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惊喜祖籍国与时俱进]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惊喜祖籍国与时俱进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永远心痛我那牙医大女儿,10多岁大时的痛心往事:
   
   *在广州火车站赶路——我们叫她跑去祖籍国服务柜台问出租汽车站的方向,柜台服务员不答她,只问要去哪里?她回答白云机场。柜台服务员立刻堆满笑脸问她机票买好没有?她说买好了,那人收起笑容就不再理采她了——没钱赚连指一下方向都吝啬。


   
   *我们坐出租汽车赶去白云机场,急中风偏遇慢郎中,祖籍国司机边开车边指着广场前跪地行乞的几个残废小孩,说都是农村买来的,后面那彪形大汉就是买主老板,老板收钱盆满钵满——他羡慕那老板每天收入比他开出租车多很多!我们催他快马加鞭赶飞机。他却兜圈子转来转去,制造公里飙升以增加收入,完全不理我们如热锅上的蚂蚁——小小女儿看在眼里,永记小小心里。
   
   *小小女儿买饮料、食品、衣鞋、用具以及送荷兰小朋友的小礼品……都被祖籍国男女商贩漫天要价,欧美没讨价还价这回事,所以她就地付钱。最让她气愤的是货品还往往被暗中调换、或以次充好、甚至用一本万利的最劣质假货调包——纹风不动是他她们的商贩笑脸。
   大女儿至今记忆犹新——她长年累月喋喋不休,老怪我为何口口声声老要她爱中国、做中国人。
   数十年了,我们在海外一直痛心地读到听到、在欧美电视不断看到祖籍国糟糕到不可救药——到处是骗子、小偷、强盗、贪官污吏、假货假药假奶粉假文件;人人唯利是图、只向钱看、自私自利、不文明、没文化……。
   
   祖籍国真的一天天烂下去吗?
   
   台湾陈文茜女大侠最近在其文“夜郎自大”内,一针见血指出:
   許多人嘲笑大陸人水準素質低落,但能再嘲笑幾年? 人民素質的提昇靠的是教育金錢跟時間,大陸前兩項都有了,那時間呢?台灣花了二三十年,大陸富起來到現在也才幾年?但我認識的一些新一代的大陸人教養談吐跟想法已不輸台灣人了,甚至在國際觀,在積極度上遠遠超越我們…….
   
   我读后感概万端——太上老君不是说物极必反吗?孙子兵法不是说置于死地而后生吗?古人不是说衣食足、知荣辱吗?
   时间老人一定会证明——拥有五千年优秀文化的确非同凡响!炎黄子孙自力更生、发奋图强,不愧是龙的传人!
   
   最近我乘中国南航由阿姆斯特丹飞北京-香港。
   
   *前后左右好像都是大陆旅客——男女留学生都在静静看书或写字,其他男女老幼也都不声不响或细声讲话.....使我还误以为都是日本人韩国人呢!
   
   *天黑了,只见前排两个假洋鬼子一直用荷兰语在大声讲话、说笑、谈工作——可能是荷兰大公司外派驻北京的代表。他俩在中国闹市、菜市、商场、酒会习以为常了。漫漫黑夜,他俩一路上不停地叽里呱啦讲、嘻嘻哈哈笑,旁若无人——真丢荷兰大公司与知书达理荷兰人脸!我本想嘘他俩一声,但敬见前后左右四周中国人谦谦君子风度——中国人不嘘我嘘,滑天下大稽吧?
   
   *跟甥儿去深圳、东莞、顺德、中山、惠州、罗浮山背包游。向修路工人、店员、行人问路,惊喜他们比港澳特区人友善、热心;有年轻妇女还手抱孩子进店内(可能是熟人)替我们打听——真出乎意外。
   
   *在顺德突然想吃姜撞牛奶。出租车司机遥指市中心大名鼎鼎的姜撞牛奶店。他一路载我俩直奔市中心。见他说话非广东口音——他笑答是湖南人。问他生活——说以前当地人排挤他欺负他,现在好多了。到大路尽头,他拐两拐,说前面就是了。他照公里表收费,大家微笑告别。司机所言不差,的确是姜撞牛奶名店——贵宾满座,服务员友善,姜撞牛奶货真价实!
   
   *在惠州夜宿民间旅舍,价廉、卫生、友善。旅舍楼下是夜市,我俩在客家大排档啖狗肉喝青啤,冷眼静观街上男女老少人来人往、夜工男女在食肆买外卖、胖大娘炒卖xx栗子(老朽记忆力退化,现在只记得一个‘良’字)、廋老叟卖珠江三角洲水果芭蕉、村姑店内日用品琳琅满目……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和和气气。我俩吃毕闲逛明亮大街阴暗小巷……不见剪径、抢劫、扒手、骗子、坏女人。在旅舍酣睡到半夜突闻妇人大声叩门,随后听到服务员轻声叫去,次日得知她记错房号……让我俩虚惊胡猜一场。离开旅舍时我俩细查背包、钱袋、全身上下——没少也没多,也没发现被下过手脚的任何痕迹。
   
   *从惠州去罗浮山的公车上,一村妇因打瞌睡而到其村站没下车,她反怪女售票员没叫醒她;她忿忿下车后,只见女售票员和男司机相视摇头一笑,倒没听到他或她在背后骂娘。
   
   *我没买竹杖就兴致勃勃爬罗浮山,下山青年把手中竹杖送给我,说“老伯,这很管用。我用不着它了”——让我深深感动的,是他那颗真善美之心。
   
   *甥儿健步如飞,我有竹杖也不甘落后。我惊呼这边是仙境,甥儿惊叹那边风景独好。我俩贪看风景,越走越荒凉,最后远近不见人迹。突见前面丛林老树倒地横挡去路,风吹草动四周嗦嗦乱响——我单凭三国演义与水浒传,急告甥儿“草寇山大王最可能埋伏此处突击”。艺高胆大的甥儿准备重演唐初武僧棍法神威——要亮出背包内的两节棍护我突围,我则准备重念印尼老华侨的经典台词——他老人家在阿姆斯特丹被无业穷汉晃刀打劫时脱口而出的:“My friend! I know your hard situation! You can take all what you want! ”(朋友!我知道你的困境!你要啥拿啥可也!)——但武僧两节棍和老华侨经典台词都没机会用上。
   
   *天黑下山,公车刚开走,一辆摩托车靠近,说十块钱送到旅馆。我们火眼金睛上下打量他,迟迟疑疑。他说:“放心!我是本地人,绝对不抢不骗不做坏事”。我们自持拥有唐僧两节棍和老华侨经典台词,就警惕地坐他后座。见他一路遵守交通规则、文明礼让,我们身心放松了,才觉饥肠辘辘,就请求他送我们到旅馆附近夜市吃饭。他多跑几条街替我们挑选卫生清洁、价廉物美的饭店——但并不多要车钱。 吃饱喝足后我们绕热闹大街悠闲东张西望,好久好久才抄小路走捷径回旅舍,夜深人静、鸦雀无声——倒没见到有坏人暗中靠近或鬼鬼祟祟跟踪。
   
   *在东莞走原生态公园。在密林深处,我俩趋前向一位手提电子仪器正在维修公园的年轻技工问路,他机警地先倒退两步保持一定安全距离——可能密林常有歹徒作案吧?穷乡僻壤多刁民嘛!可能他肯定我俩是真正迷路人吧——他走在前面领我们到另一条路,然后遥指方向。我俩道谢,并按其指示走了好远好远,远远见他追上来喊“走过头了,回头拐右、回头拐右”——又一个神州真善美人士!
   
   *进出祖籍国海关,我请求在护照上盖印时帮我节省位子,每个祖籍国海关官员无不为我着想——这在多年前是不可能的;改革开放前呢?我们外籍华人似乎都被当作里通外国特务、阶级敌人——待遇要比严冬更残酷!
   
   *话说回来——去年在澳门海关,我请那官员高抬贵手在护照上帮我节省位子,他举起四方形大印章歪歪一盖,就占去了护照三分之一页,好像故意给我看‘老子权威神圣不可侵犯’——文明度远远落后于大陆海关了。
   
   *几次搭深圳地铁,都有青年让位给我这长者。我敬谢不敏,他们都说前面就下车了,我才肯坐下。但他们几站后才下车——又是真善美青年人,我真感动呀!这在香港地铁是天方夜谭,欧美也少见呀!
   
   *搭深圳地铁、看深圳博物馆、上罗浮山,在进口处我出示外国护照,把关者查看生日后就给我免费进入——要知不论哪国,非本国人不优待的;澳门特区也只优待本地人。君不知新中国一穷二白闹饥荒时期,还是饿着肚皮力挺亚非拉穷兄难弟吗?现在刚富不久,又体现国际主义精神了!香港地铁公车的长者优待票,也国际主义闪闪发光——60岁以上长者两港元任你行,完全不区分港人、大陆人、外地人、黄种人印第安人白人黑人。
   
   *喜见祖籍国与香港已经踏上以人为本的国际主义高尚情操大道——不分种族、国籍、宗教、阶级.......久违了的国际歌~~Inter~~nationale~~不禁在我心中涌现,口中哼出。
   
   *最后,录段2013-10-04信報財經新聞C06副刊專欄官滾江湖的亲身经历如下,以“又一个祖籍国普通女服务员的真、善、美”,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衮衮诸公:
   
   “國慶前夕到深圳開會後有些空閒時間,對方邀請到深圳會展中心看看汽車展覽的準備工作,參觀完畢已是晚飯時間,我們從香港去的一夥人隨便走到會展附近一間餐館晚飯。入座後同行朋友問服務員店內是否有免費Wi-Fi。服務員隨即說歡迎大家用,並將密碼告訴大家和寫下。服務員看見朋友手機用英文語言,略帶歉意說若是中文語言,她可以為這朋友輸入密碼,如有需要,請這朋友將手機轉到輸入密碼的一欄,她可以代輸入密碼。
   晚飯快結束,服務員問大家是否要返香港,她建議用黃崗口岸,因為只需五六分鐘車程,她還打趣說若吃得太飽,行路也可以。她拿了一壺加了幾片檸檬的開水,說夜了不要飲太多茶,多飲些清水,但要先去洗手間才離開。
   見她服務態度良好,結賬時給她一點小費,她拒絕,禮貌地說:「你們的賬單已包括服務費」。
   

此文于2013年12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