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槟郎文集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11涉外文秘 戴静
   
     认识槟郞老师是一种缘分,偶然的机会让他成为了我们班的现代文学基础课代课老师。虽然认识老师已有近一年的时间,可是说实话我对老师的了解还真的是很少,只知道老师的诗歌写的很好,因为他有作为诗人的名气,他也会跟我们分享他的诗歌,印象最深的便是《爱满亭边有座桥》,诗中叙述了老师与一位学姐美好纯真的师生情,那样动人,那样唯美。
     我对老师充满了仰慕,可是不曾特意去了解他。或者说我只知道老师不拘小节的外貌,随性热情的性格,而对老师的作品,对老师的品格可谓知道的更是少之又少。本学期选了老师的“现代散文思潮”跨专业选修课,因为作业的缘故我开始试着去了解老师的作品,当然是奔着老师的散文去的。


     虽然我是学文学的,可是自己却很少写文章,评论老师的散文更是谈不上了。槟郎老师的博客文集上有二百篇左右散文、杂文,主要是以前写的,近几年他基本上只写诗了。我只是随机地看了老师博客上的一些散文,想说说自己的感想而已。
     先说说《迷信可存——我的宗教之旅》这篇散文吧。这是老师十年前的文章了,读罢不禁感慨:原来老师内心与宗教有着这样的渊源, 与鲁迅先生有着共同的宗教关怀基础。老师通过自己的人生阶段叙述了自己与宗教的相识、相知。老师的宗教之旅是从陶渊明和李白的文学世界开始的, “在中学读书时,我的心智渐开,我逐渐困惑于人生意义和世界的终极价值,我思考着我的精神归宿何处”,“那种‘五岳寻仙不辞远’豪情也引导着我对物欲的鄙视和对自由精神境界的追求”。你能想到吗?老师在安徽巢湖的家乡读师专的时候,萌生了去南京栖霞寺当和尚的念头并付诸实践, 但栖霞寺的和尚在感慨了“中文系的学生多愁善感”之后,毫不客气地把老师打发了回去。没有当成和尚,老师却未停止追随宗教的脚步,佛教之后,他又接触了道教、基督教等。友人赞老师是“出世之人写入世之文”,我很赞同。与老师认识这么长时间,深深感到老师的博爱宽容之心,有这颗心足矣,何必在意是否真正地避身世外呢?
     在老师的博客里,许多散文都是老师2002年至2004年在韩国的大学教学时所做的。他写了不少韩国游记散文,如《济州岛记游》《访问韩国大田的华侨小学》《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韩国生活琐记》《韩国的民主之路》《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等。也写到了在异地对故国和亲人的相思,如《祖国,我向你倾诉》《我的中国心》《祖国,我回来了,无限感伤》等,《怀念我的父亲和母亲》便是其中一篇。
     老师的父亲是一名乡村医生,“农村医生很辛苦,随叫随到,不分白天和黑夜。父亲经常在家吃饭的时候,病人来便碗一丢,去医疗室去了。夜里正睡得香,有人打门,急病喊出诊,父亲便被子一掀,披上衣服便钻到风雪中去了”;老师的母亲在生产队务农,小时候的农村很穷,买不起帆布书包,他开始上学时,是“母亲用她穿破衣服的布为我做的第一个书包”。父母以他们的老实做人和勤勉做事树立了榜样,老师也深深地理解父母的言传身教方式。文中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老师父母的贫苦一生的质朴描绘,透露着老师对父母浓浓的敬意和爱意。最打动我的是文章的结尾:“我想,我以后也会死去,如果能安葬在父母的身边,永远陪伴着父亲母亲,那是我最大的心愿。我的父亲和母亲是中国人,他们是中国的农民,我是我父母的儿子,也是中国的农民的儿子。我不管此生身在天涯海角,我永远都是中国人,我远远是祖国那片贫瘠的土地上的大地之子”。通过写作《怀念我的父亲和母亲》,当时身在海外的老师,不仅仅想念自己的双亲,更表达了自己对祖国深深的想念和对祖国母亲的爱念。
     《纪念六一节:写给儿子洋洋的一封信》也是旅韩时期散文之一。较之与《怀念我的父亲和母亲》,相同的都是满含思念与爱意,不同的是这封信的语言更加偏向口语,像是一个父亲在对儿子道来自己人生的得与失,希望能为儿子多做些打算。没有华丽的辞藻,每一字却都是呕心沥血。相信天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孩子的人生能够顺顺利利的,总是想着能多为子女奋斗一些,让子女的绊脚石能够少一些。十年后的今天,不知道老师的儿子洋洋是否明白了老师的谆谆教诲,是否明白了老师的良苦用心?相信洋洋是个懂事的孩子,因为他有一个全心为他操劳,为他付出,值得他骄傲的父亲。
     除了这些生活类的散文,还有很多评论性的文章。槟郎老师在开始上网写作时,是以写思想和社会评论的杂文为主的,针对当时民间思想界的极端自由派和毛左派的对立,他提出了自由左派,又称鲁迅左派的旗号和主张,他这方面的文章众多,例如《弘扬鲁迅的左翼民族主义》,宣扬了鲁迅左派必继续为被压迫阶级和民族而奋斗的决心。在虚构的《我四次追杀鲁迅》一文中,一个侩子手表达了忏悔之心:“鲁迅,我在你短暂的一生里,在你的为了中华民族的新生而默默奋斗的时候,我却四次追杀着你,我不是人。好在老天有眼,保佑好人,我终于没有追杀着你”,这是他对网络上反鲁迅派的劝诫和讽刺。在《鲁迅对左翼文学的担当》一文中,他指出左翼文学的立场是为广大劳动人民,为被压迫者。老师也正为这道德使命和担当做着努力。
     槟郎老师思想也经历了一个从左向右不断调整的过程,“左”留在他的散文里,而“右”表现在他后来的诗歌创作里了。在《全球化、社会主义与中美冲突》一文中,当时老师提出了“是世界各国共同繁荣的全球化,还是全球的美国利益化?”这样一个深刻的问题,他认为中美冲突的根源是美国继续推行后者,而中国终究会向前者努力。但现在,老师更愤激于国内民权的恶化,强化了对同胞中的苛政恶吏的攻击,而美利坚国式的自由民主制度在对比之中越发可爱了。但他的“在努力建立现代民主社会结构的基础上维护广大劳动人民的权益”的信念却没有变。对于老师的这些文章我不想妄加评论,只想由衷赞叹老师深厚的文学和思想功底和高尚的道义品格。
     看了老师的诸多散文,似乎和老师又拉近了一点距离,慢慢开始理解老师激情洋溢的授课,课下与学生们的贴心交流,种种这些都源于一颗赤子之心。衷心祝愿老师能够在自己所追求的世界里扬帆起航,乘风破浪!
     2013-12-4
(2013/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