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放眼豁蒙楼]
槟郎文集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放眼豁蒙楼

   
   
   
   
   


   
   放眼豁蒙楼
     槟郎
   
     来一壶好茶,
     越酽越好,
     就在这邻窗边。
     美丽的叶子,
     且随我放眼这苍茫故国,
     荡涤一腔闷气。
   
     看这楼下的一亭翘然,
     遮不住的是胭脂井。
     何其奢华纵乐的陈后主,
     水煮火烤自己的臣民,
     侉子们入侵了,
     唯有张孔二妃陪自己沉井。
     不要骂我们不爱国,
     这锅家已榨尽我们最后一杯羹。
   
     这慈航桥通往台城。
     四次在此舍身为佛的梁武帝,
     还不是活活地饿死?
     就是那另面的玄武湖,
     绿茵翠林间的湖水,
     倒映着远处的紫金山的秀影,
     何尝不是一场梦幻?
     毛老人的冤魂还在哭泣,
     黄册库在已化为灰烬,
     大明皇宫早成了八旗驻防城。
   
     再来看中原的苍茫,
     人民疾苦,国在山河破。
     我看到了鹤壁的恶吏,
     非法拘禁着新时代的窦娥们
     终于窦娥的正义之刀,
     戳破了暴政的心脏。
     又看到了苏州的和平居民
     被非法强拆的恶吏撞破屋门,
     妻儿都在警棍下哀吟,
     是谁被炎黄子孙的最后一丝血性
     激发起为人的权利?
     血在流淌,他们又多了几个烈士,
     血在流淌,他们的红旗更红了。
   
     美丽的叶子,
     不要揾诗人的眼泪,
     让我们大口地喝茶吧。
     回顾这清雅的茶社,
     何尝不又是一场梦幻?
     杜甫的忧来豁蒙蔽,何尝
     不又是与千年后的粉丝相通?
     尸位素餐,火山口上淫乐,
     戊戌的君子们却被他们抓了杀了。
     当年的杨锐何尝不是我的影子?
     只是还有谁再建一座新的
     为纪念槟郎的忧来楼。
   
     添一壶好茶,
     越酽越好。
     还是将这花格窗关闭好了,
     美丽的叶子,
     今天这鸡鸣寺只属于你我,
     而你正青春如花当年。
     且随我慷慨悲歌,
     累了,你便自己回去。
     2013-12-5
(2013/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