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旧都雾霾]
槟郎文集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都雾霾

   
   
   
   
   


   旧都雾霾
     槟郎
   
     比青纱帐还青纱帐
     比战火中的硝烟还硝烟
     我的老天呀,这是什么鬼天
     几步外就看不清楚了
     混凝土的丛林如魔鬼般地隐现
     彷佛末日审判前的征兆
     是南天门塌了吗
     天国的仙气都沉到人间
     可分明闻到了霉毒的恶味
   
     我在六朝古都
     我在民国丢弃了的旧都
     中小学都停课了
     儿子在家里无聊地翻着课本
     公交车左等右等都不来
     我还要该死地加班
     还能到哪儿去坐车吗
     假如这霾气能点着火
     我真想成为十恶不赦的纵火犯
   
     我铁心终身不买摩托
     不买汽车,也不买火车飞机
     这污浊的阴霾与我无关
     不烧麦秸秆不烧废纸不烧篝火
     已经戒烟好长时间
     我不搞建筑也不开渣土车
     不在工厂打开烟囱放出浓烟
     老天啊,我还要呼吸
     煤气灶的抽油烟机还得开
     我有罪,我的责任也不能旁贷。
   
     这是山清水秀的江南
     六朝的烟雨千年来不曾如此
     那可是稀薄和清香的
     儿时乡村的水雾也不曾如此
     那是湿润而有泥土芳香的
     这是啥样的烟雾啊,这是霾
     这是工业时代的幽灵
     被什么样的贪婪的欲望所喷出
     毒气弥漫,人都在病变
   
     不要责怪什么人类
     地球上的其他国度并不如此
     不要责怪这是都市病
     迁到海峡那边的新都并不如此
     我明白了,这是旧都
     是被更新的世界文明所遗忘的
     这更是某部分人的罪恶
     却是相关联的大群人的报应
   
     走在旧都的大街上
     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这浓烟
     我的眼睛发涨,我的鼻空粘痒
     百年常绿的梧桐树砍掉了
     刚铺好的柏油路又开膛挖肚了
     英明伟大的市长当啷入狱了
     我还有什么牢骚可发
     这是旧都,这是老天弃遗的角落
     我认命了,往单位急步
     边欣赏着光荣的鸡的屁的升腾
     边赞美着宇宙真理的奇迹
     2013-12-7
(2013/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