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曾节明文集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的“819讲话”全文,通篇蛮不讲理,硬说否定毛泽东“极左路线”的“邓改开”,与毛泽东的路线没有矛盾——连邓小平本人都不敢这样讲,对“毛文革”,邓小平是全盘否定的,习近平瞪着猪笼眼,叫嚷“两个不能否定”;硬说当今毫无社会主义性质、具有流氓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负福利”中国社会,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硬说“党性”和“人民性”没有区别,共产党的党性就永远等于人民性——套用共产党的语言问你习近平:当共产党腐化变质、背叛人民的时候,共产党的“党性”,还等于“人民性”吗?你习近平崇拜的红朝始皇帝毛泽东,是这样说的吗?毛泽东倒是说了:共产党要是变质,他就重上井冈山!共产党要是变质,人民就有权造反!“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你习近平不是崇毛吗?有种你把完整版的《毛主席语录》重新印发大家,中国老百姓人手一本呀?
   
     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政治讲话,如果一点道理都不讲、完全睁着眼睛说瞎话,那就不算讲话,而是放屁放毒。


   
     习近平的“819”屁话,比起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猫论、假话、官腔,新就新在更加蛮不讲理:邓小平清楚“挂羊头卖狗肉”横竖站不住脚,索性“不争论”;江泽民心知共产党落后不合时宜,抛出“三个代表”,鼓吹“与时俱进”;胡锦涛钟情朝鲜和斯大林,大搞倒退却只敢来阴的,公开场合一再高唱“构建和谐社会”。。。习近平这样闭着眼睛狂喊“共产党就等于人民”、“中国就是社会主义”,倒有点象文革中热血沸腾的红卫兵挥舞拳头高呼: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
     只不过,红卫兵的呼喊,是被洗脑愚昧狂信者真信仰(所谓“无知者无谓”)的流露,而习近平的呼喊则是色厉内荏的表现:习近平是毛泽东时代的过来人和受害者,不可能不知道“毛文革”与“邓改开”的区别,之所以选在苏共亡党日特意登台,闭着眼睛向全党放屁,属意识形态资源耗尽的反应,没有道理可讲,只有蛮不讲理了——“邓改开”三十年后威信扫地,维权、抗暴、“普世价值”。。。群情汹涌,国门外日本人虎视眈眈、蠢蠢欲动,共产党统治合法性危机再次空前,在风声鹤唳之恐惧中,只有虚张声势、干吼壮胆了。
   
     在“819讲话“之前,习近平吼出的“三个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就充分地反映了这种色厉内荏的心态:习近平等坐在中南海内的共产党寡头,无不是为保特权既得利益的偏执者,偏执者的心理规律是:心底越是虚弱,越要虚张声势、牛气冲天;因此,“三个自信”实际上是“三个恐惧”——“理论恐惧”、“制度恐惧”、“道路恐惧”;“三个恐惧”的来源,是“理论破产”、“制度破产”、“道路破产”。
   
     无论是“819放屁”还是“三个自信”的干吼,习近平都象一个孤独的、穿越乱坟岗的行夜路者,一路上狂吼乱喊,拼命地试图麻痹悬到嗓子眼的恐惧心。
   
     习近平的荒诞表演,以及习、李上台后远比胡、温更迅速地为民众唾弃,反映出中共政权不久了。当然,惯性的力量是巨大的,这个庞然怪魔决不会数年内就倒下,但我相信目前能够上网的大多数人,能够亲眼见证中共红朝覆灭的伟大时刻。
     正因为感觉到政权不久了,所以在巨大危机感的驱使下,习近平在作一些改变,企图象邓小平那样使中共起死回生,这倒是他强过胡锦涛的地方——只有象胡锦涛这种食古不化的理工科脑残,才会以为只要象僵尸一样一动不动“不折腾”,就可以避免共产党消亡的结局。
   
     习近平上台后终止了劳教制度,客观地说这是超越邓、江、胡的制度性突破,但是终止劳教的体制性进步,很快就被他在言论领域的大幅倒退所抵消:习近平上台后抛出“中共中央九号文件”,发起“清网打谣”运动,严厉打击网络意见领袖、对敢言网民实施大扫荡。。。半年来全国遭刑拘的意见领袖、维权人士、记者达数百人,被抓的网民无从计数,甚至中学生都不放过。劳教是终止了,但取而代之是滥施“刑拘”,体制性进步依然不见分毫。
     对付网络舆论,胡锦涛较多采用“胡紧套”的技术手法,如封网、过滤、网评、“和谐”。。。而习近平则更多地抓人,呈现出主动进攻的专政姿态,这与他“819讲话”中强调的“意识形态斗争”、“战场上不能做绅士”精神是一致的,博讯所刊登的所谓“内部消息”,把言论倒退归咎于刘云山等人架空习近平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习近平为什么更多地抓人?大概他看清楚了:互联网终究是封不住的,“胡紧套”太被动,倒不如学毛泽东,以网络“大字报”墙,作新生代“引蛇出洞”的诱饵,诱而聚之,聚而歼之,诱使反对派自我暴露,然后一网打尽,防范于未然。于是,现在的微信、微博,越来越象延安时期的“民主墙”,王实味们上帖《野百合花》可以,但后果自负!
   
     在对言论思想领域发起“意识形态斗争”的同时,习近平在竭力推行党主改良。习、李上台一年以来,在严厉禁止民间反腐的同时,由王岐山领衔的中纪委,确实整肃了一批不大不小的贪官污吏,其反腐的力度的确为江泽民、胡锦涛时期所未见;中纪委锦衣卫色彩更浓,倒是习近平一朝的新气象。在推行党主反腐的同时,李克强(习近平撑腰)拍板在上海设立“自由贸易区”——乍看大有邓小平当年拍板设立“深圳特区”的味道。一时间“左的更左、右的更右”,惊呼习近平是“毛泽东第二”的曹长青们怕是傻了眼。
   
     透过这些现象判断,习近平主持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最大的新动作莫过于搞法院、检察院垂直管理,脱离地方党政系统的掌控;除此之外,就是在经济上做一些变戏法般的花样翻新,以粉饰“改革”、“开明”,但此种“经济改革”,非但对老百姓没有多少实惠,反而设立更多的权贵掠夺名目,如以“与国际接轨”的名义开征房产税、非所有权土地流转、延长养老金缴纳期限等等。。。就如毛泽东时代一切罪恶以“革命”的名义进行一样,现在是一切罪恶,以“改革”的名义进行,但真正应改的——如新闻立法、人大代表直选等等,就是不改,绝对不改!
   
     总之,三中全会绝不会有丝毫的体制改革;最近媒体上鼓噪的“三中全会改革力度空前”之类,都是糊弄人的鬼话。
   
     站在中国民族利益的角度看:习近平无疑是弄权误国之贼;但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看,习近平收紧言论思想+党主反腐改良,属加高堤坝延迟政权崩溃的封堵疗法——既然无可能放弃红色“法统”,就只能采用此种疗法。因为苏联的例子表明:共产党政权的确经不起新闻自由,一旦言论放开,比苏共罪恶更为巨大中共,只有垮得更快,尽管此种垮塌很可能是和平演变,这也是毫无新思维的“红二代”习近平决不愿看到的。
     由此可见,习近平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保守党棍,而不是一个改革者。当然,习近平比起另一位如僵尸一般党棍胡锦涛还是有区别的,他更加坦率、更加灵活,他的方法可能会使中共政权延寿五到十年。但中共政权终究是要崩溃的,因为堤坝不可能加高到天上去,习近平的封堵,在延迟中共垮台的同时,只会使崩溃来得更猛烈。
   
     习近平的党主反腐留有一个隐患,就是因损害地方官僚群体的利益,而导致地方官僚与中央离心离德。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专制制度,是天然的腐败温床,中南海喜欢以新加坡的“清廉”说事,实际上李光耀家族本身,就是新加坡最大的腐败;由于中共国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腐败,因此中共国的官僚集团,就是贪官污吏集团。现在贪官的利益与中共中央的利益并不一致:
     由于中南海政权权力分配的非选举性、黑箱作业性和中央集权性,地方官僚无心对中共中央当局着想,因为他们绝大多数进不了中南海、也没有晋升中央的公平竞争渠道,他们只是暂时拥有中央所赋予的、统治地方的绝对权力;“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当官就是为自己捞一把;既然中南海与他们无关,他们当然不关心中共统治的长治久安;由于地方官员由上级委派、非由地方产生,地方官员的提拔也就与地方政绩无直接关系,而与上级的喜好相关,另外地方主政多非当地人,不能代表当地利益,这就造成中共地方官没有荣誉感,而只为一己之利,于是就官场出现“媚上压下”的普遍现象,中共地方官对任职地普遍没有责任心。
     因此,现在中共贪官集团想的自己在任期间怎么捞一大把,并把家人、子女、财产转移出国,他们现在想要的都是肆无忌惮的强拆、强征、乱上项目。。。土地的大饼分完了,就乱征税、乱收费、乱罚款、乱“执法”。。。总之再任期间要尽可能地抢钱,至于习近平鼓吹的“三个自信”,他们根本嗤之以鼻,打马虎眼;习近平强调的“意识形态斗争”,他们执行起来,必然是主要整民间的反腐、爆料者,或者有“自由化”把柄的商人(因为有钱可抢)——这就是反腐记者、要求领导干部公布财产行动人士、王权功等“公民商人”被整得特别重的原因,对镇压“反党分子”实际上积极性并不高,镇压行动往往是一阵风。
     也因此,习近平现在厉行的、旨在净化官场的锦衣卫式反腐运动,必然为官僚集团深恶痛绝,必定导致其离心离德。习近平若在“三中全会”后真搞法院、检察院垂直管理,等于是削夺地方的重大权力而加强中央集权,这对中共地方官僚集团的利益是巨大损害,这必然加速中共地方当局对中央的离心倾向。
   
   
     中央集权政权的发展规律是:随着中央统治者权威的递减,地方的自主性不断扩大。如果弱势的统治者违逆这一规律,反而会加速中央权威的衰落和地方的离心:昔者满清摄政王载沣,自以为是地打破慈禧与地方大吏经济联邦制的格局,收缴地方财政大权,结果此成为促成“武昌起义”后汉族地方官僚集体改旗易帜的导火索之一;朱镕基1998年搞税制集权——打破邓小平都不敢碰的地方——中央分灶吃饭格局,结果地方政府以制造万千访民相抗衡,中央权威扫地。
     可想而知,习近平若在“三中全会”后真搞法院、检察院垂直管理,必然会刺激地方加速走向割据。
   
     比起胡锦涛,“红二代”出身的习近平更像满清摄政王载沣,两者都有“太子党”出身的虚妄优越感,对力保共、清的江山都有着神圣的使命感,行事风格都张扬坦率,都喜欢时空错乱地干吼:习近平在毛泽东死后快四十年时还在吼叫“三个自信”;载沣则在连新军和天津的警察都开始剪辫子的时候,还在强调“留发(指男子前半脑袋蓄发)不留头”的祖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