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一)
·事实与反思(二)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四)
·事实与反思(五)
·事实与反思(六)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七)
·刘晓原律师为杜导斌辩护
·美评中国的人口贩卖
·全球55名记者流亡
·艾未未作品在加展出
·朱久虎律师为两基督徒辩护
·广西村民抗议工厂排污
·隋牧青、吴魁明律师为光明而呼吁
·外交部人权处的电话
·事实与反思(八)
·事实与反思(九)
·事实与反思(十)
·事实与反思(十一)
·事实与反思(十二)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中国至少应有六十五个省
·美外交官来访我夫妇被刑事传唤
·郑恩宠被宣布为上海“反对派一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底特律警示政府破产的中国
·声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
·中国改革的经费问题
·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习近平摆不平
·钓鱼岛与日本的宪政
·北有张千帆南有张雪忠宪政两教授
·中国转型的缺陷何在?
·公安阻扰废除劳教恶法
·关注张雪忠!声援张雪忠!
·我在动态网开设了推特
·我加入了郭飞雄的法律后援团
·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郑恩宠点评:
    推荐博讯网的一篇博文,台湾的美丽岛事件是由基督教牧师和台湾的律师引发的。美丽岛事件后,台湾很快开放了党禁、报禁,美丽岛案的律师辩护团,主要由当时22岁-28岁的律师担当。他们退而律师,进而从政。民进党成立至今开了11次代表大会,选出11位主席,其中七位是律师,该党成立15年后上台。至今台湾两大选举政党的负责人基本是宗教信仰者加律师、法律人。
    香港发起占领环的负责人不是法学教授就是宗教领袖。这给中国大陆的民众一个基本事实的参考。
    如何看待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如何看待甘地是印度教徒加律师,如何看待中国的宗教信仰者加律师?无论人们怎么评价毛泽东,事实不可否认的是毛泽东是一个中共的无神论者 ,实际是个乱神论者,打倒世界上一切神,树立自己的神。中国大陆的民众,若不跳出乱神论的思维,中国还有希望吗?
    转载来源:维权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世界人权日和平集会引发美丽岛事件
    (博讯2013年12月25日发表)
   
    转载自作者博客
    文/李禄俊 阿信
   
    1979年 11月15日,一大早,施明德和党外总部秘书张美贞一起赶往台中梧棲小镇,参加基督教长老教会梧棲教会的主日礼拜,刚好遇上长老教会台中区会在梧棲教会举行长“人权祈祷会”。
   
    从牧师口中,施明德才知道1979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宣言》[1]发表32周年的纪念日,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将于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分别在台北、台中、台南南三个区举办不同形态的纪念活动,关怀人权受到侵犯的同胞和良心犯,祈祷上帝祝福台湾的人权现状能够得到改善。台中的 “人权祈祷会”每月举行一次。
   
    洪振辉牧师当时服务于台中大专学生中心,还担任长老教会台中中会的副议长。在聚会结束祷告时,洪牧师说:“任何人都有表达其思想的权利。凡不是以武力实现其理想的人,都不应受到政府当局的压制和迫害。”
   
    当时,长老教会祈祷会的进行,根本不敢发函或电话联络,因为情治单位检查很严。只要一泄露风声,就会有陌生人带小录音机去现场采录消息、打小报告,使活动无法进行。因此,每个月祈祷会确定的地点,只能在这个月的祈祷会中口传。
   
    洪牧师口传说:12月10日的“人权祈祷会”在台中民族路教会举行。
   
    洪牧师不认识施明德,只看过他写的“我的死囚哲学”。这天遇到他本人很重视,聚会结束两人同桌吃饭。
   
    饭桌上,施明德知道长老教会已经与天主教人士计划在人权日举办“人权祈祷会”。他询问:
   
    “党外”是否也可以加入为联合举办的单位?
   
    洪振辉牧师回答:
   
    1. 欢迎党外人士参加,共同庆祝人权日;
   
    2. 民族路教会太小,不够容纳党外的联合行动;
   
    3. 教会是站在信仰的角度关怀人权,但是,党外站在政治立场争取人权,你们的危险较大。因此,你们争取人权步伐应该比教会更积极,要举办更大型的人权大会才对![2]
   
    杨青矗回忆说:
   
    当时在台湾没有人知道有所谓的国际人权日,这件事给了施明德办活动的灵感。他先找到台中服务处办活动,台中服务处不敢接,于是换找台南服务处办。我从报上看到苏南成警告如果美丽岛杂志社到台南办活动,他会把人赶出台南的消息,结果台南服务处也不敢办,最后才找上高雄服务处。[3]
   
    高雄服务处总干事林弘宣征求杨青矗的意见,问他要不要接。杨青矗说:这是件大好事,为什么不办?
   
    也许是天意的安排,1979年台湾岛上的这场“乒乓球赛”,1月22日,因着“余登发”案,在高雄开始遭遇赛;大约11个月的较量之后,总决赛的时间和地点确定:
   
    时间:12月10日;
   
    地点:台湾高雄。
   
    11月25日,《美丽岛》杂志第四期出刊,发行约14万本。
   
    11月29日,六名暴徒携带斧头闯入台北黄信介家中,捣毁玻璃和办公家具。同日,八个流氓闯入《美丽岛》杂志社高雄服务处,手提棍子,在几分钟之内,掀翻桌子,打破玻璃,把屋子砸的一片狼藉之后扬长而去。
   
    《美丽岛》高雄服务处不为所动,在被袭当日,就立即报案,并从服务处五楼楼顶悬挂下一条白色巨幅标语,督促警方尽快破案。同时,根据“戒严”条例,五人以上的集会,即需警局批准。杨青矗安排林弘宣和警局交涉,并去市政府借高雄体育馆的室内场地,结果高雄市政府以场地另有用途为由不肯出借。
   
    室内场地借不到,服务处又出新招。林弘宣跑去市政府申请借用室外场地——市中心扶轮公园,办“世界人权日活动”。
   
    警局当然不会批准,杨青矗也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批准。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这就是高手过招!杨青矗回忆说:
   
    在戒严时期,要在户外办活动,一定不会批准,申请扶轮公园的用意,是为了和相关单位讨价还价,让他们把体育馆借给我们。毕竟体育馆是室内,比较安全……
   
    《美丽岛》杂志社十多个服务处成立时都办开幕演讲会,都是在室内举办,事先向警察单位申请时,也都未获准,但还是硬办,经常都是活动进行到一半时,核准文件才送来,这样官方才有台阶可下。有了以前的经验,虽然申请未准,但我们还是继续筹备……[4]
   
    情治单位通过杨青矗的工作单位高雄炼油厂给他施加巨大压力。杨青矗没有屈服,很快被调查局约谈:
   
    有一天,长官来了,是高雄调查处处长高明辉,我们两人在炼油厂招待所的客厅单独见面,谈了三、四个小时。最后高明辉说不过我,翻脸说:“我们国民党来到台湾,政治安定,经济繁荣,你们不知道感谢,还在作乱。”我告诉他说:“台湾老一辈人认为,如果国民党没来台湾,继续让日本人统治,现在的繁荣进步不只如此。我很难讨厌这种受殖民地统治的话,但日本是战败国,你们是战胜国,你们的民主素养和经济发展能赢日本吗?”
   
    高明辉完全无法忍受我说的话,生气地拍桌子。最后他要我不要办活动,我告诉他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情,而是全台湾党外的活动,你要阻止就对全台湾的党外人士说。[5]
   
    这样谈话的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一计不成,警总又施调虎离山之计,命令高雄炼油厂派杨青矗12月9日必须到台北出差。
   
    杨青矗回忆说,他在炼油厂工作19年,从来没有出过差。听到要他出差,他心知肚明,问厂方可否不去。厂方回答:非去不可!
   
    12月7日,《中央日报》发表“行政院长”孙运璇以台美“断交”一周年为题发表的演说,凸显杀机:“今后任何企图破坏安定团结,制造纷扰,堕入‘敌人统战陷阱’或为‘敌人’制造可乘之机的行为,‘政府’决然‘依法’处置,不稍宽容。”
   
    乒乓球赛已经进入决胜负的阶段。艾琳达回忆:
   
    12月6、7日时,大家都感觉当局已经准备要抓人,但还不是真正要逮捕,而是要吓唬人。被逮捕过的政治犯都知道情治单位抓人的过程,一旦他们觉得逮捕某人,他们会将这个人包围起来……24小时跟踪,等待上面的命令行动。[6]
   
    12月8日,《美丽岛》屏东服务处成立。主任邱茂男,总干事傅耀坤。党外人士乘坐10多辆游览车前来祝贺。会议刚刚结束,便衣便大张旗鼓地抢服务处展柜上的书籍,双方发生拉扯和口角。
   
    活动结束,施明德、艾琳达、姚嘉文等人乘车直赴高雄:
   
    我们几个人从屏东回高雄时,每部车都被情治单位跟踪,而且他们还一定要把他们的车子插在我们的车子之间,不让我们三四部车子,一部接一部开在一起,他们一定要插在中间,就是要让我们知道,他们随时可以抓人,十分嚣张……[7]
   
    你来我往,党外人士谢秀雄的车差点发生车祸。实在气不过,谢秀雄下车,站在路中间,拦住紧跟在他后面的车子。大家纷纷下车,和特务理论。有人一冲动,捡来一块大石头,朝特务车子后玻璃一丢,玻璃破碎,石头把坐在车内的特务的头给打伤了。
   
    这是最需要冷静的时候,但党外人士的火气反而越来越大。
   
    12月9日,一大早,忙着要赶回台北《美丽岛》总部的蔡有全被黄信介专门留下来。黄信介指示他:看住施明德,别让他乱来!
   
    同日,国民党在电视上发布公告:今年的“冬防”将从12月10日起实施。为维持秩序及避免妨碍交通,任何群众集会将严加取缔。
   
    蔡有全回忆:
   
    12月的南台湾,天气还很闷热。9日下午2点,施明德、林弘宣、陈菊、杨青矗、周平德和我,在高雄美丽岛杂志社的总经理办公室开会,讨论隔天演讲会的主要内容。施明德问大家还有什么工作没做,在座的人脑袋一片空白,林弘宣的场地没借到,陈菊邀请的演讲人也不能确定,整个活动没有一件事办好。
   
    我看到施明德很不高兴。林弘宣问他:“明天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活动,到底要怎么做?你要讲啊!”我也搞不清楚状况,因为黄信介前一天才要我留在高雄代表总社帮忙,他担心施明德会乱搞,要我和姚嘉文看着施明德……
   
    这时候国民党特务不断打电话到杂志社恐吓、骚扰,整个气氛很糟糕。陈菊坐在我旁边的一张大藤椅上居然睡着了,鼾声大作,我赶紧叫醒她,但没过多久她又睡着。办公室的气氛很沉重,大家没有交集,下面的人不服施明德的领导,施明德也不知道怎么下指示,二期只是个外人,没有特定职务,只能看着办。后来施明德才要我当他的随身联络员。
   
    众人沉默许久,陈敏雄拿了两、三张十行纸进来交给施明德,他竟然还向施明德行军礼:“报告总经理,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看到他拿的十行纸上写着车辆的种类、数目,火把数目、各地参加人数等各种事项。陈菊本来在打瞌睡,这时候也醒了,她一看到十行纸的内容后,抓狂地对着施明德说:“你是在干什么?刚刚开会什么都没说,现在这又是什么?台中才刚冲突,现在又拿火把、棍子干什么?”
   
    由此看来,施明德开这个会议根本是多余的。林弘宣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转身就离开,还叫我一起走。[8]
   
    20多天前,《台湾日报》记者吴哲朗被法院判定犯诬告蒋家“伤害罪”,即将入狱服刑,党外人士借用台中太平国小的礼堂在台中为吴哲朗举行“坐监惜别会”。那天,散场时大家手拿火把走出会场,走了大概100多米,气势很壮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