩正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郑恩宠点评:
    推荐博讯网的一篇博文,台湾的美丽岛事件是由基督教牧师和台湾的律师引发的。美丽岛事件后,台湾很快开放了党禁、报禁,美丽岛案的律师辩护团,主要由当时22岁-28岁的律师担当。他们退而律师,进而从政。民进党成立至今开了11次代表大会,选出11位主席,其中七位是律师,该党成立15年后上台。至今台湾两大选举政党的负责人基本是宗教信仰者加律师、法律人。
    香港发起占领环的负责人不是法学教授就是宗教领袖。这给中国大陆的民众一个基本事实的参考。
    如何看待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如何看待甘地是印度教徒加律师,如何看待中国的宗教信仰者加律师?无论人们怎么评价毛泽东,事实不可否认的是毛泽东是一个中共的无神论者 ,实际是个乱神论者,打倒世界上一切神,树立自己的神。中国大陆的民众,若不跳出乱神论的思维,中国还有希望吗?
    转载来源:维权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世界人权日和平集会引发美丽岛事件
    (博讯2013年12月25日发表)
   
    转载自作者博客
    文/李禄俊 阿信
   
    1979年 11月15日,一大早,施明德和党外总部秘书张美贞一起赶往台中梧棲小镇,参加基督教长老教会梧棲教会的主日礼拜,刚好遇上长老教会台中区会在梧棲教会举行长“人权祈祷会”。
   
    从牧师口中,施明德才知道1979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宣言》[1]发表32周年的纪念日,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将于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分别在台北、台中、台南南三个区举办不同形态的纪念活动,关怀人权受到侵犯的同胞和良心犯,祈祷上帝祝福台湾的人权现状能够得到改善。台中的 “人权祈祷会”每月举行一次。
   
    洪振辉牧师当时服务于台中大专学生中心,还担任长老教会台中中会的副议长。在聚会结束祷告时,洪牧师说:“任何人都有表达其思想的权利。凡不是以武力实现其理想的人,都不应受到政府当局的压制和迫害。”
   
    当时,长老教会祈祷会的进行,根本不敢发函或电话联络,因为情治单位检查很严。只要一泄露风声,就会有陌生人带小录音机去现场采录消息、打小报告,使活动无法进行。因此,每个月祈祷会确定的地点,只能在这个月的祈祷会中口传。
   
    洪牧师口传说:12月10日的“人权祈祷会”在台中民族路教会举行。
   
    洪牧师不认识施明德,只看过他写的“我的死囚哲学”。这天遇到他本人很重视,聚会结束两人同桌吃饭。
   
    饭桌上,施明德知道长老教会已经与天主教人士计划在人权日举办“人权祈祷会”。他询问:
   
    “党外”是否也可以加入为联合举办的单位?
   
    洪振辉牧师回答:
   
    1. 欢迎党外人士参加,共同庆祝人权日;
   
    2. 民族路教会太小,不够容纳党外的联合行动;
   
    3. 教会是站在信仰的角度关怀人权,但是,党外站在政治立场争取人权,你们的危险较大。因此,你们争取人权步伐应该比教会更积极,要举办更大型的人权大会才对![2]
   
    杨青矗回忆说:
   
    当时在台湾没有人知道有所谓的国际人权日,这件事给了施明德办活动的灵感。他先找到台中服务处办活动,台中服务处不敢接,于是换找台南服务处办。我从报上看到苏南成警告如果美丽岛杂志社到台南办活动,他会把人赶出台南的消息,结果台南服务处也不敢办,最后才找上高雄服务处。[3]
   
    高雄服务处总干事林弘宣征求杨青矗的意见,问他要不要接。杨青矗说:这是件大好事,为什么不办?
   
    也许是天意的安排,1979年台湾岛上的这场“乒乓球赛”,1月22日,因着“余登发”案,在高雄开始遭遇赛;大约11个月的较量之后,总决赛的时间和地点确定:
   
    时间:12月10日;
   
    地点:台湾高雄。
   
    11月25日,《美丽岛》杂志第四期出刊,发行约14万本。
   
    11月29日,六名暴徒携带斧头闯入台北黄信介家中,捣毁玻璃和办公家具。同日,八个流氓闯入《美丽岛》杂志社高雄服务处,手提棍子,在几分钟之内,掀翻桌子,打破玻璃,把屋子砸的一片狼藉之后扬长而去。
   
    《美丽岛》高雄服务处不为所动,在被袭当日,就立即报案,并从服务处五楼楼顶悬挂下一条白色巨幅标语,督促警方尽快破案。同时,根据“戒严”条例,五人以上的集会,即需警局批准。杨青矗安排林弘宣和警局交涉,并去市政府借高雄体育馆的室内场地,结果高雄市政府以场地另有用途为由不肯出借。
   
    室内场地借不到,服务处又出新招。林弘宣跑去市政府申请借用室外场地——市中心扶轮公园,办“世界人权日活动”。
   
    警局当然不会批准,杨青矗也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批准。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这就是高手过招!杨青矗回忆说:
   
    在戒严时期,要在户外办活动,一定不会批准,申请扶轮公园的用意,是为了和相关单位讨价还价,让他们把体育馆借给我们。毕竟体育馆是室内,比较安全……
   
    《美丽岛》杂志社十多个服务处成立时都办开幕演讲会,都是在室内举办,事先向警察单位申请时,也都未获准,但还是硬办,经常都是活动进行到一半时,核准文件才送来,这样官方才有台阶可下。有了以前的经验,虽然申请未准,但我们还是继续筹备……[4]
   
    情治单位通过杨青矗的工作单位高雄炼油厂给他施加巨大压力。杨青矗没有屈服,很快被调查局约谈:
   
    有一天,长官来了,是高雄调查处处长高明辉,我们两人在炼油厂招待所的客厅单独见面,谈了三、四个小时。最后高明辉说不过我,翻脸说:“我们国民党来到台湾,政治安定,经济繁荣,你们不知道感谢,还在作乱。”我告诉他说:“台湾老一辈人认为,如果国民党没来台湾,继续让日本人统治,现在的繁荣进步不只如此。我很难讨厌这种受殖民地统治的话,但日本是战败国,你们是战胜国,你们的民主素养和经济发展能赢日本吗?”
   
    高明辉完全无法忍受我说的话,生气地拍桌子。最后他要我不要办活动,我告诉他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情,而是全台湾党外的活动,你要阻止就对全台湾的党外人士说。[5]
   
    这样谈话的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一计不成,警总又施调虎离山之计,命令高雄炼油厂派杨青矗12月9日必须到台北出差。
   
    杨青矗回忆说,他在炼油厂工作19年,从来没有出过差。听到要他出差,他心知肚明,问厂方可否不去。厂方回答:非去不可!
   
    12月7日,《中央日报》发表“行政院长”孙运璇以台美“断交”一周年为题发表的演说,凸显杀机:“今后任何企图破坏安定团结,制造纷扰,堕入‘敌人统战陷阱’或为‘敌人’制造可乘之机的行为,‘政府’决然‘依法’处置,不稍宽容。”
   
    乒乓球赛已经进入决胜负的阶段。艾琳达回忆:
   
    12月6、7日时,大家都感觉当局已经准备要抓人,但还不是真正要逮捕,而是要吓唬人。被逮捕过的政治犯都知道情治单位抓人的过程,一旦他们觉得逮捕某人,他们会将这个人包围起来……24小时跟踪,等待上面的命令行动。[6]
   
    12月8日,《美丽岛》屏东服务处成立。主任邱茂男,总干事傅耀坤。党外人士乘坐10多辆游览车前来祝贺。会议刚刚结束,便衣便大张旗鼓地抢服务处展柜上的书籍,双方发生拉扯和口角。
   
    活动结束,施明德、艾琳达、姚嘉文等人乘车直赴高雄:
   
    我们几个人从屏东回高雄时,每部车都被情治单位跟踪,而且他们还一定要把他们的车子插在我们的车子之间,不让我们三四部车子,一部接一部开在一起,他们一定要插在中间,就是要让我们知道,他们随时可以抓人,十分嚣张……[7]
   
    你来我往,党外人士谢秀雄的车差点发生车祸。实在气不过,谢秀雄下车,站在路中间,拦住紧跟在他后面的车子。大家纷纷下车,和特务理论。有人一冲动,捡来一块大石头,朝特务车子后玻璃一丢,玻璃破碎,石头把坐在车内的特务的头给打伤了。
   
    这是最需要冷静的时候,但党外人士的火气反而越来越大。
   
    12月9日,一大早,忙着要赶回台北《美丽岛》总部的蔡有全被黄信介专门留下来。黄信介指示他:看住施明德,别让他乱来!
   
    同日,国民党在电视上发布公告:今年的“冬防”将从12月10日起实施。为维持秩序及避免妨碍交通,任何群众集会将严加取缔。
   
    蔡有全回忆:
   
    12月的南台湾,天气还很闷热。9日下午2点,施明德、林弘宣、陈菊、杨青矗、周平德和我,在高雄美丽岛杂志社的总经理办公室开会,讨论隔天演讲会的主要内容。施明德问大家还有什么工作没做,在座的人脑袋一片空白,林弘宣的场地没借到,陈菊邀请的演讲人也不能确定,整个活动没有一件事办好。
   
    我看到施明德很不高兴。林弘宣问他:“明天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活动,到底要怎么做?你要讲啊!”我也搞不清楚状况,因为黄信介前一天才要我留在高雄代表总社帮忙,他担心施明德会乱搞,要我和姚嘉文看着施明德……
   
    这时候国民党特务不断打电话到杂志社恐吓、骚扰,整个气氛很糟糕。陈菊坐在我旁边的一张大藤椅上居然睡着了,鼾声大作,我赶紧叫醒她,但没过多久她又睡着。办公室的气氛很沉重,大家没有交集,下面的人不服施明德的领导,施明德也不知道怎么下指示,二期只是个外人,没有特定职务,只能看着办。后来施明德才要我当他的随身联络员。
   
    众人沉默许久,陈敏雄拿了两、三张十行纸进来交给施明德,他竟然还向施明德行军礼:“报告总经理,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看到他拿的十行纸上写着车辆的种类、数目,火把数目、各地参加人数等各种事项。陈菊本来在打瞌睡,这时候也醒了,她一看到十行纸的内容后,抓狂地对着施明德说:“你是在干什么?刚刚开会什么都没说,现在这又是什么?台中才刚冲突,现在又拿火把、棍子干什么?”
   
    由此看来,施明德开这个会议根本是多余的。林弘宣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转身就离开,还叫我一起走。[8]
   
    20多天前,《台湾日报》记者吴哲朗被法院判定犯诬告蒋家“伤害罪”,即将入狱服刑,党外人士借用台中太平国小的礼堂在台中为吴哲朗举行“坐监惜别会”。那天,散场时大家手拿火把走出会场,走了大概100多米,气势很壮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