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郑恩宠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转载来源:
    参与首发
    张林:我的最后陈述
   [日期:2013-12-21] 来源:参与 作者:张林
   


   
   
   (参与2013年12月21日讯)
   
   
   法官和听众们:
   
     二年前我离婚时失去了蚌埠的住房,独自抚育二个孩子,恰巧朋友姚诚在合肥琥珀山庄有一套空房,离我大女儿读书的安徽(某某)大学仅隔一条马路,我就在今年元月底带着小女儿安妮搬了过去。
   
     我在学校周围事先察看了五所小学,发现只有琥珀小学是一所小区配置的普通小学,招生困难,每个班级只有二十多个学生,只要有电子学籍,交纳一点赞助费,便可转入。我后来办理了所需手续。
   
     不幸的是,三天后,还在上学的张安妮在众师友的众目睽睽之下被不明身份的便衣男子带走,然后可怜的女孩被单独拘禁在琥珀派出所一个房间内,由一名男子看守,安妮失去了人身自由,不能回家。
   
     后来琥珀小学校长曾亲口告诉我和女儿,因为恐惧和担忧,他曾经派三名老师跟踪带走安妮的人,但是被甩掉。
   
     十岁女孩被带走,被单独拘禁,我没有被告知。已至家中焦急等待安妮回家的姐姐也没有被告知。
   
     直到当天晚七点多钟,我才见到安妮,当时蚌埠国保支队副支队长(人名)对我们说“你们现在可以回家了”。
   
     我和女儿以为获得了自由,但至楼下时却遭遇了合肥国保(人名)等人的暴力阻止,安妮至楼梯口后被多次强行拦住。
   
     僵持到大概晚上八点钟,令我锥心刺骨的一幕出现了,一名相貌凶恶、身材高大的便衣突然抓住安妮的胳膊,把她强行拖走了,我目瞪口呆,简直难以相信这样肆无忌惮的暴行,而且是当着一个父亲的面,如此对待一个女童,那一刻我的呼吸停止了,全身也僵住了。
   
     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我内心狂怒不已,心底里暗暗发誓,绝不能放过这名便衣,无论花多长时间无论付多大代价,我也要找到这名便衣,并把他送上法庭,就像犹太人审判纳粹分子那样。
   
     连我当时都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何况我的女儿安妮只有十岁,从那以后她的精神状态就不太正常了,对陌生人充满了恐惧和仇恨。
   
     在安妮被迫失学一个多月之后,4月7日,出乎我的预料,一批有正义感的律师和网友来到蚌蜅,送我们父女回合肥。大家试图让安妮返回校园。
   
     在合肥期间,我主要是和各地来看望安妮的人们表示感谢,与我的法律代理人讨论采取何种合适的法律行动。
   
     我一生致力于思考中国命运,为此蒙受了许多不白之冤,我都能够忍受,但当我老了,我的十岁女儿也受到时,我不能再忍气吞声了。
   
     起诉书指控我策划、组织实施一系列行动,完全不符合事实。那些行动都是网友们出于义愤,即兴发起的,根本谈不上有人策划、组织实施。我不仅事前不知道,事后知道后也是明确反对。因为我这一生受到的打击太多,害怕过激行动给那些非法拘禁安妮的人找到打压大家的借口,我也担心那会使安妮返校的愿望成为泡影,所以主张温和、守法。
   
     我有大量的证人可以证明,只要法庭给予足够的时间。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3/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