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小乘、大乘、密教、喇嘛、达赖]
BURMA-缅甸风云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缅甸联邦缅族与非缅族历史恩怨宿仇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缅甸种族冲突能政治解决吗?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的和平曙光
·93岁缅甸作家达贡达雅呼吁国内和平
·何谓和平?何谓停火?如何和谈?
·昂山素姬 Reith 第一讲:自由
·昂山素姬道高一尺,将军们魔高一丈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缅族需改唯我独尊心态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抛弃彬龙协议将激发缅甸各族自决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覆函缅甸联邦政府
·缅甸宗教自由吗?
·昂山素姬对中国缅甸伊江建坝的意见书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七讲
·缅甸掸邦众族关心狱中68岁领袖昆吞武
·缅甸要片面或全盘和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乘、大乘、密教、喇嘛、达赖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NCUB-MPU UNPO公布于 2008年4月22日星期二,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29 01:35:47 2009, 美东转载,貌强添加梵文巴利文略为补充)
   

    有法国汉学家来访,跟我谈起缅甸僧伽2007年9月为民请命的事。
   
    他高度赞叹缅甸和尚心怀佛教大慈大悲、游行和平有序、言行有修有养。
   让该法国汉学家大惑不解的是: 为何西藏喇嘛参加暴徒的打砸抢烧暴力行为?暴徒见到
   汉人汉女就拳打脚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就好像1967年6月26-27日缅甸暴徒在仰光
   唐人街打、砸、抢、烧、杀,见到华人华女就拳打脚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一提及缅甸暴徒1967年反华暴行,就触动了我的40年前的痛苦神经。我求学时期参
   与扫盲,也热情上山下乡为缅甸人民服务,大学毕业后在缅甸工业发展局献策尽力……
   …然而,就在1967年6月26日,由缅甸工业发展局回家的路上,我差点被反华仇华暴
   徒杀害………
   
    我深恶痛绝种族主义——那是一小撮最无耻政客,为其私人目的而祸国殃民,严重侵犯民主、法治、人权。
   
    见到我痛苦沉思不语,法国汉学家连连发问:“难道喇嘛教不是佛教?”。
   
    我慌忙答:“非也非也”!
   *喇嘛意即大师傅,喇嘛教即藏传佛教,是佛教由印度陆路北传到藏地,七世纪传入当时苯教盛行的藏族区域。
   *九世纪中叶苯教反扑,西藏遂大举禁佛兴苯,成苯教天下。
   *十世纪后西藏佛教又复兴,出现了“宁玛派”、“葛当派”、“萨迦派”、“葛举派”等 *十三世纪后期蒙古大帝国元朝扶持上层喇嘛搞政教合一,俨然形成了西藏地方政权。
   *十五世纪初,宗咯巴大力推行宗教改革,创立了格鲁派。
   *大清皇朝大力扶持格鲁派,让上层喇嘛全面掌管了西藏政教大权——形成政教合一。
   
    轮到法国汉学家探头探脑了:“听台湾人说喇嘛教是密教,很神秘,很神通广大…
   ……”。
   
    我笑:
   *藏传佛教该说是显密两宗具备,但以密宗为主,并揉合小乘教义与当地苯教神祗与仪式,形成了独特的充满神秘感的藏密。藏密最高修行次第是无上瑜伽密。
   *你知道唐玄奘吧?他通晓三藏即所有佛教典籍。藏传佛教就拥有译成藏文的整套三藏佛经(Tri-pitaka)——即经藏(Sutrapitaka)、律藏(Viyanapitaka)、 论藏(Abbidhamarpitaka)。
   *喇嘛教门派多,寺院组织与学经制度也严密,广泛传播于西藏、四川、云南、蒙古、不丹、锡金、尼泊尔、前苏联的布里亚特等地,影响深远。
   
    法国汉学家可兴趣横生了:“哈哈!老兄,请问11世纪前,在上缅甸兴盛的阿利密
   教,是否就是藏密?”。
   
    我半摇头半点头:
   *阿利教是缅甸蒲甘一带的土生土长民俗信仰。阿利来自阿利雅(Aria),大师傅之意也!
   *Tantrism密教,却诞生于7世纪古印度——那是大乘佛教分支与婆罗门教的融合体。
   *Tantrism密教在八世纪由陆路传入上缅甸,与蒲甘一带的阿利教再融为一体,形成具有高度组织化的咒术仪式民俗信仰。
   *Tantrism密教也传入爪哇,留下了婆罗浮屠文化,也传到苏门答腊与巴厘岛,其踪迹至
   今可见。
   
    法国汉学家歪着头问:“人说缅甸佛教是原始佛教。外行人不理解,常问我缅甸僧
   伽为民请命不打不砸不抢不烧,和平安宁,秩序井然,人们怎么可以贬称缅甸佛教为原
   始佛教呢?”。
   
    我解释:
   *原始两字,译自英文Primitive。
   *既然外行人误以为Primitive 代表打砸抢烧暴力暴行,就该改译 Primitive Buddhism为初始佛教或早期佛教——才贴切原意。
   *佛祖涅磐300年后,弟子们对戒律十事见解不同,第一次最早期分裂为上座部与大众部。
   上座部的梵文是Sthaviravada,巴利文为Theravada,一般称之为早期佛教。
   *“早期”不是“未开化”或“打砸抢烧杀”或“野蛮”的意思。
   *Primitive Buddhism早期佛教在公元前3世纪由印度传入斯里兰卡,再由水路传到缅甸南 部孟(Mon)国,公元1057年再由孟族高僧阿罗汉,北传至上缅甸蒲甘王朝,代替与终结了 那一带的阿利教。
   
    法国汉学家又歪着头问:“上座部佛教就是Hinayana小乘佛教吧?”。
   
    我正色曰:
   *北传佛教自诩他们修的是菩萨正果,用大乘(Mahayana)即大渡船普度众生,脱离无边苦海,航送西方乐土。
   *北传佛教说我们的南传上座部佛教,是用小乘小船自我解脱,仅得罗汉正果而已! *我们感觉大乘佛教徒居高临下,夸自己为菩萨用大乘普渡众生。贬我们用小乘只求自我解脱为罗汉——我们是初级,他们是高级。
   *所以,斯里兰卡、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一带的水路南传佛教,至今坚持自称“上座部佛教”,拒绝自贬为“小乘”Hinayana佛教。
   
    法国汉学家好奇地问:“喇嘛学那些暴徒打打杀杀,少林派武僧是否他们的祖师爷?”。
   
    我笑道:“您老兄扯得太远了!”
   *少林派相传是面壁九年的菩提达摩在河南登封少林寺创建的。
   *达摩是印度高僧,是中国大乘佛教佛教禅宗的初祖。
   *唐朝时期少林寺棍僧助战解围有功,受唐太宗与中国唯一女皇武则天尊敬,得以在中华大地发扬光大。
   *注意哟!少林棍僧只持棍、勤练棍术,反对刀枪剑等杀人武器——完全不像拉萨暴徒飞舞杀人刀,去打、去砸、去抢、去烧、去杀。
   
    法国汉学家又问了:“中国国内喇嘛参加打砸抢烧杀,中国国外喇嘛摇旗高呼西藏独立。中国政府说都是达赖指使的……”。
   
    我沉思良久,然后缓缓地说:
   
   *80年代我在海牙议会厅听过达赖喇嘛布道。他宣扬佛教和平中庸路线,反对暴力,他诚实中肯,慈悲为怀——因而1989年获诺贝尔和平奖。
   *最近达赖一再明确表示他不搞分裂,不闹独立。
   他说:
    1. 西藏留在中国,至少在经济发展和现代建设方面可以受惠——因为西藏尽管有著
   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明,但经济建设落后。
    2.我达赖向汉族同胞们保证,我绝对没有分裂西藏或者是在汉藏民族间制造矛盾的
   图谋;相反的,我时常为寻求西藏问题在汉藏民族长久互利的基础获得解决而进行努力。
    3.正如我达赖多次阐明的那样,我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
   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的问题。
    4.我不搞西藏独立,我支持北京奥运,我不破坏奥运圣火。
    5.做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
   !
   
    我貌强是缅甸上座部(Theravada)佛教徒。
   *我尊敬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喇嘛意即佛学大师傅,而达赖意即智慧深似大海。
   *我相信达赖与大多数喇嘛是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愿意西藏留在中国,愿意汉藏一家亲,愿意人间充满和平、慈悲、博爱。
   *我相信达赖与大多数喇嘛,他们的愿望是真诚的,动机是诚恳的,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
   *我反对反华分子打砸抢烧杀,把体育奥运与政治挂钩,破坏奥运所体现的世界人民博爱与团结的精神。
   *我认为那些采取暴力打砸抢烧的、破坏奥运圣火的、口口声声喊打喊杀、搞分裂闹独立的——不论是平民或喇嘛——全部是不遵从达赖的苦口婆心教导, 全部是制造民族仇恨与 崇尚暴力、唯恐中国不乱的极端分子或受外国指使的恐怖分子。 对这些破坏社会稳定与治安、从事打砸抢烧杀与分裂国家民族的坏分子,必须绳之以法,以保卫社会和平稳定,以伸张正义、法治,以维护汉藏团结——国际社会所有爱护和平民主 人权者,都会高举双手同意的,我深信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达赖与大多数喇嘛,也一定赞成的。
   
    法国汉学家问: 你认识杜布吕吗?他曾任我们法国枫丹白露市市长、法国国家参议员等职。在其
   “参议员单骑跨欧亚”书中,他描述了西藏的巨大正面可喜变化。
   
    * 他说他从欧美西方报纸只知道西藏被中央政府欺负,西藏到处是贫穷、落后、肮
   脏、愚昧、可怜。他2002年横穿西藏3个多月,在那贫穷、落后、肮脏、愚昧、可怜的
   西藏,他惊奇地见到新建许多现代化医院、学校、机场、水坝、贸易场所、楼房、公园
   、汽车路………西藏的经济发展是实实在在的,社会进步是他亲眼见到的 。他突然发
   现,这和以前想象中的西藏完全不一样!
   
    * 该法国国家参议员写道:“ 保存西藏文化当然是正确的,但绝不能说如果西藏经
   济发展了,西藏文化就会消亡”。“一种文化如果不能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发展,结果只
   能被送进博物馆,根本不能让人民从中受益”。
   
    现在轮到法国汉学家歪着头问我:
   
    * 旧中国妇女缠小脚,旧中国男人三妻六妾,中国人至今随地吐痰,制造传统皮蛋
   需加铅盐,佤族人杀人祭神,台湾人缅甸人嚼槟榔,缅甸山区巴郎女子加圈长颈………
   …都必须保留吗?都值得维护吗?
   
    * 法国国家参议员特别提到令他印象深刻的青藏铁路:“这条铁路的兴建,改善了
   西藏人民的对外联系渠道,给西藏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基础”。
   然而,他说自己从新闻中看到,达赖喇嘛抗议青藏铁路的修建。如果这是真消息,这等于无视西藏人民的福祉,“说明他达赖反对西藏的经济发展”。
   
    我悻悻然回答:
   *我只知道达赖要西藏留在中华大家庭求经济发展。
   *出生与生活在欧美澳的西藏青年,才反对青藏铁路。他们跟我的假洋孩子一样,天天吃饱喝足,住得舒服,无忧无虑,不知生产与建设的艰难困苦——尤其在空气稀薄的西藏高原。
   *假洋孩子们不知世有高山症,却常常爱讲风凉话。
   *假洋孩子们根本没见过贫穷、落后、肮脏、愚昧、可怜的过去西藏!
   *假洋孩子们根本不知道经济发展,得来多么艰苦。
   *唉!喊话容易,破坏容易,而生产建设才艰难哟!
   
    大家可以看到法国国家参议员也谈“国家发展与宗教自由”,他强调:
    * 国家应该保护宗教自由,而宗教也不能反对国家的发展!
    * 西藏的自然风景无与伦比,同时那里的经济建设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感到遗
   憾的是,一些法国友人脑海中的中国仍然是一些被歪曲的信息。
    * 中国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正面信息也应该
   传递出去——不仅传递给藏民,更要传递给西方社会,这样才能消除误解与西方歪曲报
   道。
    * 建议中国政府,要更多、更好地做好沟通工作,把中国积极的一面更多地展示在
   世人面前。
   
    法国汉学家又歪着头问我了:“你曾在德国上大学,搞研究,还在20世纪末努力介
   绍德国与欧洲共同体食品法到刚改革开放的中国去。你应认识恩格达尔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