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放眼豁蒙楼]
槟郎文集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放眼豁蒙楼

   
   
   
   
   


   
   放眼豁蒙楼
     槟郎
   
     来一壶好茶,
     越酽越好,
     就在这邻窗边。
     美丽的叶子,
     且随我放眼这苍茫故国,
     荡涤一腔闷气。
   
     看这楼下的一亭翘然,
     遮不住的是胭脂井。
     何其奢华纵乐的陈后主,
     水煮火烤自己的臣民,
     侉子们入侵了,
     唯有张孔二妃陪自己沉井。
     不要骂我们不爱国,
     这锅家已榨尽我们最后一杯羹。
   
     这慈航桥通往台城。
     四次在此舍身为佛的梁武帝,
     还不是活活地饿死?
     就是那另面的玄武湖,
     绿茵翠林间的湖水,
     倒映着远处的紫金山的秀影,
     何尝不是一场梦幻?
     毛老人的冤魂还在哭泣,
     黄册库在已化为灰烬,
     大明皇宫早成了八旗驻防城。
   
     再来看中原的苍茫,
     人民疾苦,国在山河破。
     我看到了鹤壁的恶吏,
     非法拘禁着新时代的窦娥们
     终于窦娥的正义之刀,
     戳破了暴政的心脏。
     又看到了苏州的和平居民
     被非法强拆的恶吏撞破屋门,
     妻儿都在警棍下哀吟,
     是谁被炎黄子孙的最后一丝血性
     激发起为人的权利?
     血在流淌,他们又多了几个烈士,
     血在流淌,他们的红旗更红了。
   
     美丽的叶子,
     不要揾诗人的眼泪,
     让我们大口地喝茶吧。
     回顾这清雅的茶社,
     何尝不又是一场梦幻?
     杜甫的忧来豁蒙蔽,何尝
     不又是与千年后的粉丝相通?
     尸位素餐,火山口上淫乐,
     戊戌的君子们却被他们抓了杀了。
     当年的杨锐何尝不是我的影子?
     只是还有谁再建一座新的
     为纪念槟郎的忧来楼。
   
     添一壶好茶,
     越酽越好。
     还是将这花格窗关闭好了,
     美丽的叶子,
     今天这鸡鸣寺只属于你我,
     而你正青春如花当年。
     且随我慷慨悲歌,
     累了,你便自己回去。
     2013-12-5
(2013/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