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郑恩宠
·官方高度防范80后的领袖人物
·独立中文笔会纪念国际人权日声明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上海张雪忠教授被解聘
·4律师要求31省市公开环保收支
·237名上海市民的抗议!
·30位女律师中国女曼德拉们在行动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张雪忠上海的方励之和高智晟
·上海市民维权高尚的举动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斯伟江:刘萍案辩护词
   (博讯2013年12月08日发表)
   
   
    审判长、审判员:
   
    说实话,从我来没见过如此荒唐的起诉书,本案归纳一下,无非是三宗罪,一个是因为在刘萍等十余人在自己楼下拍照,被起诉非法集会罪;第二是,刘萍转发了一个有关声援法轮功的帖子,被起诉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第三个,一场街头竞选,被起诉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一、楼下拍照不构成非法集会罪
   
    第一个指控刘萍构成非法集会罪不值一驳,因为,既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集会,也没有社会后果。最关键的一点是,刑法第296条的条文是,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按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对集会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案根本就不存在拒不服从解散命令,更没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刘萍等人在自己小区楼下拍照,根本没有打扰任何人。如果这也算需要申请,那么我国旅游景区的非法集会太多了,都需要向公安机关申请,公安机关会当你神经病。我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对集会的定义,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法条的定义很明显,集会人想通过露天聚集,向外部人群表达自己的意愿,而本案,拍照行为并不是当场表达,而是事后在互联网上表达,因此,楼下拍照不是法律意义上的集会。《集会游行示威法实施条例》第三条规定,“露天公共场所是指公众可以自由出入的或者凭票可以进入的室外公共场所,不包括机关、团体、企事业组织管理的内部露天场所”。小区楼下是小区业委会管理的内部公共区域。
   
    证人邹桂琴等人的证言都非常清晰地表明,这是因为家里空间很小,无法拍照,就到楼下拍照。其他证人也说,这是拍照留念。刘萍自己也在6月20日回答检察官笔录中也说了,是家里空间小,才去楼下拍照。
   
    刑法要谦抑,《集会游行示威法》第28条,举行集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安机关可以对其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处以警告或者15日以下拘留。就算小区内拍照涉嫌违法,你应该首先想想是否行政处罚,而不是以刑法来规制。事实上,竞选的第二天,公安机关就传唤刘萍,但没有采取其他措施,一直到2年后的9月,刘萍才被追加起诉。
   
    其次,本案刘萍他们的拍照内容,有政治表达意义,如“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无罪”,这话完全合法。温总理说,从长远看,我们还是应该实行政府领导人财产公开制度。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曾表示,要逐步实行财产公开制度。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新闻已经报道,将实施新任官员财产公示。这些制度,公民当然有权要求,也有责任要求,这当然无罪。其次,标语说,“***请停止所有政治迫害,***释放良心犯、政治犯,立即结束专制独裁”。“释放丁家喜”,这些标语,如果说,我国有政治犯、良心犯,当然是要释放的,这没错。但,2007年,我国外交部发言人说,中国刑法中没有政治犯的说法,难道这几年就有了?因此,不管有和没有,都只是一种表达,政治抗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譬如你是一个浑身飘香的人,别人说,你身上有臭味,去洗个澡。这种话,有自信的人,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如果你确实有臭味,也不能恼羞成怒,打人一顿。
   
    起诉书指控说,“刘萍等人未经许可,非法集会,对我国现行的社会制度及正常的司法活动表示不满,进行攻击”。前面已说,居民楼下拍照不算集会,也无需申请许可,至于对现行的社会制度及正常的司法活动表示不满,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话,放在起诉书里,是否要证明,我国公民,没有权利对现行制度表示不满?我国的公民,没有权力对正常的司法活动表示不满?我国公民对政府没有不满的权利?新余望城区检察院是否要标明,我国公民如果对政府有不满,只能道路以目?只能在家里小声和家人说?难道,“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是不是还要杀头?
   
    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是谁?就是一个个如刘萍一样鲜活的公民,如果说,人民只是一个虚词,由一群面目模糊不清、三分之一以上是官员的人群代表,那么,人民到底在哪里?
   
    公元1789年的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力宣言》第三条就说,一切主权在本质上均源于国民。第十条,任何人不得因自己的言论,即便是宗教言论,而受骚扰。第十一条,观点与言论的自由交流是最珍贵的人权之一。1776年美国《弗吉尼亚权利宣言》第二条,所有的权力都属于人民,因而也源于人民。行政官员都是他们的受托人与仆人,无论何时都应服从他们。200多年过去了。刘萍等,对现行的制度不满,就变成不允许了,就变成攻击了?不管观点是否正确,都属于自由表达的范畴,我想问下检察官,你成年以来,每一句话都观点正确吗?
   
    你文革时如观点正确,那么你在改革开放之后就可能错了。因为你文革时全心全意拥护的毛主席,拥护打到刘少奇,而文革之后,毛被党认为犯了“严重错误”,他发动和领导的,在他的错误理论和思想指导下的,文化大革命是“乱党、乱国,乱人民”。《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第384-385。按照检察官的逻辑,多少人也该被定罪?我们的监狱里能关得下多少这样的言论犯?
   
    在1949年之前,中国共产党发表了多少攻击国民党、国民政府、蒋介石独裁、专制的文章,毛泽东、周恩来在重庆,也没有被抓起来,难道,改革开放30多年之后的中国,没有1949年之前开明?新余的检察官想用本案说明什么?说明今不如昔吗?
   
    起诉书指控,这些照片以及呼吁当局释放良心犯、政治犯的文章,被放到境外维权网进行传播,并被大量转发,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和社会影响。辩护人认为,这些网站,在国内都无法打开,怎么可能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和社会影响呢?社会上根本就看不到这些照片,有什么危害性呢?起诉书说,在新浪微博等互联网上传播,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证据何在呢?
   
    因此,作为一个人民检察院,拿这样的事实来起诉、指控,并关押刘萍等人到现在,我不禁要问一声,你们受过法学教育没有?你们读过刑法条文没有?你们还有逻辑思维能力没有?同样的问题,我一样会问法官,如果这样的指控能被定罪,我只能提醒各位,中国的刑法还有第399条,徇私枉法罪、枉法裁判罪。要注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能今天有政治人物罩着你们,未必以后还会有。政治如白云苍狗,只有法律,也唯有法律,才不管几度政治起落,它青山依旧在,江流石不转。
   
    二,合法精选宣传并没有扰乱公共秩序
   
    第二个罪名,起诉书指控刘萍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起诉书指控:“刘萍等人为了个人名利,以所谓独立参选人身份进行演讲宣传。2011年5月11日19时,刘萍在乐百佳超市附近进行竞选,聚集了大量群众滞留围观,致使车辆、行人无法正常出入,商业活动不能正常开展,使公共场所秩序受到了严重破坏”。
   
    幸好本案有录像,而且,录像非常清楚。刘萍在街头竞选时,是站在街边的路灯下,并不在路上,而且,围观的人,就十几个人,街上行人正常行走,路边地摊正常,后面的乐百佳超市经营正常。如果没有录像,就会被这些警察罗织的证人证言(很多证人也是警察)所冤枉。见录像截图照片1-5。一切都正常经营,交通完全通畅。多名警察对此做了和录像完全不符合的证言,属于伪证,司法机关应当追究。
   
    起诉书指控:“袁和派出所民警要求立即停止违法活动,并收缴横幅,疏散群众,但刘萍、魏忠平等拒不听从民警劝阻,并在现场无理纠缠,导致更多的人围观,拦阻执勤警车,长时间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
   
    也幸好有了录像,见录像截图照片(6、7、8),可以清楚地看到,几个穿着横条T恤衫的是民警,既不穿警服,(根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着装管理规定》,本案不符合执行特殊侦査任务),也没有出示警察证件,更没有说明理由,直接下手把“人民代表人民选”的横幅给夺下来。也没有依照法律,不管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89条的规定,(警察必须)当场开具扣押清单,一式二份,请由调査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一份交给持有人,一份附卷备査。或者按照《刑事诉讼法》第223条的规定,扣押人员不得少于二人,应当制作笔录,有侦査人员、持有人和见证人签名,一式三份。
   
    公民参与选举,竞选完全合法。也没有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民警明显是违法执法,因此,刘萍对民警说,这是私有财产,并要求扣押手续。这是完全正当的,反而是民警违法执法,居然事后在本案中出具一个证明说,现场秩序混乱,情况紧急来不及办理相关扣押手续,扣押手续是在次日办理。从录像中看,完全是谎言。当时的现场,并没有混乱,刘萍只是在找民警讲理,也没有人对民警采取什么人身威胁措施,当时就刘萍、魏忠平二人,而民警有多人,警车有二辆。出具扣押清单,只需几分钟的事情,而执法的民警,就是不肯出具,之后导致围观人群增多,法律上的原因,应该是民警违法执法。(见录像截图照片9、10、11)。
   
    即便如此,从民5拍摄的录像看,就算最后刘萍因为要扣押清单,站在警车面前时(照片12、13、14),旁边仍有助动车可以通过。蓝衣男子(警察)不但不给扣押清单,反而用力拉开刘萍,引发冲突,导致围观人数增多,但此时,助动车仍可以通过(见照片15、16、17、18)。因此,起诉书指控的所谓事实,完全是虚假的。辩护人也奇怪,同一盘录像,同一本法律,起诉书居然能写成如此不真实,真的是因为立场不同,就可以指鹿为马吗?
   
    可怕的是,在本案中,多名警察,如曹有典、王健、罗慧强等都涉嫌做伪证,说刘萍在竞选宣传时,已经把交通阻塞,车辆无法通行。这完全和录像相违背。这些警察涉嫌做伪证,构陷刘萍。
   
    录像已经说明了一切,是警察违法粗暴执法,破坏选举,不给扣押清单,导致围观人数增多。如刘萍所言,如果她在竞选时有这么多人围观,中国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说着这话沉痛,尤其是当她一个弱女子戴着镣铐时说的。因此,起诉书起诉事实完全错误。从法律上来说,后面造成人数增多,法律上的原因是公安违法执法,而不是刘萍竞选。起诉书回避这点,绝对不是失误,而是有意罗织罪名。多名警察作的证言,完全和录像不符合,这明显是伪证,应当承担法律责任。警察作伪证,检察官曲解事实,一定要把无罪的公民送进监狱,是什么原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