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别了,三中全会/杨光]
郑恩宠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上海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张赞宁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709被捕律师的妻子们
·709高月律师助理被取保候审
·徐翔案涉上海高层黑幕
·众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王宇律师生日快乐!
·屈振红律师恢复执业
·刘律师到上海我被限出
·攻上海帮收集证据人人有责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王宇35岁人权律师划破夜空利剑
·江泽民连续7次缺献花圈“”露面
·王宇律师获国际人权奖
·800律师严正声明!
·三律师夫人在津举牌抗议!
·我与60律师声明:天津警方莫做替罪羊
·上千律师公开站到正义一边
·收集吴志明证据人人有责
·聂树斌案几代律师前仆后继努力
·雷阳案的双方都离不开律师
·习王定调上海反腐将有大动作
·2016年5月中国律师20件抗争记录
·我与82律师谴责津警方滥权
·聂树斌案持续21年律师前仆后继
·夏霖律师被关19月后将开庭
·上海女裸死父母上访14年无果
·四律师赴全国律协维权无人接待
·中纪委步步逼近上海帮好景不长
·高智晟女儿在港台为父奔走
·中共为何突然对律师高度关注?
·我与50律师致信国务院、司法部、全国律协
·中国留学生蜂拥报名加入美军
·最高院法官受贿涉上海官场
·中共何时给律师电警棍调查令?
·港人内地“失踪”不能请律师
·吕京花六四后流亡美国艰难路程
·声援两律师在津检察院前静坐
·习将掀更大风暴严防120高官
·台湾各界声援高智晟律师
·中共六法院判决裁定我未吊律师证
·一手大反腐一手打压维权律师
·基督教与美国文明、宪政、人权
·一大批律师紧急入中共领导体系
·高智晟家人艰难流亡过程
·239位网民声援律师维权
·习为何学蒋经国急聘律师进党政体系
·高智晟中国曼德拉、甘地
·官方称将改善对我监管待遇
·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中共急聘律师和公民维权乱象
·709律师蒋援民处于经济困境中
·郭国汀转我网文声援蒋援民律师
·舒向新律师出狱访民程玉兰迎接
·习近平七一论中共将被历史淘汰
·秦永敏、沈佩兰案将分别开庭
·杨律师遭陷1千律师去信曹检察长
·习近平公布百名专职免费律师电话网站
·习反腐重点高干、常委、政治局、中委
·709大抓捕涉全国319人上海15人
·709 大抓捕一周年总概(中国美丽岛案)
·13名法律专家介入万科股权之争
·江泽民等元老缺席七一大会分析
·台湾各界声援709被捕律师
·鲍彤等呼吁中共十九大公布财产
·高智晟、赵威、沈佩兰新消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了,三中全会/杨光

   转载来源:香港《争鸣》2013年12月号
   特輯:透視三中全會
    別了,三中全會
   
   


    (大陸)楊 光
     三中全會「依賴症」
   
   
   
     後毛時代的中共中央全會大體上呈現這樣一種走向:一中全會排座次,二中全會分地盤,三中全會唱改革,四中全會喊調整,五中全會炒冷飯,六中全會啃雞肋,……啃著啃著,也就該換屆了。於是乎「循環往復,以至無窮」,三十多年來這套全會程式沒怎麼變過。
   
   
   
     有心人也許會問:為什麼有關改革的重要決定非要拿到三中全會去作不可?如果改革很重要、很緊迫,十八大為什麼不以改革為主題?一中、二中全會為什麼不可以提前通過改革決議?如果改革無關緊要,或者尚未深思熟慮、只是匆忙之間的臨時起意,那麼拖到四中、五中或者放到下個任期再從長計議,又有什麼關係?難道是因為三中全會有神功、有魔力,還是中共中央患上了三中全會「依賴症」?
   
   
   
     十一屆三中全會真相
   
   
   
     三中全會之成為中共改革神話的關鍵環節,起源於一九七八年底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但那次全會──其實精彩之處不在照本宣科平淡無奇的全會,而在全會之前眾說紛紜群情激憤的中央工作會議,和從那以後陸續問世的系列仿製品迥然不同。十一屆三中全會之所以激發了全黨活力,之所以成為改革開放的里程碑,是因為那次中央工作會議是一次意外、出軌的會議。用鮑彤先生的話來說,是一次七嘴八舌的會議,領導不力的會議,失去控制的會議,實際上開成了一次控訴文革罪惡、批判毛式體制、責難「兩個凡是」的會議。這要歸功於會上沒有人限制敏感話題,沒有人制定「兩個不能否定」、「七不講」之類的條條框框,更沒有人提前七個月起草會議文稿、由最高領袖「逐字審閱」、專供三中全會「一致通過」之用。
   
   
   
     而其實,那次著名的三中全會根本沒有討論什麼「改革開放」議題,更未出台任何具體的改革措施,恰恰相反,十一屆三中全會倒是明文禁止分田到戶,甚至公然肯定了「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毛式農村體制長期不變。那麼,為什麼當人們回頭觀望,卻發現十一屆三中全會成了此後中國各項體制改革的源頭呢?這其中並沒有什麼秘密,原因在於那次三中全會局部釋放了黨內批判毛思想、否定毛路線、掙脫毛體制束縛的政治力量,由此,才給此後的各項改革提供了可能性和動力。而在那之後的各屆三中全會並沒有釋放反對力量的類似行為和效果,都是取其名而棄其實,得其形而失其神,不過是一堆拙劣的東施效顰的膺品罷了。若真心誠意大膽改革,又何必只要事涉改革就非要拿到三中全會去做「頂層設計」不可呢?
   
   
   
     仍是以黨代政,以黨代法
   
   
   
     當今中共與中國的內外局勢已經與一九七八年大為不同,當年適合於由黨中央、中央全會來做的改革決定,今天未必仍然適合由黨中央和中央全會來做。比如說,本次三中全會決定廢止勞動教養制度,應該說這是一件好事,但勞教制度成立的依據是一九五七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以及一九七九、一九八二年國務院頒佈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補充決定》和《勞動教養試行辦法》,既然黨中央並沒有包辦代替全國人大和國務院的資格,那麼,廢止勞教制度這樣的「改革」交由國務院、人大常委會去做,豈不是比交給三中全會更加順理成章一些?再比如說,本次三中全會決定計劃生育政策微調,允許「單獨」生二胎,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早已將作出此類決定的權力授予了「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或者其常務委員會」,中共中央及其三中全會為什麼要粗暴剝奪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大的法定權力呢?
   
   
   
     中共自身不改革,永無出路
   
   
   
     周其仁教授在三中全會召開之前的一個講座上提出如下問題,「一個國家已經有幾百部法律在工作了,這樣的國家怎麼搞改革?」他舉了探索學校董事會、校長、監管機構共同治理大學的高校去行政化改革,推進城鄉統一的土地制度市場化改革等幾個例子,提醒大學的改革將和現行《高等教育法》相衝突,因為該法律明確規定高校必須實行「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而土地制度的改革甚至將與《憲法》、《民法》、《土地法》以及《刑法》相衝突,因為上述法律已經強行將「城市國有土地」和「農村集體土地」一刀兩斷、截然二分──好像它們本來就是兩個世界上的東西一樣。周其仁說,「你說走法治的道路,就要尊重法律,尊重法律的好處不是不能變,是要經過程序來變」。即使共產黨真的是永遠偉大光榮正確,但無論如何,黨中央並不具備修改憲法、法律和行政法規的法定職能,黨的三中全會也不可能正式展開修法、變法的正當程序,那麼,將這樣一些改革交由其它合法的機構、合法的程序去做,豈不是更加名正言順一些嗎?為什麼非要挑戰憲法和法律,非要把三中全會開成非法會議不可呢?
   
   
   
     說來奇怪,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大大小小數十項之多的改革事務,從生孩子到養老人,從城管執法到國家安全,卻一字不提黨政分開,一字不提黨中央如何帶頭遵守憲法,更一字不提各級黨委、黨委常委直至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究竟要不要改革,以及如何改革,彷彿別人都要改,就是黨不改。黨的中央全會一句不討論黨的改革,一味包辦代替政府、人大、社會、學校、企業、家庭事務的改革,這是不是越俎代庖、不務正業呢?殊不知,當今中國之所以仍然有如此眾多、如此繁複的改革攻堅任務要完成,這全是由於中共一黨或大或小的各種錯誤累積造成的,不把黨任意攬權、肆意用權的毛病改一改,不把政由黨出、權為黨謀的毛病改一改,其他的一切改革,即使成功了,又有多大的意義呢?所以,為今之計,不妨先把改革決定非要拿到黨的三中全會去作的陳規陋習改掉為好。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2013/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