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郑恩宠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蔺其磊、张学忠律师为赵长青辩护
·“国际特赦”:习近平“虚伪反腐”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王才亮律师论2013拆迁灾难
·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庭审情况
·支持曹思源《中国宪法修正草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25日)
·上海市民向律师寄新年贺卡
·欧盟呼吁释放许志永律师!
·上海15岁学生参加维权
·许志永一审判决书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学曹思源人人参与修宪
·中国律师团结起来!
·北京12名基督徒被刑拘!
·常伯阳律师为袁冬辩得好!
·我加入了《公民权利关注组》
·美国科恩教授评许志永案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2014年2月4日)
·美国之音专访夏业良教授
·中国留守儿童6100万
·海外人士对国内问题大进步!
·从维护个人权到维护民权/辛灏年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资中筠
·甘地自传在中国重新出版
·王全章揭中国律师界黑幕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陈子明夫妇获奖词
·冤者律师家属到港开记者会的反思
·夏钧律师在美国谈南乐教案
·骆家辉离华对13亿人肺腑之言!
·王成律师发起“”
·王成律师发起“千万公民大联署”
·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基督教教案与推进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
·没有香港言论自由,还有中国大陆言论自由?
·王成律师被杭州国保带走!
·吴耀宗儿子:父亲创建“三自”是悲剧人物
·海内外声援刘霞!
·香港两万多人反解放军建中环码头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李静林律师为巩进军辩护
·民众抗雾霾 胡佳被传唤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律师团就念斌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
·骆家辉:中国未来取决于律师、司法独立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立军要访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郑恩宠点评:
    推荐博讯网的一篇博文,台湾的美丽岛事件是由基督教牧师和台湾的律师引发的。美丽岛事件后,台湾很快开放了党禁、报禁,美丽岛案的律师辩护团,主要由当时22岁-28岁的律师担当。他们退而律师,进而从政。民进党成立至今开了11次代表大会,选出11位主席,其中七位是律师,该党成立15年后上台。至今台湾两大选举政党的负责人基本是宗教信仰者加律师、法律人。
    香港发起占领环的负责人不是法学教授就是宗教领袖。这给中国大陆的民众一个基本事实的参考。
    如何看待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如何看待甘地是印度教徒加律师,如何看待中国的宗教信仰者加律师?无论人们怎么评价毛泽东,事实不可否认的是毛泽东是一个中共的无神论者 ,实际是个乱神论者,打倒世界上一切神,树立自己的神。中国大陆的民众,若不跳出乱神论的思维,中国还有希望吗?
    转载来源:维权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世界人权日和平集会引发美丽岛事件
    (博讯2013年12月25日发表)
   
    转载自作者博客
    文/李禄俊 阿信
   
    1979年 11月15日,一大早,施明德和党外总部秘书张美贞一起赶往台中梧棲小镇,参加基督教长老教会梧棲教会的主日礼拜,刚好遇上长老教会台中区会在梧棲教会举行长“人权祈祷会”。
   
    从牧师口中,施明德才知道1979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宣言》[1]发表32周年的纪念日,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将于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分别在台北、台中、台南南三个区举办不同形态的纪念活动,关怀人权受到侵犯的同胞和良心犯,祈祷上帝祝福台湾的人权现状能够得到改善。台中的 “人权祈祷会”每月举行一次。
   
    洪振辉牧师当时服务于台中大专学生中心,还担任长老教会台中中会的副议长。在聚会结束祷告时,洪牧师说:“任何人都有表达其思想的权利。凡不是以武力实现其理想的人,都不应受到政府当局的压制和迫害。”
   
    当时,长老教会祈祷会的进行,根本不敢发函或电话联络,因为情治单位检查很严。只要一泄露风声,就会有陌生人带小录音机去现场采录消息、打小报告,使活动无法进行。因此,每个月祈祷会确定的地点,只能在这个月的祈祷会中口传。
   
    洪牧师口传说:12月10日的“人权祈祷会”在台中民族路教会举行。
   
    洪牧师不认识施明德,只看过他写的“我的死囚哲学”。这天遇到他本人很重视,聚会结束两人同桌吃饭。
   
    饭桌上,施明德知道长老教会已经与天主教人士计划在人权日举办“人权祈祷会”。他询问:
   
    “党外”是否也可以加入为联合举办的单位?
   
    洪振辉牧师回答:
   
    1. 欢迎党外人士参加,共同庆祝人权日;
   
    2. 民族路教会太小,不够容纳党外的联合行动;
   
    3. 教会是站在信仰的角度关怀人权,但是,党外站在政治立场争取人权,你们的危险较大。因此,你们争取人权步伐应该比教会更积极,要举办更大型的人权大会才对![2]
   
    杨青矗回忆说:
   
    当时在台湾没有人知道有所谓的国际人权日,这件事给了施明德办活动的灵感。他先找到台中服务处办活动,台中服务处不敢接,于是换找台南服务处办。我从报上看到苏南成警告如果美丽岛杂志社到台南办活动,他会把人赶出台南的消息,结果台南服务处也不敢办,最后才找上高雄服务处。[3]
   
    高雄服务处总干事林弘宣征求杨青矗的意见,问他要不要接。杨青矗说:这是件大好事,为什么不办?
   
    也许是天意的安排,1979年台湾岛上的这场“乒乓球赛”,1月22日,因着“余登发”案,在高雄开始遭遇赛;大约11个月的较量之后,总决赛的时间和地点确定:
   
    时间:12月10日;
   
    地点:台湾高雄。
   
    11月25日,《美丽岛》杂志第四期出刊,发行约14万本。
   
    11月29日,六名暴徒携带斧头闯入台北黄信介家中,捣毁玻璃和办公家具。同日,八个流氓闯入《美丽岛》杂志社高雄服务处,手提棍子,在几分钟之内,掀翻桌子,打破玻璃,把屋子砸的一片狼藉之后扬长而去。
   
    《美丽岛》高雄服务处不为所动,在被袭当日,就立即报案,并从服务处五楼楼顶悬挂下一条白色巨幅标语,督促警方尽快破案。同时,根据“戒严”条例,五人以上的集会,即需警局批准。杨青矗安排林弘宣和警局交涉,并去市政府借高雄体育馆的室内场地,结果高雄市政府以场地另有用途为由不肯出借。
   
    室内场地借不到,服务处又出新招。林弘宣跑去市政府申请借用室外场地——市中心扶轮公园,办“世界人权日活动”。
   
    警局当然不会批准,杨青矗也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批准。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这就是高手过招!杨青矗回忆说:
   
    在戒严时期,要在户外办活动,一定不会批准,申请扶轮公园的用意,是为了和相关单位讨价还价,让他们把体育馆借给我们。毕竟体育馆是室内,比较安全……
   
    《美丽岛》杂志社十多个服务处成立时都办开幕演讲会,都是在室内举办,事先向警察单位申请时,也都未获准,但还是硬办,经常都是活动进行到一半时,核准文件才送来,这样官方才有台阶可下。有了以前的经验,虽然申请未准,但我们还是继续筹备……[4]
   
    情治单位通过杨青矗的工作单位高雄炼油厂给他施加巨大压力。杨青矗没有屈服,很快被调查局约谈:
   
    有一天,长官来了,是高雄调查处处长高明辉,我们两人在炼油厂招待所的客厅单独见面,谈了三、四个小时。最后高明辉说不过我,翻脸说:“我们国民党来到台湾,政治安定,经济繁荣,你们不知道感谢,还在作乱。”我告诉他说:“台湾老一辈人认为,如果国民党没来台湾,继续让日本人统治,现在的繁荣进步不只如此。我很难讨厌这种受殖民地统治的话,但日本是战败国,你们是战胜国,你们的民主素养和经济发展能赢日本吗?”
   
    高明辉完全无法忍受我说的话,生气地拍桌子。最后他要我不要办活动,我告诉他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情,而是全台湾党外的活动,你要阻止就对全台湾的党外人士说。[5]
   
    这样谈话的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一计不成,警总又施调虎离山之计,命令高雄炼油厂派杨青矗12月9日必须到台北出差。
   
    杨青矗回忆说,他在炼油厂工作19年,从来没有出过差。听到要他出差,他心知肚明,问厂方可否不去。厂方回答:非去不可!
   
    12月7日,《中央日报》发表“行政院长”孙运璇以台美“断交”一周年为题发表的演说,凸显杀机:“今后任何企图破坏安定团结,制造纷扰,堕入‘敌人统战陷阱’或为‘敌人’制造可乘之机的行为,‘政府’决然‘依法’处置,不稍宽容。”
   
    乒乓球赛已经进入决胜负的阶段。艾琳达回忆:
   
    12月6、7日时,大家都感觉当局已经准备要抓人,但还不是真正要逮捕,而是要吓唬人。被逮捕过的政治犯都知道情治单位抓人的过程,一旦他们觉得逮捕某人,他们会将这个人包围起来……24小时跟踪,等待上面的命令行动。[6]
   
    12月8日,《美丽岛》屏东服务处成立。主任邱茂男,总干事傅耀坤。党外人士乘坐10多辆游览车前来祝贺。会议刚刚结束,便衣便大张旗鼓地抢服务处展柜上的书籍,双方发生拉扯和口角。
   
    活动结束,施明德、艾琳达、姚嘉文等人乘车直赴高雄:
   
    我们几个人从屏东回高雄时,每部车都被情治单位跟踪,而且他们还一定要把他们的车子插在我们的车子之间,不让我们三四部车子,一部接一部开在一起,他们一定要插在中间,就是要让我们知道,他们随时可以抓人,十分嚣张……[7]
   
    你来我往,党外人士谢秀雄的车差点发生车祸。实在气不过,谢秀雄下车,站在路中间,拦住紧跟在他后面的车子。大家纷纷下车,和特务理论。有人一冲动,捡来一块大石头,朝特务车子后玻璃一丢,玻璃破碎,石头把坐在车内的特务的头给打伤了。
   
    这是最需要冷静的时候,但党外人士的火气反而越来越大。
   
    12月9日,一大早,忙着要赶回台北《美丽岛》总部的蔡有全被黄信介专门留下来。黄信介指示他:看住施明德,别让他乱来!
   
    同日,国民党在电视上发布公告:今年的“冬防”将从12月10日起实施。为维持秩序及避免妨碍交通,任何群众集会将严加取缔。
   
    蔡有全回忆:
   
    12月的南台湾,天气还很闷热。9日下午2点,施明德、林弘宣、陈菊、杨青矗、周平德和我,在高雄美丽岛杂志社的总经理办公室开会,讨论隔天演讲会的主要内容。施明德问大家还有什么工作没做,在座的人脑袋一片空白,林弘宣的场地没借到,陈菊邀请的演讲人也不能确定,整个活动没有一件事办好。
   
    我看到施明德很不高兴。林弘宣问他:“明天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活动,到底要怎么做?你要讲啊!”我也搞不清楚状况,因为黄信介前一天才要我留在高雄代表总社帮忙,他担心施明德会乱搞,要我和姚嘉文看着施明德……
   
    这时候国民党特务不断打电话到杂志社恐吓、骚扰,整个气氛很糟糕。陈菊坐在我旁边的一张大藤椅上居然睡着了,鼾声大作,我赶紧叫醒她,但没过多久她又睡着。办公室的气氛很沉重,大家没有交集,下面的人不服施明德的领导,施明德也不知道怎么下指示,二期只是个外人,没有特定职务,只能看着办。后来施明德才要我当他的随身联络员。
   
    众人沉默许久,陈敏雄拿了两、三张十行纸进来交给施明德,他竟然还向施明德行军礼:“报告总经理,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看到他拿的十行纸上写着车辆的种类、数目,火把数目、各地参加人数等各种事项。陈菊本来在打瞌睡,这时候也醒了,她一看到十行纸的内容后,抓狂地对着施明德说:“你是在干什么?刚刚开会什么都没说,现在这又是什么?台中才刚冲突,现在又拿火把、棍子干什么?”
   
    由此看来,施明德开这个会议根本是多余的。林弘宣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转身就离开,还叫我一起走。[8]
   
    20多天前,《台湾日报》记者吴哲朗被法院判定犯诬告蒋家“伤害罪”,即将入狱服刑,党外人士借用台中太平国小的礼堂在台中为吴哲朗举行“坐监惜别会”。那天,散场时大家手拿火把走出会场,走了大概100多米,气势很壮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