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别了,三中全会/杨光]
郑恩宠
·港府搁置对话10万人集会抗议!
·香港17岁学运领袖在教会中长大
·香港文化界架起帐篷为学生挡子弹
·香港三地万人坚守占中阵地
·金泳三为中共作出示范
·鲍彤:“非法占中”是胡编乱造
·香港多处集会至少23人被捕
·香港学联斥政府拒撤退
·中共的信息腐败
·香港梁振英望与学生对话
·港立法会辩论10区议员辞任抗议
·广州逾万辆出租车罢工
·港九千人聚集集会区警方清场失败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了,三中全会/杨光

   转载来源:香港《争鸣》2013年12月号
   特輯:透視三中全會
    別了,三中全會
   
   


    (大陸)楊 光
     三中全會「依賴症」
   
   
   
     後毛時代的中共中央全會大體上呈現這樣一種走向:一中全會排座次,二中全會分地盤,三中全會唱改革,四中全會喊調整,五中全會炒冷飯,六中全會啃雞肋,……啃著啃著,也就該換屆了。於是乎「循環往復,以至無窮」,三十多年來這套全會程式沒怎麼變過。
   
   
   
     有心人也許會問:為什麼有關改革的重要決定非要拿到三中全會去作不可?如果改革很重要、很緊迫,十八大為什麼不以改革為主題?一中、二中全會為什麼不可以提前通過改革決議?如果改革無關緊要,或者尚未深思熟慮、只是匆忙之間的臨時起意,那麼拖到四中、五中或者放到下個任期再從長計議,又有什麼關係?難道是因為三中全會有神功、有魔力,還是中共中央患上了三中全會「依賴症」?
   
   
   
     十一屆三中全會真相
   
   
   
     三中全會之成為中共改革神話的關鍵環節,起源於一九七八年底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但那次全會──其實精彩之處不在照本宣科平淡無奇的全會,而在全會之前眾說紛紜群情激憤的中央工作會議,和從那以後陸續問世的系列仿製品迥然不同。十一屆三中全會之所以激發了全黨活力,之所以成為改革開放的里程碑,是因為那次中央工作會議是一次意外、出軌的會議。用鮑彤先生的話來說,是一次七嘴八舌的會議,領導不力的會議,失去控制的會議,實際上開成了一次控訴文革罪惡、批判毛式體制、責難「兩個凡是」的會議。這要歸功於會上沒有人限制敏感話題,沒有人制定「兩個不能否定」、「七不講」之類的條條框框,更沒有人提前七個月起草會議文稿、由最高領袖「逐字審閱」、專供三中全會「一致通過」之用。
   
   
   
     而其實,那次著名的三中全會根本沒有討論什麼「改革開放」議題,更未出台任何具體的改革措施,恰恰相反,十一屆三中全會倒是明文禁止分田到戶,甚至公然肯定了「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毛式農村體制長期不變。那麼,為什麼當人們回頭觀望,卻發現十一屆三中全會成了此後中國各項體制改革的源頭呢?這其中並沒有什麼秘密,原因在於那次三中全會局部釋放了黨內批判毛思想、否定毛路線、掙脫毛體制束縛的政治力量,由此,才給此後的各項改革提供了可能性和動力。而在那之後的各屆三中全會並沒有釋放反對力量的類似行為和效果,都是取其名而棄其實,得其形而失其神,不過是一堆拙劣的東施效顰的膺品罷了。若真心誠意大膽改革,又何必只要事涉改革就非要拿到三中全會去做「頂層設計」不可呢?
   
   
   
     仍是以黨代政,以黨代法
   
   
   
     當今中共與中國的內外局勢已經與一九七八年大為不同,當年適合於由黨中央、中央全會來做的改革決定,今天未必仍然適合由黨中央和中央全會來做。比如說,本次三中全會決定廢止勞動教養制度,應該說這是一件好事,但勞教制度成立的依據是一九五七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以及一九七九、一九八二年國務院頒佈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補充決定》和《勞動教養試行辦法》,既然黨中央並沒有包辦代替全國人大和國務院的資格,那麼,廢止勞教制度這樣的「改革」交由國務院、人大常委會去做,豈不是比交給三中全會更加順理成章一些?再比如說,本次三中全會決定計劃生育政策微調,允許「單獨」生二胎,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早已將作出此類決定的權力授予了「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或者其常務委員會」,中共中央及其三中全會為什麼要粗暴剝奪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大的法定權力呢?
   
   
   
     中共自身不改革,永無出路
   
   
   
     周其仁教授在三中全會召開之前的一個講座上提出如下問題,「一個國家已經有幾百部法律在工作了,這樣的國家怎麼搞改革?」他舉了探索學校董事會、校長、監管機構共同治理大學的高校去行政化改革,推進城鄉統一的土地制度市場化改革等幾個例子,提醒大學的改革將和現行《高等教育法》相衝突,因為該法律明確規定高校必須實行「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而土地制度的改革甚至將與《憲法》、《民法》、《土地法》以及《刑法》相衝突,因為上述法律已經強行將「城市國有土地」和「農村集體土地」一刀兩斷、截然二分──好像它們本來就是兩個世界上的東西一樣。周其仁說,「你說走法治的道路,就要尊重法律,尊重法律的好處不是不能變,是要經過程序來變」。即使共產黨真的是永遠偉大光榮正確,但無論如何,黨中央並不具備修改憲法、法律和行政法規的法定職能,黨的三中全會也不可能正式展開修法、變法的正當程序,那麼,將這樣一些改革交由其它合法的機構、合法的程序去做,豈不是更加名正言順一些嗎?為什麼非要挑戰憲法和法律,非要把三中全會開成非法會議不可呢?
   
   
   
     說來奇怪,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大大小小數十項之多的改革事務,從生孩子到養老人,從城管執法到國家安全,卻一字不提黨政分開,一字不提黨中央如何帶頭遵守憲法,更一字不提各級黨委、黨委常委直至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究竟要不要改革,以及如何改革,彷彿別人都要改,就是黨不改。黨的中央全會一句不討論黨的改革,一味包辦代替政府、人大、社會、學校、企業、家庭事務的改革,這是不是越俎代庖、不務正業呢?殊不知,當今中國之所以仍然有如此眾多、如此繁複的改革攻堅任務要完成,這全是由於中共一黨或大或小的各種錯誤累積造成的,不把黨任意攬權、肆意用權的毛病改一改,不把政由黨出、權為黨謀的毛病改一改,其他的一切改革,即使成功了,又有多大的意義呢?所以,為今之計,不妨先把改革決定非要拿到黨的三中全會去作的陳規陋習改掉為好。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2013/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